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回 武林大會(三)

    看著臺上的金輪法王,徐澤心中一動,然后就見他一個抬腳,向臺上走去,確切的說是離地三尺向臺上飄去,赫然是武林中失傳的輕功青云路,似慢實快,眨眼之間就到了臺上。群豪大聲叫好,而金輪法王心中暗暗叫苦,中原武林何時出現如此高手的,但現在他是騎虎難下,只得硬著頭皮撐下去。

    望著對面的金輪法王,徐澤雍容的笑道:“大和尚,聞密宗有門絕學叫血手印,不知大和尚練的如何?”血手印是密宗絕學,中之人身上有一血紅的手印,威力十分強大,不若如少林的般若掌。金輪法王謙虛的道:“小僧略有涉獵,也知一二。”言語中包含著得意之色,分明不是他講的略有涉獵那么簡單,但徐澤也不放在心上,只是點了點頭,又問道:“那大和尚對龍虎般若象功知道多少?”此話一出,金輪法王臉色驟變,這龍虎般若象功傳說有九龍十虎之力,中之人全身粉碎而亡,那密宗不傳之密,自己也是前不久蒙師傅開恩,才傳授此門絕學,沒想到,對面這位年紀青青的少年如何知道的。心中更是惴惴不安,當心沉聲道:“小僧剛剛涉及。”

    徐澤聞言嘆道:“既然如此你就用你的血手印接我一招吧!”言語中充滿了蕭瑟之意。金輪法王心中暗奇,哪有人希望自己的對手練成絕學的,其實他卻不知道徐澤心中所思,練成了絕世武功,固然可以得到許多,金錢、地位、美女,但高處不勝寒,尋遍天下卻沒有可以一戰的高手,這也是后來徐澤轉變為爭霸天下,開創一代盛世,成為一代中興之主的原因,盡管用的名稱不一樣,但只有這樣他才不會感到寂寞。其實高手也很可憐。

    看著面前的金輪法王已經凝住了全身功力,一雙蒲扇大的手掌也變成了血紅色,血手印共分為四層,而對應的運功時的手掌顏色也分為淡紅、橙紅、紫紅和血紅,以血紅為高,今見金輪法王手掌成血紅色,知道他的血手印已經大乘。當下點了點頭道:“大和尚,我馬上要使用的武功是我兩年間所創的絕學之一,名字叫遮天手,你要小心了。”遮天手,好狂妄的名稱,想它的威力也是不凡,金輪法王心里一動,左手擺了擺,手上頓時出現了五個金輪,傳聞當今世上金輪法王還沒有同時使用過五個輪子的,可見今日他對徐澤的重視程度。而徐澤仍然漫不經心的站在那里。

    金輪法王眼光一凝,冷聲道:“徐大俠,小心了,血手印,五行同輝。”只見金輪法王右手閃電般的朝徐澤拍去,而緊跟其后的是五只金光閃閃的金輪,按五行排列,朝徐澤罩去,金光頓時籠罩住徐澤全身。臺下的群豪頓時大驚,就是郭靖等人心知徐澤武功高強,這時也驚的站了起來。只有小龍女與楊過兩個人在說著話,倒不是他們對徐澤不擔心,而是對徐澤有著無比的信心。

    果然,眾人只聽金光中喊了一聲“遮天手”,接著就見金光中出現了一只潔白如玉的手掌,然后只見空中正有著七道顏色的真氣望那知掌心凝住,分明是紅、橙、黃、綠、藍、靛、紫,剎是好看。然而對面的金輪法王卻感受不同,眼睛望去一片漆黑,仿佛真的把天遮住了,心中膽戰心驚。接著就聽砰的一聲響,眾人就見臺上之剩下了徐澤一個人,滿天的金色也已消失,而金輪法王卻倒在地上,臉色淡金色,嘴角隱有血跡,分明是受了重傷,而他的仗以成名的五個金輪也被震的粉碎,不知道和哪片塵土化在一起了。

    望著躺在地上的金輪法王,徐澤冷聲道:“大和尚,今日只所以沒有要你的命,是因為今日是武林大會,各自只是切磋武藝,而非撕殺,他日兩軍交戰,我若見到你,必殺之。”又幾個隨從怒道:“還不帶他們滾回蒙古去。”金輪法王的幾個隨從連忙扶著金輪法王師徒幾人,灰溜溜的滾了出去。群雄見狀又是歡呼起來。群雄見狀又是歡呼起來。而郭靖也高興招呼徐澤等人到大廳落座。

    群豪見今日趕跑了金輪法王,心中興奮,也就沒有什么負擔,頓時大喝起來。過了半響,坐在主席的郭靖站了起來,止住正在熱鬧的群豪道:“諸位武林同道,今日蒙徐大俠大展神威,幫我們打跑了金輪法王,依郭某看,這武林盟主一位應該是徐大俠,不知道各位有沒有意見啊?”

