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回 激斗

    “果然不同凡人,連比武也與別人不同。”徐澤一邊躲開氣機籠罩的范圍,一邊暗思道。其實徐澤倒是誤會黃藥師了,雖然此人不顧世俗禮反法,卻驕傲非常,基本上都不會搶先出手,而對徐澤搶先出手,倒是他有些自知之明,當武功進入到他這種程度時,所追求的不是個人成敗,而是對天道的感悟,而要想更進一步,就是不斷的戰斗,這也是當年的五絕舉行華山論劍的原因之一,但隨著五絕的相互凋零,九陰真經的安家落戶,黃藥師等人再也找不到進入天道的大門,因為世上再也不可能有比他強的人了。徐澤如彗星般的出現,給了他一絲希望,因為他感覺到徐澤的強大。此時的他需要一位可以促使他突破的人,所以也就不顧年齡長于徐澤的原因,搶先出手。

    那黃藥師見徐澤躲過了自己的突襲,心中暗驚。手中的玉笛再次劃起點點寒光,向徐澤右臂點去,顯然想讓徐澤使出他那神秘的遮天手。哪知徐澤嘴角一笑,身形猛的一動,卻是朝黃藥師懷里撞去。

    黃藥師暗暗心驚,連忙展開落英神劍掌法,腳踏游龍身法,身形如風,手中玉笛灑出點點寒光,形影間不離徐澤雙手,氣機所含,另肌膚隱隱做痛。

    徐澤好似未見,嘴角現出神秘的笑容,只見身形微晃,踏出兩年來從道藏中領悟出來的天罡步伐。這天罡步伐是根據河洛圖書,周易六十四卦,雖然只有八個方位,卻能衍生無數個步位,端的神奇。步伐的變換之快、之多倒讓黃藥師這個一向深明道家經典的人暗自吃驚。其實即將得天道的徐澤對這種身形倒是不怎么熟悉,但身形的變動必然帶動身邊的氣流的變動,而感悟天地卻是徐澤的看家本領,想鎖住黃藥師自是不難,縱是強如黃藥師亦無從幸免,故跟蹤至半路即被徐澤覺察。

    那黃藥師見徐澤如附骨之蛆緊緊的跟住自己。腳步所至皆乃死角,但偏偏自己不知道徐澤下一步的動向,頓時讓這位當今武學宗師暗動無名,眼中精光一閃,暗思道:“萬物皆可破,唯快不可破。”當下手中的玉笛舞的更快。似流星、似閃電,頓時讓徐澤心中一驚,腳步頓時亂了下來。

    徐澤心中暗贊,“黃藥師果然是一代宗師,霎時間就能領會對敵招數。”。盡管徐澤知道只要是招式就有破綻,但內力高深如黃藥師,劍招盡管也有破綻,但劍招的不足已經由內力所補充。獨孤九劍雖然是絕世劍法,但只能適用于內力與自己相差無幾或者略高于自己的人,但要是與自己相差太多了,卻是不行,就象一個小孩盡管他手中寶劍很鋒利,但力量不足,仍然不能戰勝二、三十歲的成年人。本來內力高到徐澤這種變態的家伙,使用獨孤九劍或者六脈神劍自然能打敗黃藥師,但要是那樣的話,就已經失去意義了。這也是徐澤不愿意在江湖中走動的原因。因為沒有意義。

    但碰到黃藥師這樣的絕頂高手,徐澤倒是想比試一般。當下望著黃藥師的攻勢,心中一動,身形猛的停了下來。“他強自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自他橫,明月照大江。”倒是有一定道理的,任由他攻勢如何驚濤駭浪,身法如何詭異難測,徐澤始終穩若磐石,長袖化劍相拒。待拆到數百余招,黃藥師見徐澤長袖所出,大巧若拙,大巧不工,長袖所指雖然看起來毫無威勢,但自己偏偏感覺象擊在空處,心里極其難受。當下笛子一換,招式立變,出手較先前又快了數倍。

    此時兩人已經又西湖岸邊打到湖面上,岸上的游人早就已經被這場大戰所吸引,他們當中也不乏有些武林人士,也知道這是一場百年也難得一見的大戰,雖然不知道場中比試高手是誰,但單憑在湖面上懸湖面兩尺大戰,想來也與當今五絕之流了。這些武林人士雖然武功不高,但也知道能看到這樣的比試卻是莫大的機緣,日后對自己武功的提高是有著很大的好處的。當下就在現在觀摩起來。而小龍女等人卻對場中的比試擔心不已,但也沒有任何辦法。

