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回 禪位

    待楊過領眾人到達絕情谷時,徐澤卻見黃蓉、武三通領著郭芙、耶律齊、武氏兄弟向一個大和尚見禮,心知此人必是一燈大師,當下出聲喊道:“是一燈大師嗎?在下天山徐澤。”

    “老衲一燈見過徐施主。”只見一燈和尚長眉一斗,朝徐澤合了個什。并沒有因為徐澤還坐在馬上而感到對方失禮。

    徐澤對這位老和尚倒是有著好感,當下也招呼其他諸女見禮。而慕容天道見徐澤見禮,也沒有辦法只得也拱了拱手。

    徐澤轉首對黃蓉笑道:“黃幫主不在襄陽,來此做什。”

    “殿下,臣是奉旨來尋找殿下。”黃蓉恭聲道。

    “奉旨?父皇有何旨意。”徐澤奇問道。

    “陛下要殿下八月十日前必須回到臨安。”黃蓉鄭重的回答道。

    “八月十日?”徐澤皺著眉頭暗思道:“好象也沒有什么特殊的日子,難道是中秋節,好象也沒什么大事情啊。”于是朝黃蓉望去。其實在宋朝中秋節比較盛行,孟元老《東京夢華錄》說:“中秋夜,貴家結飾臺榭,民間爭占酒樓玩月”;而且“弦重鼎沸,近內延居民,深夜逢聞笙芋之聲,宛如云外。間里兒童,連宵婚戲;夜市駢闐,至于通曉。”吳自牧《夢梁錄》說:“此際金鳳薦爽,玉露生涼,丹桂香飄,銀蟾光滿。王孫公子,富家巨室,莫不登危樓,臨軒玩月,或開廣榭,玳筵羅列,琴瑟鏗鏘,酌酒高歌,以卜竟夕之歡。至如鋪席之家,亦登小小月臺,安排家宴,團圍子女,以酬佳節。雖陋巷貧簍之人,解農市酒,勉強迎歡,不肯虛度。此夜天街賣買,直至五鼓,玩月游人,婆婆于市,至燒不絕。”更有意思的是,《新編醉翁談錄》記述拜月之俗:“傾城人家子女不以貧富能自行至十二三,皆以成人之眼眼飾之,登樓或中庭焚香拜月,各有所朝;男則愿早步蟾宮,高攀仙桂。…女則愿貌似嫦娥,圓如皓月。”其實在這一天徐澤這個冒牌太子也有著許多事情要做,宋朝的皇室也是很重視中秋節的。

    黃蓉見狀,走到徐澤身邊低聲道:“據京城人傳來的消息,好象是陛下那天要舉行禪位大典。”說完,一雙聰慧的眼神朝徐澤望去,望的徐澤滿身的不自在。當下壓住心中的震驚與興奮,微笑的說道:“哦,黃幫主,在江湖上還是以江湖上的稱呼較好,這次主要是為我兄弟楊過解除情花之毒而來,我們還是進去吧。”說著就率先向谷內走去。小龍女奇怪的望著徐澤,又朝黃蓉望了望,在心里打了個問號,追了上去,輕聲問道:“潤之,心里有事情?”到底是夫妻心靈相通,徐澤邊走邊說道:“父皇要禪位給我。”小龍女一聽啊了一聲兩手緊握著徐澤的大手,生怕徐澤會不要她似的,畢竟小龍女和岳玲還沒有正娶。徐澤拍了拍她的小手,道:“別擔心。”說著也反拉著小龍女。其實徐澤心里震驚的并非他能不能當皇帝,而是他沒想到會這么快。按照歷史記載,趙祺即位還在五年之后。沒想到這位理宗皇帝竟然也想學徽宗來個禪位的把戲。盡管是徐澤非常想要的,因為這剩下的幾年是關系宋朝能否實現中興的關鍵幾年。徐澤不想錯過,本來他還擔心如何能讓自己的政策在朝廷內實施呢?現在好了,他居然禪位。歷史啊,再次改變了。這難道就是蝴蝶效應?

    就在徐澤心里吃驚的同時,在臨安,徐澤名義上的父親、當今天子理宗皇帝正皺著眉頭對剛剛提拔上來的左相丁封剛(原左相吳潛改為右相)問道:“圣旨可到太子那里去啦?”

    “陛下,圣旨已經到達襄陽,聽說殿下到一個叫絕情谷的地方去練武,圣旨已經由丐幫前任幫主帶去,想必太子殿下也以知曉。”丁封剛回道。

    “丁愛卿,禪位大典的事情籌備好了嗎?”理宗冷聲道。盡管最近幾年朝政都是由賈似道把持,理宗只是一個掛名的皇帝。但皇帝究竟是皇帝,尤其是在宋朝這個朝代,皇帝的威儀更是達到了頂峰。理宗的幾句話丁封剛仍然忐忑不安。

    “啟奏陛下,禪位大典的一切事宜皆在籌備之中,祭天壇也在加緊整修,此次禪位大典,臣等一定會把它辦的十分隆重,以體現我大宋的中興之兆。”丁封剛連忙回道。

    “恩,那就好。丁愛卿辛苦了。”理宗那五十多歲的老臉上首次露出了笑容。同樣也向丁封剛給了一個毫無意義的夸贊。而在天恩浩蕩的心里下,丁封剛也高興的下去辦事了。以期望皇帝陛下的再次夸贊。

    望著丁封剛的背影,理宗皇帝嘆了口氣,眼睛望著御案上前兩天呈上來的奏報,一份赫然是徐澤呈上來的捷報。只見上面寫著:“宋開慶元年三月十五日夜右相賈似道為敵高手所殺…三月十八日夜,太子殿下親入敵營斬敵將領數十,俘敵帥蒙古四王子忽必烈。…。”另一份上赫然寫著:“宋開慶元年三月十五日夜右相賈似道為不名高手所殺,次日太子殿下為鼓舞士氣,接收兵權并…是為大捷。”

    “不愧是太祖太宗的后代,不愧是朕的接班人。行事狠毒,做事干練,決不拖泥帶水,比朕強,也比朕幸運。不枉朕教導多年。”理宗欣慰的笑道。“真不知道你能給大宋帶來什么?”

    而此時的徐澤并不知道這一切,他正和眾人打量著這絕情谷,而守在林外的綠衣弟子見入谷外敵會合,聲勢甚盛,不敢出手攔阻,一邊飛報裘千尺,一邊向內谷退去。所謂藝高人膽大,徐澤護著眾人在前面開路。突然,只聽得遠處“啊”的一聲大叫,眾人回過頭去,但見情花叢中,李莫愁將洪凌波的身子高高舉起,這一聲喊叫便是洪凌波所發。眾人忙于廝見,一時把隔在情花群中的李莫愁師徒忘了。陸無雙驚叫:“不好,師父要把師姊當作墊腳石,快,快想法子救”眾人一愣之間,只見李莫愁已將洪凌波擲出,眼見與情花相碰,突見白影一閃,接著又聽一聲慘叫聲,待眾人回過神來時,只見站在情花從里站的人換成了李莫愁,而洪凌波卻站在情花從外,在她旁邊的不是徐澤又是何人。

    “李莫愁你居然如此狠毒,竟然拿你徒弟當踏腳石。”徐澤大怒道。眾人也憤怒的朝李莫愁望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