    群豪見徐澤一掌就打傷了金輪法王,一身武功非常人所能及。當下齊聲大呼:“徐大俠,徐大俠。”聲音震天,恐怕整個大勝關都能聽的見了。

    盡管知道有這種場面的徐澤心里還是一驚,想不到群豪如此熱情。當下站起身來拱手道:“各位武林同道,徐某感到十分汗顏,想我徐澤武功平平,如何能擔當如此重位,更何況徐某一向不把自己視為武林中人,就是此次參加武林大會也是為了尋找我兄弟而來,此次大會之后,徐某也要和我的妻子游山玩水,從此將遠離武林紛爭,實在不能當此重任。不過依在下看來,郭大俠俠義心腸,更兼武功蓋世,實乃武林盟主的最佳人選。”說著轉過頭,止住想要說什么的郭靖,笑道:“假如日后,郭大俠有何需要,只要一紙書信,徐某當竭盡全力。”群豪聞言也知此事強求不得,于是又喊郭靖的名字,郭靖還要說什么時,旁邊的黃蓉連忙拉住道:“靖哥哥,想徐大俠和龍姑娘乃是神仙中人,非我等所比,既然徐大俠這么說,肯定有他的道理,你不妨就當這個武林盟主,率領武林群豪共同抵制蒙古韃子。”郭靖聞言,也知徐澤不喜武林分爭。也就點點頭。于是武林大會總算完成了它的使命。眾人見諸事已定,又吃了起來。

    郭靖看著坐徐澤旁邊的楊過一眼,向黃蓉笑道:“你起初擔心過兒人品不正,又怕他武功不濟,難及芙兒,現下總沒話說了罷?他為中原英雄立了這等大功,別說并無甚么過失,就算有何莽撞,做錯了事,那也是過不及功了。”黃蓉點點頭,笑道:“這一回是我走了眼,過兒人品武功都好,我也是歡喜得緊呢。”

    郭靖聽妻子答應了女兒的婚事,心中大喜,向徐澤道:“潤之,過兒過世了的父親當年與在下有八拜之交。楊郭兩家累世交好,在下單生一女,相貌與武功都還過得去……”他性子直爽,心中想甚么口□就說甚么。黃蓉插嘴笑道:“啊喲,那有這般自夸自贊的勁兒,也不怕徐大俠笑話。”

    郭靖哈哈一笑,接著說道:“在下意欲將小女許配給過兒。他父母都已過世,而潤之是過兒的義兄,此事須得請潤之作主。乘著今日群賢畢集,喜上加喜,咱們再請兩位年高德重的英雄作媒,訂了親事如何?”其時婚配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男女本人反而做不了主,因之當年郭靖之父郭嘯天與楊過的祖父楊鐵心才有指腹為婚之事。

    郭靖說了此言,笑嘻嘻的望著楊過與女兒,心料徐澤定會玉成美事。郭芙早已羞得滿臉通紅,將臉蛋兒藏在母親懷□,心覺不妥,卻不敢說甚么。

    徐澤聞言,心中一動,剛準備答話,旁邊的楊過已站起身來,向郭靖與黃蓉深深一揖,說道:“郭伯伯、郭伯母養育的大恩、見愛之情,小侄粉身難報。但小侄家世寒微,人品低劣,萬萬配不上你家千金小姐。”

    郭靖本想自己夫婦名滿天下,女兒品貌武功又是第一流的人才,現下親自出口許配,他定然歡喜之極,那知竟會一口拒絕,倒不由得一怔,但隨即想起,他定是年輕面嫩,當下哈哈一笑,說道:“過兒,你我不是外人,這是終身大事,不須害羞。”楊過又是一揖到地,說道:“郭伯伯,你若有何差遺,小侄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婚姻之命,卻實是不敢遵從。”郭靖見他臉色鄭重,大是詫異,望著妻子,盼她說個明白。黃蓉暗怪丈夫心直,不先探聽明白,就在席間開門見山的當眾提出來,枉自碰了個大釘子,當下強笑道:“反正兩人年紀還小,此事以后再提也不遲。今日群雄聚會,還量商議國家大計要緊。兒女私事,咱們暫且擱下罷。”郭靖心想不錯。正待說什么。

    楊過道:“此事不勞郭伯伯、郭伯母費心了,小侄已經找到一個和我情投意合的女子。”說著就走到第二席拉起一個少女,分明是陸無雙。郭靖雖然對楊過的做法不喜,但見楊過找到一個容貌不下于自己的女兒的女孩,雖然這個少女腿腳不便,但也不放在心上。臉上仍然露出笑容,問道:“原來過兒已經有了心上人,原來如此,但不知是哪家女子啊?”楊過見郭靖不反對,也高興的道:“是太湖陸家莊的小姐。”

    郭靖先還是臉帶笑容,后來象想到什么一樣,臉色驟變,大聲道:“不行,過兒,你郭伯伯不同意這門親事。”

    “為什么?”楊過叫到。這下徐澤也好奇的朝郭靖望去,也想聽聽郭靖能說出什么原因來。

    各位兄弟,狼崽弄不明白,這本書還沒有五萬字,怎么會上榜了。誰能告訴我啊。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