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章回 岳家后人

    “龍兒,此次大勝關英雄大會后,我們就可以游山玩水了,江南風景不錯,稱這個機會,我們也去逛逛,我在臨安有點產業,剛好也去看看,你看如何?”徐澤柔聲道。

    “好啊,我也想去看看江南風景,潤之,龍兒聽你的。”小龍女說話仍然是那樣不慍不火的,但她的眼睛里總是流淌著柔情蜜意,讓徐澤沉醉其中。自從離了那不知名的小村子后,兩人又買了匹馬,慢悠悠的望陸家莊趕去,沿途上不時的見到許多江湖人物望陸家莊趕去。雖然他們有的人武功不行,但總可以壯壯聲勢吧!不過令徐澤奇怪的是那些武林人物看了小龍女,然后又看了徐澤一眼后,無一例外的露出一種鄙視的眼神,好象徐澤配不上小龍女似的,弄的徐澤郁悶不已,卻又不能對他們大打出手,心情是可想而知,看著徐澤吃癟的樣子,一向不茍言笑的小龍女也嬌笑不已,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倒是讓徐澤開心了不少。

    這一日,兩人正討論著英雄大會后的去向,知道小龍女不喜熱鬧,徐澤只得提議兩人一起去游山玩水,幸好,這也是徐澤喜歡的,在二十一世紀,一遇到放假,他就會收拾幾件衣服,然后就不知道到哪座山上去了。更何況這個朝代游玩是不收門票的。何樂而不為呢。

    正在興奮中的徐澤突然對旁邊的密林深處“咦”了一聲,旁邊的小龍女見狀,好奇的盯著徐澤,徐澤微笑道:“好有趣的地方,這個小地方竟然有人行將軍令,恩,好象,好象在練兵排陣。”又轉身對小龍女道:“龍兒,走我們去會會他們。”小龍女只是溫柔的點點頭,看的徐澤心里暗道:“古人誠不欺我,出嫁從夫,哎。”說著雙腿一夾,與小龍女沿著林間小路,打馬奔去。

    好不容易,兩人才從密林里鉆了出來,抬眼望去的是一個城堡似的村子,高高的城墻,盡管比不上臨安城那樣的正規城墻,但和那些小城的城墻卻不讓遜色,而城墻上還有不少的箭樓等守城建筑等,城下也有個寬約數丈的護城河流過,那護城河的水想必是從山莊后的那座高山上流下來的吧。這一切看起來是那樣神秘,徐澤暗道:“這是什么地方,如今的江北基本上都淪為蒙古的領土了,怎么這里還有駐軍,要是土匪的話,想來也沒有如此完善的防守措施,練兵還擂將軍令。真是奇怪。”

    這時旁邊的小龍女出聲道:“潤之,這個村莊的名字倒是很有意思。”徐澤抬眼望去,可不是嗎?叫丘家寨就算了吧,為什么“丘”與“家”之間空了一個字呢。越來越有趣了。徐澤嘴角揚起一絲笑容。

    不過,這一切對徐澤兩人來說都已經不重要。只聽寨內炮聲一響,接著寨門大開,吊橋也放了下來。接著就從寨內沖出一股騎兵,也就百騎左右,為首的是兩男一女,中間的那名年輕男子大約二十七八,面目俊秀,手握一桿亮銀蟠龍槍,再配上一身亮銀白龍甲,胯下一匹雪白駿馬,端的是趙子龍再世;左邊的是一年輕貌美的女子,手執一柄銀光閃閃的寶劍,也是一身白色的盔甲,好一個英姿颯爽的巾幗英雄;不過相對于前兩者的打扮,右邊的這位打扮就令人捧腹大笑了,簡直就是李逵再世,或者可以說是李元霸附體,雖不是一身盔甲打扮,但掌中一對八棱紫金錘,胯下一騎追風白點萬里云,好一員猛將。而其身后的眾人雖是壯丁打扮,卻顯示的訓練有素,行列中隱現殺氣,果然是一只勁旅啊,想如今的南宋與蒙古軍隊都望塵莫及。

    而對面的眾人也在打量著闖入的兩個不素之客,忍不住心里暗暗喝彩,只見那男子,一身雪白,二十左右的年齡,相貌雖不是很英俊,但一身氣質,顯的是如此的儒雅不凡;而那名女子更是美貌多姿,好似天上仙子臨凡,真是一對神仙伴侶,令人羨慕。

    徐澤一夾胯下坐騎,上前幾步,隱約把小龍女擋在身后,拱手微笑道:“愚夫婦誤闖寶地,還望恕罪。”身后的小龍女一聽徐澤稱“愚夫婦”,臉色為紅,顯的明艷動人,眾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徐澤身上,沒人注意罷了。

