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回 赤練仙子李莫愁

    官道上,五騎兩排并轡而行,最前是一個英武的少年英俠,面目輪廓很深,與中原人相異,他左首之人面容枯槁,毫無生氣,一身青衫,整個的使人望之生畏,但身形窈窕,一看即知是女人,右首是一個表情活潑的嬌美少女,眉目間與中間少俠頗有幾分相似,后面兩人皆是美麗動人的少女,左邊皮膚微黑,嘴唇微抿,顯然性格倔強,只不過現在神情有些落寞;右邊少女身材苗條,婀娜曼妙,楚楚動人,渾身充滿楚楚可憐的柔弱氣質,讓人憐惜。

    左首的青衣女子望了一眼那落寞少女勸道:“表妹,楊大哥武功不錯,而且又是古墓傳人,李莫愁又是他師伯,想來是不會為難楊大哥的。”

    “是啊,是啊,陸姑娘,聽楊大哥說他的大哥還傳了他一套逃跑的輕功,想來那李莫愁也追不上他。”右首那嬌媚少女說道。

    “哎,也不知道那傻蛋怎么樣了,千萬別讓那個惡魔抓住了,否則。”落寞少女說著黯然的朝自己的右腿看了看,神情中透著恐懼。

    那青衣少女突然道:“耶律大哥,我們還是快走吧,以李莫愁的腳程恐怕快要追上來了。”

    “恩,程姑娘說的對,這里離大勝關不遠,只要我們進了大勝關,那李莫愁就不會拿我們怎么樣了。”那姓耶律的人說道。

    五人于是揮了揮馬鞭,加快速度,向前馳騁。突然,騎在前面的那少年英俠突然停了下來,而由于慣性的原因,座下的馬匹被硬生生的止住了,頓時寂靜的官道上響起了一陣悲鳴聲。跟在后面的眾人也都停下馬來,驚恐的看著正前方,原來,官道上正俏生生站著兩位絕色美人,艷若桃花,雖一身道袍,但難掩住一副玲瓏身軀。

    只聽為首的那名絕色美女嬌笑道:“乖徒兒,我們又見面了!”雖然聽起來象是師徒情深的樣子,但言語中殺機隱現。

    “李莫愁,我楊兄弟現在在何處?”為首的那青年問道。原來那名道姑就是赫赫有名的赤練仙子李莫愁。

    只聽李莫愁嬌笑道:“喲,死到臨頭還關心別人,放心你們很快就會見到楊過那臭小子了。”說著手上拂塵一擺,就要沖上來了。

    突然一個清朗的聲音傳入眾人耳際,“是誰說楊過死了?”聲音平和中正,隱有一絲威嚴,顯然是玄門正宗心法。眾人大驚,李莫愁更是吃驚,驚呼道:“千里傳音。”因為周圍官道一馬平川,一眼望去,百米開外并無半個人影。顯然是武林絕學千里傳音。

    “赤練仙子果然名不虛傳,竟然也知道是千里傳音。”清朗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不過已經近了許多,抬眼望去,官道上已經出現了三騎,再等眾人回醒過來時,人已經到了眾人眼前了,三騎象從天而降。看著眾人吃驚的樣子,為首一人仿佛是做錯了事一樣,苦笑的望著旁邊的兩騎,是啊,先前的千里傳音不說,把三匹駿馬從百米開外,瞬移到眾人眼前那是要何等的功力啊!當今世上何人有此能耐?

    好半響,還是李莫愁武功稍高,首先驚醒過來,按住心中的驚訝,抬眼向來人望去,馬上嬌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我漂亮的師妹啊!”又朝旁邊看去,又譏諷道:“喲,又換了個相好的啦,武功還蠻高的嘛,想必是玉女心經的功勞吧?”原來這三人正是離了岳家寨的徐澤、小龍女還有那岳玲,一路上徐澤怕耽誤了武林大會,三人倒是沒有再游山玩水了,急急忙忙的朝大勝關趕來,沒想到徐澤的內力高深,一邊騎馬,一邊監聽著周圍數里的消息,剛一聽到楊過的消息,也不管驚世駭俗,一邊用千里傳音,一邊用內力照住三人,瞬移到了眾人眼前,饒是徐澤內力達到天地合一的境界,也有點吃不消了。更沒想到會遇到了李莫愁。

    當下拱手笑道:“在下天山徐澤,想必道長就是赤練仙子李莫愁吧,不知我該稱你師姐呢?還是稱你弟妹呢?”說完見眾人不解,又道:“李仙子,我聽我那兄弟楊過說過四年前他曾經抱過你,不知可有此事?這男女授首不親,既然你當時沒殺他,也就愿意嫁給他了,那就要喊我大伯了。這這帳該怎么算呢?”說著,就搬起右手,裝模做樣的算了起來。惹的旁邊的眾人一陣大笑。而李莫愁更是氣的滿臉通紅,想自己冰清玉潔的身子,何時被哪個男人碰過,四年前,楊過為了救陸無雙,雙手抱住自己不讓自己用冰魄銀針來射殺陸無雙。今日被徐澤提起如何不羞憤交加。

