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回 怒殺

    好半響,郭靖才說道:“陸姑娘已經許配給他人了。”

    楊過大驚,朝旁邊的陸無雙望去,哪知陸無雙也吃驚的朝他望來。徐澤見狀也知陸無雙不知內情,當下止住想要說話的楊過,微笑道:“不知許配給何人了?”

    郭境沉聲道:“聽他父親說是洛陽金刀門的少門主王思道王少俠。”

    “王思道?這個名字怎么沒聽過,很有名嗎?武功比我二弟強嗎?長的有我二弟俊俏嗎?他有個武功高強的兄長嗎?”徐澤盯著郭靖問道。

    想那郭靖是老實人,如何是徐澤的對手,只得回答道:“王少俠雖未在江湖中創下任何名頭,但是金刀門的少門主,武功想來也是不錯的,況且這與陸姑娘的婚約無關,這婚約是父母之命,雖然陸姑娘父母雙亡,但畢竟是有婚約在身,如何能嫁給過兒?”楊過聞言,眼光一閃,大叫道:“那又怎樣,無雙也不喜歡那個叫什么王思道的,怎么可以嫁給一個不喜歡的人呢?我一定要娶她做我的小媳婦。”說著就緊緊的拉住陸無雙的小手,好象生怕她跑了一樣,而陸無雙也反握著楊過,眼睛里透著堅定之色。

    郭靖大怒,臉色漲的通紅,道:“過兒,你可要立定腳跟,好好做人,別鬧得身敗名裂。你的名字是我取的,你可知這個“過”字的用意么?”

    楊過聽了這話,心中一震,突然想起童年時的許多往事,想起了諸般傷心折辱,又想:“怎么我這名字是郭伯伯取的?”

    郭靖對楊過愛之切,就不免求之苛,責之深,見他此日在群雄之前大大露臉,正自欣慰無已,卻突然發覺他做了萬萬不該之事,心中一急,語聲也就特別嚴厲,又道:“你過世的母親定然曾跟你說,你單名一個“過”字,表字叫作甚么?”楊過記得母親確曾說起,只是他年紀輕輕,從來無人以表字相稱,幾乎自己也忘了,于是答道:“叫作‘改之’。”郭靖厲聲道:“不錯,那是甚么意思?”楊過想了一想,記起黃蓉教過的經書,說道:“郭伯伯是叫我有了過失就要悔改。”

    郭靖語氣稍轉和緩,說道:“過兒,人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這是先圣先賢說的話。你先前對師尊不敬,此乃大過,現在你又要強搶他人妻子,你好好的想一下罷。”

    這時坐在一旁的徐澤出聲道:“郭大俠,這話徐某就不贊同了,這前一條罪名,我先不說;這后一條嘛,在下認為兩人情投意合結為夫婦也沒什么不對的。再說,陸姑娘父母雙亡多年,這陸姑娘一個人在江湖飄零多年,那個洛陽金刀門卻未有任何幫助,這恐怕有點說不過去吧!陸姑娘怎么可以嫁給這種人呢?我看是那金刀門早就忘記了這門親事了吧!”

    郭靖仍然堅持道:“就算忘記了,也得要金刀門的少門主的一紙休書休了,陸姑娘才能嫁。”陸無雙一聽,臉色慘白,雙手緊緊的握住楊過的手,指甲也掐進楊過的手心,掐的楊過心里隱隱做痛。暗道:“我不過與我的小媳婦相愛,如何不能成親,為什么你郭伯伯不理解我。”想著想著,胸頭怒氣涌將上來。他本是個天不怕地不怕、偏激剛烈之人,此時受了冤枉,更是甩出來甚么也不理會了,大聲說道:“我做了甚么事礙著你們了?我又害了誰啦?無雙就是有婚約怎么樣,可是我偏要她做我妻子。你們斬我一千刀、一萬刀,我還是要她做妻子。”

    話剛落音,大廳之上就傳來一陣趙志敬那特有的奸笑聲,“你這個小畜生,不光不尊敬師長,強搶他人之妻,還與你義嫂關系曖昧。楊過,你還記得那天晚上在終南山上,我和尹師弟親眼目睹這你和你結義嫂子人赤身露體,干甚么來著?”此話一出口,登時象在大廳上丟下一個炸彈一樣。眾人都雙眼朝坐在徐澤旁邊的小龍女望去,眼睛中全是鄙夷之色,要不是徐澤武功高強,剛才又打敗了金輪法王,早就用吐沫淹死了小龍女。

    而楊過更是顫抖著向徐澤望去,眼睛之中充滿絕望之色,嘴巴張開頓時想說什么,卻發現怎么也說不出話來,這時耳邊傳來一個聲音道:“別說話,這事交給我。”楊過眼睛一亮,因為這聲音正是徐澤。

    反手握了一下身邊的小龍女,站起身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重陽宮的趙志敬道長。在下有禮了。”

    趙志敬躬身道:“晚輩不敢,按說這件事是前輩家事,晚輩不便插手,但楊過這個小畜生簡直是喪心病狂,怕前輩以后被他蒙蔽,所以。”

