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回 東邪黃藥師

    臨安的自然居的二樓大堂里,靠窗的桌子上正坐著四個人,一男三女,身著錦袍氣質不凡,雖然那為首的青年男子長的并不俊俏,但滿臉的威嚴,隱有上位者的風范,隱隱之中有股讓人頂禮膜拜的氣質。而其旁邊的桌子上,也坐著一位白面無須的青年和三個佩刀的漢子,隱隱的是保衛著四人。

    那滿臉威嚴的年輕人正手端著香茗,出神的望著西湖。而那三個美貌婦人卻笑著說什么,還不時的朝那年輕人望去,顯然三女的話題與那男子有關。

    突然,那名男子“咦”了一聲,旁邊那白衣女子連忙輕聲道:“潤之,怎么啦?”言語中隱含著濃濃的情意。原來這幾人就是徐澤和宋王朝的三位皇后,東宮皇后全淺雪、南宮皇后小龍女、西宮皇后岳玲。原來幾位被封了皇后之后,就一直呆在后宮,徐澤的后宮僅僅只有三位皇后,加上徐澤馭內有方,倒也沒有出現宮廷斗爭之類的事情,相反三個不同性格的人,還結成了好姐妹。全淺雪見徐澤與小龍女、岳玲都有一身的武功,也學起了武功,本來她的資質就不錯,加上皇宮內秘藥甚多,在徐澤幾位高手的指點下,倒也小有成就,還把天山折梅手練成了。而小龍女則羨慕岳玲家傳的兵法韜略,心知徐澤必將征戰沙場,而自己又不想離不開,于是也學了起來。倒是岳玲一會兒學女工,一會兒練武,把后宮鬧的雞飛狗跳的,也沒人敢說話,徐澤有時也說上兩句,到后來見她累教不改,也只有放棄了。而相對來說,徐澤則是忙碌不已,不但要在朝上要處理朝政,還要監督拱圣軍的操練。兩個月下來,拱圣軍被徐澤折騰的人仰馬翻,但不得不承認,拱圣軍變了天地,盡管沒有驍騎營和其他幾個營的殺伐之氣,但也進入了精兵之列,而龍傲等將也不得不佩服徐澤,也紛紛把徐澤的一套推廣至全軍。至此,大宋三百多年的練兵方法就成了歷史,新的練兵方法不但能把驕卒練成精兵,最重要的是大宋在臨安的三十萬禁軍氣質上有了重大的改變,再也不是以前的“富貴兵”了。這日,好不容易有了空閑,徐澤二話沒說的就把三女帶出宮來,按照徐澤的意思叫勞逸結合。其實在徐澤看來,歷史上有歷代王朝許多脾氣古怪的太后、皇后等等,都是給皇宮給逼的。如果一個人整天被高墻大院給圍住了,脾氣不變才怪呢!而三女中,也只有小龍女有如此耐心,畢竟從小就呆慣了,而岳玲卻不行。半哄半拉的把三人從宮里帶了出來,徐澤也高興了半響,因為他又可以過以前的生活了,盡管只有一天,也是他所夢寐以求的。上了自然居后招呼三女找了個好位置,而蔡陽和三個護衛則坐在一邊,而他坐倒后也不管其他,端起清茶,自個的飲了起來。

    “遇到一個有趣的人了。”徐澤望著外面微笑的說道。而停止說話的小龍女三人也把眼睛朝外面望去,只見西湖岸堤邊站著一個臉帶著面具的青衣的人,身材碩長,滿頭銀發,兩眼望天,一副天下舍我其誰的架勢。

    岳玲瓊鼻一哼道:“好一個高傲的家伙。”又對徐澤撒嬌道:“公子,去教訓他一下。”

    徐澤憐愛的刮了刮她的鼻子,笑道:“他狂有他的資本,人家可是一代宗師,武林中稱為東邪的黃藥師。”

    “可是和王重陽齊名的東邪?”小龍女驚問道。雖然小龍女在 古墓中不問世事,但與自己祖師婆婆同一時代,武功高強的黃藥師的大名倒還是知道的。

    “天下間這副打扮就只有他們師徒了。”徐澤悵然道。腦海里猛的閃現一個人的身影,是那樣的清晰。徐澤吃驚的搖了搖頭。

    “公子想到哪個女孩子了?”全淺雪嬌笑道。岳玲聞言也笑了起來,而小龍女也臉帶笑意的看著徐澤。

    徐澤趕忙否認道:“我在想他來這里干什么?”

    “其實也沒什么,前兩天太后把我招過去對我說,陛下后宮人太少了,只有三個人,說成例天子立六宮,三夫人,九嬪,二十七世婦,八十一御妻,陛下現在只有三位姐妹,還遠遠不夠。這陛下納認識的,總比納不認識的好吧。龍姐姐、岳妹妹,你們說是吧!”徐澤只是黯然的搖了搖頭,這后宮之中,儼然是以全淺雪為首,雖然小龍女年齡最長,但她不喜與人爭斗,而切全淺雪卻從小受到這方面的教育,手段等方面比小龍女要精,而岳玲更是不在乎了。而后宮也只有在全淺雪這種人強勢之下,治理的井井有條,倒讓徐澤省了不少的心思。盡管他心里一直想小龍女掌管后宮,但顯然小龍女的性格不善于治理這一切,而全淺雪也是聰明人,加上心里善良,對小龍女刻意討好,而對岳玲也想對自己妹妹一樣。大宋朝的后宮前無僅有的呈現祥和的氣氛。徐澤也默許了這一切,只不過去小龍女房里多一點,偶爾的四人大被同棉,溝通一下感情。也幸虧徐澤能力超凡。

    而對于斗嘴的活,饒是徐則武功蓋世,也不是女孩子的對手,更何況是三個。當下搖了搖頭,身影一晃,頓時消失在自然居,當再次出現時,已經離黃藥師只有十步之遙了。

    而黃藥師望著眼前年輕人心中一驚,就是王重陽在世,也不可能距離自己十步之遙才被自己發現。到底是哪家子弟有如此高的武功,難道是他?一個念頭閃了過來。

    “晚輩天山徐澤見過黃老前輩。”徐澤不卑不亢的行了一個禮。

    “號稱天下第一高手、遮天帝尊,楊過小友的兄長?”黃藥師問道。言語中聽不出喜怒。

    “正是楊過的兄長。”徐澤微笑道。“不敢自稱是天下第一。”

    “哼,那也試試才知道。”黃藥師猛的冷聲道。正在徐澤想著自己哪里得罪對方時,只見一個紫色的玉笛朝自己的檀中***點來。嚇的徐澤趕忙一個跨步躲了過來。

    “黃島主,這是為何?”徐澤邊躲邊說道。

    “打了才告訴你。”黃藥師說道。接著就見玉笛帶起點點星光,向徐澤照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