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回 建廟

    “陛下,陛下。”徐澤迷迷糊糊的被蔡陽叫醒。道:“幾更天了?”

    “回陛下,辰時三刻。”蔡陽答道。

    “快。”徐澤掀開錦被道:“你叫晚了,快,收拾一下,去軍營。”這時早站在一旁的宮娥趕緊過來服侍徐澤穿上龍袍。

    “錯了,把戰袍拿來。”徐澤喊道,言語中有了一絲怒意。

    “陛下,左相吳潛來了。”蔡陽奏道。

    “他來干什么?”徐澤奇道。

    “聽說昨天朝議上有人參奏賈似道犯有貪污納賄等十條大罪。但都沒有通過。說是請陛下乾綱獨斷。”蔡陽說道。言語中透著一絲恨意。

    “傳。”徐澤吩咐道。“快,換龍袍,朕要上朝。”眾宮娥連忙又把龍袍給徐澤穿上。

    “微臣吳潛磕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吳潛一個跨步拜在徐澤面前。

    “起來吧!”徐澤吩咐道。“昨天是怎么回事,賈家已經是拔牙的虎了,怎么還沒拿下來啊?”

    “陛下,臣該死。”吳潛見徐澤又有怒意,又嚇的跪了下來。

    “起來,起來說。”徐澤不耐煩的說道。“可是王浩他們說什么了?”

    “是”吳潛一邊起身一邊回道。“昨日,樞密使王大人和御使劉大人說賈大人有功于國,蒙古入侵時親歷前線,為敵所害,朝廷應該嘉獎。還說,還說…”

    “還說什么。”徐澤見吳潛吞吞吐吐,不由的聲音又提了起來。

    “他說是朝廷貪圖大臣的錢財。”吳潛答道。

    徐澤一聽哈哈大笑。道:“沒想到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還有點見識啊!怎么,朕就是看上他家的金銀財寶了。怎么著。”徐澤惡狠狠的說著,全然不顧一旁還有一位朝廷重臣。

    吳潛一聽,頓時口瞪木呆,沒想到新皇帝還有這個嗜好,不由的暗自高興,因為自己家里沒有什么可以讓皇帝產生念頭的。

    已經立秋的臨安,早晨也有一絲清涼,但眾大臣的心里并沒有因為清涼而帶來一絲輕松,因為今天對大宋朝廷內部可是一個大日子。關系到朝廷日后的方向,也同樣關系到各人的前途。隨著凈鞭三響,乾元殿的景陽鐘也響了起來,在朝房里等待的眾大臣也紛紛整了衣冠,按照品級列好對形,望乾元殿趕來。而徐澤的御輦也從禁中朝乾元殿行來。同時也拉開了大宋王朝又一次官場風波。

    待眾大臣山呼萬歲后,隨著蔡陽公式化的喊完“有事早奏,無事退朝”后。御使劉慧望了王浩一眼,走了出來,道:“陛下,臣有本。”蔡陽望了徐澤一眼,見徐澤點了點頭,連忙喊道:“奏來。”

    “謝陛下。”劉慧道:“臣參左相丁封剛、右相吳潛。此二人構陷大臣,有不臣之心。”

    徐澤心中一笑,道:“丁封剛和吳潛怎么構陷大臣了啊?”

    “陛下,想前使相賈似道賈大人忠心為國,一直為太上皇所倚重,稱為國之干臣,在蒙古大軍入侵時,不畏艱險,親自率軍與蒙古大軍激戰。此情讓我等欽佩。而如今賈大人為敵所害,朝廷不但沒有加封犒賞,而且還要抄家滅族。臣恐難服天下人心。”劉慧“理直氣壯”的說道。

    “陛下,臣復議。”

    “陛下,臣應該劉大人言之有理。”

    ……………

    一時朝廷上又是議論紛紛。徐澤也不阻止,只是高坐釣魚臺,象個泥菩薩一樣,笑看紅塵,不發表一絲言語,而吳潛、丁封剛雖然臉色氣的通紅,但皇帝沒有說話,他們也不敢說話。最奇怪的樞密使王浩這時也沒有站出來說上一句。乾元殿里呈現一種奇怪的景象,皇帝陛下和朝廷的幾個重臣皆以沉默面對,而官位較低的卻爭論不停,都紛紛說著想給兩位宰相治什么罪名方才甘心。