    徐澤聽了,心中大怒,“操,既然知道這是家事,你還提,你以為這件事你爺爺不知道啊,兩人中間隔了東西,老子老婆也沒損失什么,操,偏偏被你小子曖昧的提出來,讓別人還真的以為他們會發生什么呢,真是找死。”其實,趙志敬這么做,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在宋朝,婦女的地位是非常的低下,何況男人被帶了綠帽子是件很丟人的事情,按照他的推測,徐澤肯定會當場一掌打死楊過,然后休了小龍女,拂袖而去,這樣不僅除了楊過,而且還落了徐澤的面子,讓他以后在任何人面前都要矮上三分,也算報了自己的羞辱之仇,一石數鳥,真是好計策。可沒想到徐澤偏偏知道這一切,而且想他這種實力強悍的家伙,最討厭別人在他面前耍詭計。趙志敬今日不死想也不容易了。

    當下笑道:“難得趙道長一片好心啊,我這里有一劍法,就算做感謝之物,不知道長可否愿意?”趙志敬聞言大喜,想徐澤武功蓋世,他要傳授的劍法肯定是絕世劍法,當下就跪在地上磕起頭來,眾人見狀,心中不齒。

    徐澤冷笑道:“既然道長這般著急,我先傳你口訣,然后你在諸位大俠面前練給我們看看。”趙志敬抬頭奇道:“前輩,只有口訣,沒有劍式如何能練成劍法?”

    徐澤聞言譏笑道:“當初楊過在重陽宮學藝時,你趙志敬不就是傳了你全真教的入門口訣,然后讓楊過參加你們重陽宮一年一度的比武大會的嗎?把楊過打的身無完膚,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趙志敬是個什么樣的人物,你不就是看我和郭大俠上山時教訓了你一下,你不敢找我們,卻只能欺負楊過;我看你還惦記著我送給楊過的那柄青冥劍吧。只傳口訣就讓他比武,虧你也想的出來,也難怪楊過要另投他門。”此話一說,眾人也知道楊過為什么改投古墓派了,心中更是對趙志敬鄙視,連帶著看郝大通、孫不二等人的眼睛都不對,那郝大通等人如何知道楊過改投古墓另有內情啊,這下臉色漲的通紅,恨不得找個地洞鉆下去。

    徐澤又接著說道:“你剛才說楊過與我妻子關系曖昧?楊過是我妻子的弟子,平時指點武功有什么過錯,還有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他們關系曖昧的,聽說你們全真教是不準到后山去的,你是怎么去的,你知道岳元帥是怎么死的嗎?是被莫須有的罪名害死的,你也想我因為你這個卑鄙小人的幾句話,就殺了對我尊敬非常的兄弟,休了我那對我情深意重的妻子嗎?趙志敬啊!趙志敬,全真教怎么收了你這樣的徒弟,簡直就是秦檜第二,今日我不殺你,日后你必將危害武林,今日不殺你,王重陽和你幾個師父師叔及全真教的名聲就被你毀于一旦,你去死吧!”說到最后,徐澤心中怒氣沖天,揚起右掌朝趙志敬頂門拍去,頓時只見大廳砰的一聲巨響,大理石磨成的地面出現一個大坑,大坑里隱約著有幾片碎衣服,顯然趙志敬已經粉身碎骨了。眾人望著怒氣沖天的徐澤,如同高山一樣矗立在自己的眼前,反被他眼睛掃過的群豪,莫不膽戰心驚,象是臣子見了皇帝陛下,在其威嚴之下忍不住要跪下來一樣。從此徐澤就多了一個外號“遮天帝尊”。盡管徐澤在江湖中活動的日子很短,但他的一切仍然是江湖中的一個神話一樣,當他去世百年后,別人提及的時候,仍然是心中駭然。

    英雄大會也就在徐澤的一掌中草草結束了,全真教也因為出現了趙志敬而名聲大損,直到李志常當了掌教后,在收復中原的過程中,帶領全真教弟子浴血奮戰后才有所好轉。不過這是后話。

    夜晚在陸家莊的客房里,激情后的小龍女靠在徐澤的肩上,迷人的小嘴張了張,想要說什么,徐澤止住道:“你跟二弟的事情,我知道了,那是因為練武的原因,你也不必放在心上。”小龍女望著徐澤的眼睛許久,方點了點頭,又靠在徐澤的胸膛上,突然說道:“潤之,那岳姑娘喜歡你,你就收了她吧,她也怪可憐的。”

    徐澤大驚,道:“龍兒,我的心你是明白的,這種事情以后別再提了。”

    小龍女臉色通紅,嬌羞道:“潤之,龍兒不是為你著想,而是因為你太強了,我一個人應付不過來,所以我我想找個幫手。”說完又嬌羞的低下了頭。看著那醉人的樣子,徐澤只覺的一股邪火從下腹升起,抱著小龍女笑道:“這事以后再說,我們接著來‘運動’。嘿嘿。”說完,只見蚊帳一陣顫動,房里又奏響了一首動人的音樂聲。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