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回 釜底抽薪,斬首計劃(三)

    “二弟,陸姑娘,你們來了,咦,你們怎么中毒了?”徐澤望著楊過皺著眉頭道。一開始的歡喜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大哥,我們中了情花之毒。”楊過揶揄的說道,眼睛滿懷希望的朝徐澤望去,眼前這位大哥在他心里可是無所不能的。

    “你去過絕情谷?”徐澤驚問道。沒想到徐澤娶了小龍女后,歷史還是有著許多相似之處,楊過還是到了絕情谷,只不過女主角換成陸無雙了而已。

    “不知大哥可有辦法幫我們解毒?”陸無雙問道。旁邊的小龍女也說道:“潤之,剛才過兒和我說了,只要帶黃幫主的人頭去,裘谷主就會給解藥。你要是有別的辦法,不傷了黃幫主那是最好了。”

    徐澤并沒理會,只是朝楊過問了一句,“你可殺了公孫止?”

    楊過臉色一紅,道:“沒有,只砍了他一只手臂。”

    “哼,你這次來是干什么,殺黃蓉?”徐澤假裝不知道的問道。

    “不是,我…我是為了報仇來的。”楊過猛的揚起頭來,紅著脖子道:“郭靖、黃蓉殺了我父親。”

    “無知,你無知,我問你,這些話是誰告訴你的,她告訴你有什么目的,還有你要是殺了郭靖、黃蓉,你知道會有什么樣的結果嗎?做兄長的告訴你,那么襄陽數十萬的百姓將被蒙古人所屠戮,虧你還是個宋人,虧你還叫楊過,表字改之,我呸。”徐澤發了一通火,見楊過已有羞愧之色,當下緩緩道:“你大哥現在身份是太子。”止住楊過那吃驚的眼神,道:“你的事情過了今晚再說,我會給你個解釋的,現在你和你嫂子,還有無雙妹子給我守城去,晚上要大戰。等仗打完了,我和你嫂子陪你去絕情谷。”

    “是,大哥。”楊過聞言,知道徐澤陪他去絕情谷,也就不在堅持,痛痛快快的拉著陸無雙去守城墻。

    待楊過走后,徐澤嘆了口氣,小龍女走了上來,依在徐澤的懷里,柔聲道:“潤之,帶我一塊去,好嗎?我想和你在一起。”

    “龍兒,這次不行,下次吧,這次我要做的是殺掉蒙古大軍的忽必烈而已。也沒什么危險,下次等有危險的時候再去吧。”徐澤笑嘻嘻的說道。

    “潤之,別騙我了,這次蒙古大軍有十五萬,你要去刺殺蒙古王爺,對嗎?”小龍女嘆道。“你不讓我知道,你以為我就不知道嗎?畢竟我是你的妻子,而你是太子殿下,我想知道的事情,你以為他們能瞞我嗎?潤之,自從你當了太子之后,我就知道你再也不是以前那個什么也不在乎的你了。而我們要在一起,只有我去改變,去接受即將到來的一切。潤之,雖然我不懂打仗,但我希望你每次打仗的時候,你能帶我一起。潤之,你能答應我嗎?”

    徐澤聞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緊緊的抱住小龍女,道:“龍兒,讓你受苦了。我答應你以后每次打仗都帶著你。這次還是我一個人去吧,你的武功還沒有到達大乘境界,萬一陷在十五萬大軍中,我也許都很難顧及你。你知道嗎?”

    小龍女聞言,抬起頭來,深情的望著徐澤的眼睛,點了點頭。徐澤拍了拍小龍女的柔嫩的肩膀。笑道:“我們換身衣服吧。”小龍女溫柔的點了點頭。

    等徐澤換了一身黑色緊身衣后,從里間轉出一位銀白色盔甲打扮的女將來,仔細一看,正是小龍女,紅羅包鳳髻,繡帶扣瀟湘;兩彎翠黛拂秋波,越覺得玉溜沈沈。嬌姿娜,慵拈針指好握寶劍。徐澤笑道:“本朝有一女將喚穆桂英,曾經多次掛帥,抵抗遼兵,征戰沙場,威風凜凜,可惜我未曾觀其英姿颯爽,不過,我想可以從龍兒這身打扮上看的出當年穆帥的影子。小將徐澤拜見龍元帥。”一番話把小龍女斗的嬌軀直顫,輕笑道:“你就知道笑話我。”說著,兩人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殿下,眾將都準備好了,就等殿下了。”蔡陽在外面出聲提醒道。

