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回 回襄陽

    理宗三十五年,帝與蒙古十五萬戰于鄂州,十日滅寇八萬,為史所罕見。是年理宗禪位。次年為圣宗即位,為圣武元年。

    —————《宋使:圣宗傳》

    襄陽這個古老的城市,其地理位置注定著是戰爭的多發之地,乃兵家必爭之地。從三國到如今,有無數次戰爭在發生,高大而堅固的城池下埋著無數勇士的鮮血。宋理宗三十五年,蒙古皇帝蒙哥率軍十五萬攻打四川,忽必烈率蒙古大軍十五萬圍攻鄂州襄陽府。大將兀良率軍十萬攻打黃州。宋廷大驚,理宗皇帝命左相吳潛率禁軍五萬駐守黃州,右相賈似道率軍十萬馳援襄陽。

    在前往襄陽的官道上,正飛奔著四匹快馬,為首的是為二十一二的青年,一身白色錦衣,稍后的是兩位絕色少女,最后的是為白面無須的二十五六,一身青衣打扮的青年。不用說,這四人就是徐澤、小龍女、岳玲、太監蔡陽等人,當蔡陽向徐澤介紹當前朝廷的局勢后,徐澤不得不與小龍女等人趕到襄陽,因為他知道,這次大戰后,南宋朝廷徹底的被賈似道所控制,吳潛、丁豐剛、李進等忠貞之士,死的死,貶的貶。這種情況不是徐澤所想要的。盡管徐澤不怕麻煩,不怕挑戰,但能救下幾個忠貞之士就更好了,南宋后期的能干之臣已經很少了。

    等眾人趕到襄陽時,已經是到了傍晚時分了,由于是戰爭期間,城門早已關閉,吊橋也已吊起。徐澤看了高大而堅固的襄陽城,沉吟了半響,后面的眾人也跟了上來,徐澤看了一眼蔡陽,示意他喊城門。蔡陽點了點頭,對著城樓喊道:“太子殿下駕到,爾等快快打開城門。”

    城墻上的守將不敢怠慢,但有不敢相信,喊道:“可以印信?”

    徐澤聞言,止住準備開罵的蔡陽,從懷里掏出太子印璽,運起內功朝城上送去,只見太子印璽象被一只看不見的手托住一般,冉冉的望上伸去,一會兒就呈現在守將面前。守將一看,果然是太子印璽,連忙對左右喊道:“快去通知郭大俠和呂將軍。待我去開城門。”

    隨著城門緩緩打開,徐澤等人一夾坐騎,向城內沖去。早有士兵在前頭開道,一行人朝府衙弛去。而襄陽守將呂文德、郭靖、黃蓉等人早就迎接在府衙前,呂文德朝徐澤看了一眼,連忙跪倒道:“臣襄陽守將呂文德率江湖大俠郭靖、黃蓉拜見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而郭靖、黃蓉雖然見這位太子的相貌和跟在后面的小龍女、岳玲兩人感到十分奇怪,但也只能將好奇放在心里。也只有納頭便拜。

    那徐澤連忙道:“諸位請起。孤深夜來此倒是冒昧了。”呂文德連稱不敢。

    待呂文德延請徐澤來到大堂坐下,徐澤當之無愧的坐了首位。端著侍女送上來的香茗,徐澤微笑著望著郭靖、黃蓉對呂文德道:“呂將軍,你應該好好的謝謝郭大俠和郭夫人。沒有他們兩個,這襄陽也許早就成了空城了啊。”

    呂文德也不知道徐澤是故意損他,還是夸獎郭靖、黃蓉兩人,干笑道:“殿下言之有理。微臣那點微末能耐如何與郭大俠夫婦相比啊。”

    徐澤又道:“關于孤來襄陽,就別亂張揚了,還有聽聞這次蒙古大軍里,來了不少的武林高手,郭大俠可要小心防備啊。兵書有云:‘擒賊先擒王。’我等不可不妨啊。”

    黃蓉笑道:“有太子殿下坐鎮襄陽,想那蒙古韃子也難以得逞。”

    徐澤眼光一凝,知道黃蓉知道自己就是徐澤,當下也不隱瞞,笑道:“郭夫人過獎了,此次大戰關系到我大宋的安危,歷代兵法大家把銅頭鐵尾軟腹分別形容我大宋的巴蜀、荊襄和長江下游,孤與諸位相同,雖然身為皇室貴胄,但也是大宋的一員,此時應以國事為重。不分身份的貴賤,地位的高低都應該與蒙古韃子決一死戰。”徐澤的意思是說不論我是誰,是太子也好,是徐澤也好,我都是大宋的一員,這個時候以大事為重。

    黃蓉拱手笑道:“殿下言之有理。”然后兩人相視一笑。

    徐澤見黃蓉不再糾纏,心中暗自高興,對呂文德道:“呂卿,吳潛大人現在在什么位置?什么時候到達黃州?”

