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回 釜底抽薪,斬首計劃(二)

    “殿下,殿下,不好了,不好了。”睡夢中的徐澤剛睡不久就被吵了過來。這幾日,倒霉的徐澤好象從來就沒有睡過好覺的,弄的每天早上起來的徐澤的臉總是陰的,搞的伺候徐澤和小龍女的蔡陽總是提心吊膽的。不過今日的徐澤并沒有計較這些,只是慢騰騰的穿起衣服來,然后親了一下昨晚極度疲勞的小龍女。就走了出去。

    剛開門,就見襄陽守將呂文德跪倒在地,臉色慘白,徐澤眉頭一皺,冷冷的道:“呂大人,你好歹也是一方諸侯了,注意儀表。說吧,什么事情大驚小怪的,是天塌下來了,還是蒙古大軍圍上來了?”

    “殿下,不是天塌下來了,蒙古大軍今晚才能到襄陽呢?”呂文德哭道。

    那是什么事情啊,我的呂大人。”徐澤怒道。

    “是…是使相和范將軍遇刺身亡了。”呂文德說著就象死了老子一樣痛苦起來。

    徐澤聞言啊的一聲,好半響道:“可憐壯志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啊!呂相和范將軍不愧為我大宋的忠臣良將啊,放心吧,日后我會稟報朝廷,妥加撫恤的。”

    徐澤看了跪在地上的呂文德,道:“這件事責任不在你,你先起來吧。”接著又裝著漫不經心的說道:“現在軍心如何?”

    呂文德站起身來,躬身道:“回殿下,禁軍將領孫將軍和李將軍已經安撫好禁軍,不過,士氣有些萎靡,恐怕不利于我軍作戰。”

    “走,我們去看看。”又對身后的蔡陽道:“幫我換一身戰甲,然后告訴夫人,說我去校場了。”

    當徐澤換了一身的黃金鎖子甲,騎著白雪嘶風獸出現在校場時,太陽照在徐澤身上,金光閃閃,如天界戰神臨凡。點將臺上的眾人暗暗喝彩。

    望著臺下十萬禁軍精銳,徐澤一股豪氣涌上心頭,禁不住一陣長嘯,似龍吟,似虎嘯。徐澤在二十一世紀,每當看見諸多偉人閱兵時,他都會夢想著也來一次沙場點兵。在這個時代,一個莫名其妙的時機讓他擁有了這個機會,想他如何不喜悅。

    “將士們,你們辛苦啦。”徐澤對著臺下的十萬士兵喊道。校場雖大,但士兵們似乎感覺到徐澤再和他們每個人說話一樣,當下高呼:“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徐澤揮了揮手,一片肅靜,徐澤望著眾人,沉聲道:“數百年來,我大宋都受到了來自北方的威脅,從契丹的年年入侵,到靖康之齒。再到今日我大宋的兩位大人又遭到了蒙古韃子的敵手,將士們,自從蒙古韃子滅了金狗以后,每次南下都會殺我宋人,掠我宋民。燒殺搶掠,是無惡不作,將士們,你們告訴我,愿意讓你們的妻兒家小成為韃子的奴隸嗎?”

    “不能,不能。”數十萬將士大聲喊了起來,聲音直入云霄。

    “將士們,用我們的鮮血來捍衛我們宋人的尊嚴,來保護我們的親人。”徐澤又大聲的喊道。

    “殺光韃子。”“殺光韃子。”

    望著地下群情激憤的十萬將士,徐澤笑了,因為他知道不論是誰,擁有如此斗志昂揚的敵人都是可怕的。而自己卻是這群虎的主人。軍心可用啊。

    “將士們,我們的岳元帥曾經作了一首歌,叫做精忠報國。讓我們一起唱起來。”徐澤又點了一把火。

    “狼煙起,江山北望,龍起卷馬長嘶,劍氣…。”偌大的校場上頓時唱起了岳飛的這首精忠報國,然后從校場傳到校場外,瞬間就傳遍了整個襄陽。頓時歌聲響遍了整個襄陽上空,遠處的一個西域僧人,嘆了一口氣。道:“宋人不可欺也!襄陽又是一場血戰啊。四王子,你準備好了嗎?”

