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回 武林大會(二)

    群俠見郭靖對徐澤的到來是如此高興,心中暗自驚奇,都暗自推測著徐澤與小龍女的身份。

    郭靖見徐澤一到,心知今日之事已成定局,當下滿面笑容的拱手道:“徐兄弟,兩年不見,風采依舊啊。”

    徐澤也拱手道:“郭大俠為國為民,舉辦這次武林大會,共抗蒙古大軍,徐某忝為大宋子民,卻知道游山玩水,實在汗顏啊。”說著就向郭靖、黃蓉介紹一下小龍女,當兩人知道小龍女就是楊過師傅時,心中暗自驚奇,卻沒有多說。而黃蓉冰雪聰明,拉著小龍女的手就嘮叨起來,而小龍女再也不是剛出古墓時的樣子了,在徐澤的幫助下,倒也沒有什么捉襟見肘的感覺。而徐澤在郭靖的帶領下,也認識了不少武林人物,相對于武林中人對徐澤這個人來說,是那么的陌生,但看在郭靖的份上也都笑臉相迎,當看到全陣教郝大通、孫不二那種敢怒不敢言,又要對徐澤行大禮的樣子,方知道面前這個年輕人不簡單。

    好半響,徐澤方在郭靖的邀請下坐了下來。本來郭靖想請徐澤夫婦坐在正中間,被徐澤拒絕,后來在全真教等人的勸說下才和小龍女坐了下來。而郭靖也坐在他的左邊。

    看著臺上飛舞的楊過,郭靖出聲道:“徐兄弟,你看。”徐澤插言道:“郭大俠,在下是楊過的大哥,而郭大俠卻是楊過的伯父,我看你我就不必如此生分了,稱呼我潤之就可以了。”

    郭靖聞言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就依潤之。”又說道:“潤之,你看過兒的境況如何?金輪法王說的有理,如果再這樣下去,就算我們取勝了,也勝之不武啊,有損我中原武林的名聲啊?”

    徐澤聞言,雖然不同意郭靖的觀點,但還是點了點頭,于是出聲喊道:“住手。”又對另一邊的金輪法王道:“大和尚,你剛才說的有理啊,想這樣比下去,我看到明日也分不出個勝負來,依在下看來,干脆讓他們別比招式,干脆讓他們拼內力吧!”話一出口,別說金輪法王了,就連郭靖等人也吃驚的叫了出來,一直把楊過當做自己親生兒子的郭靖連忙止住道:“潤之不可。”想那楊過才多大,就是從娘胎里練武也比不上達爾巴,讓他們比試內力,不是想讓楊過送死嗎?

    徐澤望著苦惱中的金輪法王,微笑道:“大和尚,怎么不敢比。”看著徐澤那高深莫測的笑容,金輪法王心里不由的一緊,有敵人并不可怕,敵人的陰謀也并不可怕,但可怕的是敵人明知不敵,卻仍然光明正大的走進自己的陰謀,這不由不讓人深思了。看著金輪法王的樣子,眾人心中又是一疑,都朝象來以計謀見長的黃蓉看去,但看著黃蓉也是一臉深思的模樣,也就放棄了想知道答案的心思了,都一齊朝金輪法王看去,看他如何做出選擇。

    金輪法王心中一緊,眼珠一轉,到底是按不住誘惑,出聲道:“既然如此,就依徐大俠。不過,這次要是劣徒贏了,我方可是連勝兩場了,按照規定。”

    徐澤仍然微笑道:“我等當然奉大和尚為武林盟主了。”看著徐澤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金輪法王頓時感覺象掉進了陷井一樣。但偏偏又不知道自己錯在什么地方。

    徐澤看著金輪法王的樣子,笑道:“我看不如先讓他們歇個盞茶時間再比不遲,大師以為如何?”事到臨頭,金輪法王也只得點點頭。當下喊過兩人。

    看著眼前的楊過,見他沒有因自己與小龍女在一起而感到絲毫的不快,心中也頓時放下心來,當下拉著楊過說道:“二弟,你沒有怪大哥吧!”

