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回 敲詐

    次日傍晚,襄陽府衙燈火通明,不時的從大廳里傳來一陣陣大笑聲,郭靖、孫虎臣、李進、呂文德等襄陽大小官員聚集一堂,一起慶祝這次大捷。畢竟這次大捷是宋朝立國以來,所取得的最大的一次勝利,紅翎捷報也早已送往臨安,相信眾人的封賞不久也會下來。

    郭靖望著上方的空位,招過旁邊的一個侍女道:“太子殿下何在?”

    “太子殿下正在書房與楊少俠說話。”侍女回道。郭靖聞言點了點頭。

    而這次大仗的指揮者,正在書房里,嘆道:“二弟,剛才大哥和你說的故事,你可明白了?”

    “大哥故事中的大奸人指的是。”楊過滿臉抽搐的問道。

    “他就是你的父親楊康。”徐澤幽幽的嘆道。

    “不,不,我娘說過我爹是個大英雄。不是大奸人。你騙我。騙我!”楊過滿臉通紅,眼睛中隱有淚光閃爍。

    看著處于暴走狀態的楊過,徐澤怒道:“二弟,不是大哥騙你。也不是什么冤枉你父親,歷史會記載這一切。你能改變以前發生的事情嗎?”

    旁邊的小龍女聞言只是兩眼瞪了徐澤一眼,清清的走到楊過的身邊,摸著楊過的腦袋道:“過兒,你要相信你大哥,你大哥是不會騙你的。更何況你是你,你爹是你爹。”

    “姑姑。”楊過象找到母親的孩子一樣,抱著小龍女痛哭起來。

    徐澤見狀嘆道:“二弟,你大嫂說的對,你是你,你爹是你爹。我相信我的兄弟將來肯定是位大英雄。”說著站了起來,走到楊過身邊,拍了拍楊過的肩膀,說道:“二弟,歷史是由強者書寫的,假如是金國統一了中原,你父親當了皇帝,歷史上的評語也許會是另一番結局。”楊過聞言,抬起頭來,滿眼通紅的望著徐澤,哽咽的喊道:“大哥。”

    徐澤見楊過已平息下來,笑道:“二弟,你現在的任務是好好練武,大哥的江山日后還要靠你呢!”

    “是。小弟遵命。”楊過道。

    這時門外的蔡陽催促道:“殿下,酒宴開始了,就等您了。”

    “二弟,今日大哥安排了慶功宴,你也是守城的功臣,和無雙一塊去吧。”徐澤微笑道。

    楊過想了想,輕聲道:“算了,我還是不去了,大哥還是和嫂子一塊去吧。”徐澤知道楊過還要時間接受他父親的一切,當下點了點頭。

    隨著太子殿下殿下駕到的聲音傳來,大廳內一片寂靜,眾人也紛紛跪地迎接,山呼千歲,徐澤今日并沒有穿遠游冠,而是隨便穿了一套龍袍,乃是八條四爪龍紋,以五彩祥云環繞,下擺左右兩側繡云蝠及一筆書成的“壽”字,寓意“福壽雙全”。盡管龍袍是在慶典或者上朝時穿的,但徐澤認為這次大戰的勝利可以說是個慶典,更何況他還有其他的打算。而小龍女仍是一襲白衫,顯的端莊秀麗。岳玲也破例的穿了一身正裝出現。

    待在正中坐定后,徐澤滿臉欣喜的望著臺下眾人,端起手中的玉杯,微笑道:“此次大戰,孤賴父皇洪福以及在座諸位的英勇奮戰,才能夠打敗蒙古大軍,孤在此敬諸位一杯。”

    呂文德站了起來,阿諛的讒笑道:“此次大戰,一賴陛下宏恩,二是殿下英勇,我等只不過搖旗吶喊而已。”眾文官雖然不會打仗,卻都是官場老將,如何不懂,也紛紛夸贊起徐澤來。郭靖、李進等忠貞之士雖然心里不喜,但在他們心里只要保住了襄陽,打退了蒙古大軍就行了,更何況取得了勝利。

