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回 將帥之道

    “你們是怎么看得?”御書房里徐澤滿臉陰沉的說道。

    書案前正站著禁軍將領龍傲、李進、孫虎臣、呼延豹四人相互望了一眼,龍傲走上前道:“陛下,末將是個打仗的,并不懂得其中的厲害,還請陛下明示。”其他三人也紛紛出聲道:“請陛下吩咐。”

    徐澤心中一嘆,知道這是宋朝軍事上的弊病,當年宋太祖為了防止再次出現一個“黃袍加身”,他不但杯酒釋兵權,重文輕武,抑制武將的發展,最重要的是在每次出征的時候,由皇帝陛下賜陣圖,每次打仗都必須按照陣圖打仗,否則就是打贏了也會論罪,這樣就束縛了武將的思路,同樣也造成宋朝在對外戰爭中屢戰屢敗的情況。

    當下徐澤嘆道:“朕不怪你們,自大宋太祖建國以來,武將之中論優者僅人,一是楊家將,其二是仁宗年間的狄青元帥,其三就是范仲淹,其四為岳飛,其五是韓世忠,六是畢再遇,七曰張浚,八曰孟珙,九曰余玠,十曰李顯忠,此人等可入我大宋名將之列,其余等皆不可列入名將之列。諸位愛卿可知道名將與勇將的區別?”

    “請陛下名示。”眾人知徐澤在傳授行軍打仗之道,哪里還敢多嘴。

    “為將者當上識天文下知地利中通人和,善斷陰陽。觀古之名將者用兵皆正奇相合,以正為主,以奇合之。慣以用奇者,雖然能在某些時候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但若被敵所掌握,卻是滅頂之災。就那上次的襄陽之戰來說吧,朕用的就是一個奇兵,但這個奇兵卻只能用一次,下次恐怕沒有這么好的機會了。古之名將對于奇兵大多在迫不得已或者勝券在握時才用之。而勇將則只知沖鋒陷陣,逞匹夫之勇。眾卿可記清楚了?”

    龍傲等人心中大喜,紛紛跪倒在地道:“臣等蒙陛下龍恩,得傳將帥之道,當萬死也難報陛下恩寵。”

    徐澤微笑的道:“你等先起身吧,你們也不用感謝朕,朕傳你們將帥之道,說穿了還是希望你們好好打仗,不要象以前那樣拘泥于形式,過兩天岳王爺要來了,你們好好的向他請教,他那祖傳的用兵之道可比朕的強多了。”

    “陛下,那對于蒙古的數十萬鐵騎,我大宋當如何圖之?”龍傲見徐澤談及將帥之道,連忙將這個困了以久的問題提了出來。旁邊幾人,也張大了眼睛朝徐澤望來。

    徐澤贊許的朝龍傲點了點頭,微笑道:“龍將軍問的好啊!善于思考,已有名將之風也。在本朝以前的朝代,疆土都遠大于本朝,其中他們都擁有包括幽云十六州的北方土地,所以能產出優良的戰馬,所以能以騎制騎。可是現在本朝沒有優秀的戰馬,雖然朕從忽必烈那里剝奪了十萬匹,但對于蒙古的一人雙馬,顯然是沒有勝算的。”徐澤說完悄悄的望了眾人一眼,果見龍傲幾人滿臉愁云。當下又微笑道:“但我大宋也有我大宋的優勢,那就是奇人異士眾多,聰明的人比比皆是,比如在高宗年間的岳飛王爺就創出了有名的‘地刀陣’,砍其馬腿。讓蒙古的騎兵變成步兵,這樣可以發揮我軍的優勢,但朕看來砍其馬腿,則會損傷戰馬無數,則不為我所用,朕認為最好的辦法就是長槍兵,用長槍兵去對付蒙古騎兵。當然了,這只是朕的紙上談兵,具體的還需要各位將軍***作了。”徐澤微笑的看了眾人一眼。

    “臣等當為陛下效勞,萬死不辭。”龍傲等人也非常適時的表達了一下自己的忠心。惹的徐澤又是一陣高興。

    “朕不會虧待效忠于朕的人,等收復失地后,朕準備效唐太宗例,建凌煙閣,望到時諸卿的畫像能出現在那凌煙閣上啊!”徐澤又拋出了一個誘餌。為將者除了千里覓封侯外,就是千古留名。懸像凌煙閣可比那千里覓封侯要強多了。

    “陛下,臣等隨時準備陛下的召喚。”龍傲等眼睛通紅的大聲說道。

    “好,眾卿眼下要做的就是把京城的三十萬禁軍訓練成一只虎狼之師。”徐澤喝道。

    “末將遵旨。”

    “禁軍沒有朕的旨意,敢動一兵一卒者殺無赦。”徐澤臉色陰沉的說道。

    “是。”

    “退下吧!”

    “遵旨!”

    徐澤面目陰沉的望著四人的背影,低聲道:“就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大宋疆土的某處的一座莊園里,一位面目陰沉的中年人,正對面前一個相貌英俊的青年道:“你大哥呢?”

    那英俊青年低聲道:“正在臨安。”

    “臨安?”中年人奇道:“他想干什么?”

    “聽大哥說他在布置一件大事。”

    “大事?什么大事?”

    “孩兒聽大哥說朝中有人對當今不滿,正在準備換個皇帝,而且已經控制了京城的守軍了,大哥說加上歸燕幫,里應外合則大事可成。”

    “糊涂,天霸糊涂,趙祺是那么好對付的,他也不想想那賈似道是怎么死的。歸燕幫那么大的動靜,趙祺就不知道。糊涂啊,糊涂。可憐我十年的謀劃,這樣被他給破壞了。”中年人臉色大變道:“快,還愣著干什么,還不把你大哥給招回來。”

    “那歸燕幫呢?”英俊青年問道。

    “人都快要保不住了,還要那干什么?快,要他在年前必須趕回。”中年人大聲怒斥道。

    中年人望著離去的背影,嘆道:“只能用下一招了。”

    后院,一位面色冰冷的絕美少女望著手中的小紙條。道:“果然是位中興名主,從小小的一件事上就能猜到這么多。”

    “小姐,下一步該怎么做?”旁邊的丫鬟出聲道。看其明亮的眼神,狡黠的目光,就知道她是個聰明機靈的主。

    “下一步?下一步就不是我們的事情了,老爺要送我進宮了。”小姐幽幽的說道。

    “啊?”丫鬟驚叫起來。

    “那有什么奇怪的。”小姐冷笑道:“當初姑姑不也是這樣,用美色墮其志,進而結交奸邪,亂其朝綱。”

    “那,那影組怎么辦?”丫鬟說道。

    “什么怎么辦?那影組是我設立的,與老爺無關。”小姐冷冷的說道:“為了一個所謂的虛無的復國大業,讓我家數位女人找不到自己心愛的人,去服侍那些遭老頭子。既然拋棄了我們,那我的東西還會給他。我才不會象姑姑那么傻呢。”

    “那老爺不就更沒希望了?”丫鬟不忍的說道。

    “他這一生或者說永遠是沒機會了。”小姐昂著頭說道:“當今是位什么樣的皇帝,天下沒有比我更了解他的人了,想復國是做夢。”

    賢穎皇后慕容影于圣武元年三月十二日入宮,列北宮,皇后雖無東宮治理之才,無南宮的溫柔體恤,無西宮之英武,但其掌控的影組卻為帝所重。

    ——《宋史:圣宗之后宮傳》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