    入夜,徐澤帶領眾人站在城墻上,看著襄陽底下的營盤,眾將不由的吸了口涼氣。十五萬蒙古大軍,旌旗連綿數十里,遮天避日。白色營帳鋪天蓋地,營盤擺四方陣,把忽必烈的中軍營帳圍在中央,營內按五行八卦排列,營中殺氣沖天。果然深通兵法。眾將不由的朝中間的徐澤望去。只見徐澤望著忽必烈那懸掛著王纛大旗,嘴角含著冷笑。顯的高深莫測,當下低著頭,躬身道:“殿下。”

    徐澤看著眾人笑道:“怎么啦,諸位將軍,莫非怕了?”

    “末將不敢。”眾將神色神色羞窘。

    “怎么,李進,你說說這仗該怎么打?”徐澤指著一個中年剛毅的大漢道。李進,又叫李庭芝,是南宋名將。恭宗投降后,南宋余部一直在堅持抵抗,大將李庭芝還在堅守揚州,陸秀夫、張世杰在福州擁立端宗為帝,文天祥則在江西一帶發展反元勢力,一度控制了不少城池。

    李庭芝在揚州雖遭元軍圍困,但堅持不降,后糧草用盡,于是突圍,想去福州與陸秀夫會師,結果在泰州被元軍打敗。李庭芝雖被俘,仍不投降,最終被元軍殺害。

    “殿下,蒙古大軍以騎兵為主,不善于攻城。末將以為,此次我等應該緊首城池,消耗蒙古韃子銳氣,然后再做計較。”李進見徐澤點到他的名字了,不得不把自己所想的說了出來。

    徐澤掃了旁邊幾人一眼,眉頭微皺,問道:“你們都是這么想的嗎?孫虎臣、郭靖還有張貴、張順你們都是這么想的嗎?”

    郭靖見徐澤言語中有所不滿,連忙出聲道:“殿下請息怒,并非末將等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而是出去和蒙古軍正面交鋒,一是我大宋的士兵體質比不上蒙古韃子;二是蒙古韃子以騎兵為主,善于正面交鋒。末將曾隨蒙古大軍西征,對蒙古騎兵的威力知之甚多,末將以為如果我大宋沒有優質戰馬,擅自與蒙古大軍進行正面交鋒,勝算不大。”

    “恩,好,好,郭大俠言之有理,如果在平時,你這種觀點是正確的,不過,用在這次襄陽大戰上卻是不對。”徐澤笑道:“眾將請看,蒙古大軍其敗有三,其一,蒙古大軍犯了輕敵之心,一路行軍,來到襄陽城下如此扎營,就不怕我軍稱他們勞累數日,實施偷營之舉,就算蒙古士兵一個可以打我們兩個,但疲憊之士安有力否;其二,蒙古主帥大帳太過明顯,若我派一絕頂高手,比如孤親自動手,必能取其首級,這樣一來,蒙古大軍焉有不亂之理,我軍再來個偷營,蒙古大軍就是不全軍覆沒,也會被我等滅了個十之七八;其三,我軍士氣高昂,以逸待勞,又有諸位將軍的勇猛,豈有不勝的道理。”三個理由一說,眾人大喜,高聲道:“愿聽太子殿下吩咐。”

    “你們啊,老是想著自己是防守一方。記著進攻的主動權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的。好了,此次戰爭打完之后,自己再好好琢磨吧!現在我命令。”徐澤掃了眾人一眼。“一個時辰以后,郭靖率兩萬五千人馬見敵營火光起從東面,李進率兩萬五千人馬見敵營火起從南面殺進,孫虎臣率兩萬五千人馬見敵營火起從西面殺入。由張貴,呂文德緊守城池。此次偷襲緊記動作要快,如果可以的話,就把他們包餃子。可惜我軍人數太少了。”徐澤嘆道。“這次計劃叫做斬首計劃。這斬首嘛也只有我去了。”

    “殿下。”李進等人喊道。臉上滿是慌急之色。

    “怎么不相信孤的武功?”

    “末將不敢,俗話說千金之體不坐垂堂。殿下乃…。”

    “放肆,怎么敢違抗軍令嗎?還不去準備。”徐澤怒道。

    “是。”眾人滿不甘心的走下了城墻。

    “殿下,夫人讓我告訴殿下,殿下的結拜兄弟楊過楊少俠和他的夫人來了。”剛攆走眾將不久,蔡陽就上來通知道。

    “他來干什么?難道…”徐澤沉思道。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