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回 武林大會(一)

    而在徐澤趕走李莫愁的同時,位于大勝關的歸云莊內的郭靖等人卻險入了困境之中,看著場中跳躍翻騰的人影,心中不安的感覺越來越重了,卻不知道不安的感覺來源處哪里。

    旁邊的黃蓉見狀,到底是多年的夫妻,輕輕的握著郭靖的大手,道:“靖哥哥,朱師兄對霍都肯定是有把握的,你就別擔心了。”

    郭靖嘆道:“蓉兒,我心里總是不塌實,仿佛什么事情要發生,哎,要是他在就好了。”

    黃蓉奇道:“靖哥哥,你說的可是過兒的大哥。”

    郭靖點了點頭,說道:“這個人我怎么也看透,武功之高恐怕連岳父也望塵莫及,你昨天也看到過兒那幾招劍法了,盡管有一部分是古墓派的,但依我看大部分都是他大哥傳授的獨孤九劍,聽說還沒有教完,試想沒有完整的一套劍法把郝道長打的毫無還手之力,他的武功恐怕是達到天人之境了。今日,他要是能到何拒金輪法王啊!”

    黃蓉聽了,也嘆了口氣,勸道:“靖哥哥,象這類奇人一般都是行蹤不定,就象我爹、一燈大師他們一樣。只有他們來找你,你卻找不到他們。”言語間充滿了蕭瑟,但到底是聰慧絕倫的幫主,也知道這個時候不該說這種話,于是又笑道:“不過,今日我們贏的機率比較大,靖哥哥,就別擔心了。”話剛落音,就聽得“啊”的一聲慘叫,急忙回頭,但見臺上的朱子柳已仰天跌倒。

    這一下變起倉卒,人人都是大吃一驚。原來霍都認輸之后,朱子柳心想自己以一陽指法點中他***道,這與尋常點***法全然不同,旁人須難解救,于是伸手在他脅下按了幾下,運氣解開他的***道。那知霍都***道甫解,殺機陡生,口□微微呻吟,尚未站直身子,右手拇指一按扇柄機括,四枚毒釘從扇骨中飛出,盡數釘在朱子柳身上。本來高手比武,既見輸贏,便決不能再行動手,何況大廳上眾目睽睽,怎料得到他會突施暗算?霍都若在比武之際發射暗器,扇骨藏釘雖然巧妙,卻也決計傷害不了對方;此時朱子柳解他***道,與他相距不過尺許,這暗器貼身斗發,武功再高,亦難閃避。四枚釘上□以西藏雪山所產劇毒,朱子柳一中毒釘,立時全身痛□難當,難以站立。

    群雄驚怒交集,紛紛戟指霍都,痛斥他卑鄙無恥。霍都笑道:“小王反敗為勝,又有甚么恥不恥的?咱們比武之先,又沒言明不得使用暗器。這位朱兄若是用暗器先行打中小王,那我也是認命罷啦。”眾人雖覺他強詞奪理,一時倒也沒法駁斥,但仍是斥罵不休。

    郭靖搶出抱起朱子柳,但見四枚小釘分釘他胸口,又見他臉上神情古怪,知道暗器上的毒藥甚是怪異,忙伸指先點了他三處***,使得血行遲緩、經脈閉塞,毒氣不致散發入心,問黃蓉道:“怎么辦?”黃蓉皺眉不語,料知要解此毒,定須霍都或金輪法王親自用藥,但如何奪到解藥,一時彷徨無計。

    點蒼漁隱見師弟中毒深重,又是擔憂,又是憤怒,拉起袍角在衣帶中一塞,就要奔出去和霍都交手。黃蓉卻思慮到比武的通盤大計,心想:“對方已然勝了一場,漁人師兄出馬,對方達爾巴應戰,我們并無勝算。”忙道:“師兄且慢!”點蒼漁隱問道:“怎地?”饒是黃蓉智謀百出,卻也答不出話來,這頭一場既已輸了,此后兩場就甚是難處。

    當下對郭靖沉重的說道:“靖哥哥,下兩場我們可要小心了,我看還是由我出戰達爾巴,然后由靖哥哥對金輪法王。可是”

    “可是,蓉兒,你是有孕在身啊!萬一。”郭靖擔心道。

    “沒有萬一了,靖哥哥,只有我用打狗棒法對付達爾巴了。”說著就準備沖上臺去。突然,一個聲音冒了出來,“郭伯伯,郭伯母,還是讓小侄出戰吧!”兩人吃驚的看去,郭靖按住心中的驚奇,驚道:“過兒。”接著又說道:“過兒,你可知道達爾巴的功夫遠在霍都之上。萬一萬一你有個什么閃失,你讓郭伯伯怎么向你爹爹交代啊!”楊過聞言,見郭靖不擔心他會不會戰勝,而是擔心他會不會受到傷害,心中暗自激動,誠懇的說道:“郭伯伯,別擔心,過兒即使打不過也不會出事的,大哥臨走時曾經傳了一套凌波微步,說是輕功的無上絕技。”郭靖聞言,雖對徐澤的凌波微步特別有把握,但還是朝著黃蓉望了一眼,黃蓉也朝楊過看一眼,點了點頭。

