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回 端倪

    望著已經離去的黃藥師,徐澤看著還在吃著烤鴨的老頑童,微笑道:“老頑童,你神龍見首不見尾,下一站去哪?”

    “小。”老頑童親熱的喊著徐澤道:“不知你跟你的這些媳婦去哪里啊?”

    “我們?我們當然是回家了。”徐澤奇怪的回道。

    “不會是你身上沒錢吃東西,你不會想跟我們一塊回去吧?看你吃烤鴨的樣子好象是十年沒吃東西一樣。”岳玲在旁邊笑問道。水汪汪的眼睛里滿是打趣之色。

    “嘿嘿。”老頑童用那滿是油膩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勺干笑道:“我老頑童是想要小兄弟陪我比武。”

    “比武。”徐澤心中一突,嘴角含著一詭笑,腦海里暗自推測著大宋的皇宮被老頑童鬧的雞飛狗跳,御膳房里經常鬧鬼。金槍班疲憊的在皇宮里到處抓鬼。想著想著,腦門上出現了滴滴冷汗,額頭上出現了絲絲黑線。連忙干笑道:“老頑童啊,這個和你比武不是不行,但小子平時是太忙了。讓別人和你比武,也不能顯示你的武功的高低。”言下之意就是我不想和你比武。

    說完徐澤忐忑的望著老頑童,眼見老頑童又要開口,連忙又說道:“其實在當今世上還是有許多和你武功一樣高的人,比如說…比如說…”徐澤眼睛朝老頑童瞟去,見其一副傾聽的模樣,心里一陣暗笑,又道:“比如最近在武林中風頭較勁的神雕俠侶楊過夫婦,還有少林寺的幾位高人,還有…還有一位前輩武功十分高強,你老頑童恐怕連一招也擋不了,更有甚者你恐怕聽到她的聲音就會逃之夭夭。哈哈哈。”說著說著徐澤就哈哈大笑起來。

    旁邊眾女聽著心里暗自吃驚,當今世上還有老頑童聽到聲音就逃之夭夭。幾雙美目都朝徐澤望去,紛紛想讓他說個所以然來。哪知徐澤慢悠悠的端著杯中的雨前,眼睛里卻沒有任何想透露的意思。顯然在調某個人的胃口。

    果然對武學癡迷的老頑童也放下了手中的美食,跳道徐澤面前笑道:“徐澤小子,我老頑童走了這么多年了,從來沒有聽過天下武功有這么高的人,就是當年我師兄王重陽也不能一招制住我。”猛的又摸了摸腦袋笑道:“當然了,現在有了你這個怪胎就不同了。”

    “哦。”徐澤好半響才說出了一個字。

    人稱好奇心能夠殺死一只貓。老頑童自從聽到有人能夠一招就能打敗自己,而且自己見了就會望風而逃的,腦袋里不由的回想起自己的N大戰的,想著想著,眼前冒起一片星星,終于忍不住了。也不顧自己的年齡,竟然親自替徐澤加起水來。

    徐澤肚子里一陣大笑,臉上卻是一副正經模樣,勸道:“老頑童,不是我不告訴你,我是怕你見到后,就不敢和她比試了,萬一傳到江湖中,這全真教的顏面大損啊。”

    老頑童滿不在乎的催道:“小兄弟,你還沒告訴老頑童她是誰呢?老頑童想了這么久,怎么沒想到武林中有這樣的高人啊。”

    徐澤心里暗道:“要是讓你想到了,我還怎么混啊,好歹我也是二十一世紀大好青年啊!”當下嘴角一奸笑道:“老頑童,你找到這人不難,難就難在你不趕見她啊!哎!”