    為首三人聽了眉頭一皺,右邊那個猛將拍馬道:“小子,你騙誰啊,俺們山寨離官道少說也有三四里,中間還有密林阻擋,說你們是怎么進來的,莫要以為我牛義好欺騙,小心我錘下去,把你打的連你媳婦都不認識。”眾人一聽頓時哈哈大笑起來。連小龍女也是嘴角揚起笑意。

    徐澤微笑拱手道:“實不瞞各位將軍,適才在下聽見一鼓聲,奏的是將軍令,心中好奇,所以就和賤內闖了進來。多有得罪。”

    這樣一說更是沒有人相信了,從官道到此,少說也有三四里路程,就算是當今四絕也沒有如此功力,聽到寨內的練兵鼓,更何況是個二十左右的年輕人,觀其打扮還是個書生。

    “閣下是欺我山寨無人乎?”一直沒有說話的英俊青年冷聲道。“觀餌相貌堂堂,如何做那韃子的奸細呢?”

    徐澤聞言,眉頭輕輕一皺,微怒道:“在下天山徐澤,這位是我夫人古墓小龍女,我等是參加大勝關武林大會的,如何來奸細之說。”

    “可有憑證?”左邊的少女問道。言語中不帶任何感情。

    “沒有。”徐澤雖然覺得不妥,但還是老老實實的說道。

    “哼”只聽的中間那年輕人冷哼一聲,說道:“既然如此,就留在鄙山寨幾日吧!”

    “我來也!”右邊那個叫牛義的家伙,一聽要打架了,就急忙忙的沖了過來,天生的戰爭狂。這是宋圣宗對以后的大宋虎威將軍的評價。

    看了一眼沖上來的大塊頭,徐澤暗自微笑,看了身邊的小龍女,道:“左右無事,我們就來會一會這三個英雄吧,你在旁邊歇會吧!”說著就朝牛義迎了上去。右手斜斜的舉起青冥劍,連劍鞘都沒褪。

    看著徐澤那漫不經心的樣子,牛義大怒,暗道:“本來只是想玩玩你,看樣子不給你點厲害,你還不知道馬王爺頭上有幾個眼呢!”于是暗自運起家傳的混元功,一只手朝徐澤馬的腦袋,另一只手卻朝徐澤的劍鞘砸來。

    徐澤見狀,心中微有好感,不過手上倒沒有留情,誰讓他要打馬呢。劍鞘微抬,一招“醉里挑燈”頓時把牛義連人帶錘的挑飛了。看著躺在地上,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的牛義,徐澤道:“你很不錯,氣勁外放,應該是五層的混元真氣,假以時日必能大乘,本來還可以和你玩玩的,不過你不該打我的馬,沒有馬我就不能去大勝關了。”

    這時那名年輕人冷聲道:“你也不錯,一招就能打敗牛義,比我強,不過,只有戰死的將軍,接槍吧!”說著擺了奇怪的架勢就要沖過來。

    看著那架勢,徐澤眼睛頓時一亮,盯著那名年輕人道:“等等,敢問將軍可是姓岳。”徐澤看著那架勢,頓時明白了一切,明白了為什么山寨的名字中間為什么少了個字,原來是個“山”字,和起來就是個“岳”字。

    那青年一聽,殺氣大增,自己家族在此隱居了近百年,還從未有人認出來的,當下冷冷道:“你是怎么怎么知道的,你究竟是何人。”言下之意,說不出個理由來,就要殺過來。

    徐澤拱手道:“少將軍請莫誤會,在下并非什么奸細,至于如何認出將軍是岳帥的后人,是因為少將軍的架勢分明是岳家槍的不傳之密,岳家槍的最后一招‘精忠報國’,不知可對。”

    “我岳家槍的招示你是如何知道的?”美貌少女出聲問道。

    “因為那岳家槍是我師父傳給你們岳家的。”徐澤微笑道。

    “敢問少俠可是天山靈鷲宮當代尊主。”一個中年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徐澤抬眼望去,只見城樓上站著一個身著金甲的中年人,面目青瘦,相貌儒雅,一縷長須顯的英武不凡。不愧是岳武穆的后人。當下拱手道:“天山縹緲峰靈鷲宮第三代尊主徐澤見過岳將軍。”說著從懷里掏出一個白玉作的令牌來朝那將軍扔了過去,令牌在空中翻滾,可是奇怪的令牌上的一切,底下眾人卻看的一清二楚,這正是北冥神功作用的結果,也是不會被他人冒充的憑證,只見那令牌一面刻著一個“令”字,一面是個山峰卻隱現云端,其中隱隱約約的寫著“縹緲”二字。

    那名將軍一接令牌,心中大喜,喝道:“岳海恭迎尊主。”接著就見城門大開,城內又傳來鼓聲,卻是迎賓鼓。

    徐澤見狀,心中興奮不已,在二十一世紀,他佩服的軍人中其中就有岳飛,要不是看了靈鷲宮密錄,還不知道虛竹子曾經傳了一套槍法給岳飛了呢!還囑咐他一定要照顧岳飛的后人,想他對岳飛也是有很深的感情的,雖然兩人并非師徒關系,卻已經超越了師徒關系了。