    楊過大喜,一個“鷂子翻身”頓時就出現在比武臺上,群豪見上臺的竟然是個少年,當下大嘩,也不知道黃蓉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但卻也沒有什么大的反映,因為黃蓉一向是中原武林的智者的象征。

    那藏僧達爾巴見有人上臺,從大紅袈裟下取出一件兵器,走上比武臺正中。眾人見到他的兵刃,都是暗暗心驚,原來那是一柄又粗又長的金杵。這金剛降魔杵長達四尺,杵頭碗口粗細,杵身金光閃閃,似是用純金所鑄,這份量可比鋼鐵重得多了。

    他來到廳中,向群雄合十行禮,牛手將金杵往上一拋。金杵落將下來,砰的一聲,把廳上兩塊青花大磚打得粉碎,杵身陷入泥中,深逾一尺。這一下先聲奪人,此杵重量可知,瞧他又乾又瘦的一個和尚,居然使得動此杵,則武功膂力又可想而知。都不由的為楊過擔心。

    只見達爾巴轉身向楊過道:“小孩子,我來和你比武!”金剛杵橫掃,疾向楊過腰間打去。這一杵揮將過來,帶著一道金光。金剛杵極為沉重,他一出手,金光便生,可見其膂力之強,手法之快。楊過雙腳不動,腰身向后縮了尺許,金剛杵恰好在他腰前掠過。那知達爾巴不等金杵勢頭轉老,手腕使勁,金剛杵的橫揮之勢斗然間變為直挺,竟向楊過腰間直戳過去。以如此沉重兵刃,使如此剛狠招數,竟能半途急遽轉向,人人均是出乎意外,楊過也是大吃一驚,忙按鐵劍在金杵上壓落,身子借力飛起。

    達爾巴不等他落地,揮杵追擊,楊過鐵劍又在金杵上一按,二度上躍。達爾巴大喝一聲:“往哪里逃?”金杵跟著擊到。楊過身在半空,不便轉折,眼見情勢危急已極,當下行險僥幸,突然伸手抓住杵頭,揮劍直削下去。要是他有點蒼漁隱那樣的力氣,敵人非撒手放杵不可。只是達爾巴本力強他數倍,用力回奪,急向后退。楊過乘勢放開杵頭,輕輕巧巧的落下地來。他接連三招被逼在半空,性命真是在呼吸之間,這時敵人的兵刃雖沒奪到,但危局已解,旁觀眾人都舒了口氣。

    達爾巴見狀,心中更是大怒了,金杵再次擊到,罡風把楊過籠罩其中,眼見躲不過,眾人心中大驚,楊過心中更是一緊,突然靈光一現,腳步一滑,頓時從同人到大有,再從歸妹到未濟,頓時出了罡風的籠罩范圍,眾人見楊過幾個劃步就擺脫出來,大聲叫好。而臺上的郭靖兩人對望了一眼,心中知道這定然是徐澤所傳授的“凌波微步”了,見它如此神奇,心中不由的對徐澤更是感到好奇不已。坐在一旁的金輪法王心中更是吃驚了,“中原武林真是藏龍臥虎啊,一個小小的竟然有如此神奇的步伐,不知交他的人,武功是何等的神奇啊。”當下沉聲道:“郭大俠,如果如此躲下去,依我看就是打到明天也分不出什么結果吧。”

    郭靖是個老實人,如何是金輪法王的對手,朝黃蓉看去,黃蓉見郭靖受窘,當下笑道:“法王不如等等看看,也許很快就有結果了。”

    “怎么,金輪法王等不急了,我那兄弟雖然不成材,但對付你那徒弟還是不成問題的。如果你等不急的話,在下倒可以奉陪。”一個清朗的聲音傳入眾人耳里,聲音是那樣的不徐不慢,中正平和,是那樣的清晰入耳,仿佛就是親口對自己說的一樣,金輪法王失色道:“千里傳音。”而相對于郭靖來說,心中確是驚喜非常,捉著黃蓉的手說道:“來了,他來了。”黃蓉聞言,靈光一閃,笑道:“靖哥哥,你說的是過兒的大哥?”

    郭靖笑道:“世上除了他有如此功力,還會有誰啊。”于是站起身來,喊道:“是徐兄弟嗎?郭靖拜見。”

    那清朗的聲音又傳了過來:“郭大俠,兩年未見,不知尊駕如何啊?”聲音越來越近,到最后一個字的時候,眾人面前一亮,郭靖旁邊頓時出現了一個相貌剛毅,神情瀟灑的年輕人,在他旁邊還有一位年輕貌美,如同天仙降世的絕世美女。這兩人正是徐澤與小龍女,原來徐澤怕比武之事有所變化,所以就帶著小龍女,丟掉馬匹,瞬移過來。沒想到,剛好聽到金輪法王挖苦的話,忍不住擺弄了一番,倒也沒錯過時間。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