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回 不成功的朝議

    對于新皇帝的登基,盡管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新皇帝登基后將采取何種施政綱領,卻很少有人知道,但天底下的聰明人到底還是有的,對打仗有一手的右相吳潛就是其中之一。當登基大典結束之后,馬上就興沖沖的跑回府里,招來那個平時不為自己所喜歡的,只知道舞槍弄棒的三兒子吳遠。說道:“兒啊,我們吳家能否發達就要靠你了。你馬上去禁軍去,找你龍傲哥哥,讓他幫你當個小官。”

    “爹,你平常不是說當武將沒出息嗎?”大兒子說道。旁邊的夫人和二女兒也紛紛出言。

    “你們懂什么,當今圣上是個什么樣的主子,你們有我清楚嗎?依老夫看,圣上肯定是位武皇帝,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我們這些讀書的恐怕要被那些武將們壓一頭了。”

    “爹,你就不怕又會出現隆興北伐那樣的結果。”大兒子出聲道。

    “住口,你這個畜生。”吳潛大怒道:“今上雄才偉略,想我朝太祖、太宗也不可比,實乃古往今來第一明主。”

    “那也得看看才知道。”大兒子小聲的說道。盡管如此,吳遠還是按照他老子的要求去了禁軍,當十年后,吳遠封為伯爵的時候,吳潛直嘆自己有先見之明。

    當滿朝文武還在討論右相大人把兒子送入軍營的時候,祭天大典也按時舉行,不過令人奇怪和驚訝時,皇帝陛下并沒有按照成例穿上袞服,也沒有帶上逍遙冠,而是一副武將打扮,而區別于別的武將的是一身黃金鎖子甲,當初升的陽光照在徐澤身上時,金光閃閃,如天神下凡,惹的底下武將心中激動不已,而更讓人吃驚的時,祭天檄文里,也不是向往常那樣,“自古帝王臨御天下,乃天降圣人,撫育黎民蒼首…”等等言語,而是歷書蒙古罪狀以及恢復大宋疆土等言辭,這祭天檄文不如說是一篇戰斗檄文。

    開慶元年八月十七日,徐澤首次在乾元殿升坐,各文武大臣山呼萬歲后,涇渭分明的分屬左右,等待著新皇帝的第一道圣旨,冊封皇后,徐澤望著底下眾人一眼,嘴角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朝蔡陽點了點頭,只聽蔡陽用他那尖細的聲音喊道:“天倫有常,乾坤交替,茲有全氏淺雪,龍氏靈、岳氏玲賢惠淑德、美貌端正,特冊封為后,分掌東、西、南宮。欽此。”

    一道圣旨頓時朝野震驚,自華夏建國以來,從沒有一次封過三個皇后的。當下群臣議論紛紛,御使劉慧出班奏道:“陛下,臣有本奏。”

    “講”徐澤冷冷道。當他準備冊封皇后時,就知道會有這樣的后果了,一次冊封三個皇后,不說是空前的了,也有可能是絕后的,但他徐澤是不可能讓小龍女受委屈了,她已經容忍了全淺雪和岳玲已經是夠難受的了,如果連一個皇后的名分都給不了,徐澤這個皇帝當的也夠沒意思了。現在果然有人反對,他如何不怒,尤其是他第一道詔書就有人反對,那以后如何了得。此時想他殺人的心都有了。

    “陛下,天倫有常,歷朝歷代都是一皇一后,也就沒有出現一皇三后,還請陛下三思。”劉慧不緊不慢的說道。

    “還有嗎?”徐澤冷冷的說道。

    “臣認為劉御使說的有理,皇后乃后宮之主,歷朝歷代設一位皇后是為了方便后宮管理,試想后宮嬪妃眾多,而又設有三個皇后,陛下的后宮將如何管理。臣也以為陛下要三思。”樞密使王浩出聲道。而后面也有數十個大臣紛紛附和。乾元殿頓時議論紛紛。

    “放肆。”徐澤大怒。聲音震的大殿角落的灰塵直落,也把底下眾人嚇的一大跳,眾人才知道身在何處,當下又是寂靜無聲。

    徐澤冷冷的看著眾人一眼,心里不由的暗為理宗皇帝感到嘆息,原來他不是沒有雄心,而是沒有辦法對付這些權臣,也沒有魄力出應付朝廷上的風風雨雨,失去信心的理宗皇帝就慢慢墮落了,同樣也因為如此,賈似道這樣的人也就層出不窮。現在這些蛀蟲又想重演理宗初年的一切了,不過就不知道誰是這個史彌遠了。

    “左相,你呢?”徐澤冷冷的望著丁封剛道。

    那丁封剛聞言,道:“陛下,臣認為一皇一后乃古之…”

    “行了,退下吧!”徐澤眉頭一皺,打斷了丁封剛的說話,頓時把丁封剛的老臉躁的通紅,徐澤掃了眾人微微嘆了口氣。暗思道:“朝廷真的沒有可用之臣了嗎?”