    徐澤耳邊聽著下面以呂文德為首的眾大臣的阿諛之詞,眉頭一皺,但還是笑道:“呂大人這話就不對了,沒有諸位將軍和數萬將士的共同努力,孤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取得如此勝利。”看了看臉色有些尷尬的呂文德,徐澤笑道:“當然這與呂大人等人安守襄陽,讓我等有個安心殺敵也有著密切的關系,來,諸位,孤敬諸位一杯。”說著端起酒杯一飲而盡。眾人連稱不敢,也都一飲而盡,坐在徐澤左右的小龍女與岳玲也喝了一小口。頓時嬌臉通紅,燈火輝映下,分外誘人。

    且說徐澤等人正在痛飲下,突然兩個小校闖了進來,只聽左邊的那名小將報道:“稟太子千歲,黃州大捷,昨夜臨晨吳相率大軍三萬、禁軍驍騎營統領率大軍三萬襲敵營,斬首蒙古大軍兩萬余人,其中龍傲將軍重傷敵軍大將兀良,現下蒙古大軍已退。”還沒等徐澤高興,右邊的那名小將也報道:“稟太子千歲,合州大捷,在王堅將軍和全城軍民奮起反抗下,蒙古大軍已退,其中蒙古大汗蒙哥病逝。”說完兩人也施禮而出。

    盡管徐澤已經知道歷史,但親耳聽到這個消息還是振奮不已。當下舉起酒杯大聲道:“諸位將軍,在我們襄陽取的大捷的同時,其他兩處也取得了如此大的成果,真是天佑大宋,尤其是合州王堅將軍,在沒有外援,被蒙古韃子圍了五個月的情況下,率數萬將士浴血奮戰,不但守住了合州,還逼的蒙哥急病身亡,可以說是我大宋軍人的楷模。諸位將軍要以王堅將軍為榜樣,生死不屈,力戰到底,保我家園,護我江山。驅除韃虜,復我大宋萬世之基業。諸位將軍,干。”

    郭靖等人也滿懷激情的喊道:“保我家園,護我江山。驅除韃虜,復我大宋萬世之基業。干。”

    徐澤喝完后,笑道:“諸位將軍,這次大捷,孤必當如實奏請父皇,諸位也可以等著加官進爵。也不妄拼殺一場。”眾人聞言也哈哈大笑起來。

    孫虎臣笑道:“殿下,這次我等不但保住了襄陽,殿下武功蓋世,還活捉了蒙古四王爺忽必烈,他日解到京師,陛下肯定龍顏大悅啊。”眾人又是一陣大笑。

    徐澤卻嘆道:“是啊,孤是逮了一條大魚,不過孤還要放了他。”此言一出,不光是底下眾人,就連思想單純的小龍女、岳玲也被弄糊涂了。

    郭靖出聲道:“太子殿下,這這蒙古韃子殺我無數宋人,而那忽必烈更是雄心勃勃,放了他等于放虎歸山啊!”孫虎臣等人也紛紛勸說。

    徐澤嘆道:“眾卿所言孤也是知道的,不過孤之所想,卿等未知啊?”郭靖等人拱手道:“末將愚昧,請殿下明言。”

    徐澤嘆道:“眼下蒙哥已死,蒙古已經群龍無首,一盤散沙,而能夠繼承蒙古大汗之位只有兩個人,一個是蒙哥的弟弟阿里不哥,而另一個就是被我們俘虜的忽必烈。如果我們這個時候殺了忽必烈,蒙古就會迅速統一在阿里不哥之下,已蒙古如今的勢力,要不了一年,又會南下。而我們放回忽必烈就可以讓他去爭奪汗位,這樣我們就可以漁翁得利,據孤的估計,最起碼四年之內蒙古大軍不會南下,這樣我大宋就有足夠的時間反擊蒙古大軍。諸位以為如何?”

