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回 絕情谷 (一)

    李莫愁傲氣登生,森然道:“我徒兒的性命是我救的,若不是我自幼將她養大,她早已活不到今日。自我而生,自我而死,原是天公地道的事。”黃蓉道:“每個人都是父母所生,但便是父母,也不能殺死兒女,何況旁人?”

    “只可惜你還是中毒了。”徐澤冷道。“其實你可以不中毒的,你只須用長劍掘土,再解下外衫包兩個大大的土包,擲在花叢之中,豈不是絕妙的墊腳石么?古墓派怎么會有這么笨的人。”李莫愁的臉自白泛紅,又自紅泛白,當下冷哼一聲,盡管如此,還是按照徐澤的方法出了情花陣。

    剛出情花陣的李莫愁望了一眼滿臉怨毒之色的洪凌波。心中隱約有些后悔,但生性倨傲的她是不會向自己的徒弟道歉的,只是鼻子哼了一聲。正準備朝谷內走去,但在場的諸人好不容易逮到了一個機會,如何會輕易的讓她離去。武修文仗劍上前,喝道:“李莫愁,你今日惡貫滿盈,不必多費口舌、徒自強辯了。”

    跟著武敦儒、武三通,以及耶律齊、耶律燕、完顏萍、郭芙六人分從兩側圍了上去。連慕容天道也攙和進去,生性好色的他一路跟來因為徐澤武功高強,加上又貴為太子,才不敢再他面前放肆,眼下耶律燕、完顏萍、郭芙都生的貌美如花,他如何不巴結一下。程英和陸無雙分執簫刀,踏上兩步。陸無雙道:“你狠心殺我全家,今日只要你一人抵命,算是便宜了你。不說你以往過惡,單是想害死洪師姊一事,便已死有余辜。”郭芙回頭向陸無雙望了一眼,冷笑道:“你拜的好師父!”陸無雙瞪眼以報,說道:“一人便有天大的靠山,那也是自作孽,不可活!你別學這魔頭的榜樣!”

    李莫愁聽陸無雙說到“靠山”兩字,心中一動,揚聲叫道:“小師妹,你便絲毫不念師門之情么?”她一生縱橫江湖,任誰都不瞧在眼里,此時竟向小龍女求情,實因自知處境兇險無比,而殺洪凌波未成之后內心不免自疚,終于氣餒。而向小龍女求情,自然是想徐澤出手。

    生性善良的小龍女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只是雙眼朝徐澤望去。徐澤見狀,出聲道:“李道長,你也不必欺龍兒善良,不善言辭,也不必激在下保你,說句實話,在下對道長的事情倒是知道一二,出手保你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出手狠毒,殺人無數。保了你,就會有許多大宋子民,這個責任不是我徐澤所能承受的,不過,看在龍兒的份上,我是不會出手的,你好自為之吧。”李莫愁嘆了一口氣道:“好!”長劍一擺,道:“你們一齊上來罷,人越多越好。”武氏兄弟雙劍齊出,程英、陸無雙自左側搶上。武三通、耶律齊等兵刃同時遞出。雖然武林中人不齒以多欺少,但這里卻沒有一個人出聲阻止,一來李莫愁武功高強,一人必不是她的對手,二來李莫愁生性狠毒,而出手的人大部分都是和她有仇的。眾人也不便說什么。但聽得兵刃之聲叮鐺不絕,李莫愁武功再高,轉眼便要給眾人亂刀分尸。

    突然之間,李莫愁左手一揚,叫道:“著暗器!”眾人均知她冰魄銀針厲害,一齊凝神注目,卻見她縱身躍起,竟然落入了情花叢中。眾人忍不住出聲驚呼。原來李莫愁突然想到,倘若情花果有劇毒,反正我已遍體中刺,再刺幾下也不過如此,她這一回入花叢,連黃蓉和楊過也沒料及,而徐澤知道卻也不會放在心上,因為他知道李莫愁活不出絕情谷。所以見她對穿花叢、直入林中也不加阻攔。