    徐澤見狀,心中暗自好笑,又接著道:“不過,好象道長還不是大房喲!最近江湖傳言,楊過那小子又找了一個媳婦,叫陸無雙的。楊過父母雙亡,人說長兄如父,楊過的大房是誰,好象是我這個做兄長的說了算,怎么你不過來見過兄長嗎?”言語中雖然嚴肅無比,但嘴角隱不住有些笑意,而眼睛偏偏是看向旁邊的那一男四女。原來徐澤早就猜到這幾人是耶律齊兄妹、程英、陸無雙和完顏萍,于是也順便開開陸無雙的玩笑。果見陸無雙滿臉通紅,一臉的嬌羞之色。

    徐澤假裝沒看見,還是一臉正經的道:“怎么還不見過大伯!小心我叫我兄弟休了你。”言語雖然是沖著李莫愁,但眼睛卻是盯著陸無雙,而岳玲惟恐不亂也跟著瞎起哄。陸無雙小臉紅的更是利害了。但相反李莫愁關節發白,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羞憤,嬌軀一躍,右手朝徐澤拍去,抬手間就是一陣腥風,聞之做嘔,正是李莫愁的獨門絕技五毒神掌。

    徐澤心中微怒,一雙潔白如玉的手掌迎了上去,嘴上卻說道:“五毒神掌用之不祥,有傷天合,道長還是少用為好。”接著就見腥風倒轉,反向李莫愁吹去。李莫愁到底是經驗豐富,雖然心中憤怒不已,卻也知道自己和徐澤不是一個檔次的。于是,左手一揚,幾點寒光閃過,向徐澤射來,而一個轉身,右手一抓,就要帶洪凌波逸去。忽覺身體一緊,耳邊就傳來一清朗的聲音:“本人最討厭的就是使用巨毒暗器。你也來嘗嘗他的滋味吧!”接著入眼的就是一只潔白如玉的手掌上躺著幾根閃著藍光的銀針,正是自己的冰魄銀針,當下魂飛魄散,自己的暗器自己知道,涂有一百零八種巨毒的冰魄銀針,三息之內沒有解藥的就會發作,七天后就會全身潰爛而死。沒想到今日打雁卻被雁啄,真是報應。但李莫愁卻也是嘴硬之輩,雖然知道今日必死,卻也不愿意開口求饒。而眾人心中甚是討厭,當然也就沒有一個說情的,只有洪凌波跪倒在地,雙肩隱隱顫動。倒是讓人有些惻隱之心。

    徐澤正待下手,小龍女輕聲道:“潤之,看在我與她師出同門,就饒了她一次吧。”徐澤聞言,轉首對李莫愁道:“李莫愁,今日看在龍兒的份上,先放你一馬,你就好自為之吧!”右手一仍,頓時就放了李莫愁,而李莫愁也不答話,卻是一個飛躍,右手抓住洪凌波的道袍,幾個閃身就消失在眾人的眼前。看了遠處,徐澤嘆道:“李莫愁倒是個可憐人物。”

    岳玲好奇的問道:“徐大哥,那李莫愁殺人無數,怎么你說她可憐呢?”當下徐澤把李莫愁與陸展元的事情說了一遍,惹的眾人也是一陣嘆息,小龍女卻略有所思的望了徐澤和岳玲一眼。

    徐澤見眾人好半響還沉浸其中,當下轉移話題對耶律齊道:“不知耶律兄弟將何往?”

    “在下和家妹聞大勝關舉行英雄大會,想去湊個熱鬧。”耶律齊拱手道。

    徐澤聞言搖了搖頭,道:“耶律兄弟可知道此次英雄大會的目的何在?”

    耶律齊奇道:“不是說是丐幫的傳位大典嗎?”耶律燕等人也點了點頭。

    徐澤微笑道:“耶律兄弟,丐幫的傳位大典一般是不會邀請別人參加的,有必要邀請天下武林人物參加呢?”看了眾人一眼,接著又道:“如果在下猜的不錯的話,恐怕是為了推選武林盟主,對抗蒙古大軍了,想耶律兄弟身為蒙古宰相之子,中原武林會讓參加嗎?”眾人聞言大驚,但也知徐澤言之有理,當下都看著耶律齊兄妹,知道分別在即,盡管眾人相處時間較短,但曾經共患難,當下有些依依不舍。而耶律齊也深知此次英雄大會是去不成了,當下拱手道:“諸位,既然如此,請恕耶律齊先走一步,后會有期。”又對徐澤拱手道:“多謝徐兄救命之恩,他日相逢,必有后報。”言語動作中顯的極其老練、成熟。世家子弟的風范顯露無疑。

    徐澤見狀,暗想難怪會被郭靖招為乘龍快婿。如此人物,倒也不下楊過。當下對其好感大增,這也是后來為什么耶律齊是異族人,圣宗皇帝仍然封他為征東大將軍的道理。當下拱手道:“區區小事,何必掛齒。”耶律齊聞言也不多說,對眾人拱了拱手,就和耶律燕拍馬而去。

    徐澤待兩人走遠之后,對陸無雙笑道:“怎么,陸姑娘不愿意見過我這個做大哥的嗎?”惹的眾女一陣嬌笑。

    而陸無雙滿臉一熱,象天上的火燒云一樣,瞬間就紅至耳后,嬌羞道:“徐大哥,你欺負我。”嬌憨之聲,惹得徐澤一陣哈哈大笑,拍馬向大勝關奔去。

    晚上請看下一章:英雄大會。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