    “知道了,我和夫人馬上就來。”徐澤吩咐道。

    當徐澤帶著小龍女進了府衙時,果然帶起了一番驚嘆,但又不敢說什么,畢竟她是太子殿下的女人。

    望著底下眾將皆是戎裝打扮,連楊過、陸無雙也找了一身盔甲穿上,只有自己是一身黑衣打扮,笑道:“諸位將軍心情不錯啊!”眾人一聽哈哈大笑。忽然徐澤冷聲道:“諸位將軍,這次宋蒙兩軍交戰,關系重大,實乃我大宋中興的開始。眾將都要緊記自己的任務,違令者軍法處置。”

    “末將遵命。”眾人齊聲喝道。

    徐澤嘴角一笑,身影一閃,原地頓時失去了他的身影。

    城外蒙古中軍大帳內,六盞牛油燈放于四周,使大帳亮如白晝。一滿臉霸氣中年大漢居中而坐,右首是一些出征的大將,左首是個藏僧,赫然是金輪法王,再往下就是尼摩星等人。

    只聽右首一員大將道:“四王爺,南人懦弱,依我看來,此次伐宋五萬人馬足以。”說完就狂叫起來。旁邊的眾將也笑了起來。上首的忽必烈臉上也有得色。忽必烈正準備說什么,突然看見金輪法王面現憂色,于是好奇道:“如此大好形勢,法王為何面有憂色?”

    “殿下,南人不可小瞧也。老衲兩個月前曾會過南朝武人,差點鎩羽而歸。”

    “哦,南人這么厲害?”忽必烈奇道。

    “我想是大師不小心吧。”尼摩星譏笑道。

    金輪法王也不理會,只是沉聲道:“眼前這座城池里,有一位叫郭靖的人,武功高強,最重要的是精通兵法。王爺小心為妙。”

    “金刀駙馬?昔年大汗的西路軍主帥。”忽必烈大驚道。眾人也沒想到郭靖竟然有如此厲害。當下臉上也有些不安的有樣子。

    忽必烈見狀,眼睛一轉,笑道:“諸將莫擔心,此次擔任主將的并非金刀駙馬,而是南朝的丞相,叫賈似道的,他是個貪生怕死的家伙。郭靖在那里不可能受到重用的,相反還有可能幫我們得到一員大將。”

    尼摩星笑道:“王爺的意思是?”

    “南人喜歡內斗,你說南人一旦知道郭靖曾幫助大汗西征,還是我大汗的金刀駙馬會有什么樣的后果。啊。”忽必烈得意的笑道。“南朝的皇帝會幫我們殺了他的。”眾人又是一陣大笑。

    “王爺,老衲建議王爺還是換個大帳比較好,萬一南朝武林人士闖入大帳行刺,那后果不堪設想。”金輪法王再次建議道。

    忽必烈聞言不悅道:“大師,你是杞人憂天了,別說天下沒有哪個能在十五萬大軍中出入如無人之境,就是有,我等周圍有十五萬精銳大軍,就是每個人射一箭就會把他射的象刺猬一樣。大師的膽子太小了吧!”