    而眾人愣了半響,正待去追,突然,面走出五個身穿綠衣的少女,當先一人手提花藍,身后四人卻腰佩長劍。當先那少女問道:“谷主請問各位,大駕光臨,有何指教?”楊過遙遙望見,叫道:“公孫姑娘,是我們啊。”這少女正是公孫綠萼。她一聽到楊過的聲音,矜持之態立失,快步上前,喜道:“楊大哥,你大功告成了罷?快去見我媽媽去。”楊過道:“公孫姑娘,我給你引見幾位前輩和我大哥。”于是先引她拜見一燈,然后走到徐澤和小龍女面前,道:“公孫姑娘,這就是我大哥遮天帝尊徐澤。而這位就是我大嫂,也就是我授業師父小龍女。”那對楊過早已情深蒂固的公孫綠萼,一聽是楊過的大哥,嬌臉通紅,連忙行了個禮,而深知其中奧妙的徐澤打趣道:“公孫姑娘如此美貌,日后不知哪位少年英俠有如此福氣啊。”說著就不懷好意的望了楊過一眼。而公孫綠萼嬌顏粉紅,輕聲道:“徐大哥笑話我。”說著兩眼卻朝旁邊的楊過望去。又是惹來徐澤一陣哈哈大笑。公孫綠萼臉更紅了。接著再見慈恩和黃蓉。

    公孫綠萼不知眼前這黑衣僧人便是自己的親舅舅,行了一禮,也不以為意,但聽楊過稱黃蓉為郭夫人,知她便是母親日夜切齒的仇人,楊過非但沒殺她,反而將她引入谷來,不覺疑心大起,退后兩步,不再行禮,說道:“家母請眾位赴大廳奉茶。”暗想此中變故必多,一切由母親作主,于是引導眾人來到大廳。

    裘千尺坐在廳上椅中,說道:“老婦人手足殘廢,不能迎客,請恕無禮。”裘千尺見楊過逾期不返,只道他早已毒發而死,突然見他鮮龍活跳的站在面前,心下大奇,問道:“你還沒死么?”楊過笑道:“我服了解毒良藥,早把你的花毒消了。”裘千尺“[恩]”了一聲,心想:“世上居然尚有解藥能解情花之毒,這倒奇了。”突然心念一動,冷笑道:“撒甚么謊?倘若真有解毒良藥,那天竺和尚跟那個姓朱的書生又巴巴的趕來作甚?”楊過道:“裘老前輩,天竺神僧和朱前輩給你關在甚么地方?晚輩既已親到,請你放了他們罷!”裘千尺冷笑道:“縛虎容易縱虎難!”她這話倒也不假。她四肢殘廢,全憑一門漁網陣才擒了天竺僧和朱子柳。倘若釋放,天竺僧不會武功,倒也罷了,朱子柳必要報復,絕情谷眾弟子可沒一個是他對手。

    楊過心想只要她跟親兄長見面,念著兄妹之情,諸事當可善罷,于是微笑道:“裘老前輩,你仔細瞧瞧,我給你帶了誰來啦?你見了定是歡喜不盡。”

    裘千尺和兄長睽別數十年,慈恩又已改了僧裝,她雖知兄長出家,但心中所記得的兄長乃是個彪捷勇悍的青年,一時之間哪里認得出這個老僧?她聽了女兒稟報,知道殺兄大仇人黃蓉已到,眼光從眾人臉上逐一掃過,終于牢牢瞪住黃蓉,咬牙道:“你是黃蓉!我哥哥是死在你手里的。”

    楊過吃了一驚,本意要他兄妹相見,她卻先認出了仇人,忙道:“裘老前輩,這事暫且不說,你先瞧瞧還有誰來了?”

