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回 禪位大典

    回到東宮的徐澤并沒有象往常那樣,暢游于三女之間,而是把自己關在書房里,靜靜的坐在那里,因為今天理宗皇帝所說的一切,更是點明了他的不足。治理國家并非象自己想的那么簡單,在襄陽擊殺賈似道,理宗皇帝能看的出來,別人也能看的出來。哎,自己太鹵莽了,飯要一口一口的吃,事情要一步一步的做啊。徐澤在心里嘆道。

    只聽“吱”的一聲,確是書房的門開了,一陣淡雅的清香飄過,躺在太師椅上的徐澤柔聲道:“是龍兒嗎?”

    “潤之,你有心事?”耳邊飄過的是那永遠不變的柔聲。

    徐澤輕輕的擁過那嬌柔的身軀,輕聲說道:“龍兒,你父君今天才知道自己膚淺了,原來當皇帝遠遠沒有當一個普通人那么快樂和逍遙,遠遠沒有以前我想的那么簡單。想我徐澤聰明一世,卻糊涂一時,接下了這個苦人的差事,恐怕在也做不到‘十里殺一人,千里不留行’那樣逍遙自在了。”

    “那我們走吧!”小龍女輕聲說道。

    徐澤搖了搖頭,輕聲道:“恐怕是不行了,哪有回頭的箭啊!只是連累你跟在我后面受苦了。”徐澤知道在小龍女心里徐澤的一切就是她的一切,徐澤開心就是她的開心,她總是為徐澤考慮,為徐澤開脫,所以她一次又一次接受徐澤不同的女人。盡管她心里不開心。

    果然小龍女用她那纖細的嫩手撫摩著徐澤的臉龐,幽幽的說道:“潤之,你是龍兒的相公,潤之在哪,龍兒就在哪。”

    徐澤聞言緊緊的抱住這位善解人意的人兒,好半響,小龍女才在徐澤懷里動了動,忽然緊張的說道:“潤之,今天皇帝和皇后說了什么,有沒有發現什么啊?”

    徐澤心中一陣感動,道:“龍兒,你別擔心,他們現在還沒有懷疑,只是皇后覺的我變了不少,也被我說成因為有武功而改變了。以后也不用擔心,只要我登基即位了,大權在握,想必就是他們發現了也沒辦法。”小龍女聞言這才放心下來。又重新依偎在徐澤的懷里。而令他們倆想不到的,在不久的某一天,這件事還是引起了宋廷的懷疑,也同時惹出了一場風波。不過這是后話了。

    過不了一會,浪漫的氣氛再次被打破,不過這次的罪魁禍首卻是徐澤。只見徐澤一只魔手摸著小龍女胸前的堅挺,頓時惹來一陣呻吟聲,小龍女以為徐澤又有了某種需要,臉色通紅的說道:“潤之,這里是書房,我們還是回…”

    “龍兒,如果有人不聽你的話,你會怎么辦啊!”徐澤好象并沒有發現小龍女的暗示,而此時被徐澤弄的臉色嫣紅,滿臉嬌羞,說話有些結巴的小龍女顫抖的說道:“那…那你找…找聽話…聽話的人啊!”

    “找聽話的人?”頓時象一盞明燈在徐澤眼前亮起,宋朝別的沒有,就是人多,此時的宋朝南邊的人口已經超過了北方。這也是宋朝為什么能在金與蒙古的鐵騎之下能堅持那么久的原因,別的沒有,人害怕沒有嗎?開幾次恩科,不就有人了嘛!徐澤嘿嘿一陣奸笑。對小龍女道:“龍兒,你真聰明。”說完才發現小龍女的不對勁,有過多次經驗的徐澤如何不知道小龍女的需要的,書房時又傳來一陣***笑,惹得東宮喜鵲飛起幾只。

    開慶元年的宋朝可是喜事不斷,先是襄陽大捷,然后是蒙古大汗蒙哥的去世,現在又是大宋王朝的禪位大典,而更讓人激奮的蒙古最有可能繼承汗位的忽必烈也派人前來祝賀,并同時送來了一批戰馬、黃金、白銀、東珠、珍貴毛皮等物,盡管沒有全額送達,但協議還在履行。后續仍會在某個時間送道。這一年可以說是自高宗南渡以來,國人最高興的一年,感覺最有尊嚴的一年,八月十四日,整個臨安城就呈現一片節日的景象,各家各戶不用臨安府催促,早早的就掛上了紅色燈籠,街道也被打掃的干干凈凈。在人們的心里,都不由的對徐澤這位即將登基的皇帝充滿了期盼的心里,從他戰勝蒙古大軍,身入敵營擒獲蒙古王爺,逼迫他簽下城下之盟,可以看出他的胸才偉略。盡管有些腐儒對徐澤鑒訂的協議不滿,認為我大宋乃天朝上邦,應秉承仁義,不應占番邦小國的便宜,有失仁義。但那些升斗小民和一些有見識的士大夫們卻為這位未來的皇帝歌功頌德,因為他們盼望一位武皇帝久矣。綜觀宋朝歷代,沒有哪代皇帝是武皇帝,也許他們不喜歡武皇帝這個稱呼,但也有可能他們還沒有這個資格來擁有這個稱呼。但這位未來的皇帝在未登基之前就身臨前線,親自沖鋒殺敵,想在宋朝歷代就是太祖、太宗也不遜多少。總之,他們對大宋的將來是充滿了期望。都不由的想在禪位大典后的祭天大典上看看這位神奇的未來的大宋皇帝。