    呂文德雖然膽小,但并不代表他不通軍事,當下道:“回太子殿下,探子來報,吳大人到達江西路附近,估計兩日后可到黃州。”

    “不行,行軍速度太慢了,黃州只有五萬兵馬,如何能擋蒙古十萬大軍,速傳我密令,讓吳潛連夜行軍,后日清晨接管黃州。”徐澤冷聲道。

    “是。”呂文德又結結巴巴的道:“那右相賈大人那里…。”

    徐澤掃了呂文德一眼,道:“賈大人年事已高,隨他慢慢走吧!你呂大人還是關心一下襄陽的布防吧。”

    “是,是。臣這就去看看。”呂文德一臉的冷汗的回答道。

    “好了,今日天色已晚,孤也累了,歇著吧。”說著望著一臉沉思的郭靖一眼,拉著小龍女的手望府衙后宅走區。

    襄陽郭宅,剛從府衙回來的郭靖望著正在整理衣服的黃蓉道:“蓉兒,你說今天的那位太子殿下….?”

    “靖哥哥,你是怎么啦,太子殿下就是太子殿下,日后的大宋皇帝。”黃蓉笑道。

    “不對,我怎么看他象徐大俠?還有他身邊的龍姑娘,岳姑娘。”郭靖還是不依不饒的問道。

    “靖哥哥,小妹想問你,你跟徐大俠在哪相識的?”黃蓉笑道。

    “臨安。”郭靖回道。

    “小妹再問你,徐大俠的武功與全真教的丘道長,古墓派的龍姑娘如何?”黃蓉又問道。

    “徐大俠的武功高。”

    “他是過兒的大哥,按理說他教過兒的武功是再合適不過的了,為什么他推給了全真教,而后兩年沒消息。然后又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陸家莊英雄大會上。更何況,我丐幫子弟遍布天下,徐大俠的武功可以說是天下第一,我等怎么從來沒聽過這個人。你說奇不奇怪?”黃蓉分析道。

    郭靖失色道:“你是說徐大俠就是當今太子?”

    “沒有更好的解釋了,他第一次出現在臨安,然后又消失的無硬無蹤,能躲過我丐幫的耳目只有是皇宮了。靖哥哥,你看到剛才他身邊的那位青衣打扮的人沒有,如果小妹沒有猜錯的話,他是來自內廷。”黃蓉說道。眼睛閃著智慧的光芒。

    “沒想到,徐澤竟然是太子。真是沒想到。”郭靖嘆道。

    “靖哥哥,你應該感到高興才對。”黃蓉看著還沒有轉過彎來,又笑道:“靖哥哥,你看太子殿下剛才果斷剛毅,心有丘壑,日后肯定是為明君,大宋中興有望了,這正不是靖哥哥想要的嗎?”

    “不錯,不錯,蓉兒你說的對,我大宋中興有望了。還是蓉兒你聰明。”郭靖傻笑道。而黃蓉也是一眼的愛意。要是徐澤知道他的身份被黃蓉解釋成這樣的話,也許睡在夢里都會笑吧。

    離襄陽兩百里的一座軍營里,一位長的瘦長馬臉的四十上下的中年人坐在帥位上,他冷森森的望著跪在小校道:“你可看清楚了,吳潛那個老匹夫真的加快行軍速度了?”

    “回使相,小的看的清清楚楚的,估計后日清晨就可以到達黃州。”小校答道。

    “這個老匹夫,想貪圖軍功,幸虧本相有準備。不過…,快傳本相命令,全軍快速前進,一定要在后日清晨趕到襄陽,不能便宜了那個老匹夫。”中年人冷森森的吩咐道。

    “是。”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