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回 太子妃的心

    正站在徐澤旁邊服侍徐澤的蔡陽大驚,但到底是宮廷里出來的人,很快的就反映過來,假裝給徐澤倒酒,輕聲說道:“是太子妃。小心。”

    徐澤正在納悶呢,杯子里還有酒,怎么又給倒酒了。這下一聽蔡陽的解釋,心中大驚,饒是功力通神的徐澤,那雙遮天手也抖了一下,頓時把杯子里的酒給潑了幾滴出來。現在說徐澤最怕的人,不過六個人,排在第一位的就是面前這位太子妃,盡管聽蔡陽說面前這位太子妃與太子的關系非常不好,大婚時連洞房都沒讓進,弄的她現在還是個女兒身,要不是她的姑母是當今皇后,早就被太子給廢了。畢竟是同一個屋檐下的,這位精明的太子妃不可能認不出來面前這位是冒牌貨。排名第二的就是當今皇上宋理宗,對于這位皇帝,徐澤從來不敢掉以輕心,歷史上這位皇帝雖然沒有什么本事,可以說是個昏君,但他有個最大的優點,那就是忍,而且一忍就是二十多年。這位兒時即位的皇帝,一直是史彌遠死了之后才親政。歷史能忍的皇帝心機之深,讓人難以想象,更何況這位不會治國的皇帝卻是個好父親,時常把太子拉過去訊一頓,可以說是個嚴父,想讓他看不出來,也是比較難的;其三就是當今皇后謝氏,這位把趙祺當作親生兒子的母親,對趙祺可以說關心致致。想來瞞她也是有點困難的;最后的三位就是理宗安排給趙祺的三個師父。而對后幾者而言,都可以借口修煉武功為名而性格等方面有些變化,但卻不可能瞞的過眼前這位聽說機智絕倫的太子妃殿下。對于這位太子妃,徐澤也曾下過狠心殺了她,盡管知道身為上位者必心狠手辣,但徐澤卻發現自己沒有任何理由和借口殺她,更何況史書中對于這位全皇后映象還不錯。所以也就抱著僥幸心理。這時這個不想出現的人卻不知為什么出現在這里,徐澤心里隱現一股殺機。

    而此時的太子妃全淺雪也注意到蔡陽了,又朝旁邊的小龍女和岳玲、陸無雙看了一眼,嘴角隱現一股譏笑,“果然是個好色胚子。玩女人還易容,當我不認識你啊!哼,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下臺。”

    “蔡陽,太子殿下呢?”全淺雪冷笑道。

    蔡陽聞言,臉色慘白,他也知道瞞的過別人,瞞不過眼前的太子妃,當下著急的朝徐澤望去。

    徐澤眼中殺機一閃,抱著事后殺人的準備,冷冷道:“你怎么來了?”卻不知道,全淺雪以為她撞破了徐澤的好事而生氣呢。當下譏笑道:“喲,我們的太子殿下又給我找了幾個姐妹,我這個做姐姐的怎么不來看看呢?”說著朝小龍女等人臉上看去。

    小龍女聞言眉頭一皺,倒也沒說什么。倒是旁邊的岳玲小臉氣的通紅,指著全淺雪罵道:“你算什么東西啊,也配和我稱姐妹。也不拿鏡子照一照。”

    這一番話把全淺雪罵的臉色慘白,什么時候有人敢如此罵她的啊?正準備發火了。猛的徐澤怒道:“夠了,也不注意場合,象街上的潑婦一樣。”又朝旁邊的窗子喊道:“二弟,還不給我滾進來,我們也該上路了。”

    只見窗口冒出一個嬉皮笑臉來,諂媚的笑道:“這是大哥的家事,小弟回避,回避啊。嘿嘿。”說著朝正在岳玲旁邊發愣的陸無雙招了招手。示意她也回避。徐澤見狀,也知道現在不把麻煩解決掉,以后會出現大問題,而這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當下皺著眉頭道:“二弟,你先和無雙妹子去絕情谷,我和你嫂子會跟上去的。”

    楊過聞言,知道徐澤有家事要處理,也不出聲,只是拉著陸無雙邊走邊說道:“還是一個人好,雖然不會齊人之福,但也不會后院起火。”