    楊過望著眼前大哥,兩年未見仍然風采依舊,如同神仙人一般站在自己的眼前,強自止住眼淚,道:“我知道大哥肯定是為了我好。”

    徐澤點點頭道:“二弟如今所學甚雜,獨孤九劍,全真教,古墓派,還有洪老前輩與你義父,可以說是身兼數家之長,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深厚的內力是不能使自己的招數發揮應有的作用,而內力的來源有三個方面,一個方面就是自己苦練,現在武林中絕大部分都是這樣;第二個方面就是不斷的激發自己的潛能,就象你這種的,坐在寒玉床上練武;最后一種就是食用千年奇物或者有人用密宗或者別的法門實施灌頂**,把一身的功力傳給你。大哥這次準備用第二種方法讓你功力迅速提深,爭取盡快的把我師門的一些武功傳給你。”又看了一眼滿是擔心的楊過,笑道:“做大哥的什么時候害過你啊,放心吧,大哥會保護你的。”說著就朝楊過揮了揮手,頓時把楊過送上了比武臺,別人還以為是楊過的輕功高超,惹得一片叫好聲,弄的臺上的楊過苦笑不已,兩只眼睛朝已經坐好的徐澤望去,只見徐澤給了一個寬慰的笑容,而小龍女也是一臉的鼓勵之色,當下心神大定,兩眼朝已經準備好的達爾巴望去,滿臉的不屑。但兩手中卻聚集著十成功力,準備迎接達爾巴。當兩人雙手甫一接觸,楊過盤坐的身體向后移去,一看就知道楊過的內力與達爾巴相差甚遠,看的眾人心頭一緊,眼神不由的朝這個提議的人望去,沒想到,他卻在和小龍女說笑著,仿佛一點也不關心自己兄弟的死活了。如果眼光可以殺死人的話,徐澤肯定已經死了N次了。

    這時身在比武中的楊過卻是有苦難言,這個達爾巴的功力比自己高了許多,就象一個少年人同一個中年人一樣,要不是深知徐澤不會害自己的話,早就放棄了。但比試內力不是己亡就是他死,當下只得咬緊牙關,猛提內力,灌注雙手,勉強抵住達爾巴洶涌而至的內力。

    過了半響,楊過就到了油盡燈枯的境界了,丹田中再無半絲內力,不由的暗暗叫苦,心中暗道:“大哥,你再不幫我,你兄弟就會死在這里了。”仿佛是菩薩顯靈一樣,楊過頓時覺得從背心的靈臺***傳入一股甘泉,干枯的丹田頓時滋潤起來,這時,徐澤那清朗的聲音傳了過來,“不錯啊,兩年練到這個水平,你果然沒有偷懶,兄弟我現在傳你凝氣用力的法門,你認真聽好了,今日我借達爾巴的內力擴張你的經脈,使你以后練武比過去還要快幾分,最重要的還能接受那大和尚幾份功力。”話剛落音,楊過頓時覺得全身各處經脈好象被什么東西保護起來,而丹田里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真氣,仿佛不受控制的又朝達爾巴涌去,而隨之自己的經脈也擴張了少許。就這樣經過了幾個來回,楊過發現自己聚集的真氣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多。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徐澤的聲音又傳了過來,“好了,今日就到這里吧,給那大和尚還留條命,日后還有些用處。”話剛落音,就覺得掌心內力一吐,對面的達爾巴就朝臺下飛去。楊過大喜,知道自己贏了,盡管是在自己大哥幫助下贏的,但他大喜的并非如此,因為他發現比試下場,自己并沒有什么不適的感覺,反而自己渾身是勁,內力也比以前強了不少。

    看著站在臺上興奮不已的楊過,徐澤微笑道:“大和尚,這局好象是我方贏了。雙方一勝一負,還有最后一場,還是徐某陪大和尚走一場吧。”

    金輪法王心中暗怒,他知道徐澤在其中搗鬼,但偏偏不知道怎么出手的,想徐澤功力通神,這隔物傳力,隔山打牛用起來倒也不難。以金輪法王現在的功力如何發現,只得冷著臉道:“徐公子好手段。大和尚我佩服,請吧!”說完就是一個云龍九現,頓時就出現在臺上,滿臉憤怒的望著徐澤,仿佛要把他吃了一樣。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