    “王爺,小心為妙,據老衲知道,南朝當中至少有一人有如此能耐。”金輪法王冷聲道。

    “是何人?”忽必烈見金輪法王不象是開玩笑的樣子。連忙正容道。旁邊的眾人也都看著金輪法王。等待著從他的口中說出這個驚天地,泣鬼神的名字來。

    “法王真是我的知己啊!”金輪法王剛準備開口,突然一個清朗的聲音傳入眾人的耳邊。接著就見一個黑衣打扮的英武青年站在大帳中央。

    “你是何人?”忽必烈怒喝道。

    “徐大俠別來無恙。”金輪法王雙手合十,對徐澤說道。

    “大和尚,這是兩軍交戰,也就不和你羅嗦了。”徐澤冷笑道。

    “你就是忽必烈吧!孤今日請你到襄陽做客來了。”徐澤對著強自鎮定的忽必烈道。

    金輪法王大驚,連忙取出懷里的金輪和眾人擋在忽必烈的身前。徐澤的武功,剛才眾人都是見過了,能悄而無聲的進入中軍大帳,武功之高是顯而一見了,當下眾人不敢怠慢。

    徐澤望著圍在忽必烈周圍的十幾個人,嘴角一陣冷笑,口里喊到:“馭劍術。”只見白光一閃,也不知道從哪里揀來的寶劍,從金輪法王等人脖子上一閃,忽必烈的周圍頓時出現了十幾個無頭尸體。

    徐澤當下也不敢怠慢,一個跨越。就點了忽必烈的昏***,然后就昨在大帳中調息起來。初次使用這個從那些道家典籍上悟出來的馭劍術耗費了許多真氣,就是現在的徐澤也只能一天使用三次。而他馬上還要與十五萬蒙古軍隊激戰,徐澤就是有再高的武功也不敢怠慢。幸虧中軍大帳并非任何人都能進來的,不然徐澤可就麻煩了。

    而襄陽城墻上眾將都神色焦急的望著不遠處的蒙古軍營,小龍女等人更是在城墻上走來走去。

    忽然,楊過大聲喊道:“成功了,蒙古大營起火了。”果見蒙古大營中火光沖天,中間還夾著蒙古士兵的喊叫聲和戰馬嘶鳴聲。

    眾人大喜,郭靖大聲喊道:“蒙古王爺已死,眾將快隨我殺敵。”襄陽的城門頓時大開,接著從城內沖出無數的宋軍,朝蒙古大營撲去。

    早在蒙古大營里四處煽風點火的徐澤,見到襄陽城門大開,無數宋軍沖入蒙古大營,心中大喜,隨手殺了一個蒙古士兵,搶過坐騎,手中握著不知從哪里奪來的寶劍,四處砍殺來。

    忽然,身后傳來一陣馬蹄聲,接著就聽到李進喊道:“殿下,末將來遲了。”言語中充滿了興奮之色,想來也是,宋朝一直被少數民族壓著打,好不容易出了岳飛,到后來還死在自己人的手中,岳飛死后,再也沒有哪次大捷了,如今好不容易有次機會,象李進這種好戰份子,如何不高興。

    正殺的高興的徐澤,望著李進一眼,又掃了他身后數百騎兵和密密麻麻的步兵一眼,見他們滿臉興奮之色,猛的一舉手中的寶劍,大聲喊到:“將士們,有我無敵,隨我殺。”內力所至,寶劍頓時射出三尺長的劍芒,在黑夜中是那樣的燦爛奪目。聲音所至,蒙古大營中正在撕殺的宋軍將士無不士氣大震,這時從正東方向殺至郭靖也大聲喊道:“有我無敵。”數萬士兵齊聲喊道:“有我無敵。”響聲震天,直入夜空。

    徐澤等人率領數萬宋軍殺至天明方才收兵,這一仗殺的血流成河,把襄陽城下的土地染紅了一層又一層,至到若干年后才呈現土地的本來顏色。而徐澤一身黑衣也沾上了無數鮮血,隱有一絲惡臭,郭靖等人渾身都是鮮血,也分不清楚到底是自己的鮮血,還是敵人的鮮血。

    是役,宋軍出動兵馬七萬五千人,斬殺蒙古大軍四萬余人,俘虜七萬余人,更有蒙古四王子忽必烈。只有三萬殘兵逃回江北。而其他的軍糧器械不計其數,最重要的繳獲蒙古上等戰馬近十萬匹,可以說宋朝建立以來繳獲的戰馬最多的一次。

    當然宋軍也損失了兩萬多人馬,不過相對于取的成果來說,倒是可以接受的。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