    禪位大典,在歷史上從來沒有正經或者隆重的舉行過,禪位始于堯舜,而歷史上也有許多禪位,如漢時的王莽,三國的曹丕、唐朝的李淵,包括本朝的太祖皇帝;而歷朝中父親禪讓給兒子的也不少,如唐朝的李淵禪讓給李世民,玄宗李隆基禪讓給代宗,再到本朝的徽宗皇帝禪讓給欽宗,但綜觀以上的禪位都不是在上代皇帝意愿的情況下的禪位,而這次禪位卻是上代皇帝遺愿的情況下發生的,不由的對理宗皇帝的胸懷夸兩下,不過這次大典卻讓宋朝的諸名大臣,翰林院的許多名家為難了,他們翻閱了無數的典籍,只有在堯舜時的禪位大典上找到了詳細的記載,并且與現在相符,但總覺得這樣的大典遠比上古時期要隆重,所以一時難以決定,后來還是左相丁封剛決定除掉上古的大典外,還決定搞一套特殊的,叫做“金鳳頒詔”(明清時期,皇帝登基、冊立皇后等重大慶典時在**舉行的頒詔儀式)。在進行頒詔儀式時,樞密院要預先在承天門正中垛口設置備有黃案的宣詔臺,并準備好“金鳳朵云”(漆成金黃色的木雕鳳凰和雕成云朵狀的木盤)。奉詔官(捧接詔書的官員)和宣詔員(宣讀詔書的官員)等人衣冠楚楚,早已恭候在那里。詔書放在乾元殿黃案上,皇帝蓋上御璽后,經過一套繁瑣的禮儀,由左相用云盤承接詔書,捧出乾元殿,暫放到午門外的龍亭里,然后在鼓樂儀仗的引導下抬到**城樓上,再將詔書放在宣詔臺的黃案上。宣詔官登臺面西而立,宣讀詔書。這時,只見**下金水橋南,文武百官和耆老按官位序列依次面北而行三跪九叩大禮。

    詔書讀完,由奉詔官把詔書卷起,銜放在木雕的金鳳嘴里,再用彩繩懸吊“金鳳”從承天門垛口正中徐徐放下。城樓下早有御使臺官員雙手捧著“朵云”等在那里,這樣,“金鳳”嘴中的詔書也就落在“云盤”中了,此舉稱為“云盤接詔”。

    接詔后,詔書仍要放回承天門前的龍亭內,然后由黃蓋(黃色傘蓋)、儀仗、鼓樂為前導,浩浩蕩蕩抬出端節門,送往武英殿。這時,左相早已從長安左門快步回到武英殿前跪迎詔書,并將詔書恭放在大堂內,行三跪九叩禮。隨后,用黃紙謄寫若干份,分送各地,頒告天下。

    然后在太廟內舉行新老皇帝交接儀式,按古例,第一、有開幕儀式,昭示大典的主題《卿云歌》就是在開幕儀式上由數萬禁軍合唱。歌曰:“卿云爛兮,糾縵縵兮。日月光華,旦復旦兮。”歌意:天上飄著燦爛的云彩,象片片美麗的綢緞聚集在一起,日月給與大地的光華,會一天天繼續下去。從而歌頌禪位于新帝,就象在新的陽光下開始了新的一天。當大典主題得以昭示后,就進入了大典第二部分。

    第二、老皇帝的退位詔書,然后又唱《帝載歌》:“日月有常,星辰有行。四時從經,萬姓允誠。于予論樂,配天之靈。遷于賢善,莫不咸聽。鼚乎鼓之,軒乎舞之。莆華已竭,褰裳去之。”這首歌詞載于《尚書大傳。虞夏傳》,其意:太陽和月亮有升落的規律,星辰按照自己的軌道運行。一年四季遵守為民辦事的準則,百姓就會真心誠意的擁護。如果對他們講授禮樂,就會啟發他們的智慧。如果教導他們對善惡、賢慧的認識,百姓就會聽從你的教誨。鼓手已經敲起了鼓樂,臺上已經跳起了舞蹈,我在這個位置上已經竭誠的獻出了一生的精力,現在是到了撩起衣裳退下來的時候了。

    第三、眾大臣拜見新皇帝。由右相獻上奏表曰:明明上天,爛然星陳。日月光華,弘于一人。在正大光明的天空上布滿了星辰。日月帶給大地的光華,要靠陛下發揚光大。

    八月十五日,老天給了這個即將登上皇位的皇帝一個面子,這一天天空萬里無云,陽光普照大地,徐澤親早在眾太監的服侍下,穿帶整齊,朝乾元殿行去,在經過一番煩瑣的程序后,在眾大臣的山呼萬歲聲中,徐澤終于登上了大宋皇帝的寶座。盡管只剩下半壁江山,但年輕的皇帝陛下卻知道自己的帝國遠遠不止這些,也許那陽光普照的地方都會在大宋鐵騎的踐踏之下,而自己這位皇帝也將會流傳青史。年輕的皇帝不由的對未來充滿了憧憬。但成功真的很那么容易嗎?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