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回 迎接

    一臉郁悶的徐澤回到后宮,就被三女圍了上來。在幾人的打鬧聲中,心情很快的變好起來,這也是徐澤感到驕傲的地方。在史書上或者是在電視上,皇帝的后宮一般都是黑暗的,彼此傾軋,雖然皇帝陛下能夠享用無數的美女,但他永遠也享受不到溫馨與快樂。而徐澤的后宮盡管只有三人,但他能夠享受到男女之間的快樂,同樣也因為如此,讓他有更好的精力去處理朝廷上的大小事務。

    然而,正在這溫馨的時刻,卻被一陣腳步聲給打擾了,徐澤睜開朦朧的雙眼朝來人看去,只見蔡陽一臉興奮的跑了過來。

    “咋的,撿到金子啦!”徐澤一腳踹了過去。

    “撿到金子?”蔡陽一臉的疑惑道:“沒有,奴才沒有撿到金子。是大喜。”

    “什么大喜啊?”旁邊正吃著進貢的果脯的岳玲嚷道。

    “回娘娘,岳元帥要到了。”蔡陽恭敬的道。

    “什么時候?”徐澤聞言從搖椅上站了起來。

    “聽說是明日辰時,聽說還有郭靖夫婦和楊國公夫婦。”

    “好啊,一來都來了。還真巧了呢。”徐澤笑道:“傳旨明日在京的官員都去迎接,按王爺儀仗迎接朕的岳將軍。然后下三道圣旨,第一道圣旨于十里長亭處開讀,封岳海為鄂郡王,給親王年俸一萬三千兩;第二道圣旨于五里處開讀,賜朕佩劍,斬三品以下不必上奏。第三道圣旨在城門處開讀,封岳海為天下兵馬大元帥,賜虎符,專司征伐。”

    徐澤言語一出,周圍幾人都給驚呆了,全淺雪好半響才出聲道:“陛下,這個封賞是不是太”

    “你說的是不是太過了?”徐澤高深莫策的望著她道。

    “本朝從來沒有封過異性王,即使有那也是追贈的。”全淺雪冷靜的回道。

    “你們哪,都只看到一方面,卻沒有看到另一方面。”徐澤又朝搖椅上躺去。

    “另一方面?”三女互相望了幾眼,然后又朝徐澤看去。哪知徐澤卻閉上了眼睛,傳來悠長的呼吸聲,顯然陷入了沉睡狀態。

    全淺雪望著那嘴角上露出的一絲高深莫測的笑容,無奈的朝蔡陽揮了揮玉手。

    右相吳潛府邸,看著剛叢太監手中接過的圣旨,輕輕的嘆了口氣,旁邊的大兒子吳勝不悅道:“父親,今上是不是對岳家太好了,不光女兒當了皇后,自己還要封王,更要百官去迎接。這樣陛下就不怕別人人心不服啊?”

    “你懂什么?”吳潛怒罵道:“虧你還是個讀書人,馬骨的故事你記得嗎?”

    “兒子當然記得。那不就是說昔有一君,愛千里馬而不得,使近侍中涓,懷千金四方求之。中涓遍走天下,求之不得,忽聞某地有一千里駿騎,急往求之,而馬已死矣。中涓無以復旨,因心生一計,遂取出五百金,將死馬之骨買了回來,報于其君。其君大怒曰:‘吾不惜千金買駿馬者,為其能日行千里也。此馬雖是駿馬,此骨雖是駿骨,然已死矣,要他何用,而費吾金耶?’中涓曰:‘吾王不欲得千里馬則已,如欲得千里馬,臣費五百金買此死馬骨,天下傳為奇事,必以為死馬骨且重價求之,況活千里馬乎?吾主少俟之,千里馬將至矣。’其君以為然。果不期年,而千里駿馬自遠方至者三匹。”吳勝搖頭晃腦的把馬骨的故事背了出來。

    “你記得不錯,今上現在厚與的不只是一個岳海,而是象岳海一樣的人。雖然不知道岳海的本事,但他是岳飛元帥的后人,皇上這么做,就是為了吸引千百個岳武穆。”吳潛開導道:“為父告訴你,明年朝廷將會有新的變化,今上只所以開恩科,也是為了朝廷各官員調動而準備的,文天祥、陸秀夫也要到達京城了,想必也要受到重用了,你三弟在龍傲將軍下干的不錯,你明年可不要讓為父失望。那恩賜你大概是想不到了,今上大概也要撤了恩賜,朝廷要治軍,哪有那么多的官位來恩賜。好了,你去溫書去吧。”

