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回 回憶

    眾人朝落下來的人看去,只見來人長的英俊瀟灑,若不是右臂已斷,則倒與徐澤、楊過不相上下,楊過見失聲道:“公孫止?”不過此時的公孫止早已經失去了原來的風采,右臂已斷不說,右胸也被徐澤的少商劍氣所傷,鮮血直流。

    “公孫惡賊,沒想到你也有今日。”裘千尺喋喋的說道。那尖細的嗓音讓徐澤等人不由的顫抖幾下。

    “賤人,你這個賤人。”公孫止手捂傷口,望著裘千尺怒罵道。說著身子向裘千尺沖去,眾人大驚,忽然他身子暴起,猛的向屋頂沖去,旁邊的黃蓉已搶過打狗棒跟著躍高,使個“纏”字訣,往他腳上纏去。裘千尺喝道:“老賊!”呼的一聲,一枚棗核釘往公孫止小腹上射去。公孫止縱起時便已防到此招,揮刀擋開鐵釘,上躍之勢竟絲毫不緩,耳聽得風聲勁急,第二枚棗核釘又從斜刺里射到,但金刀已擊出在外,不及收回再擋,黃蓉的打狗棒又跟著纏到,拼著大腿洞穿,也決不能讓鐵釘射入小腹,當下側身橫腿,抵擋鐵釘。

    那知道裘千尺這一釘竟不是射向公孫止,準頭卻是對準了黃蓉。這一下奇變橫生,連黃蓉也萬萬料想不到,急揮打狗棒擋隔,但棗核釘勁力實在太強,只感全身一震,手臂酸軟,“啪”的一聲,打狗棒掉在地下,身子跟著落地。公孫止上躍之力也盡,落在黃蓉身側,橫刀向她砍去。

    楊過青冥劍疾指,一股勁風直掠出去,公孫止的金刀登時被這股凌厲的劍勢逼得蕩開了三尺。公孫止只覺敵人劍上勁力有如排山倒海,心下驚駭無已,想不到相隔月余,楊過武功精進如斯。再加上旁邊的徐澤幾人,武功顯然是在眾人之上,公孫止心中不由的后悔起來,不應該因為美色而誤了自己的性命。不過顯然此時此刻已經是逃不掉了。生性狡詐的他是不會就此認命的,眼睛不由的四處望了起來。不一會,心下早有計較:“天幸惡婦痰迷心竅,在這緊急關頭去打了郭夫人一枚棗核釘,只要引得她們雙方爭斗,我便可乘機脫身。”當下縱聲笑道:“好好好,乖女兒,你和媽媽守住這邊,要令今日來到咱們絕情谷的外人,個個來得去不得。”說著舉刀突向倚在椅上的黃蓉殺去。黃蓉右臂兀自酸軟,提不起打狗棒,只得側身而避。郭芙手中一直握著耶律齊的長劍,當即挺劍護母。公孫止黑劍疾刺郭芙咽喉,郭芙舉劍擋隔。黃蓉急叫:“小心!”錚的一聲輕響,郭芙長劍立斷,公孫止的金刀去勢毫不停留,直往她頭頸削去。黃蓉急得一顆心幾乎要從脖子中跳了出來,在這一剎那間竟無解救之方。

    只見又是一道劍氣劃過,卻是徐澤救下了郭芙。只見徐澤冷著一張臉,冷聲對公孫止道:“公孫止,你這招‘蒼松迎客’跟誰學的?”

    公孫止一聽以為徐澤與其祖上相識,連忙道:“祖傳。”

    “你與三十島七十二洞的烏云洞洞主公孫賀有何關系?”徐澤激動的問道。

    “正是家父。”公孫止笑道。

    “哈哈哈。”只聽徐澤狂笑道:“天可憐見啊!”眾人一聽都朝徐澤望去,一時不知道徐澤有何心事。

    只聽徐澤冷冷道:“惡賊,你可知道我是誰?”公孫止心里不由的有種不好的感覺。但到底還是出聲道:“敢問閣下是?”

    “天山縹緲峰靈鷲宮第三代尊主。你應該還有印象吧。”徐澤惡狠狠的道。只見此時的徐澤臉色發青,全然沒有平時的飄逸瀟灑。眾人心里大驚,卻沒有想到徐澤此時的心里是如何的翻江倒海。徐澤永遠也忘不了那張悲憤的臉孔。

    剛剛大學畢業的徐澤并沒有欣喜的感覺,自認為自己的感情可以接受時間的考驗,卻沒有想到不到兩個月,原來的女朋友已經不是以前的人了。當心情郁悶的徐澤來到天山天池時,徐澤找到了答案。人活在世上不能因生存而活著,而應該為價值而活著。她是屬于前者,而徐澤則屬于后者。所以兩人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然而就在徐澤想清楚的那一剎那,徐澤再也沒有機會回到生他養他的地方了。

    耳邊一聲巨吼,徐澤眼前呈現一片黑暗。當他醒來的時候,出現在眼前的是一位滿頭白發的古裝老者。眼睛里包含著慈祥,包含著悲憤,包含著痛悔。他就是徐澤的二師傅,一百五十多年前的武林三英中的老二,天山縹緲峰靈鷲宮第二代尊主虛竹子。另徐澤感到奇怪的是這位金大俠書中的幸運兒的晚年并不快樂,不過這一切徐澤并不知曉。直到臨下山時,老人才告訴他事實的真相。

    原來入主縹緲峰的虛竹子年輕時倒是過著幸福的生活,武功高強,內有西夏公主和靈鷲宮四劍,外有三十六島七十二洞的歸心,日子倒也逍遙自在。然而,也因為虛竹對武功的癡迷,貿然修煉八荒唯我獨尊神功,盡管夫妻幾人武功是越來越高,而八荒唯我獨尊神功也有延長壽命的效果,然而在他一百歲生日的時候,西夏公主因為祖國為蒙古所滅而郁郁而終,老人再也沒有心思去管理靈鷲宮,而傳了三、四代的三十六島和七十二洞的后代也不象開始那樣終于靈鷲宮,終于在有心人的挑動之下,趁虛竹子入定的時候,用毒藥滅了諸天九部的守衛,并成功的把虛竹子練功的密室沉入天池底。

    當徐澤遇到虛竹子的時候,已經是數十年過去了,已經拋去名利心,看淡了一切的虛竹子也就在湖底呆了下來。要不是徐澤因為天池怪獸的原因,也不會見到這位可憐的老人,當然他的一身絕技也肯定會失傳。

    也許徐澤就是花一生的時間也不會忘記在湖底的兩年時間。虛竹子對這位關門弟子到是盡心教導,盡管他不善言辭,但仍然盡可能的讓徐澤的武功突飛猛進,甚至最后把自己一身的數百年內力傳給了徐澤,而自己也油盡干枯仙逝而去。

    盡管虛竹子一字沒提到報仇的事情,然而武功小乘的徐澤卻發誓要找到仇人,幾年來他一直在尋找,卻沒想到在這里發現了。他如何不恨意沖天。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