    裘千尺喝道:“難道郭靖也來了嗎?妙極,妙極!”她向武三通瞧瞧,又向徐澤和耶律齊瞧瞧,只覺得一個太老,另兩個太少,似乎都不對,心下一陣惘然,要在人叢中尋出郭靖來,斗然間眼光和慈恩的眼光相觸,四目交投,心意登通。慈恩縱身上前,叫道:“三妹!”裘千尺也大聲叫了出來:“二哥!”二人心有千言萬語,真是千言萬語一時不知從何說起。過了半晌,裘千尺問道:“二哥,你怎么做了和尚?”慈恩問道:“三妹,你手足怎地殘廢了?”裘千尺道:“中了公孫止那奸賊的毒計。”慈恩驚道:“公孫止?是妹夫么?他到哪里去了?”裘千尺恨恨的道:“你還說甚么妹夫?這奸賊狼心狗肺,暗算于我。”慈恩怒氣難抑,大叫:“這奸賊哪里去了?我將他碎尸萬段,給你出氣。”

    裘千尺冷冷的道:“我雖受人暗算,幸而未死,大哥卻已給人害死了。”慈恩黯然道:

    “是!”裘千尺猛地提氣喝道:“你空有一身本領,怎地到今日尚不給大哥報仇?手足之情何在?”慈恩驀然而驚,喃喃道:“給大哥報仇?給大哥報仇?”裘千尺大喝道:“眼前黃蓉這賤人在此,你先將她殺了,再去找郭靖啊。”慈恩望著黃蓉,眼中異光陡盛。

    一燈緩步上前,柔聲道:“慈恩,出家人怎可再起殺念?何況你兄長之死,是他自取其咎,怨不得旁人。”慈恩低頭沉思,過了片刻,低聲道:“師父說的是,三妹,這仇是不能報的。”

    裘千尺向一燈瞪了一眼,怒道:“老和尚胡說八道。二哥,咱們姓裘的一門豪杰,大哥給人害死,你全沒放在心上,還算是甚么英雄好漢?”慈恩心中一片混亂,自言自語:“我算得甚么英雄好漢?”裘千尺道:“是啊!想當年你縱橫江湖,“鐵掌水上漂”的名頭有多大威風,想不到年紀一老,變成個貪生怕死的懦夫,裘千仞,我跟你說,你不給大哥報仇,休想認我這妹子!”

    眾人見她越逼越緊,都想:“這禿頭老太婆好生厲害。”徐澤暗思道:“這個老太婆在二十一世紀肯定是個大律師。倒是可惜了。”黃蓉當年中了裘千仞一掌,幸蒙一燈大師仗義相救,才得死里逃生,自然知他了得,霎眼之間,心中已盤算了好幾條脫身之策。郭芙卻再也忍耐不住,喝道:“我媽只是不跟你一般見識,難道便怕了你這糟老太婆?你再嚕唆不休,姑娘可要對你不客氣了。”黃蓉正要喝阻,但轉念一想:“眼見那裘千仞便要受她之激,按奈不住,芙兒出來一打岔,倒可分散他的心神。”郭芙見母親不出聲攔阻,又道:“我們遠來是客,你不好好接待,卻如此無禮,還夸甚么英雄好漢?”裘千尺冷冷的望著她,說道:“你便是郭靖和黃蓉的女兒嗎?”郭芙道:“不錯,你有本事便自己動手。你哥哥早已出家做了和尚,怎能再跟人打打殺殺?”裘千尺喃喃的道:“你是郭靖和黃蓉的女兒,你是郭靖和黃蓉的”那“女兒”兩字尚未說出,突然“呼”的一聲,一枚鐵棗核從口中疾噴而出,向郭芙面門激射過去。她上一句說了“你是郭靖和黃蓉的女兒”,下一句再說“你是郭靖和黃蓉的”這八個字,人人都以為她定要再說“女兒”兩字,那知在這一霎之間,她竟會張口突發暗器,哪里會擋的住,眼見如此美貌少女就要命必當場。

    忽見一道劍氣,接著一陣脆響,鐵棗核頓時成了粉碎,而那道劍氣仍然不減勢頭,仍朝前射去,把大廳中一個檀木制成的木柱穿了個透,眾人見一劍氣有如此威力,心里頓時吃了一驚,都朝發劍人望去。只見徐澤右手小指縮了回去。眾人這才明白劍氣居然是從右手小指射去,不過盡管如此卻不知道是何種武功,裘千尺驚道:“你是誰,剛才你使用的是何種武功?”

