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回 絕情谷

    “什么…什么問題?”見了徐澤那變態的武功,公孫止臉色蒼白的問道。

    “是誰挑唆三十六島七十二洞的人反叛縹緲峰的?說了給你一個痛快。”徐澤問道。

    “你當我是傻子?”公孫止臉色得意的道。有砝碼在手中不用不是傻子嗎?

    “殿下,別和他廢話殺了就是了。”突然在旁邊許久沒有說話的慕容天道出聲道。“屬下為殿下斬殺此賊。”說著就挺劍上前,使的確是南海派的“游龍戲鳳”。而那徐澤正待阻止,只見公孫止嘴角一獰笑,左手一揮,想那慕容天道有多少年的內力,如何能抵擋公孫止的一刀,手中長劍頓時就被挑開;而公孫止趁勢一退,電光火石之間,當眾人驚醒時,卻見公孫止的金刀架在促不及防的公孫綠萼的頸脖上。

    一下攻守易行,讓眾人投鼠忌器,眾人都不由的朝罪魁禍首的慕容天道,卻見慕容天道象做錯了事情的孩子一樣,跪在徐澤面前。

    徐澤望著一臉得意之色的公孫止,又看了跪在地上的慕容天道,心中暗氣,卻也不能發火,那慕容天道到底是賈貴妃的侄子,而自己還沒有登基,卻還是小心為妙,當下也只有把慕容天道攙了起來,眼神卻在無意之間瞟見他那眼睛一閃而過的得意,心中一動,笑道:“天道,也別放在心上啊。”又轉身對公孫止道:“公孫止,你要是放了公孫姑娘,我倒可以放你一馬?”

    “徐澤,你以為你還跑的了嗎?”公孫止獰笑道:“眾弟子,惡婦勾結外敵,要殺盡我絕情谷中男女老幼。漁網刀陣,一齊圍上了。”眾弟子自來對他奉若神明,那日他被裘千尺打瞎眼睛逃走,眾弟子無所適從,只得遵奉裘千尺的號令,這時聽得他一叫,誰也不及細想,執起帶刀漁網從四角圍了上來。

    每張漁網都是兩丈見方,網上明晃晃的綴滿了尖刀利刃。眾人武功雖強,實不知如何應付才是,眼見四周漁網向中間一合,每人身上難免洞穿十來個窟窿。這一包上來,連裘千尺也圍在其內。她大聲呼喝:“眾弟子別聽老賊胡言亂語,大家停步,快停步!”但眾弟子充耳不聞,只聽得公孫止喝著號令:“坤網向前,坎網斜退向左,震網轉右!”眾弟子應聲施為,一張張帶刀漁網漸漸逼近。

    黃蓉從懷中摸出一把鋼針,揚手向西首八名綠衣弟子射去,眼見相距既近,鋼針又多,八名弟子至少也會有五六人受傷,漁網陣打出缺口,便可由此沖出。卻聽得叮叮叮、錚錚錚幾聲響,黃蓉所發鋼針,裘千尺所噴鐵釘,錢被漁網上的吸鐵石收了去。黃蓉暗叫:“不好!”喝道:“芙兒,舉劍護住頭臉,強攻破網。”

    郭芙聽了母親的呼喝,抖動長劍,向東北角疾沖,四名弟子張開漁網,向她兜去,五六把尖刀碰到她身上軟猬寶甲,漁網反彈,但持網的弟子跟著分從左右搶前,尖刀雖然傷她不得,漁網卻仍要將她裹住。

    楊過站在公孫止身后,本在漁網陣之外,但八張漁網隨著公孫止的號令左兜右轉,已將他圍入陣內。楊過見情勢危急,提起青冥劍,運勁往郭芙身前的漁網上斬去。“垮喇喇”一聲響,漁網裂成兩片,拉著網角的四名弟子同時摔倒。武三通、耶律齊等更不怠慢,拳掌齊施,摧筋斷骨,將這四名弟子手足打傷,以防他們更攜新網,再來圍攻。楊過縱聲長嘯,兩劍揮過,又是兩旁張漁網散裂破敗。這漁網以金絲和鋼線絞成,極堅極韌,但青冥劍無堅不摧,三劍斬出,三網立破。眾弟子齊聲驚呼,向后退開。