    聽的徐澤眉頭一皺,卻也不能發火。只得對那十幾個圍在周圍的漢子怒道:“還不給孤退下去,這些是你們能聽的嗎?這些狗奴才。”為首的那名漢子臉色抽動,但也不敢發火,只得朝全淺雪望去。這下讓徐澤更加惱火了,一只大袖夾帶著內力朝眾人揮去,只覺一陣清風吹過,十幾聲慘叫聲,十幾個大漢頓時朝外飛去。幸虧徐澤沒有殺心,只是用了兩成功力,但也是他們好受的。

    全淺雪見徐澤隨手一揮,在她心目中的高手頓時朝四面飛去,心中大驚,用不可相信的眼光朝徐澤望去,指著他道:“你你怎么會有武功。”想來她怎么也不會相信,自己的丈夫會有如此高的身手。

    徐澤若有所思的望了她一眼,當下把自己準備騙理宗的那些話說了一遍,說的是在來襄陽的路上,突然遇到一伙殺手,把護衛全殺了,而快要殺自己的時候,一個奇人把自己給救了,并且傳了自己一身武功,于是自己也可以成為高手了。

    一番話把全淺雪說的一愣一愣的,全淺雪眼睛睜的老大,當徐澤說到小龍女和岳玲都是高手,而且岳玲還是岳飛的后人時,全淺雪眼睛不可置信的望著兩人,小龍女只是淡淡的點點頭,而岳玲確是高傲的抬起頭,鼻子里哼了一聲,卻引來了全淺雪一眼的小星星。沒想到太子妃竟然也有武俠情節。徐澤一陣冷笑。突然眼珠一轉。頓時嘿嘿笑了起來。頓時惹來一陣白眼。

    徐澤望著全淺雪笑道:“怎么你想練武?我可以交你。”如果楊過在這里的話,肯定知道這種笑的意思,這明顯是狼見到小綿羊,狐貍見到雞時的笑容。

    全淺雪眼神復雜的盯著徐澤,曾幾何時,面前這位好色,懦弱無能的家伙跪著向自己求歡,自己卻因為那雙眼睛次次拒絕,要不是有姑母依仗,只怕早就被他打入冷宮了吧。沒想到到頭來,還讓自己求他傳授武功。因為只有練好了武功才能找你啊!遠方的你,你知道嗎?當下勉強笑道:“可以嗎?”徐澤沒想到,只是一次相見,自己已經占據了對面女孩子的心,要是他知道的話,也許他就不會這么麻煩。

    不過這時的徐澤卻嘿嘿的笑道:“可以。可以。”全淺雪一聽徐澤的笑聲,心頭一顫,總覺得不對,于是朝小龍女和岳玲望去。只見小龍女眉頭一皺,兩腮微紅,卻沒有說什么;岳玲一聽那笑聲,臉色通紅,低著頭吃起菜來。原來這笑聲是三人親熱時,徐澤的笑聲,兩個經過經過滋潤的女人如何不嬌羞。而全淺雪卻是好奇的望著兩人,一時弄不明白什么意思。不過很快就明白了。

    只覺微風吹過,原地頓時全淺雪的蹤跡。而在客棧后面的一間客房里,先是傳來一陣打鬧聲,接著就聽一聲慘叫聲,最后就聽見幾聲若有若無的呻吟聲。

    肌膚上透著粉紅色,分明是歡好后的痕跡,躺在床上的女人,慢慢的睜開眼,眼睛中透著一絲痛苦,突然眼睛一亮,喜色一閃,抱著眼前的男人喊道:“真的是你,總算找到你了,你知道嗎?我找了你兩年了。”說著就趴在男人的肩膀上痛哭起來。

    徐澤吃驚的望著眼前的女子,一時不知道該怎么辦。好半響,女人才抬起頭來,誘人的小嘴里吐出了幾個字眼:“潤之,我想你。”徐澤頓時震的耳朵一片轟鳴。原本抱著全淺雪的右手也緩緩的舉了起來。而女人仍然沒有感覺死神的來臨,仍然癡癡的道:“真的沒想到,真的是你,你知道嗎?我等了你兩年了,兩年來我一直為你守著我的身子,不管他怎么逼我,你知道嗎?剛才歡好,我一直把他當作你。”徐澤一聽,心中一嘆,右手又緩緩的放了下來。女人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在死神那里走了一圈。

    晚上還有一章啊。兄弟們,砸票啊。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