    “是,父親。”

    次日,臨安城內旌旗招展,一派節日氣氛,各家各戶聞岳帥后人將來到臨安,心里如何不激動,雖然岳飛已經去世多年,但他在民間仍然享有著很高的威望,于是都紛紛相迎。吳潛、丁封剛也率領著文武百官列于城門下。紛紛翹首以望。

    “父親,看姐夫派人來接我們了。”十里長亭不遠處緩緩開來了一隊騎兵,黑色的盔甲隱透著陣陣殺氣。為首的是一位中年將領,一縷長須顯的端的文雅,其右是位青年將領,正對著遠處的一對人馬指指點點,其左是位中年將領,卻生的忠厚老實。

    “岳王爺,陛下派人十里相迎,看得出陛下對王爺一家的重視了。”中年人出聲道,言語中充滿著激動與羨慕。

    “郭大俠,岳某也是承祖上余蔭,陛下迎的并不是在下,而是在下的祖父啊!岳某受之有愧啊!”

    “岳王爺謙虛了。”回答的卻是后面一排的一個中年美貌婦人。

    “岳將軍,您也別謙虛了,我大哥從來不做虧本的買賣,就說我吧,封了一個魯國公就是為了讓我去江湖上去殺那些貪官,弄的我到現在還沒有成親。”婦人旁邊的一位面呈放蕩不羈的神色的英俊青年不滿的說道:“這次見到他一定向他討的東西,最起碼也要讓他封襄兒一個公主什么的。”說著就朝旁邊一個俏麗女子懷里望去。只見那俏麗女子懷里正抱著一個粉囔囔的嬰兒。

    顯然這幾人正是岳海、郭靖與楊過幾人。

    不一會兒,眾人到了十里長亭,一個小太監望了眾人一眼,展開手中的大聲喊道:“岳海接旨。”

    眾人連忙下馬跪道山呼萬歲,只見圣旨云:故鄂王岳飛忠心報國,為國征戰數十載,為大宋將領之楷模,特進位武王,孫岳海兵法韜略繼承名家,且心懷大宋,故加恩世襲鄂郡王銜,食親王俸,年俸一萬三千兩。欽此。

    那太監等眾人接旨后,輕聲道:“岳王爺,前面還有呢?”眾人聞言心里暗自嘀咕道。“前面還有什么?”

    待眾人行至五里處,又見圣旨到,云:鄂郡王忠心報國,特賜佩劍“龍泉”,斬三品以下不必上奏。欽此。

    待接了旨后,“父親,陛下為何如此厚待我家。”

    “岳小王爺,恐怕還有圣旨還沒下來呢!”說話的卻是女諸葛黃蓉。

    岳海嘆了口氣,道:“走,上馬。”

    當眾人行至城門時,卻被眼前的情景給嚇了一大跳。只見城門前旌旗招展,宮燈懸掛,黃蓉暗自數了一下,心中赫然,卻見龍旗九面,宮燈九盞,這分明是親王儀仗,再見龍旗下文武百官分列兩旁。

    眾人正在遲疑間,只見司官大聲喊道:“奏凱旋令,文武百官恭迎岳郡王千歲。”接著就見眾大臣紛紛跪倒,口中直喊著千歲,唬的郭靖連忙從馬上滾了下來,口中直呼千歲。楊過等人心里也沒想到徐澤會弄出如此大的動靜,遲疑了半響,也紛紛下馬跪倒在地。

    待眾人行過禮后,早就在旁邊等了半響的蔡陽高聲喊道:“岳郡王接旨。”

    早就下馬的岳海聞言連忙跪倒山呼萬歲。只見圣旨曰:鄂郡王忠勇可佳,心中滿腹韜略,特加封為天下兵馬大元帥。統領天下兵馬,專司征伐,賜虎符。欽此。

    又是一陣山呼。眾人這才站起身來,正準備前去套近乎。試想岳海如此受天家重視,與他的關系弄好了,這升官還不是很容易。眾人都是官場老將,盡管對岳海嫉妒不已,但面子上還是露出真摯的笑容。期望在這位國丈王爺面前有個好印象。岳海也正準備朝前走去。自己盡管外有王爺之尊,內有椒房之寵,但官場就是官場,就是自己討厭某人,面子上還要笑臉相迎。

    不過,老天好象并不愿意這場由徐澤親自導演的好戲就這樣結束。隨著一聲“皇上駕到。”眾人紛紛朝城內望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