    “說,你說,他在哪里,我這就去找他。”老頑童跳了起來。“我要是不感去見他就是烏龜王八蛋。”

    “要是這樣的話,我就告訴你。”徐澤假裝沉吟了半響,咬緊牙道:“老頑童,在風凌渡口向西北五十里處有個叫黑龍潭的地方。這黑龍潭方圓數里之內全是污泥,人獸無法容身,鵝毛難浮,如天界中的弱水一樣。你老頑童也敢去嗎?聽說那里還有一種寶貝叫做九尾靈狐。”說完用一雙揶揄的眼神看著老頑童。

    那老頑童眼睛一亮,接著眉頭緊皺的摸了摸腦袋。突然笑道:“老頑童去給你探探路,看看你說的九尾靈狐。嘿嘿。”接著只見人影一閃,原地已經失去了老頑童的身影,當然還有桌子上的兩個烤鴨。

    徐澤微笑的搖了搖頭,苦笑的望著眾女,又惹來一陣嬌笑。

    徐澤連忙臉孔一板,佯怒道:“時候不早了,該回宮了。”沒想到熟知了徐澤稟性的諸女又嬌笑起來。

    徐澤哼了一聲,率先走出了縹緲閣。全淺雪等三女也微笑的手拉著手走了出去。

    暗思失敗的徐澤邊走邊想著用什么樣的方法挽回在三女面前丟失的面子。突然猛的停了下來,做出了傾聽狀,而三女卻在后面對徐澤指指點點。忽然見徐澤停了下來,心中暗自驚奇。小龍女連忙走上前去,拉著徐澤的衣袖輕聲問道:“潤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徐澤指了指旁邊的一個房間,小龍女連忙也功聚雙耳,只聽隔壁有人說道:“王老板說的不錯啊,最近不光臨安鐵的價格大長,連打鐵的人忙碌不停。這些那些賣鐵的人可賺大發了!”言語中充滿著嫉妒。

    而小龍女卻迷茫的望著徐澤,旁邊的人也奇怪的望著徐澤,心想道這平常的市井買賣怎么讓大宋皇帝陛下關心起來了。

    徐澤也不理睬眾女的不解的眼神,對站在一旁的蔡陽吩咐道:“去,把這房間的兩個商人喊到縹緲閣來。言語要客氣點。”蔡陽點了點頭。轉身就準備敲門。而徐澤滿臉凝重的朝縹緲閣走去。小龍女等人見徐澤滿臉凝重,心知必有事情要發生了,也就不再打鬧了,安安靜靜的跟了進去。

    過了一會兒,就見蔡陽領著兩個商人打扮的人走了進來,徐澤也不客氣,見面就問道:“你們剛才說臨安鋼鐵的價格大漲,可有此事?”言語一出,身為掌權者的威儀就顯露不已。

    那個長的稍胖的商人,望了徐澤周圍的幾人一眼,心中暗自吃驚,連忙道:“確有此事。”

    “什么時候開始的?”徐澤冷聲道。

    “已經有兩個月了。”那胖子回道。

    “兩個月了,怎么一點風聲也沒有啊?”徐澤自言自語道。“你們剛才說臨安的那些打鐵的都在忙碌不停?這又是怎么回事?”

    “這位公子,我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等只知道我等的生意他們都不接。”胖子旁邊的那人連忙道。

    徐澤沉吟了半響,問道:“你知道他們在打造什么嗎?”

    “好象是兵器吧,還有弓箭什么的?恐怕是朝廷要打仗了。要他們制造兵器之類。”胖子回道。

    “好。好,蔡陽告訴掌柜的,這兩位今日就算我的了。”徐澤道。

    蔡陽知道自己的主子在下逐客令,當下連忙把兩個商人帶了出去。

    小龍女等二人走了出去,方問道:“潤之,有什么不對的嗎?”

    徐澤點點頭道:“非常不對。”

    岳玲癟著道:“不就是鐵的價錢貴了嗎?陛下也不需要自己買鐵。”

    徐澤搖了搖,心道哪有那么簡單啊,商品的價格上漲,按照經濟學的角度來說商品的供給不足而需求上升,在臨安城中大規模的購買鋼鐵,一般的只有朝廷,但朝廷最近并沒有大量采購鋼鐵,這不是令人生疑嗎?

    [記住網址www.666wx.com三六文學]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