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回 李代桃疆

    到底是擁有超前意識數千年的人,徐澤很快的清醒過來,毫不猶豫的走了上去,推開那名小太監,扶起趙祺,如玉的手掌朝他的靈臺***拍去,深厚的真氣朝趙祺體內涌去。盡管徐澤心知是無用功,但他還想拖一點時間。

    過了好半響,趙祺緩緩的睜開了他那無神的雙眼,身后的徐澤見狀,緩緩的道:“太子殿下,在下十分抱歉,恐怕不能醫治殿下的傷勢了。您還有什么要吩咐的趕快說吧!”徐澤還沒有象現在這樣詛喪過,也許因為兩人長的十分相象,或許其他的原因。

    趙祺一聽,身子一顫,無神的眼神更加暗淡了。但好象又想到什么似的,用嘶啞的聲音說道:“大俠,孤還有多長時間?”

    徐澤沉吟了片刻,道:“還有一個時辰。”

    “一個時辰?想不到我趙祺今日會命喪如此。賈似道你真毒!”趙祺自嘲道:“可惜我死了不要緊,大宋要亡了。我死已不得瞑目!”

    “太子殿下,如果有什么需要,在下愿意效勞。”徐澤心里十分感慨,于是對一個陌生人許下了一個諾言,卻不知道正因為這個諾言,讓他再也沒有過上清凈的生活,讓他花了半生的心血去挽救了風雨飄搖中的王朝,同時也使他踏上了人間權利的頂峰,成為了一代中興之主。

    “哦,還沒有請教大俠尊姓大名呢?”趙祺苦笑道,言語中已全無蕭瑟之意,好象自己并非將要去世的人一樣。

    “在下天山徐澤,她是賤內小龍女,另一位是在下的朋友。”徐澤向他介紹道。

    “遮天帝尊?原來閣下就是在陸家莊一掌打敗金輪法王的徐澤。”趙祺吃驚的道。

    “在下徐澤,也曾打敗過金輪法王,但是不是遮天帝尊,我就不知道了。”徐澤暗暗驚訝江湖中人的傳播速度。自己離開陸家莊也沒多長時間,不光傳的沸沸揚揚的不說,還多了一個外號。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孤能看看當今天下第一高手的風范嗎?”趙祺小心翼翼地提道。身在深宮長大的他,盡管見了不少的高手,但還沒有人被江湖人尊為“帝尊”的。

    徐澤正準備答話,旁邊已經驚醒過來的太監搶答道:“殿下,他與殿下長…長的一模一樣,奴才都認不出來了。”

    趙祺聞言,強自轉過頭來,入眼的人讓他這個見過無數陰謀與宮廷斗爭的太子也睜大了眼睛。好半響,才回過神來,嘆道:“真沒想到,孤與大俠竟然生的如此相象,要是知道孤沒有孿生兄弟,孤差點以為你是與孤一母同生的。”

    徐澤聞言,也苦笑道:“在下也感到十分驚奇,竟然能碰到一個與我生的一模一樣的人,偏偏還不是一母所生,這個世界太小了。”說完,兩人就同時苦笑了起來。相貌的相同讓兩個不同世界的人熟了起來。

    過了一會,感覺到趙祺的生命氣息正在緩慢消失的徐澤,趕忙道:“你的時間不多了。”

    “是啊,我知道,可惜我沒有時間了,大宋也沒有時間了,我還想成為一代中興之主呢?可惜天不從人愿啊。”趙祺首次露出黯然的語氣。

    知道歷史的徐澤聞言也嘆息,嘴巴張了張,最后還是說了出來:“其實你也不必難過,大宋的滅亡不是你的錯誤,太祖、太宗時候的政策已經決定了宋朝會滅在少數民族手中,就算你能登上皇位也不能改變什么,因為你斗不過賈似道。”

    趙祺聞言剛準備爭上半句,想了想,也就黯然的閉上了嘴。突然又莫名其妙的露出笑容道:“你能斗的過賈賊嗎?”

    徐澤笑道:“你這個比法是不對的,我的武功在世間已經是絕頂高手了,已入陸地神仙一留了,最重要了我比你們多了一個你們永遠也不可能擁有的東西。”這個東西是指數千年的歷史經驗,可趙祺卻沒有聽出來。

    趙祺聞言又是一笑,仿佛自己不是將死之人一樣。笑道:“你能打敗蒙古人嗎?”

    徐澤聞言,想了想,老實的道:“也許現在不行,我什么也沒有,不過給我二十年到三十年肯定可以滅了蒙古。你問這個干什么。”

    趙祺不理徐澤,接著說道:“也就是說,如果你擁有了一點勢力,你會更快的打敗蒙古了。”徐澤聞言都想暈了過去,連忙道:“你也知道你的時間不多了,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如果我可以幫忙的,可以告訴我。”

    趙祺聞言眼睛一亮,仿佛就等著這句話了,笑嘻嘻的說道:“徐澤,你這句話好象已經說了兩篇了,你是當世大俠,應該會一諾千金吧!”樣子好象吃了什么靈丹妙藥似的,馬上就可以象生龍活虎一般了。

    徐澤感覺象上了當一樣,但有感覺不到怎么上當。當下道:“說吧,我會答應你…。等等,只要是我愿意做的。”聰明的徐澤還是留了一手。

    趙祺仿佛沒聽到后一句似的,眼睛里放出神采,說出了幾個把周圍人震的不可置信的話來。“徐澤,孤想請你當大宋的皇帝。”

    瘋了,瘋了。這是旁邊幾人的看法。那個小太監爬了過來,哭喊道:“殿下,您怎么可以讓一個剛認識的人代您當皇帝呢?”