    “吳潛,你怎么看。”徐澤不報希望的朝吳潛望去。

    吳潛冷冷的朝王浩望了一眼。道:“陛下,這是陛下家事,臣不敢過問。不過在朝廷上,在我大宋范圍內,陛下所說的就是圣旨,就是金口玉言,不可更改。”

    “好,吳卿家言之有理,朕心甚慰。”徐澤大喜道:“來呀,傳旨加右相吳潛為少師銜,賞銀百兩。”底下眾人一聽吳潛一句話就得了如此高的賞賜,心中一時大悔。官沒有提升事小,還得罪了皇上,真是不值得。眾人都把憤怒的眼神朝王浩盯去。王浩也憤憤的朝吳潛望去,如果眼光可以殺人的話,吳潛大概死了N次了吧!

    而寶座上的徐澤見解決了一個問題,心情也好了一點。對吳潛道:“吳卿家,朕在襄陽大戰后,曾經建議派人到蒙古阿里不哥去談判,讓他也按照忽必烈的條件給我大宋獻上一點戰馬、毛皮之類的東西,怎么朝廷沒有派人去啊!”

    吳潛一聽,一張怒臉又朝王浩望去,道:“陛下,臣當時還在黃州,所以不知道這件事。”

    “丁愛卿,你知道嗎?”

    “陛下,臣也不知道,這件事是樞密院負責的,前些日子,陛下登基時那蒙古忽必烈送來的戰馬、黃金等物,臣還以為是給陛下的賀禮呢!”

    “那王愛卿,你知道了?”徐澤笑道。

    “陛下臣當時接到戰報也曾稟報過太上皇,太上皇問過微臣,微臣以為我大宋物華天寶,不缺這些東西,而且萬一惹起了阿里不哥率軍南下,則戰火又起,生靈涂炭。而太上皇也準了微臣的奏折。還夸了微臣。”王浩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好象是吃了十斤蜜糖一樣。

    徐澤心中暗怒,問道:“王大人身為樞密使,主管我大宋的軍隊。朕想問愛卿我大宋軍隊現在缺什么?現在蒙古在干什么?”

    那王浩聞言臉色慘白,想他乃一界書生,讓他溜須拍馬、陷害別人、排擠異黨綽綽有余,也因為這樣才能在賈似道死后,被無識人之明的理宗任命為樞密使,主管大宋軍隊,但讓他研究行軍打仗他如何知道,但急智還是有的,當下理直氣壯的回道:“陛下,經臣研究,我大宋兵精將乏,各統軍將領皆有不足之處,若非陛下英明神武也不能在襄陽打敗蒙古大軍。依臣之見…。”

    “好了。朕來告訴你,我大宋最缺的戰馬,戰馬,你懂嗎?你這個廢物。”徐澤大怒道。以前聽說過大宋是文人擔當樞密使,但依他看來,這個書生對軍隊總會知道一點吧,但沒想到這個王浩連大宋軍隊最基本、最緊要的需要都不知道。讓他如何不氣呢?更讓他對這些官吏失望到了透頂,也同樣堅定了他心中的一些想法。

    “吳潛,傳旨,詔文天祥、陸秀夫、張世杰、郭靖回京。再通告天下,明年改元…改元圣武,朕的一生不再改元。定在圣武元年五月三日開恩科。”

    “不知陛下準備開哪一科?”吳潛邊寫邊問道。

    “哪一科?”徐澤一愣,猛的想了起來,宋朝的科舉有進士科、制科、詞科、明經、三史、明法、童子、武舉以及“三舍法”取士等幾樣。徐澤冷笑道:“都開,朕親自命題。”

    “是。”

    “退朝。”徐澤見事情都做完了,好不猶豫的說了一句。

    眾大臣聞言紛紛松了口氣,總算散朝了。這個皇帝真是不好伺候。當下山呼萬歲,紛紛退出了大殿。故意落在后面的吳潛拉住丁封剛,望這遠處的王浩,嘆了口氣道:“丁大人,你知道賈似道賈大人是怎么死的嗎?”說著拍了拍丁封剛肩膀,望午門而去,留下了滿臉疑問的丁封剛和一句蒙蒙籠籠的話“跟著陛下走。”

    而此時的徐澤滿臉愁苦,因為他在朝中找來找去,竟然沒有一個人可以去到阿里不哥那里去撈一筆來,不由的嘆道:“我的外交部長,你在哪里啊?”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