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回 拜祭

    臨安北門開出了一副鑾駕,只見儀仗列有曲柄九,龍傘四,直柄九龍傘十六,直柄瑞草傘六,直柄花傘六,方傘八。大刀二十,弓矢二十,豹尾槍二十,龍頭方天戟四。黃麾二,絳引幡四,信幡、傳教幡、告止幡、政平訟理幡各四,儀锽氅八,羽葆幢四,青龍、白虎、硃雀、神武幢各一,豹尾幡、龍頭竿幡各四。金節四。銷金龍纛、銷金龍小旗各二十。金鉞六。馬十。鸞鳳扇八,單龍扇十二,雙龍扇二十。拂子二,紅鐙六,金香爐、金瓶、金香盒各二,金唾壺、金盆、金杌、金交椅、金腳踏各一。御仗六,星六。篦頭八。棕薦三十。靜鞭三十。品級山七十二。肅靜旗、金鼓旗、白澤旗各二,門旗八,日、月、風、云、雷、雨旗各一,五緯旗五,二十八宿旗各一,北斗旗一,五岳旗五,四瀆旗四,青龍、白虎、硃雀、神武、天鹿、天馬、鸞麟、熊羆旗各一。立瓜、臥瓜、吾仗各六。畫角二十四,鼓四十八,大銅號、小銅號各八,金、金鉦、仗鼓各四,龍頭笛十二,板四串。樂奏暢纓歌御樂。(清代儀仗)

    眾人觀之,大驚,沒想到徐澤會親自迎接岳海等人,而且還擺出了整套鑾駕,按照規定這副鑾駕舉行郊祀大典,萬壽、元旦、冬至三大朝會及諸典禮時才能用的。現在只不過是接一個郡王就擺出如此氣勢,可見皇帝陛下對岳家的重視程度。

    隨著眾人的山呼聲,徐澤從那用六匹白色御馬拉的明黃色馬車上走了下來。望著跪倒在地的眾文武大臣,徐澤嘴里揚起一絲笑意,暗思道:“這副樣子,我就不信那些藏在民間的有識之士不來做官,我就不信這些武將們不替我賣命,我也就不信,讓你們享受如此高的規格,你們敢違民心而造反。太祖皇帝,你們也太不知道變通了,連這樣的帝王之道都不懂,也難怪被人打到這個地方了。不過沒有你們的無能,我徐澤怎么能名留青史,成為一代中興之主呢!”

    想著想著,也就走到岳海面前,攙住其臂膀,微笑道:“岳元帥請起。”

    “臣謝陛下。”岳海倒是沒有多說話,也不象其他人那樣表達忠心,但徐澤從他那顫抖的雙臂,虎目中隱隱的淚光,看出了這位將軍心里是如何的激動,是啊,古來將軍幾人能有如此待遇的。

    徐澤只是輕輕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兩下。又說出了赫人聽聞的一句話,讓眾人的心臟再次蹦了起來。只見徐澤拉了匹逍遙馬來(逍遙馬又叫富貴馬,雖然長的雄壯,卻不善奔馳,僅做觀賞,一般只做禮儀之馬,或者一些達官貴人閑時所騎),道:“請岳元帥上馬。”

    “陛下。”岳海連忙跪了下來。讓皇帝親自迎接已經是莫大的福分了,哪里還敢讓皇帝扶他上馬,要是他真的這樣做了,那些御使不把他給參死了。岳海雖然是位武將,但這點道理他還是明白的。

    “昔日文王于渭水旁迎太公姜尚,親自推車八十步,朕今日只不過恭請元帥上馬比文王差的很多。怎么,元帥閑朕的禮儀不夠?”徐澤打趣道。

    “陛下,末將愚陋,遠沒有太公之才,如何能當陛下如此大例。”岳海忙道。

    “怎么,岳將軍想抗旨不成。”徐澤見軟的不行,連忙又使了一個花招。果然岳海聞言連稱不敢,只得在徐澤的虛扶之下,跨上了逍遙馬,徐澤見狀象偷吃了的狐貍一樣,嘴角又揚起一絲微笑,按照古例牽著逍遙馬走了幾步,韁繩就被一旁的太監接了過去。

    徐澤又掃了跪在地上的眾人一眼,朝人群中某個不自在的人的喊道:“楊過,你和無雙兩人過來和朕一起走吧。”

    楊過聞言連忙拉著一旁的陸無雙,在眾大臣驚異的目光下,朝徐澤跑來。那桀驁不遜的楊過哪里喜歡跪來跪去,哪里喜歡遵守這樣那樣的規矩,這也是徐澤把他放在江湖上的一個原因。

    徐澤微笑的望著這個結義兄弟,拍了拍肩膀,笑道:“二弟數月不見,功力大有精進啊!不愧是我的兄弟啊!”

