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回 慕容天道

    “你是怎么看出來我是假的?”徐澤嘆道。

    “你們生的可真是一模一樣,要不是我以前見過你的眼睛,我還真把你當做他了。”全淺雪說著仿佛想到什么,原本因激情留下來的粉臉又是一紅。

    “見過我?你什么時候見過我?”徐澤見事情有了轉機,怪手毫不猶豫的在她胸前堅挺處摸了起來,頓時惹起一陣嬌吟聲。

    “兩兩年前,在臨安的自然居,你和一個叫郭靖的在說話,我曾經見過你,所以…所以就…。”全淺雪呢喃的說道。

    “所以就日思夜想,做夢都會夢見我。”徐澤打趣道。頓時惹來一通粉嫩得拳頭。

    好半響兩人才停了下來,徐澤一邊在她那嬌嫩的脊背上撫摩著,一邊奇問道:“你不在宮里呆著,跑到江湖上來干嗎?江湖兇險,憑你帶來的那幾個人,還不夠看的。”

    全淺雪見他言語中充滿著關心的意味,心中不勝嬌喜,當下道:“我是借找那個混蛋跑出來,剛好賈貴妃的侄子來探親,父皇聽說他是個高手,就命他一路保護。看不慣那副嘴臉,所以讓他在前面探路,我在后面跟著。”

    徐澤一聽如此,嘆了口氣,道:“那個以前的太子你不用找了。他死了。”

    “我猜的到。”全淺雪說道。言語中隱有一絲悲痛,畢竟生活了數年。

    “你怎么不問問是不是我殺的?”徐澤笑道。

    “我相信你,再說你要是殺了他,那蔡陽也不會呆在你身邊。”全淺雪分析道。

    不愧是宮里出來的,徐澤暗嘆道。“他是被一伙黑衣蒙面人殺死的,我去的時候已經遲了,只是聽到他的遺言,答應他做太子。”

    “你不但做了太子,還把人家的太子妃給…給霸占了。”全淺雪嬌羞的笑道。

    “地位越高,責任就越大,本來我只是想快活、逍遙的過完此生,沒想到走到今天這條路,實非我所想啊!”徐澤嘆道。

    聰明的全淺雪眼珠一轉,嬌笑道:“外面的那兩個絕色美女也是你勾搭上的?”

    “怎么樣,我遮天帝尊的眼光不錯吧!”徐澤自得的笑道。

    “什么,你就是天下第一高手、遮天帝尊?”全淺雪驚道。

    “怎么世界上有兩個徐澤嗎?”徐澤自大的朝周圍掃道。

    全淺雪噗嗤一笑,嬌笑道:“世上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怎么就不可能有一樣的人名呢!弄不好他的武功比你還要高呢?”

    徐澤見她調笑,心中暗笑,右手在她美臀輕輕一拍,笑罵道:“你敢笑話本太子,家法伺候。”那全淺雪被她魔手一拍,嬌軀又不安的動了起來,惹得徐澤心中火起,但又害怕小龍女在外面等久了。于是輕聲道:“我們快起來,二弟已經上前了,他武功還沒到大乘境界,我們還是跟上去。”全淺雪嬌哼一聲,但也只得掙扎著起來準備給徐澤穿衣服。卻被徐澤阻止了,正準備開口問時,只見徐澤冷芒一閃,道:“什么人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簡直是不想活了。”又對全淺雪道:“你隨后跟來,我去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睛的。”說著就見床上失去了徐澤的蹤影,連同床旁邊的衣服也不見蹤跡了,只留下口瞪目呆的全淺雪。她也沒想到自己的丈夫武功之高。忽然她又好象想到什么似的,當下心中大驚,連忙飛快的穿起衣服來,也不顧及下體的不適。

    當徐澤趕到前面時,只見一個白衣青年正圍著小龍女說話,而不善說話的小龍女眉頭緊皺,臉現厭惡之相,而岳玲卻滿臉通紅,顯然她也無可奈何那名白衣青年。徐澤心中更是大怒,但還是裝做平淡的往小龍女身邊走去。

    慕容天道這些日子可是在興奮中度過的,先是到臨安看了姑姑,卻被皇帝差去護送美貌太子妃的差使,雖然現在沒有任何進展,但時間久了憑自己的相貌,還不是手到擒來,更和何況據說當今太子是個廢物呢!先找個一年半載再說,復興大燕有父親和姑姑就行了,與我何干。可是我慕容天道艷遇來了,城墻也擋不住,沒想到在這窮鄉僻壤竟然有如此美貌的女子,而且一碰就有兩個,大概是我慕容祖先顯靈吧!那白衣女子冷若冰霜,那紅衣女子嬌憨動人,真是一對姐妹花。要是…。

    然而正在他遐想期間,忽見眼前紅影一閃,就見那紅衣女子喊道:“相公。”接著那白衣女子也站起身喊道:“潤之。”言語之親切把眼前這位慕容天道打入低谷。兩眼通紅的朝來人望去。不看還好,一看頓時把這位兄臺氣的暴跳如雷。入眼的也是一身白衣,但相貌是如此平凡,或者說只不過長的不別人英武而已,有我這么英俊瀟灑嗎?怎么眼前的女人喜歡他這種人呢?他武功有我好?家世有我顯赫?資產有我慕容世家多?當下妒火沖天,手中的折扇毫無風度的指著徐澤罵道:“小子,本公子找你決斗。”

    徐澤眉頭一皺,冷冷道:“你是誰?”

    “小子你聽好了,本公子就是慕容世家的二公子慕容天道。”慕容天道囂張的道。

    “慕容天道?沒聽過,我只聽說過姑蘇慕容博和慕容復。”徐澤冷道。

    前面一句話把慕容天道的肺都給氣炸了,當聽到后面一句話時,洋洋得意道:“正是先祖。怎么樣怕了吧,再告訴你當今皇貴妃是我的親姑姑。”

    徐澤聞言猛的一驚,對于慕容世家的復興大燕的美夢他是知道的,自從當了太子后,他一直想弄清楚這時候慕容家的動靜,不過這個時候他總算知道了一點,賈貴妃是慕容天道的親姑姑,也就是當今慕容家主慕容謀的親妹妹。嘿嘿,沒想到還有這一手。想那賈似道也是個傀儡,一個破壞趙氏江山的催化劑吧。想到這些徐澤頓時覺的眼前這位慕容天道親切起來。

    當下拍了拍慕容天道的肩膀笑道:“孤當是誰呢?原來是表弟啊,險些大水沖了龍王廟了。”

    “你…你是…?”可憐的慕容天道腦袋呈當機狀態。

    “他就是當今太子,怎么還不參拜太子殿下。”跟在后面的全淺雪道。

    “這…他…參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慕容天道大驚道。而后面的護衛也紛紛拜倒在地。

    徐澤向全淺雪伸了大拇指,卻惹來小龍女和岳玲的冷哼聲,徐澤老臉一紅,朝全淺雪指了指兩人,全淺雪聰明的點了點頭。

    當徐澤安撫完慕容天道后,三個女人已經姐姐妹妹的稱呼了。讓徐澤看的驚嘆不已,感嘆女人真是一個奇怪的群體。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