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回 回臨安

    再次回到臨安的徐澤卻不象第一次來到臨安那樣孤寂,這時的徐澤已經是南宋王朝的太子了,再過一段時間,他將會成為這片土地的主人。當然,成為怎樣的主人也將拭目以待,不過在許多人心里,對這位年輕的太子給予了很大的希望,至少在襄陽保衛戰中,他給遙遙入墜的大宋王朝帶來了一絲中興之兆,他在人們的面前很成功的樹立了英武、神勇的一面。也許這對做一個好皇帝還遠遠不夠,但在國人的心目中,卻比前幾位皇帝有著名君的條件,起碼他擁有抵擋蒙古人的決心。

    徐澤并沒有做轎,在他眼里,坐轎子與五體不勤,好吃懶做的家伙沒有任何分別,壓在別人的肩膀上的事情,大概也只有小時候做過。在他身后的太子妃全淺雪、小龍女和岳玲,太監蔡陽落在后頭,再他們身后就是一天前,從臨安禁軍中抽出的精銳,是理宗皇帝特地派來保護眾人的。不過在徐澤的眼里就是用來擺架勢的。

    剛到臨安北門,就遠遠望見太子儀仗,一支由196人組成的儀仗隊,分步兵隊、騎兵隊、馬車隊三個部分,旌旗如林,列隊成嚴,聲勢浩蕩。有金輅轎一乘,前后鼓吹九部之樂、班劍四十人,儀仗之前有左、右二相,樞密院使、御史臺等人,除掉皇室諸人,幾乎所有官吏都出來迎接這位冒牌的太子殿下,在右相吳潛、左相丁封剛、樞密院使王浩的帶領下,眾大臣紛紛朝徐澤跪倒行禮,山呼千歲。而東宮的宦官門也趁機給徐澤換了一身的太子袞冕,頭帶遠游冠,身著明黃袍,上銹五爪金龍騰于云間,腰系盤龍玉帶,腳踏登云靴,配上一副剛毅的面孔,端的是好一位太子殿下。

    徐澤穿好袞冕,并沒有馬上跨上逍遙馬,而是走到眾人身前,親切的扶起右相吳潛、左相丁封剛、樞密院使王浩等人,道:“孤久不在京師,有勞諸位愛卿幫助父皇處理國事,孤在此謝過諸位了。”

    眾人連稱不敢,右相吳潛是個行伍出身,一臉黝黑與宋朝的包拯有的一拼,也同他一樣,是位剛直之臣,難怪到后來會被賈似道毒死。只見他拱手道:“臣等托殿下神勇,方才在臨安安坐,臣等有今日實乃殿下所賜。”后面眾大臣也跟在后面符合起來。

    徐澤聞言哈哈大笑道:“吳大人此言不實啊,想黃州一戰卻可以成為我大宋的楷模啊!自岳飛王爺之后,能夠成功的擊退,擊殺蒙古韃子這么人的也是第一次。吳大人功勞不淺啊!”

    “殿下,臣惶恐,與殿下滅敵寇近十萬相比,臣不過是殺了個零頭而已。”

    “不,孤在襄陽大戰之所以能成功確是占了孤武功之利,否則卻難以取此戰績啊!”徐澤嘆道。

    “殿下,陛下已等候多時,殿下還是快些進宮為好啊!”旁邊的丁封剛見兩人在一切討論的沒完沒了,忍不住出聲道。

    “左相言之有理啊,再不走恐怕又要受丁大人的直言了。”徐澤開玩笑道。周圍的大臣也跟在后面笑了起來,想那丁封剛是朝廷上直言納諫的有名的主,連理宗也不敢拿他如何。丁封剛聞言俊秀的臉上露出尷尬的樣子。又惹來一陣笑話。