    好半響,才有些大臣反映過來,瞧著皇帝和三位大臣的臉色隱有不對,才靜了下來,心中暗自忐忑。接著一會兒,朝堂內又是一片寂靜。連一根針落在地上也能分辨的出來。

    “諸位愛卿都議論完了,回頭每人罰俸半年。”徐澤微笑著說道。但誰都知道這微笑里隱藏的是什么。“王愛卿,你看呢?”徐澤笑嘻嘻的朝一臉沉默的王浩望去。

    “臣請陛下乾綱獨斷。”王浩冷聲道。

    聲音一出別說徐澤、吳潛、丁封剛等一些正直之臣吃驚了,連劉慧等一些大臣也吃驚了半響,誰都知道王浩隱有第二個賈似道的架勢,與吳潛、丁封剛是生死對頭,昨日就算他吵的最兇,今日怎么完全變了個樣呢!難道轉性了?徐澤暗暗的搖了搖頭。但眼下追究這些顯然是不合適的。

    當下笑著說道:“前些日子,太上皇對朕說宮里太悶了,想搬出去住。朕當時就說那就在外面建個行宮吧,但太上皇說不用了,前使相賈似道有個別院,就建在葛嶺,那里風景優美,空氣也比臨安城內好,還可以釣釣魚。朕怕那里居住的條件簡陋,就說那就派人把那里修繕一下。哪知太上皇笑著告訴朕說讓朕不用修了,除掉一些禁忌之物,那里建的不比朕的皇宮差。朕就納悶了,那賈似道為官二十多年,就算他一開始就是一品大臣,年俸可以與宗室王爺相媲美,每年一萬兩白銀,二十多年,就有二十多萬兩,諸位愛卿按照太上皇他老人家的描敘那葛嶺的別院二十萬兩銀子能建的起來嗎?”眾人頓時議論紛紛。

    “還有朕聽說那賈似道還有個稱呼叫做‘賈半城’的,嘿嘿,賈半城,那不就是說臨安一半都是他賈似道的嗎?是啊,他的房子就差點把西湖給圍了。‘朝中無宰相,湖上有平章’,聽聽,多氣派啊!我大宋朝如今是太平盛世了,都河宴海清了。朕就奇怪了,他的這些銀子是怎么來的,諸位愛卿你們能告訴朕嗎?”眾人一片沉靜。不敢吭聲。“丁封剛,你說。”

    “陛下,此乃貪污所得。”丁封剛大聲道。

    “好,好啊。”徐澤冷冷的說道:“剛才有人告訴朕說他賈似道親赴前線,抵御蒙古大軍,為國之干臣,那朕就幫你分析這位‘國之干臣’。當朕還是太子的時候,在襄陽大戰是擒獲了蒙古的忽必烈,他告訴朕說這次要是不能攻破襄陽,也沒有關系,因為有人答應了把江北土地割給蒙古,并且每年向蒙古進貢銀、絹各二十萬。不錯啊,好大的手筆。我大宋的土地、財寶就成了戰勝的條件,這種人,還稱為國之干臣,劉慧大人,你這個御使當的好啊!”眾大臣猛一聽如此密辛,心中大驚,紛紛議論起來。劉慧一聽更是冷汗直流,沒想到自己保的人居然是這樣的人。一時嚇的不知所措啊。

    “陛下,陛下,臣有罪。”劉慧只得說出了這個千古名詞。

    “陛下,臣以為劉大人參吳、丁兩位大人乃盡本分,身為御使,就掌參奏之權,至于賈使道之事,乃是劉大人的過錯,沒有早日發現奸佞,臣建議罰俸一年。降一級聽用。”王浩趕忙出班道。

    “王愛卿,言之有理。”徐澤想了想,“來呀,傳旨御使遇事不名,罰俸一年,降一級留用。”徐澤又頓了頓,道:“樞密使王浩勤于政務,決事果斷,賞銀百兩。吳潛、丁封剛也賞銀百兩。”四人連忙謝恩。

    “蔡陽,傳旨,查大宋前右相、樞密使欺君罔上、投降叛國、貪污納賄等十條罪狀,收回所有尊榮,查抄家產為國庫所有。還有,把賈府改為鄂王府,按照親王級別,剩下的建一座岳王廟,以供岳飛元帥,廟成之日,朕親自祭拜,再剩下的就留給以后有功之臣。”徐澤吩咐道。“建廟的事就由丁愛卿去做吧,記著讓人燒兩個跪相就是那個秦檜夫婦。讓世人唾罵。退朝吧。”徐澤甩了甩龍袍。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