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回 釜底抽薪,斬首計劃 (一)

    “殿下,賈似道到了。”蔡陽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慌什么,他和孤很熟嗎?”徐澤一手握著《孫子兵法》,一手端著香茗問道。

    蔡陽聞言點了點頭,道:“沒有哪個比他更熟悉內廷中人。”說完就一臉擔心的望著徐澤。

    “既然如此,我等小心就是了。對了,我就不去接他了,等晚上接風宴再去吧。”徐澤仍然漫不經心的道。也不管在旁邊著急的蔡陽,揮了揮手。蔡陽神色復雜的望著徐澤一眼,施了個理就退了出去。

    過了半響,徐澤嘆了口氣,把手中的兵書一丟,嘆了口氣,道:“這種生活我真的不愿意過啊,身處高位者難道就要做到狠毒、陰險、狡詐嗎?”說著就嘆了口氣,走了出去。兵家寶典《孫子兵法》就被丟在茶幾上,外面清風徐揚,吹動著書頁嘩嘩直響。如果有人這時拿起這本兵法的話,就會上面寫著:釜底抽薪,不敵其力,而消其勢,兌下乾上之象。(兩軍對壘,不直接抗擊他的鋒芒,而是消弱他的氣勢,從根本上消弱他的戰斗力,用以柔克剛的辦法制服它。)而后面又有人剛不久寫上的幾個龍飛鳳舞的簡體字:斬首計劃。

    襄陽府衙的客廳,此時已時歡樂的海洋,絲毫沒有大戰時緊張氣氛。坐在第一席首座的是一位武將打扮的中年人,正是大宋當今右相賈似道,次席的正是其心腹愛將范大虎,然后就是禁軍將領孫虎臣、李進等人,襄陽首將呂文德在下首做陪;而郭靖、黃蓉則在偏席。“此次使相征討蒙古軍,肯定是旗開得勝,我等在此敬使相一杯。”呂文德首先站了起來,滿臉阿諛之色。仿佛勝利就在眼前一樣。其余的眾人也端起酒杯站了起來,李進、郭靖、黃蓉三人也不得不端起了酒杯。

    賈似道滿臉得意之色,端起酒杯,笑道:“此次出征,老夫仰仗陛下宏恩和在座諸位的努力,必能打敗蒙古軍,到時陛下必能給各位封侯賜賞,各位也能光宗耀祖。”說完又是一陣哈哈大笑。

    “照這么說,賈大人肯定有勝敵妙策了?”一個清朗的聲音突然從外面傳了進來。

    眾人抬眼看去,只見外面緩緩走進了四位年輕人,為首的一人一身黃袍,金龍環繞,一雙冷峻的眼神配上一張英武的面孔是那樣的威嚴,讓人禁不住跪倒膜拜。而后的是兩位絕色美女,左邊的一位,手執一銀白色寶劍,面若寒玉,端似九天寒女臨凡,而右邊的那位紅衣少女,手拿的是一柄紅鞘寶劍,面容嬌憨,一雙眼睛正四溜溜的亂轉。最后一人一身青衣,卻是內城宦官打扮。

    賈似道朝那為首的青年人望去,“啊”的一聲驚叫,手中白玉做的酒杯頓時跌落在地,跌了個粉碎。而下首的范大虎也啊的一聲叫了起來,象撞到鬼一樣。

    那宦官打扮的人見狀,鼻子一陣冷哼,喊道:“太子殿下駕到。”

    喊聲一起,眾人才回過神來,賈似道一個箭步,沖到徐澤面前,跪倒道:“臣賈似道拜見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其余眾人也驚醒了過來,于是客廳里山呼千歲聲不絕。

    徐澤冷冷的看著跪倒的賈似道,冷笑道:“怎么賈大人看到孤,好象很是吃驚啊!”言語中殺機隱現。從賈似道的反映來看,殺死趙祺的事情,他肯定知道一些,否則不會如此失態。

    賈似道倒也不笨,到底是奸臣一個,連忙道:“臣不知太子親臨前線,所以十分驚訝。”

    “哦,是嗎?我還以為賈相見到什么不可置信的東西了一樣。”徐澤冷笑道。“都起來吧!不要因為孤來了,這個接風宴就辦不下去了。賈大人可是我大宋的棟梁啊!諸位不可懈怠啊!”徐澤掃了眾人一眼,又看了面前的賈似道,伸出他那特有的如玉手掌,把他拉了起來,看著賈似道那灑白的臉孔和腦門上的汗珠。徐澤笑道:“賈大人可要注意身體啊,最近這襄陽城不怎么太平,孤要不是恩師相救,差點就見不到賈丞相了。我看大人還是住在城外大軍中好。”說完又是一聲冷哼。