    “蔡陽,你跟在孤身邊二十年了,孤今日是不行的了,按照大宋律,你是要誅九族的,更何況孤相信徐大俠肯定能救我大宋億兆百姓。他比我強。”看著蔡陽還準備想說什么。連忙止住道:“蔡陽,二十年來,孤從來就沒有把你當作奴才,今日孤要去了,怎么連這最后的要求你都不答應嗎?”太監蔡陽聞言只得滿面眼淚的跪了下去。

    趙祺見狀,轉過頭去,對徐澤道:“你想好了嗎?愿不愿意?”

    徐澤一陣苦笑,世上奇事真多,被逼的事情有許多,還沒有人被逼著做皇帝的。望著趙祺一眼,又望著站在旁邊的小龍女一眼,道:“我不能答應你,我的任務是陪我妻子游遍大江南北。不可能參與到王朝的更替,更何況趙家子弟眾多,隨便找一個不就行了。”

    趙祺掃了一眼徐澤,譏笑道:“孤還以為遮天帝尊是個英雄,孤看也不過爾爾罷了。”

    “英雄?殿下可知道什么是英雄?”徐澤笑道。

    趙祺聞言正容道:“既然帝尊如此說來,待小子試言之,唐末荼毒至今,數百年矣!餓殍于野,人民相食,茍延殘活者,百不及一。青壯亡于疆場,婦孺喪于饑荒,大地如沸,萬戶哀哭。雖如此,不能阻所謂英雄者行其欲而逞其志。或為一姓之榮耀,或為一家一人之忠義,攪亂天下,萬姓不安;為一人之功業,驅兵數十萬而戰。戰士彼此不識,亦無素怨,皆黃膚黑發者,人人相似,挺刃持戈而互戮,傷殘其肢體,摧折其手足,而曰此固忠義也;使子女失其倚靠,婦人失其冀望,而曰此固亂世也,可乎?史官秉筆而記錄,士子眾口而傳揚,只聞英雄之恣笑,豈聞黎民之哀哭!一人揚名而萬里白骨,是故以吾見之,人之以為世之英雄,實為天下之賊也!而今,蒙古大軍兵連禍劫,屢次南下侵宋,我宋室江山已有三百余年矣,滅之無礙,然蒙古大軍一路殺我宋人,百姓死于鐵騎之下者無數。可憐我無數子民。”一番話說的徐澤吃驚不已,沒想到歷史上的昏君居然有如此見地。當下也收起笑容,認真的聽了起來。

    趙祺見狀,知道已經成功了一半,連忙又道:“可如今為帝尊一人之逍遙,置我大宋億兆軍民于戰火之中,帝尊之名何其重,而庶民之命、天下之淚、百姓之苦,何其卑微也!此中得失,竊為帝尊慮之。趙祺為天下黎民哭求帝尊,若帝尊不允,置天下蒼生何地也!”一番話說的連旁邊冰雪心腸的小龍女也感動不已。朝徐澤望去的眼睛里,隱有希冀之色。徐澤聞言嘆了口氣。緩緩道:“趙祺,你贏了,我可以保你趙氏江山數百年不失。”徐澤的話一出,眾人也都松了口氣。

    而趙祺的生命也走上了盡頭,無神的眼睛望著蔡陽道:“蔡陽,要象忠于我一樣忠于他。”又對徐澤苦笑道:“打擾了你們的平靜生活了,孤…孤感到…抱…歉,好…好…的對待…大宋…子…民。”說著就緩緩的閉上了雙眼,然而死去的臉上卻是欣慰的笑容。

    徐澤緩緩的撤回了雙手,低聲吩咐道:“蔡陽,把太子殿下火化了吧!”說著站起身來,望著倒在地上的趙祺一眼,默默的上了馬,敲了敲坐騎,重重的嘆了一聲,望官道走去,他知道以后也許再也沒有逍遙的時光了。而歷史也在這個時候翻開了新的一頁。

    望著騎在馬上的背影,小龍女一陣癡迷,追了上去,柔聲道:“潤之,你后悔了?”

    “沒有,只是再也不能陪你游山玩水了。”徐澤低沉的道。

    “其實…其實我覺得那個人說的有道理。再說以后的日子還長著呢。”小龍女安慰道。

    徐澤聞言是一陣苦笑。

    好半響,待蔡陽把趙祺安排好了,徐澤拍了拍坐騎,朝遠方飛去。騎在后面的蔡陽問道:“太子殿下,我們去哪里?”隱約得聽徐澤的聲音說道:“襄陽。”

    歷史在這個時候翻開了新的一頁。

    兄弟們啊,快啊,我的月票還有很多啊,請把你們的建議告訴我啊.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