    “這都是大哥教導的好。”一旁的陸無雙連忙道。

    徐澤聞言一陣大笑,拉著楊過就往鑾駕上走去,吩咐起駕后,對楊過說道:“二弟啊,這個你也不小了,陸姑娘跟在你身邊沒有個名分怎么行呢,這次趁你郭伯伯和郭伯母都在,把親事給辦了,過段時間你大哥也忙了,恐怕也沒機會給你成親了。即使有,也恐怕要等很常一段時間。”

    陸無雙聞言是滿臉通紅,倒是楊過臉不紅氣不喘,還吵著向徐澤要這要那,惹來一陣哈哈大笑聲。

    突然,鑾駕停了下來,楊過奇問道:“大哥,這么快就到皇宮了?”

    “不,到了岳王廟。”徐澤回道:“二弟,呆會老實點,這里是祭奠岳飛將軍的地方。”

    “知道了,大哥。”楊過聞言一怔,臉色馬上變了過來,對于這個宋朝的名將,其忠貞愛國在楊過這個充滿叛逆思想的家伙心里倒是有著相當的地位。自小在穆念慈的教導下,他牢記著正義這個字眼,雖然他看不慣郭靖的呆板與迂腐,但他的那句“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還是記在心里。所以聞言是來祭拜岳飛的,楊過難得的正經了一次。

    而深知楊過稟性的徐澤也沒有把御使參奏這點告訴楊過,因為講了也是白講。

    “陛下,岳王廟到了。”

    隨著蔡陽的提醒。徐澤走下了鑾駕,朝面前古樸雄偉的岳王廟,這岳王廟是徐澤仿照后世的在杭州的岳王廟建的,大門兩側一對石獅子怒目前方,大門門樓為重檐式建筑,檐角飛翹,雕梁畫棟,金碧輝煌。門額上掛有一鎏金匾,是徐澤御筆書寫的“岳飛廟”三個大字,然后就是岳飛和岳云的墓區中,岳飛墓區位于岳廟中的西南部,岳飛墓坐西朝東,左前方就是岳飛之子岳云的衣冠冢。墓道兩側有著石馬、石羊、石虎各一對,石階下墓闋兩側面墓而跪陷害岳飛的秦檜等四個奸臣的鐵跪像。岳飛廟在總體布局上分為墓園區,忠烈祠區和啟忠祠區三大部分,而祭拜岳飛卻在忠烈祠大殿舉行,忠烈祠大殿內有岳飛戎裝塑像,高懸‘還我河山‘巨匾。待眾禮官送上三性等祭祀用品,徐澤手捧祭文念道:“將軍天人,星降湯陰之濱,良母懿范,智解洪濤之危; 幼刺“盡忠報國”在背,及長馳騁疆場為任; 折沖御侮,有“還我河山”之志;效忠衛國,無惜命謀私之心;秋毫無犯,事民如事父母,布德執義,待兵如待家人。侍母至孝,盡人子之摯意;扶柩廬墓,奉泣血之哀情。英雄蓋世,誠為民族之幸;國家棟梁,實乃社稷之福。 奈何奸相佞臣,偏掣抗金之肘;饑餐渴飲,難遂北伐之心。風波亭中,忠魂含冤,天日昭昭何在? 棲霞嶺下,廟宇常新,青史熠熠永存。嗚呼,芳草凄凄,千古含悲;白云悠悠,天人共憤。 公雖長逝,而維綱植紀功在人寰;拊心飲血,更浩氣磅礴彪炳千秋。萬姓咸仰,浩氣上貫日月;億民共尊,忠義感召天地。至此公之后人至京之時,朕率文武百官祭之,惟愿:發揚光大,將軍盡忠報國之志;公而有靈,庶其鑒享。哀哉,尚饗,大宋開慶元年十月二十七日。”

    史載宋開慶元年十月二十七日,帝親祭岳王廟,下旨岳帥配享太廟,位于高宗同列,乃有史以來武將之尊榮達到前所未有之高度。乃此時,日落西山的宋王朝武將歸心,士卒用力。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