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回 拱圣軍營 (二)

    “古語說:業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毀于隨。可見“思”與“勤”的重要性。我們也常常說:訓練有素。這個“素”就包含有“從來”“一向”“平時”的意思,亦即常規化。練兵要有個目的。練到什么樣子才算是一個好兵,達到了我們的目的呢?朕認為,一個是要勇敢,一個是要有紀律。這兩個東西非常重要。如果你不勇敢,你怕死,那就打不成仗。過去我們的禁軍很勇敢,很好,可是這紀律不好。就拿今日的拱圣軍,堪稱我大宋精銳嗎?勇敢再加上紀律,這兩個東西結合起來,那就更好了。我們練兵的目的,就是要使每個人又勇敢又有紀律,這樣,打起仗來就有把握了。勇敢是怎么來的?首先,要有覺悟。要明白是為什么而打仗,有了覺悟,無論物質條件怎樣差,和敵人一交手,他還是很勇敢。因為他要為著國家而服務,要同敵人拼命。這種勇敢,是整個軍隊的勇敢,并不僅是個人的勇敢,當然也包括個人的勇敢在內。所以我們的部隊打起仗來,大家都勇氣十足,前仆后繼,連伙頭軍也在攢勁。其次,要有物質力量,也就是說我們的體力要強,要跑得動。如果你體力不好,再有勇氣,再勇敢,也是空的。體力這個東西是練得出來的。任何一個人都可以練出來,那些書生很文雅,但只要練,也可以練出來,你們就不用說了。”徐澤掃了眾人一眼,接著說道:“這第二就是紀律,軍規,沒有軍規的軍隊永遠是不可能打勝仗的,朕曾聽說拱圣軍是我大宋的第一精銳,今日一見卻是不然啊,你們現在別說是禁軍的驍騎營了,恐怕連有些廂軍也比不了。這練兵必先練心,要讓將士們明白,蒙古大軍是懸在我大宋頭上的一柄利劍,當他再次南下時,我們宋人就會成為他們的奴隸,你們的妻子兒女都會成為他們的財產,聽說他們還對漢人劃分為三六九等,而我長江以南的人歸為最后一等,難道你們想嗎?”徐澤大聲喊道。

    “不想”,“不想。”“殺光蒙古韃子”。如徐澤期望的那樣,各種口號都喊了出來,原來痞子樣的拱圣軍也有了幾分軍隊的樣子。

    徐澤按了按手,全場一片寂靜。“有人說好漢不當兵,朕告訴你們,生逢亂世,只有軍人才能活出他的精彩,只有軍人才能建功立業。朕再告訴你們,在我大宋的北方,不光有數十萬的蒙古精銳鐵騎,但也有無邊無際的大草原,有無邊無際的土地;在我們的西方有著無數個弱小的國家,在我們的南方越過大海,還有比我大宋大上數倍的大陸,這些都等著我們去征服,朕要在有生之年,要讓太陽照耀的地方都是我大宋的領土。而你們將成為他們的主人,朕要告訴你們,朕將頒布軍功賞爵令,只要你立有戰功,別說是個侯爺,就是個國公王爺朕也給。”

    “萬歲,萬歲”,“萬歲,萬歲”,“萬歲,萬歲”。校場頓時陷入歡叫的海洋,連龍傲等將也露出激動的笑容,是啊,自大宋建國以來,軍人的地位低下,封侯遠沒有文官來的容易,歷史有記載的也只有楊家將封為魯國公,和岳家的鄂王,前者那可是楊家數代寡婦的結果;而后者不過是追封的結果。現在能在有生之年封侯拜將,也不枉來世一遭。更有可能列土封王,如何不喜。

    如果以前徐澤得到軍心,是憑借他的勇武和封建思想,但現在他得到了真正的軍心,是因為他給予了他們所想要的。

    好半響,眾人才靜了下來,但盡管如此,眾將士臉上還露出激動的神色。徐澤望著三萬將士。笑道:“不要怕朕的獎賞實現不了,知道在合州開炮打傷蒙古大汗的兩個士兵嗎?他們的功勞可不小啊,不下于這些站在臺上的將軍,朕會獎賞他們,他們將同臺上的將軍們在一起,接受朕的封賞,成為我大宋第一批一等男爵,月俸十兩白銀,與知府平級,你們也有機會,當你們成為侯爵時,朕會賜土地,子孫罔替,那蒙古草原上廣袤的土地都可能是你們的。”一番話又掀起了**。“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聲震耳欲聾,徐澤激動的望著這一切,暗思道:“趙氏列祖列宗們,不知你們看到這一切會怎么想呢?想必你們會后悔吧,如果你們也象我這樣,恐怕早就收復那幽云十六州了吧。軍人的天職就是戰爭,而激勵他們的動力就是利益與榮譽。”