    徐澤掃了在場的眾人一眼,落在樞密院使王浩身上。對于這個王浩,徐澤的卻沒有印象,不過聽小太監蔡陽說過此人乃是賈似道的心腹之一,自賈似道死后,被理宗皇帝提拔做了樞密院使。對于徐澤來說,宋朝的兵制最大的弊病就是文臣領兵,而最另人奇怪的是這些文人不同于三國時期的文人,別說兵事,就連內政也不擅長,只會內斗。在宋朝文人之中,也只有范仲淹有統兵的才能。向北宋的蔡京、高俅,南宋的賈似道、王浩之流了。當下徐澤也只是點了點頭示意。而王浩卻恭恭敬敬地行了個大禮,見此人有如此心計,倒是讓徐澤正眼瞧了兩下。

    這邊的吳潛等人見狀,雖不知兩人之間發生了什么,卻都是官場上的老人,雖不善見風使舵,但最起碼的官場變通倒是知道的。當下大聲喊道:“恭請太子上馬。”眾大臣再此跪倒在地。徐澤見狀也不做推辭,在蔡陽的牽扶之下,跨上逍遙馬。率先朝臨安城內行去。不過進了臨安城的徐澤卻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只見臨安城數十萬百姓跪在道路兩旁,徐澤從他們嘴里的“千歲”聲中知道他們是真心擁戴這位剛剛打敗蒙古大軍的太子殿下。在這一刻起,徐澤真正的融入了南宋的領導高層,真正的擁有作為南宋太子的自豪與尊嚴,真正的走上了帝皇之路。

    “兒臣拜見父皇。”徐澤恭敬的朝書桌后面的老人行了個大禮。盡管理宗皇帝并不是個好皇帝,卻是個好父親。而來到這個世上的徐澤,自從失去了虛竹子的的徐澤,當他見到理宗的那一刻,徐澤就把他當作自己的親身父親,因為他從這位老人的眼里,看到的并不是帝王的威嚴、無情、殺戮,而是父親的慈祥與嚴厲。

    “祺兒,你回來啦!一路上辛苦了。”理宗對徐澤慈祥的說道。

    “勞父皇掛念,實乃孩兒的的罪過。”徐澤恭敬的回道。

    “哼,你也太大膽了。一個人帶幾個侍衛就想跑江湖,簡直就是兒戲,要是這次沒有你師傅相救,你能見到你父皇嗎?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大宋則后繼無人,那你就是我大宋的罪人,我大宋三百多年的江山就會葬在你手中,你死后如何見我歷代祖先。”理宗越說越嚴厲。

    肅立在理宗面前的徐澤笑嘻嘻的道:“父皇,兒臣這不是回來了么!而且還成就了孩兒一身絕世武功,還把蒙古大軍給殺了七零八落。您看兒臣不是立了一件大功勞嘛!”徐澤讒笑道。現在的徐澤根本沒有一代高手的氣概,好象是個做錯了事情的孩子。

    “是啊,不但把忽必烈打的七零八落,還視五萬精兵如無物啊。”理宗輕輕的說道。

    輕輕的一句話,在徐澤的耳里卻是個晴天霹靂,沒想到自己以為做的無人知曉的事情,在面前這位理宗面前卻好象是脫了衣服的女人一樣,毫無隱秘可言。

    “怎么,天下沒有不透墻的風。你啊!”理宗嘆了口氣:“祺兒,你天資聰穎,而且武功蓋世,假如在亂世可以說是個蓋世英主,但是在我大宋,尤其是我大宋只剩下半壁江山,為父是怕你做事急噪,須知治國如烹小鮮啊!父皇怕你做事會取到相反的后果啊!”

    “父皇。”徐澤喊道。

    理宗搖了搖手,說道:“皇兒,父皇知道你胸懷大志,從襄陽之戰來看,你可以說是位武皇帝,但我大宋積弱百年,想一下子成為強國卻不是一天就能成就的。皇兒,皇兒,父皇丟給你的并不是一個完整的江山啊,你要成就一代雄主,身上的擔子還很重啊!”

    “父皇…”

    “離禪位的日子還有段距離,你離宮日久,你母后想念甚深,去,你到后宮去見你母后去吧。這治理國家的事情,日后父皇再交你。”理宗揮了揮手。

    “是,父皇。兒臣告退。”徐澤聞言也識相的答道,畢竟不是真正的太子,惹出來麻煩就不妙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