    公孫止喝道:“五網齊上!他一劍難破五網!”楊過心想“五張漁網一齊卷上,確也難擋。”忽見面前人影閃過,手中的青冥劍頓時失去蹤跡了,正在遲疑間,就見眼前劍光滑過,劍氣過去,金絲和鋼線制成的漁網頓時攪成粉碎,而握著漁網的眾弟子也被劍氣所殺。一劍之威,有如此氣勢,頓時把公孫止嚇的臉色蒼白,握著金刀的左手也顫抖不已,鋒利的刀刃把公孫綠萼那嬌嫩的肌膚滑過,隱有鮮血流出。

    “公孫止,你難道還要困獸猶斗嗎?”徐澤冷聲道。

    “徐大俠,那個秘密老婦人也知道。只要你替我殺了這個公孫惡賊,老婦人自當奉告。”坐在木椅上的裘千尺惡狠狠的道。

    “大哥,不可啊,公孫姑娘還在他手中啊!”卻是旁邊的楊過見徐澤已有意動,連忙阻止道。小龍女也用期盼的眼神望著徐澤,徐澤心中嘆了口氣,朝小龍女點了點頭,卻沒有發現旁邊的慕容天道在胸口前比畫了一個奇怪的手勢。

    正當徐澤準備開口說話時,忽聽兩聲慘叫聲,只見挾持公孫綠萼的公孫止已經緩緩的倒在地上,坐在椅子上的裘千尺也癱坐在木椅上,頭顱也歪在一邊,腦門上插著一個弩箭,而在他們身后是各一個長相猙獰的絕情谷打扮的中年漢子,手中拿了個弩。“殺人滅口!”這個念頭在徐澤一閃而過。

    “你們是什么人?”楊過問道。

    只見兩人望著眾人冷哼了兩聲,接著就見兩人嘴角流出了一屢黑血。徐澤一陣嘆息,他知道兩人已經自殺身亡了。好不容易來的線索就這樣斷了。

    “潤之!”小龍女走上前來,握住他的大手,輕聲道。徐澤知小龍女安慰他,拍了拍她的小手,對黃蓉道:“黃幫主,幫公孫姑娘把他們的后事安排一下。我帶二弟去解毒。”

    “是。”黃蓉道。

    那些絕情谷弟子見公孫止、裘千尺兩人已死,也紛紛散去。徐澤幾人找了個空屋,掏出兩個藥瓶,取出其中一個替給楊過,另一個隨手丟在桌上。楊過接過藥,好不猶豫的吞了下去。

    過了半響,楊過站起身來,拱手道:“謝謝大哥。”

    “你我兄弟這么客氣干什么?”徐澤淡笑道。“兄弟,你大哥這次事畢要回臨安,父皇已經傳下圣旨,恐怕要禪位給我了。以后恐怕出宮的機會就很少了。”

    “哦,那我就先在這里見過陛下了。”楊過開玩笑道。“是不是能給我封個王什么的。”見到他那嘻嘻哈哈的樣子,頓時引來徐澤一頓暴打。

    好不容易停了下來,徐澤笑道:“當個王爺現在倒不行,不過當個國公倒不錯,你的祖上倒是被朝廷追封過魯國公。怎么你想要嗎?”

    楊過嘿嘿一笑,右手摸了摸腦袋,笑道:“大哥,當官小弟不行,打仗小弟也不行,這個魯國公我還是不要了,我還是浪跡江湖好。”

    “哈哈。”徐澤大笑道,“那些朝廷的貪官污吏你大哥再怎么有精力也管不了。你游歷江湖不替你大哥管一管啊!”又惹來楊過嘿嘿的傻笑。

    “走,我們去看看你的另一個小媳婦。”徐澤笑道。說著率先走了出去,臨走的時候,朝屋頂掃了一眼,嘴角隱現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