    “將士們,蒙古是強大的,但并不是不可戰勝的,只要我等上下一心,將有著無可不摧的力量。”徐澤冷冷的說道:“不過,就現在拱圣軍的樣子,別說能封侯拜將了,恐怕保命都很困難了。”一盆冷水,頓時讓數萬將士驚醒過來。眼睛紛紛朝他們的君王望去。

    “這練兵一要練紀律,再就是體力,用什么辦法練體力呢?首先是徒手體傳、持槍軍操、跳高、跑步。愈動體力愈好,體力愈好愈愛動,這樣就愈練愈好。開始練的時候會痛,休息三天五天,然后再練。痛的時候正是長體力的時候,不要怕痛就不干了,痛了還是堅持練,包你以后就不痛了。吃點苦有什么了不起。經常練下去體力就會加強,大家懂得了這個道理就不怕痛了,就愿意去練了。我們打仗拿槍,體力要周身發展均勻,吊杠子是很好的訓練。體力發展均勻了,要怎樣用就怎樣用,朕會派人傳你們少林羅漢拳和太祖十二長拳。不過現在是要練的是你們的軍風。朕把它稱做是站軍姿。”徐澤嘴角揚起一陣陰笑。惹大的校場頓時冷了下來。這時幾個頭顱送到徐澤眼前,望著他們死不瞑目的眼神,徐澤一陣暗嘆,這就是民族復興的代價,但又轉念一想,如果這些人不死,哪有大漢民族的未來,這種人必須死。于是揮了手,吩咐龍傲將其懸掛在營門。

    “眾將士,聽本帥命令。”徐澤眼光猛的一冷,大聲喊道。聲音中夾雜著內力,整個校場聽的清清楚楚。“前、后兩營全體向右轉,前后距離一臂,左右間距兩拳!雙腳跟自然并攏,提臀收腹、挺胸、抬頭。”隨著徐澤大聲的喊道。前后兩營紛紛不顧身上的披掛,認真的站起皇帝陛下所說的軍姿。

    “中軍聽令,列隊。…”隨著徐澤的一聲聲令下,拱圣軍的軍營頓時熱鬧起來。

    “陛下,您看…”,看著在校場上一遍一遍地跑步的、站著軍姿的拱圣軍士兵,龍傲禁不住疑惑地問道。

    “呵呵,怎么不,龍卿不相信朕?”徐澤笑哈哈的望著底下操作的三萬將士,一邊和龍傲回答道。

    “臣不敢。”龍傲趕緊回道。腦門上隱有汗珠。

    徐澤擺了擺手,掃了李進等人一眼,見都有懷疑之色,笑道:“打仗有一項很重要的決勝因素就是士氣,一個雄壯的軍姿和整齊的隊列,不但可以提高已方部隊的士氣,還可以讓敵人心驚膽戰,毫無斗志。”

    盡管徐澤并不知道這時代的人是怎么練兵的,但在他心里,中國**能*這套,訓練出一批又一批的精銳軍隊,那么這一套肯定有效。既然有用,為什么自己不能訓練出精銳軍隊呢?當下以前訓練新兵的程序,稍作修改就搬了上來。又喊過呼延豹讓他暫代拱圣軍統領,吩咐道以后拱圣軍每天起床,是負重十里長跑,當下讓這些養尊處優的士兵們去了半條命了,很多人跑到后來,幾乎都是被拖到終點的。接著吃過早飯,稍作休息,便以隊為單位,開始了一個早上的站軍姿和隊列訓練,每訓練半個時辰就休息一刻鐘。不能達到要求的跑步;然后是作戰技巧訓練。練拳和互相拼刀,盡管是木制的也讓他們叫苦不迭。但也只有如此,才能在與蒙古士兵對敵時占據上風。晚上又是跑步半個時辰。

    好不容易過完了一天,忙了一天的徐澤也回到了宮里,盡管他武功蓋世也累的差不多。在眾宮娥的服侍下,沐浴完后就倒在龍榻上睡去。

    然而,黑夜總是陰謀的產生的背景。請看下回:夜幕下的陰謀。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