    眾人也盯著徐澤,一燈大師打了個什字,出聲道:“敢問徐施主剛才使用的可是我大理段氏絕學六脈神劍?”

    “大師好眼力,正是六脈神劍。”徐澤難得正經的道。

    “不知尊師名諱?”

    “先師上段諱正嚴,又名譽,大理第十五代國主。也是在下的三師父,說起來在下與大師也有幾分淵源。”徐澤正色的說道。

    那一燈大師一聽是先祖的傳人,也不敢怠慢,恭敬的行了一個大禮,讓徐澤對這個大和尚的好感又上了一層。

    裘千尺一見徐澤一劍有如此威力,也知道徐澤不好惹,當下對楊過道:“你今日再中情花之毒,刻下縱然未發,決計挨不過三日。世上僅有半枚丹藥能救你性命,難道你不信么?”

    楊過經裘千尺一提,不由得氣餒,上前一躬到地,說道:“裘老前輩,晚輩可沒得罪你甚么,若蒙賜與丹藥,終身永感大德。”裘千尺道:“不能,我重見天日,也可說受你之賜,但我裘老太婆有仇必報,有恩卻未必記在心上。你應承取郭靖、黃蓉首級來此,我便贈藥救你,豈知你非但沒遵約言,反而救我仇人,又有何話說?”公孫綠萼眼見事急,說道:“媽,舅舅的怨仇可跟楊大哥無關。你你就發一次慈悲罷。”裘千尺道:“我這半枚丹藥是留給我女婿的,不能輕易送給外人。”公孫綠萼一聽,滿臉漲得通紅,又羞又急。

    徐澤一聽哈哈大笑,走上前道:“裘谷主別說在下知道解藥在何處,就是你這里沒有解藥,在下也能解這情花之毒,你敢不敢打這個賭?”

    裘千尺看著站在大廳中的徐澤,暗思道:“那半枚解藥連我女兒都不知道,你如何知道,再說絕情丹僅有半粒,世上絕無解藥,你如何知道怎么解法。”當下冷笑道:“不知帝尊如何賭法?我這個殘廢之人奉陪。”

    徐澤暗道:“饒你奸詐似狐,我也讓你喝我的洗腳水。”當下笑道:“在下就以郭夫人的一條命賭令千金的幸福,如何,如果我找到解藥了,令千金的就許配給我兄弟,相反我若找不到解救我兄弟的方法,我就把郭大俠和黃幫主的人頭奉上。怎么樣?”這句話下來眾人大驚,郭芙要不是黃蓉阻攔,早就拔劍沖上去把徐澤剁成十八塊了。

    裘千尺望著眾人一眼,冷笑道:“你能做主?”

    早得到徐澤傳音的黃蓉笑道:“小女子沒有任何意見。”眾人一聽又是大吃一驚,不過都想黃蓉聰明絕倫,肯定有方法解決這個問題,卻沒有想到,黃蓉這時也沒有任何把握。當下眾人都朝徐澤望去,裘千尺也朝一臉高深莫測的徐澤望去,嘴里吐出一個字:“好。”徐澤聞言心中更是暗暗冷笑。

    只見徐澤朝大廳屋頂望了一眼,緩慢的走到大廳正中央,忽然只見右腳一跺,右手小指朝屋頂一指,眾人就聽到一聲慘叫聲,接著就見一個人影從屋頂跌落下來。眾人一時大驚,卻沒有發現兩個白玉瓶落入徐澤的左掌之中。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