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回 拱圣軍軍營(一)

    次日剛剛起床的吳潛,正在丫鬟服侍下穿上蟒袍,準備去上朝,經過昨日的朝議,他也終于確信了自己的位置和下一步行動。見風使舵雖然不是他這種忠臣所為,但要看跟著誰走,跟著一心要中興大宋江山的皇帝總比跟著一些權臣要好,一代權相史彌遠死后被理宗鞭尸,賈似道篡政數十年,本來還準備繼續蒙蔽下一任皇帝,但結果又如何,新皇帝還是太子的時候,就莫名其妙的死在軍中,想當時周圍可是有五萬精兵護衛的啊!盡管都說是蒙古高手說殺,但想太子殿下出蒙古十五萬精兵如無物,那賈似道五萬精兵又算什么呢?要真是蒙古高手所殺,那襄陽大戰也許會是另一個結局了。

    吳潛想著王浩那副樣子,不由的一陣冷笑,“還真以為是賈似道第二啊!現今的皇帝可不是象太上皇那樣好糊弄的,真是無知。”吳潛在銅鏡里看了看朝服是否端正。

    突然見管家吳福沖了進來報道:“相爺,圣旨來了。”

    吳潛心中一驚,怎么馬上就要上朝了,這時候來圣旨皇帝陛下到底是在玩什么呢?但圣旨駕到畢竟不是小事,連忙吩咐府中奴仆打開中門,擺上香案,吳府數十人口跪倒在香案前,而來宣旨的確是新皇帝在東宮時的心腹太監蔡陽,只聽蔡陽展開圣旨,大聲朗讀道:“奉天呈運…朕躬微恙…會同左相丁封剛總理朝政,凡不決者可遞入宮中。欽此。”一道莫名其妙的圣旨頓時又把吳潛陷入沉思中,要不是蔡陽催促,連伸手接旨都給忘了。

    吳潛接過圣旨,望著滿臉笑容的蔡陽疑問道:“蔡公公,陛下武功蓋世,昨日還龍體康健,怎么說今日又…。”

    “吳大人,這病來如山倒,想擋也擋不住啊!”蔡陽打著哈哈道。

    “哦。”吳潛也算是官場中的老人了,也明白這些人都是要錢的主,然后再考慮哪些能說哪些不能說,個個精的象猴似的,但面前這位對太子忠心耿耿的蔡陽卻不是金錢所能買動的。當下也不在追問了,只是點了點頭。蔡陽掃了吳潛一眼,突然道:“吳大人,奴才來的時候,陛下突然自言自語的說了句這西湖周圍的豪華大宅是誰的,怎么有如此大的手筆,他的家財恐怕比國庫還多吧!不知道是怎么來的!”說完就哈哈大笑而去。吳潛聞言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吳福,快騎快馬,拿我的名刺請左相丁大人。”吳潛連忙做了個正確的決定,畢竟那人雖死,但勢力還是很大,后宮、樞密院都是不好對付的。

    而在此時的坤泰殿,徐澤在三位皇后的服侍下,并沒有穿上上朝的袞服,畢竟是說“朕躬微荷”,但也沒有躺在龍床上,而是全身披掛,一副黃金鎖子甲,象要披掛上陣一樣。那嬌憨的岳玲在旁邊笑道:“陛下,臣妾從來沒聽過,一個皇帝上了一天朝的,就不上朝了,還騙人說什么‘朕躬為荷’,真好玩。”

    小龍女仍然是那副永遠不變的神色,只是眼睛中那一絲柔情卻瞞不過別人,她一邊整理衣服一邊柔聲道:“不去便不去唄!”

    東宮皇后全淺雪滿臉擔心道:“陛下,現在去軍營,能行嗎?”

    “有什么不行的?”徐澤滿臉笑意,不過那笑意顯的有點詭異。“我看著朝廷那些人的嘴臉就想殺人,要不是怕殺人影響了大局,早就派人把他們給殺了,現在也只有等文天祥他們來了再收拾他們。”徐澤嘆道。其實徐澤心里還有句話沒說,那就是軍隊掌握在誰的手里,誰就有權利說話,只見又拍了拍身上衣甲,正了正頭盔,身手抓起旁邊的“龍泉”。正準備朝外面走去,又好象想起了什么停了下來,轉身對岳玲道:“玲玲,派個人拿朕令牌,回去對你父親說一下,就說我準備建一個‘岳王廟’,朕親自率文武百官祭拜。讓他把那些兵都給帶來,嘿嘿那些可是好家伙啊!”徐澤笑道。留下一臉高興的岳玲、一臉羨慕的全淺雪和滿臉微笑的小龍女。

    這日一早,太陽慢慢地透過了云霞,陽光從云縫里照射下來,灑下了一道道時明時暗的金光。確實是個好日子,也同樣是個大日子,因為它開開創了歷代王朝皇帝最早不早朝的歷史,這也是后世史學家經常詬病宋圣宗的的原因,但不可否認,這一天將記入史冊的一天,因為它開創了一代新的練兵方法,大大的提高了宋朝軍隊的戰斗力。

