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回 前往絕情谷

    在要天亮的時候,徐澤感到口渴醒了過來阿。頭還真疼,徐澤懶懶了從床上爬了起來,望著榻上躺著的兩位千嬌百媚的佳人,不禁搖搖頭,嘴角也揚起了笑容。想我徐澤在現代的時候也就是位小人物,整天為生活也曾來回奔波過何曾想過會回到這時代來,又何曾想過會和小龍女能夠在一起。沒想到世事難料現在自己不但成了太子,還溫香軟玉抱滿懷。笑笑又看了小龍女和岳齡一眼,不禁癡了!呈現在眼前的是怎樣的花姿蝶影,一時眼不能轉,耳不能聽,直楞楞地望著望著,良久徐澤才收拾情懷,強壓激蕩的心情把兩位伊人伸出被外的秀腿輕輕的放回被中,再整理一下他們的散亂的秀發,在兩人的櫻桃小嘴輕啄一下才踮著腳來到桌邊到了點茶喝。此時天還沒有大亮,屋外一對對的士兵在巡邏,徐澤輕輕推開房間的門,一陣清風吹來人頓時一震,一種清新的感覺撲面而來,使勁的嗅一下原來空氣也可以讓人有幸福的感覺。看看床榻上安逸地躺著的佳人,再臺頭看看遠處天空中明亮的啟明星,那科星好亮,亮的黑夜也屈服在它的耀眼之下,它是那么高傲地高高在上,用它的燦爛絢麗俯視著萬物蒼穹。徐澤突然感到一股沖天的豪氣從自己的胸口涌了出來,是的,我既然來到這個時代,那我就要在野可以仗劍江湖,在朝可以指點江山。我要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這地,再掩不住我心,我要那眾生,明白我心意,我要那諸佛,都煙消云散。哈哈大笑中徐澤大聲吟著這幾句狂語竟原地消失不見來到了襄陽城墻上。今天就要帶著過兒去絕情谷了,走之前在看看我來到第一個為之奮斗的地方,徐澤站在城墻上背后初起的朝陽照在背上,金光閃閃宛若神人。看著戰后白廢待新的襄陽城,想到這天下會由于自己的到來而變的昌盛,不禁小聲地起了那首《走進新時代》。“阿阿阿,我們走進了新的時代~~~”

    “見過太子殿下.”聲音一頓,回頭一看原來是忽必烈急著趕回去處理自己的事情,天剛亮就出城沒想到看到徐澤站在城墻上,就走過來看看,沒想到聽到徐澤在小聲的唱歌,這時正站在徐澤的背后呢。徐澤一看到是忽必烈也不因剛才唱歌的事而尷尬,而是微微一笑轉過身來說到“四王子現在就急著趕回去嗎。”那神態說不盡的灑脫。

    “殿下自知本王爺有要事要處理,在下這就走了,以后有機會定當報答殿下的大恩。”忽必烈說完掉頭就走。徐澤自然知道忽必烈所指的大恩是什么,也不點破當下微微一笑,朗聲說道“那孤就等著王爺的厚禮了,還望王爺不要食言才好。”說完就原地消失不見,也不管有沒有看見。徐澤故意把這厚禮二字說的很重為的是暗示忽必烈那答應的條件可不能忘記。忽必烈是聰明人自然知道徐澤所指,回過頭正想發駁幾句話,愕然發現徐澤竟然不見了,一時手腳冰冷,這是何等駭人的武功,這還是人能夠做出來的嗎?我還能夠報仇嗎?這仇還能報的了嗎?一時竟有點灰心喪氣。