    眾人心里大驚,都暗想道:“這難道就是那位傳說中的腦子有點問題的太子嗎?竟然如此如此陰險。”不過表面上仍然答道:“太子殿下圣明,我等不如也。”

    徐澤哈哈大笑,又冷笑道:“不過也不能讓他快活的回去。”眾人一聽,打了一個冷顫,這個太子殿下不好對付,以后要小心點。

    “來人吶,請蒙古四王子忽必烈來,孤要和他‘好好’商議一下國事。”徐澤微笑道。

    忽必烈仍然是那樣的倨傲,盡管他現在是個俘虜。望著一臉王霸之氣的忽必烈,徐澤眼中一絲寒光閃過。盯了半響,徐澤拱手道:“孤乃當今太子,四王子在我襄陽可否習慣?”

    忽必烈大笑道:“沒想到大宋乃禮儀之邦,竟然有如此太子殿下,不敢在戰場上撕殺,卻行如此陰險狡詐之舉。”

    徐澤仍然微笑道:“兵者,詭道也。更何況兵書言‘擒賊先擒王’,孤按兵書行事,好象沒有什么陰險狡詐之舉。”

    忽必烈聞言,眼中精光閃過,怒罵道:“南人狡詐,不可信。”

    徐澤端著酒杯,饒有興趣的看著忽必烈,看的忽必烈渾身不自在,終于把頭扭了過去。

    徐澤心中暗笑。緩緩道:“蒙哥病逝。”

    忽必烈大驚,但梟雄到底是個梟雄,也明白眼前的局勢,更加明白眼前這個太子并非以前那些南朝大臣好糊弄。當下出聲道:“條件。”

    徐澤一聽,知道忽必烈懂得了他的意思,于是笑道:“我與四王子一見如故,談條件多剎風景啊!看坐。”指著郭靖上首讓人加了一個空位。看著忽必烈坐上了空位,徐澤心中又是一陣嘆息:“皇位啊,到底是個誘人的東西,不論什么情況下,都會有人去爭的。但你也會因為它失去許多啊。就象我也變的陰險狡詐了,連我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為了皇位,敵人也可能成為盟友的。”

    忽必烈端起眼前專門為他準備的大酒杯,一飲而盡,然后盯著徐澤道:“說吧,我們都是聰明人。”

    徐澤聞言笑道:“既然如此,孤也不推辭了。王爺成了大汗,一,蒙古歸還我大宋領土,即東起淮河,西至大散關,南歸大宋,北歸蒙古;二,賠賞我大宋黃金十萬兩,白銀二十萬兩;三,每年向我大宋納進貢銀、絹各二十萬,馬一萬匹;四,也是最重要的,雙方在邊境進行互市,南方的絲綢、茶葉等,北方的馬匹、毛皮等皆可交易,蒙古不得以各種名義阻攔馬匹交易。不知四王子以為如何?”

    忽必烈聞言心中大怒,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相對于大汗之位來說,什么都不重要,當下道:“太子殿下的條件本來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殿下也知道,我的對手阿里不哥的勢力遠比我強,如果答應了殿下如此條件,恐怕。”言下之意,你把我消垮了,我就沒有勢力與別人爭了。我失敗了,你其他條件也就實現不了了。

    徐澤聞言,正容道:“大汗言之有理,是孤考慮不周,這樣吧,孤把第二條的黃金改為五萬兩,白銀也為十萬兩,如果王爺實在拿不出來的話,可以以戰馬相抵。大汗,這是孤的最后底線了,不可再讓了。”

    忽必烈見徐澤如此說,也沒有辦法,只得點了點頭,徐澤大喜,連忙端起酒杯,大聲道:“諸位將軍,我等為再次獲得和平,再也沒有戰爭,為大汗的仁慈心腸干杯。”說著率先喝了下去,心里暗呼道:“爽啊!”郭靖等人也高興的喝了下去,心里暗道:“痛快啊!”忽必烈也滿臉笑容的喝了下去。心里暗自滴血。酒宴也就在這歡樂的氣氛中度過了,徐澤也首次沒有用內力驅散酒氣,也就很自然的醉了。等酒宴結束時,徐澤只感覺自己被兩個人扶了回去,然后就睡在兩個充滿香氣的柔軟物體上,徐澤這下真的醉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