    拱圣軍曾經是宋朝歷史上精銳的部隊,戰斗力之強、裝備之精銳、補給之完備都是在宋軍禁軍各營中占著老大的位置。不可否認,它在宋抵御外來入侵,保衛京師安全中起了不可忽視的作用,但自從史彌遠倒臺后,他的嫡系部隊拱圣軍則被賈似道所控制,也同時成為官宦子弟‘淘金’的好地方。

    拱圣軍軍營,窿窿的鼓聲將軍士們從睡夢中拉了出來,有些人醒來后,睜開眼看了一下天色,偏頭又睡;多數人醒后,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動。這些‘豪華’軍軍士已經好久沒聽過鼓聲了,他們甚至用了好長的時間,才意識到這是在叫他們集合。有個脾氣暴燥的,高聲咒罵一聲,隨手就將床角的靴子甩了出去,然后一側頭,又睡著了。

    端坐在點將臺帥座的徐澤滿臉殺氣,“孫小臣,去擂鼓;呼延豹、龍傲各帶一隊人馬從軍營兩端給朕放火;孫虎臣帶驍騎營到各個營帳里打;蔡陽記時,主帥點將,三通鼓不到者,按慢軍醉斬首。”一番殺氣騰騰的話從徐澤嘴里吐出來,頓時點將臺上眾人覺的一股涼意從腳底升起。大將李進出列道:“陛下,這些軍士已有幾年沒有訓練過了,現在難免…”

    “放肆,”徐澤大怒道。氣勢所至,眾人也顧不得身上的盔甲,紛紛跪了下來。“朕的軍隊要拉出來就能打,一打就能勝,眼下這個拱圣軍,朕敢用嗎?”徐澤怒喝道。“還不去做。”孫虎臣等紛紛而去。

    不一會兒,就見拱圣軍大營烽煙四起。“著火了……”此時終于有人發現起火了,隨著一聲大喊,軍舍便像炸開了鍋一樣亂了起來。軍士們不及穿上衣襪,便急急忙忙地跑了出來,還沒出軍舍,就遇到孫虎臣帶來的大棒,頓時大營中慘叫聲連綿不絕。原本空蕩蕩的軍營,一下就變得擁擠不堪。

    “是誰放的火?是誰敢打我們?”有幾個軍士怒吼道。

    李進見三通鼓已經擂了兩通鼓了,而底下眾軍尚有大半沒有到達校場時,心中暗暗著急,也不顧失禮,大聲喊道:“眾將列隊,元帥升帳。凡三通鼓未到者,斬。”說完,仿佛象想到什么似的,臉色微白的望了徐澤一眼,見徐澤并沒有發怒的跡象,心中慢慢的松了口氣。其實徐澤對這些規矩和所謂的禮儀并不放在心上,更何況對李進還是比較欣賞的。

    好不容易三通鼓畢,徐澤好笑的望著地下雜亂的隊伍,又看看旁邊威武的驍騎營,心中更是怒氣沖天,指著底下拱圣軍就準備開始罵。

    突然一個囂張的聲音道:“是哪個大膽的的家伙的到爺爺地盤上撒野來的。”接著就見眾士兵讓出了一條道路,同時也讓徐澤看清了這個囂張的家伙,一身錦袍穿的松松侉侉,一副浪蕩公子打扮,偏偏還帶了個文士巾,眼神銳利的徐澤竟然還看見這廝臉上還有一個櫻桃小口,也不知道從哪里爬出來的。后面跟著幾個打扮差不多的公子哥們。

    “喲,這不是禁軍的龍傲嗎?喲,還有李進,喲還有你孫虎臣,聽說你有個女兒長的美若天仙,哪天本公子去見一見。”那紈绔公子囂張道。

    徐澤好笑的朝幾員心腹大將看去,吃驚的發現眾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心里不由的對此人的身份充滿了好奇。“古時候的‘太子黨’?”不過好象徐澤也沒有逃過他的‘利嘴’。

    “喲,這里還有個新來的,嘴上沒毛,敢情是個兔爺啊!”說著哈哈大笑起來,身后的幾個公子哥也哈哈大笑。“喂,新來的,怎么稱呼啊!”

    徐澤聞言嘴角一獰笑道:“小將趙祺。”

    “趙祺?趙祺,這名怎么這么熟啊!”為首的公子哥抬眼望天的思考起來,好半響好象沒想起來,轉身朝自己后面兄弟望去,希望給個提示,卻吃驚的見以前張揚跋扈的兄弟紛紛跪在地上,而且更吃驚的是有的人臉上汗都流成河了。

    “趙祺?皇上?”公子哥倒也反映不慢,連忙跪倒,山呼萬歲。

    徐澤冷冷的望了底下眾人,冰冷的聲音仿佛從九幽地獄響起。“龍傲,按慢軍之罪斬首,示眾。”

    “是。”龍傲冷冷的答道。聲音中掩藏不住興奮。

    “陛下…”孫虎臣喊道。

    徐澤冷冷的掃了他一眼,站起身來。也不理底下那些‘太子黨’的求饒聲,走到點將臺邊緣,大聲喊道:“眾將聽令。”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