    賈似道聞言又是一陣冷顫。低頭道:“殿下言之有理,。”徐澤知道藥下了差不多了。也就不在理會賈似道,招呼眾人吃酒。眾人也都是官場上的老油子了,知道徐澤對賈似道之間有矛盾,但兩邊都不敢得罪,只得裝糊涂,吃了一會紛紛告辭而去,而恢復元氣了賈似道臨走時神色復雜的望著徐澤一眼,然后在范大虎的陪同下,氣呼呼的走了。而徐澤掃了賈似道一眼,也當作什么也沒見到。

    “蔡陽,賈似道真的跑到城外的軍營里去了?”招呼小龍女休息后,徐澤問蔡陽道。

    “是啊,奴才親眼看見的。”蔡陽笑道。

    “沒想到,他那樣膽小。”徐澤笑道。

    “是啊,是啊,奴才也沒想到,殿下這么一嚇,他真的搬到軍營里去了。”蔡陽也笑道。

    “象他這種人最怕死了。”徐澤冷笑道。

    “那…那以后怎么辦啊,殿下。”蔡陽緊張的問道。

    “明日再說,你先退下吧!”徐澤冷聲道。蔡陽看了徐澤一眼,施了個禮退了出去。徐澤望著出去的背影,眼睛中似有寒光閃過。

    而城外的宋軍的軍營中軍大帳里,賈似道怒火沖天,沖著對面的一個低著頭的將領發火道:“你不是說萬無一失嗎?現在他怎么又出現在襄陽城里了,晚上還給本相了難堪?真是廢物。”

    那名將領好半響才抬起頭來,赫然是范大虎,只聽他出聲爭辯道:“使相,末將派出的人都是江湖中好手啊,而太子只帶了幾個太監出宮,應該是沒有問題了。可…可沒想到他哪里…哪里冒個師父出來了。”

    只見賈似倒沉吟了半響,搖了搖手,緩緩道:“也許天意如此吧!不過下次就沒有好的運氣了。”言語中殺機畢露。

    范大虎遲疑了半響,緩緩道:“使相,您有沒有覺得今日太子殿下有沒有什么不對,好象與以前不一樣。但末將又說不出來。”

    賈似道聞言,眼珠一轉,一臉的沉思之色,猛的眼中精光一閃。而范大虎眼睛一亮,兩人同時出聲道:“眼睛。”

    賈似道嘴角現出一陣陰笑,“今日差點被他騙過去了,一個人的眼睛是怎么也改變不了的,即使你有了天大的本領也是無濟于事的。眼神就代表了一個人的心靈。以前那位眼神空洞,一看就是個志大才疏的主,現今這位嗎?嘿嘿。等回京了我們再玩。”說完又是一陣陰笑。不過這個笑聲并沒有笑下去。因為愛將范大虎已經被一個蒙面人象死狗一樣捏在手上,顯然已經死了。

    “你…你是誰?我…我可告訴你….我是當今….當今丞相。”賈似道吞吞吐吐的說道。

    “你還是當今賈貴妃的堂兄是吧!這一切我都知道。”蒙面人慢悠悠的說道。

    “你知道就好,你可知道你周圍有五萬大軍,襄陽城還有五萬精銳。”賈似道仿佛想到什么。恢復了神態得意的說到。

    “賈大人啊,最近襄陽城附近好象不大太平啊!”蒙面人冷冷的道。

    “你…你是…”賈似道吃驚的指著來人說不出話來。

    “不錯,你很聰明,說實在,要不是答應了他,我還真不想管呢!好了,你可以走了。”來人有些不耐煩道。

    “你…你就不怕殺…殺了我,軍心…動搖嗎?”賈似道垂死掙扎道。

    “放心,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你呢?你不死,我怎么激起士兵的斗志啊。再見了,我的丞相。”蒙面人說完就朝賈似道拍去一掌,賈似道的官服上頓時出現了一個燒焦了的手掌印,保養的很好的胸膛上出現了一個血紅的五指山。

    蒙面人望著躺在地上的兩具尸體,嘆道:“居上位者,心要狠啊!”說完就見大帳內黑影一閃,原地頓時失去了夢面人的身影。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