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回 夜幕下的陰謀

    黑夜通常是陰謀產生的背景,在宋朝的官場上,有無數的陰謀都是在黑夜中產生的,最著名的莫過于“莫須有”罪名的制定。秦檜夫婦針對岳飛的陰謀就是在黑夜中產生的,而在開慶元年的八月二十二日夜,一個影響著大宋帝國未來走向的陰謀也同樣在黑夜中產生的,而正因為這次陰謀,使徐澤能夠徹底的掌握著大宋的一切。

    樞密使王浩憤怒的坐在轎中,那小皇帝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登基的第二天就不上朝,本來這種皇帝對于一心想做賈似道第二的人是求之不得,可是這位皇帝卻傳旨,讓左右相同掌朝政,更可氣的是,兩人連死人都不放過,竟然歷數賈使相十大罪狀,不但一切尊榮給剝奪,還要抄家。要不是自己硬頂著,恐怕不用皇帝乾綱獨斷了,賈使相的家早就抄了。“哎,這個皇帝怎么跟前幾任不同呢?難道是登基的年齡比較大了?”坐在轎中的王浩想道。

    “老爺,老爺。”一聲痛哭聲傳入正在沉思的王浩耳中,王浩頓時吃了一驚,難道家中又出什么事情啦。因為他知道轎前痛哭的正是他的老蒼頭王強。趕忙停下轎來,掀開轎簾,急忙問道:“王強,府中出了什么事情了?”

    王強痛哭道:“老爺,少爺…少爺他…”

    “志節他怎么啦!”王浩恨不得殺了眼前這位老頭,說話吞吞吐吐,難道不知道老爺煩嗎?

    王強一邊磕頭一邊痛哭道:“少爺他…他被人殺了。”

    “什么,什么?”王浩頓時好象是天塌下來一樣。王浩年近四旬,僅有一子一女,而自己這個兒子更是拿他象個寶一樣,放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飛了。為了他以后能平步青云,自己以權謀私,把他放在大宋最“精銳”的拱圣軍里磨練,因為拱圣軍一直駐守京師,除非皇帝親征,否則是不可能出戰的。這樣在拱圣軍里呆上兩年,就把他調到樞密院里,這樣爬升起來比一般的途徑要快的多。盡管他知道自己的兒子喜歡惹禍,但他貴為樞密使什么人都得給點面子。沒想到,自己的兒子還是被人給殺了。

    “是誰敢殺本大人的獨子,兇手可抓起來了?臨安府可去拿人了?”王浩一張老臉上青筋直冒,滿臉獰色。

    “老爺,聽說被殺的人不少,有賈使相的兒子,御使臺的幾個公子,還有姑爺的弟弟。”王強說道。

    “是誰殺的?”王浩咬牙切齒的問道。

    “聽說是趙祺的人。”

    “什么?皇上?”王浩微躬的身軀頓時望后倒去,跌坐在轎子里,眼睛里全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吃驚的望著前方,嘴巴也足可以塞進一個雞蛋了。

    “皇上?”王強吃驚的喊道。

    “走,回府。”官場上的老將壓住心中的悲痛,對王強吩咐道。

    當王浩望者“王府”上掛的一片白色時,在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渾濁的眼淚緩緩的留過臉龐。還沒有進入府門,十房妻妾紛紛圍了上來。紛紛痛哭起來,不過也不知道是真哭,還是假哭,反正眼睛是紅的。但盡管如此,這樣的情景也讓這位官場上的能人老了十幾歲。

    眼睛緩緩掃過眾妻妾,落在門口一個三十多歲的漢子身上,他是王浩的女婿,大宋殿前司指揮使張元鶴。但很快就被他的眼神給震驚了。

    仇恨,不可調解的仇恨。王浩吃驚了,但在心里也不由的有了一絲羞愧,不名所以的羞愧。也許自己也應該有仇恨。盡管這個仇恨也許是不應該存在,但確實存在。也許這就是一個說服自己野心的一個機會。

    王浩揮了揮手,嘴里毫無感情的吐出幾個字,“都撤了,白幡都撤了。”又快步走到張元鶴面前道:“鶴兒,到書房來。”張元鶴冷冷的點點頭。

    下人上了兩杯香茗,就被王浩趕了出去。

    “鶴兒,你是怎么看的?”王浩冷靜的端起面前的香茗。畢竟是官場上混的,不管是誰,總得留一手,哪怕是自己的女婿也不例外。

    “挾天子已令諸侯。”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傳了過來。說話的并不是張元鶴,而是一個蒙面黑衣人。翁婿兩人大驚,到底是武將,張元鶴一個箭步擋在王浩身前,而王浩卻把張元鶴推在一邊,因為他清楚王府雖說不象皇宮那樣戒備森嚴,但也不是平常的小蟊賊能闖的進來。而面前這位黑衣人能夠無聲無吸的闖了進來,可見已經不是一般的小蟊賊了。因此也不是張元鶴這個有些蠻力的人能夠抵擋的了。

    王浩冷冷的看了來人一眼,拱手道:“閣下為何而來?”

    “特來送一樁富貴。”來人傲然道。

    “本人已經貴為大宋一品,已經位及人臣了,還要富貴何用?”王浩冷冷道。

    “王大人,還要本人明說嗎?在朝廷上,新皇帝不信任不算,還受到吳潛、丁封剛的排擠吧。更有甚者,今日上午,趙祺突然駕臨拱圣軍軍營,借故斬了令郎等數名官員的子弟吧!”黑衣人不緊不慢的說道。

    “你知道的不少啊!”張元鶴冷冷道。

    “不敢,不敢。”黑衣人冷靜的答道。但言語中透著一絲得意。

    “自古以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小兒為陛下所殺,下官當是皇恩浩蕩。”王浩冷冷的回道。

    “哼,這種話要是從丁封剛或者吳潛嘴里說出來,在下深信不疑,但從王大人嘛,哼。”黑衣人言下之意不言自明,饒是王浩數十年的官場生涯,練就了一身城府,但此時老臉也禁不住紅了起來。

    張元鶴見岳父尷尬,連忙問道:“你究竟是何人?”

    “哼。”黑衣人見第一步已到,連忙拋出個小冊子,丟在兩人面前。翁婿兩人接過一看,臉上頓時流下了冷汗。

    “你…你想怎么樣?”王浩再也沒有先前那樣冷靜了。

    “我說過,我是來送場富貴的。怎么你們不想要嗎?”黑衣人笑道。

    翁婿兩人對望了一眼,黯然的點了點頭。于是三個人影漸漸的走在了一起。一場風波頓時從那太平洋吹來,大宋官場再次刮起了龍卷風。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