正文 第43回 理宗回朝(一)

    御書房里,氣氛顯的十分壓抑,盡管房里人數不少,兵馬大元帥、鄂郡王岳海、右相吳潛、左相丁封剛,以及剛剛進京的文天祥。眾人眉頭緊皺的看著手中的紙條,卻沒有一個人出聲,只見房里的香爐上飄起的絲絲云煙,那龍涎香特有的香氣并沒有減輕眾人心里的壓力。但作為大宋的最高統治者徐澤卻沒有象他的大臣那樣緊皺著眉頭,而是微笑的看著眾人。還不時的端起面前的云霧茗上一兩口。

    好半響,徐澤才開口道:“諸位愛卿,你們認為怎么樣?都說說,說錯了朕也不會怪你們的。”徐澤笑呵呵的望著眾人。

    “陛下,臣有話要說。”說話的是個三十左右的大臣,相貌飄逸,一臉正氣,讓人見到就覺得此人必是忠義之士。

    “履善,你說。”徐澤高興的說道。顯然徐澤對此人的印象特別好。不錯他就是歷史上聞名的忠臣文天祥,而徐澤對他的了解卻不比宋朝的任何人都差。他是寶佑四年年的狀元, 因父喪未受官職. 開慶元年蒙古軍攻鄂州, 宦官董宋臣請理宗遷都以避敵鋒, 文天祥上疏請斬董宋臣, 以振奮人心, 并獻御敵之計, 未被采納. 后歷任刑部郎官, 知瑞州等職. 咸淳六年, 因得罪奸相賈似道而遭到罷斥. 德祐元年正月, 聞元軍東下, 文天祥在贛州組織義軍, 開赴臨安. 次年被任為右丞相兼樞密使. 其時元軍已進逼臨安, 被派往元營中談判, 遭扣留, 押往北就. 二月底, 天祥與其客杜滸等十二人, 夜亡入真州. 復由海路南下, 至福建與張世杰、陸秀夫等堅持抗元. 景炎二年, 進兵江西, 收復州縣多處. 不久, 為元重兵所敗, 妻子兒女皆被執, 將士犧牲甚眾, 天祥只身逃脫, 乃退廣東繼續抗元. 后因叛徒引元兵襲擊, 同年十二月, 在五坡嶺被俘. 元將張弘范迫其招降張世杰, 乃書《過零丁洋》詩以訴之. 末句云:“人生自古誰無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次年, 被押送大都, 囚禁四年, 經歷種種嚴酷考驗, 始終不屈. 于1283年從容就義, 年僅47歲. 文天祥創作了大量的詩、詞和散文作品. 其中詩作達百余首, 成就很高. 有《文山先生全集》. 其中有《過零丁洋》、《正氣歌》等千古絕唱.只是歷史由于徐澤的到來而轉了一個彎,在開慶元年的大戰中,他也同歷史上說的那樣被趕出可朝廷,然而,剛到瑞州知州的他接詔書再次來到臨安,并且受到徐澤高度贊揚,還把賈似道在西湖旁的豪華宅院撥了一套給他,盡管到現在徐澤并沒有給他封任何官職,但臨安城內的大小官員心里都知道,文天祥已經是皇帝面前的紅人了。以后肯定會平步青云,所以剛進臨安的文天祥門前,送禮的不計其數,然而這位文天祥好象對這些并不反對,但就當人們暗自高興時,第二天就見那些送禮的官員就被抄家了。這時人們才知道這位年輕的狀元好象并不那么簡單。

    “陛下,微臣聽說前朝有過六部制度,六部初建于隋朝,正式定制于唐初,分吏、戶、禮、兵、刑、工六部,而吏部管官吏的挑選、任免、銓敘、考績、升降、封勛等。戶部掌土地、戶口、賦稅、財政等。禮部掌典禮、科舉、學校等。兵部掌全**政等。刑部掌刑法、獄訟等。工部掌工程、營造、屯田、水利等。而在本朝元豐以前,雖仍有三省六部,但形同虛設。以“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為真宰相之任,參知政事為副相,總揆行政;又設樞密院掌軍事,轉運使司、鐵鹽使司、度支使司等三司掌財政,這樣形成行政、軍事、財政三權分立的局面,宰相的權力大大削弱。六部的權力也被不斷增設的機構所侵奪。如吏部,權歸審官東院、流內銓、審官西院、三班院;戶部,權歸三司;禮部,權歸禮儀院;兵部,權歸樞密院;刑部,權歸審刑院,糾察在京刑獄司;工部,權歸三司修造案等。九寺五監中部分寺、監權力的轉移也有類似的情形。神宗元豐五年,實行中央官制改革,罷去三司及一切叢雜機構,基本恢復到唐代三省六部的格局。與前朝不同的是以尚書左仆射兼門下侍郎行侍中之事、尚書右仆射兼中書侍郎行中書令之職,為宰相之任。陛下,臣認為您所設立的軍機處具有辦事效率高、速度快和保密等好處。最重要的是減少了我朝自建國以來冗員過多,官吏大多浮余實事,貪污納賄成風,這樣不但加重了國家的財政負擔,還在民間造成了極大的影響。”說完也不看眾人,徑自坐了下來。

    “恩,不錯。不愧是狀元出身。”徐澤見文天祥一下子領會了自己的意圖,也不吝的獎了兩句,“你們呢?”徐澤又朝其他三人望去。

    丁封剛聞言也站了起來,簡單的說道:“陛下,您設吏、戶、禮、兵、刑、工、商、后勤、參謀等部,還有大理寺、太常寺、光祿寺、太仆寺和鴻臚寺,還有專門管理皇家事務的宗人府,臣以為可行。”

    “陛下,臣有話要說。”吳潛聽了丁封剛的話后,眉頭又皺了一下。“陛下,臣以為此法甚好,但觀我大宋疆土朝廷設此九部五寺一府,以及地方設立三司,臣也認為這樣可以加強朝廷的威望,但這樣一來,我大宋將要被裁撤的官員將有十之二三,臣想請問陛下,這些人如何處理?”

    “右相此話嚴重了。”文天祥插過嘴來道:“吳相沒有在地方呆過,下官剛從瑞州過來,一路行來,下官就奇怪了,下官見到的那些官員的府衙恐怕不比朝廷的那些大員住的差啊。這些人的家境就算是丟了官恐怕也不會差到哪里去啊!”言下之意就不用多說了。

    “陛下,一下子減掉如此多的官員恐怕讓地方官府癱瘓,不利于朝廷政策的實施啊?”吳潛又說道。

    “恩,吳愛卿乃老成謀國之言,朕記下了。”徐澤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顯然已經有了對付的方法了。接著只見徐澤又朝岳海望去,緩緩道:“岳將軍怎么看?”

    眾人都朝岳海望去,都想聽聽這位軍方代表、皇帝的丈人、天下兵馬大元帥的意見。因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在這次朝廷變動之中,已經沒有樞密院了,而皇帝也沒有詔樞密使王浩,并且即將代替樞密院的兵部也從原有的職能一分為三了。兵部只負責招兵、訓練、發布作戰命令;參謀部負責將軍的考核、升遷等事務;后勤部負責軍隊的兵馬器械、糧草等事務,顯然這一切都不同于以往的樞密院的大權獨攬,歷屆樞密使都是權臣,都兼著丞相,也只有這屆的樞密使王浩因為根基尚淺,加上徐澤又是個能打仗的皇帝,軍權才沒有落到他的手里。眼下的這次變動說徹底點就是針對樞密院的。而這個有望接替王浩的岳海的位置是那樣的尷尬。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