    看著大開的寨門,對旁邊的小龍女道:“龍兒,岳元帥精忠報國是我輩榜樣,是我漢人的英雄,今日見其后人,我們下馬進去吧,以表達我們對岳元帥的尊敬。”說著一個翻身,就從馬上躍了下來,接著牽著小龍女朝寨門走去。而牛義等人早以翻身下馬,站在兩邊看著走來的兩人。

    進了岳家寨才發現將門虎子一點也不錯,岳家的后人果然厲害,只見正堂大廳前是一個巨大的校場,校場周圍擺放著十八般兵器,而校場的正右方是一個點將臺,一個巨大的帥字顯得虎虎生威.

    岳家寨的寨主岳海并沒有站在點將臺上,而是站在大廳的滴水檐前,在其身后是個巨大的牌匾,上面寫著“精忠報國”四個大字,落款赫然寫著“岳飛”,徐澤大驚,連忙彎腰鞠躬,然后雙手抱拳,拱手道:“在下逍遙派掌門、天山靈鷲宮尊主拜見岳氏后人。”

    岳海做了個手勢,說道:“請。”

    等進入大廳的,抬眼望去的是一個巨大的靈位,上面寫著“故大宋天下兵馬大元帥、鄂王岳飛之靈位。”以下分別是岳云、岳雷、牛皋等人的靈位,徐澤不敢怠慢,就要上前跪拜,岳海連忙止住道:“先生身為靈鷲宮第三代尊主,論輩分遠在先祖之上,先祖如何擔當得起尊主祭拜?”

    “將軍此言差矣,在下先是宋人,然后再是靈鷲宮尊主,再說在下祭拜岳元帥是因為元帥的為國為民的高尚情操,在下所祭拜的不僅僅是岳元帥,而且也是祭拜這種為國為民的精神。”徐澤肅然的回答道。岳海聞言,虎軀劇烈顫抖著,虎目中隱現淚光,也跟在徐澤后面拜了起來,而廳外的眾人也都跪倒在地,恭敬的對著靈位拜了三拜。

    過了一會兒,岳海待眾人坐定后,對徐澤微笑道:“今日得得尊主駕臨,鄙寨不勝榮幸,岳某知靈鷲宮歷代尊主,武功莫不是當代翹楚,還請尊主多多指教啊!”說著就介紹起當前眾人來,為首的少年將軍正是岳海之子,喚岳軍,正是日后的四大元帥之一的忠勇侯,論其對騎兵的運用方法不下于其父,同為四大元帥之一的世襲鄂王岳海,接著就是那位年輕貌美的女子,岳海之女岳玲,后被封為英妃的鳳翼將軍,幼時曾得奇遇,練的一手好劍法,武功連岳海也比不上,不過好象這位美貌女子對徐澤倒是很感冒的。剩下的就是圣宗麾下八大驍將的虎威將軍牛義。

    看著這些人,徐澤奇道:“岳將軍,恕小子斗膽問一句,如今蒙古大軍占我宋氏江山,屠殺我漢家子民無數,將軍身為岳帥后人,為何不征戰疆場,為國效力呢?”話一出口,就見眾人臉上出現怒色,牛義差點就要沖上來找徐澤理論,幸虧被岳軍拉住。

    岳海見狀嘆息道:“非我等貪生怕死,實在是祖訓難為啊!”原來岳家自岳飛及岳云屈死風波亭后,岳飛次子岳雷就帶領岳家后人以及牛皋之后隱居在此,發誓永不出山,除非宋室皇帝親自跪拜岳飛等人靈位,想那趙構之后后來雖追封岳飛為鄂王,卻沒有親自下跪,想岳氏后人如何肯出山襄助。

    徐澤聞言也為宋朝皇帝感到恥辱,想跪拜岳飛又怎樣,不但可以得到擎天之柱,還可以得到一個好名聲,在史書上濃濃的記上一筆,合樂而不為呢,真是不會算帳。

    不過,喜歡安樂享受的徐澤卻不會關心這個的,因為他經不住岳海的挽留,與小龍女兩人在岳家寨住了兩三天,在這兩三天里,徐澤一邊和岳海探討兵法,一邊指導一下眾人的武功,順便還俘獲了一個小MM的芳心,不過渴望給小龍女一個完整感情的徐澤則后悔不迭,不過女人就是女人,艷遇來了,城墻也擋不住,直接不行就來個曲線,岳玲成天的圍著小龍女,嘴里喊著姐姐不停。偏偏小龍女就吃這一套,這不連去陸家莊小龍女也把岳玲帶著一塊,而老狐貍岳海也美名其悅“增長見識”。弄的徐澤就想拍馬飛奔。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