    徐澤回到房間的時候小龍女和岳玲還沒有醒,一時性起輕輕的打了一下小龍女的香臀,喚到龍兒還不快起來,其實小龍女和岳玲也剛醒了,只是由于昨晚的事太過荒唐,一時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只怕睜開了眼之后更加尷尬。這岳玲看徐澤打了一下小龍女的香臀卻沒有喚自己起來,心想果然他對龍姐姐好一點,心理有了委屈又不敢睜開眼問個明白,一時只覺得委屈非常,眼淚已在眼中打轉,只是強忍著沒有掉下來,香軀都在顫抖,生怕自己丟了身子而神仙般的徐大哥又不要自己了。徐澤是何等聰明馬上就感覺到了岳玲的反應,旋即就明白了小丫頭的心頭想法,不禁啞然失笑。一時興起,徐澤對岳玲擾癢起來了,看你這個小丫頭還在睡懶覺,不起床。岳玲抵擋不過,癡癡地小出聲來,“哎喲,一邊叫到徐大哥好癢,你停下好不好,以邊秀腿已蹬出了被子。”一時徐澤眼前竟是耀眼的白,他一受到這個刺激那還會放手,不變本加厲就好了。岳玲看要徐澤自己放手估計是不可能的了,不自覺的就叫到“龍姐姐,快來幫我,快讓徐大哥住手,我快不行了,呃恩好癢。”小龍女其實老早就被他們搞的渾身不舒服了,現在一聽岳玲的求助立馬就起來撓其了徐澤的癢來了。這下更好,徐澤一翻身把二女壓在身下,一時滿室皆春。經過又一翻**一翻私私情語,二女也放開了心情,各自接受了這種情況,她們也知道徐澤太強,非得找個人分擔一下,不然自己還真的受不了,小龍女更是在以前就對徐澤提過要她收了岳玲,而岳玲也是通情達理之人,見先來的都不反對這種情況,她后來還有什么好說的。吃過早飯后徐澤簡單的交代了一下,就說自己還要回宮辦點事,帶著小龍女岳玲楊過等幾人就朝絕清谷出發了,本來徐澤也想把黃蓉也帶過去,后又想帶著她反而不好,自己現在和龍兒 ,岳玲正是情深之時,難免在路上會有一些小動作,給黃蓉看見也不甚很好,反而會感到不自在。反正現在的自己就可以治好過兒身上的毒。

    對于徐澤的決定,孫虎臣等人也不敢有任何怨言,更何況徐澤把眾人請功的折子都給替了上去。當下一起把徐澤等人送到十里長亭。徐澤看著已經上馬的幾人,招過孫虎臣道:“孫卿,你回去告訴我父皇,蒙古大軍四年之內不會南下,讓他也派個人到阿里不哥那里去,按照孤與忽必烈的協議,再與阿里不哥簽一個,條件可以放低一點,可以全部用戰馬計算,等等,讓他老人家看著辦,爭取讓他們打久一點,這樣我們的時間就多一點。”

    孫虎臣雖然表面上稱是,肚子里卻說道:“太子殿下真是卑鄙。”

    而徐澤則不管這么多,又從蔡陽手中接過一封信,替給孫虎臣道:“這封信你替孤帶給父皇。這樣父皇就不會怪罪你們放我走了。”孫虎臣連忙低頭接過,心中暗自稱謝不止。暗道:“真不能小瞧了我們的太子殿下,做事情滴水不漏。”徐澤見狀,拍了拍孫虎臣的肩膀,在眾人的跪送下,飛馬而去。

    這日,徐澤他們來到一家酒樓,連日趕路小龍女和岳玲感到有點累了,就著徐澤尋家客棧歇歇,徐澤看她們臉上是有乏意,暗罵自己不懂得憐香惜玉,就趕緊尋了一家規模大點的客棧,走了進去,這時的徐澤已稍微地做了一下易容,臉上貼了一些胡子,看上去雖不失清秀但卻也有點粗狂。岳玲閑他原來的模樣老師招惹女孩子注意讓他非改一下容貌,他見岳玲說的有趣也就遂了她的心愿。徐澤領著楊過小龍女幾位來到樓上撿一個靠窗的位子做了下來,著小二弄幾樣清淡的小菜,他本人現在已經不要吃什么東西了,平常吃一些水果就行了,所以點了一些清淡的算是清清腸胃這也符合小龍女和岳玲的口味,女孩子也喜歡一些清淡的東西。但楊過就不行了,又不好意思直說出來,急得直擾耳。徐澤知道楊過吃不慣這些清淡的味道就讓他自己下樓去讀小二說加幾樣葷菜。

    那知楊過還沒有下樓就聽見有人在樓下大叫,今天這酒樓被人包了各位還是請回吧,各位的帳我們請了便是。眾人一聽有人幫著給酒錢那還有不答應的道理,立馬就走了個干干凈凈。徐澤正尋思著這是誰這么闊綽,就聽見說話的聲音板著一陣樓梯聲就上來了,徐澤抬頭一看,原來是十幾個漢子領著兩個女子上樓來了徐澤看了一眼為首的那個女子還沒有感覺到什么,就覺得這個女子是十分的美貌而已。可這個女子一看到徐澤就停下了腳步,這個男人好眼熟。好似乎在哪里見過似的。原來這個女的竟是當前的太子妃。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