    此時徐澤與黃藥師的比試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了。黃藥師手中的玉笛已經不知去向了,改用掌法了,只見掌影飄飄,無數的招式向徐澤撲來。

    而徐澤見黃藥師招式層出不窮,已經脫掉了招式的范圍,毫無章法可言,但每招所出皆為精品,心中也是大為欽佩。道:“黃島主果然為五絕之列,徐澤佩服。不過…”

    突然一個戲謔的聲音傳了過來:“黃老邪,沒想到你也有出全力的時候的啊!”說完就有一個人影射了過來。“哦,我來看看,是哪個家伙有這么高的功力。”接著就見一個滿頭長發,長須長眉,鼻子嘴巴都給遮掩住了。雖然是個長者,但怎么看也沒有長者之風。

    “老頑童周伯通。”徐澤從腦海里一閃而過。于是嘿嘿奸笑道:“來,老頑童,進來玩玩。”左袖化劍,一招卻是全真教的“拋磚引玉”,將老頑童給照了進來。而老頑童經過短暫的失神后,也弄清楚局勢,哈哈大笑道:“誒,小,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歡打架了。”說著右拳向徐澤打去,這個周伯通倒也不笨,見徐澤把自己有余力把自己拉進來,也知道他是這里武功最高的,對于喜歡打架的周伯通來說,找一個武功高的人打架是他最喜歡的。當下毫不猶豫的與黃藥師合力雙戰徐澤。

    打了半響,見徐澤仍然是那樣的從容不迫,老頑童笑哈哈的對黃藥師道:“黃老邪,你哪里找到這么武功高強的家伙,依我看比我那死去的師兄還要高。看樣子我不出絕招是不行的了。”說著,只見拳法一變,使出了左右互搏術,右手空明拳,左手使出全真教的拳法,形勢頓時轉了過來,徐澤再也不能保持原來從容不迫的樣子了,氣勢一變,笑道:“黃島主,老頑童,下面你可要小心了。”

    只見徐澤掌風一變,微風過處,帶起陣陣寒意,透人骨髓,場中兩大高手心中一驚,這是什么武功竟有如此威力,只聽徐澤喊道:“陽春白雪”。兩人見狀大驚,只見寒風過處,隱有片片雪花向兩人飄來。

    “徐兄弟,這不會是你的遮天手吧!”好不容易躲過一招的黃藥師吐了一句。

    徐澤聞言笑道:“不是,遮天手是在下自創的,這招是在下師門的武功。”

    “誒誒,小兄弟,聽黃老邪這么一說,你還有更高的武功,使出來瞧瞧?”老頑童也湊了過來。徐澤望了黃藥師一眼,點了點頭。而黃藥師和老頑童互望了一眼,雙雙面色凝重的聚起全身功力,準備接下這招傳說中的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一掌。

    只見徐澤身體猛的拔起,接著就見視線中一雙潔白如玉的手掌,然后只見空中正有著七道顏色的真氣望那知掌心凝住,分明是紅、橙、黃、綠、藍、靛、紫,剎是好看。然而底下的兩人卻感受不同,眼睛望去一片漆黑,仿佛真的把天遮住了,心中赫然,當下不敢怠慢,兩人提起全身功力向上迎去。只聽一聲驚天巨響在三人周圍響起,西湖水也被三人的掌力給震了起來,掀起丈高的巨浪又飛落下來。岸邊的武林人士也被震的耳朵發饋,功力低的當場吐出了一口鮮血。

    好半響,再朝湖中望去,已經失去了三人的蹤跡。而此時自然居的縹緲閣里,徐澤微笑的看著面前兩個渾身濕透的老者。確是老頑童和黃藥師,而黃藥師的面具也被震的粉碎,露出了一個面色蒼白,眼神暗淡,面容俊秀的臉孔。

    而那老頑童抖了抖自己的胡須,也不管自己年紀長徐澤許多,拉著徐澤的衣袖道:“小兄弟,你的武功怎么這么高啊,教教我。我老頑童拜你為師。”說著就準備跪下來磕頭。

    徐澤雖然當了皇帝,向他磕頭的人也不少,但也不敢受老頑童一拜,當下連忙拉了起來,望著老頑童笑道:“老頑童,其實你做到這種程度也不難。”說著頓了頓,眼神卻朝黃藥師望來。見黃藥師雖然一臉漠不關心的樣子,但眼神中的火焰卻瞞不過徐澤,心中不由的暗笑。

    “誒誒,是什么啊,小兄弟,你快說啊!”老頑童催道。

    [記住網址www.666wx.com三六文學]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