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回 天意如此

    “聽說我那兄弟兄弟走的時候,把那把寶劍丟在重陽宮,他現在練武沒有趁手的兵刃,我這個做兄長的得來討要啊,不知是哪位道長拿去了啊?”徐澤不緊不慢地說道。

    “是楊過那個小畜生丟在我那里的,不是我拿的。”長須道人趙志敬口不擇言的說了出來。旁邊的郝大通心知不好,果然就聽啪的一聲響,趙志敬就被挨了一個耳光。

    徐澤冷聲道:“你說楊過是小畜生,不就是在說我嗎?這一巴掌是給你的見面禮啊,如有下次,還有更好的呢!”徐澤仿佛仍然是站在那里,仿佛沒有動過,而實際上他也確實沒有動過。剛剛練成的劈空掌總得找人實驗一下吧。

    郝大通連忙對旁邊一個年輕一點的道人說:“志常,去把前輩的寶劍拿來。”過了半響,只見那個叫李志常雙手捧著青冥劍走了過來。

    徐澤對這個李志常的人倒是有些印象。他是全真教的第七代掌門,武功不怎么樣,在掌教期間, 重視對流亡士大夫的收容,全真道聲勢鼎盛。不過,碰到了徐澤倒是他的幸運。當下道:“你就是李志常?不錯,武功雖不怎么樣,但倒是聽說你有些才干,全真上下,除了丘處機倒就是你了,我相信全真教在你手中肯定會有很大發展的。日后有什么麻煩可到臨安自然居找我,有時間再傳你幾招。”徐澤隨口開了幾張無頭的支票,象他這種人,雖不怎么喜歡管閑事,但能給自己帶來好處的肯定不會放過的。不過,他這幾句話郝大通倒是大喜,雖然李志常不是下界掌門的人選,但總是全真教的人,有個高手給他撐腰,全真教肯定不會差到哪里去的,更何況是徐澤這種絕世高手。于是滿面笑容的拱手道:“不知前輩還有何吩咐,全真上下莫敢不從。”言語中倒是恭敬了許多。而趙志敬等人卻是嫉妒的望著李志常,眼中隱現寒光。

    徐澤又是一陣冷笑,盯著尹志平冷聲道:“怎么還要我動手嗎?”手一招,趙志敬手中的寶劍離鞘而出,一陣脆響,就插在其面前的青石上。

    郝大通大驚,忙出聲道:“前輩,不知志平哪里冒犯了前輩,還請前輩看在全真教的份上饒了志平吧,日后前輩有何需要,我全真赴湯蹈火,再所不辭。”

    徐澤冷冷的盯著尹志平道:“怎么不承認嗎?昨夜你都干了什么?”尹志平聞言一臉慘白,而趙志敬嘴角揚起得意的笑容,心里不由對眼前的這個魔頭充滿了感激之情,除掉尹志平這個勁敵,全真教掌教非自己莫屬了。于是也出聲道:“是啊,尹師弟,沒聽到前輩問你話嗎?你昨晚干了些什么好事啊,說給我們聽聽啊!”說完就是一陣奸笑。徐澤一聽眉頭一皺,在原著中他是很討厭尹志平的,不是因為別的,就因為他玷污了小龍女的第一次,這次因為自己的原因沒有得手,但總想教訓一下,剛好找到取劍這個理由來找重陽宮的茬,現在看來,取他性命好象也不對。搞不好就便宜了趙志敬這個混蛋。

    當下瞪了一眼正在洋洋得意的趙志敬,冷冷的對尹志平道:“雖然你沒有得手,但最起碼你有那個行動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留下你一身武功吧。”說完也不理旁邊正準備聽尹志平解釋的郝大通等人,抬手一指,頓時點破了尹志平的丹田,可憐數十年的苦功,頓時化為烏有。待到眾人反映過來時,廣場上已經沒有徐澤的身影了,茫茫的空際中飄來了一句話:“尹志平,老老實實的向你師父交代清楚。”開玩笑,廢了人家下一代掌教還留在哪里找打啊!

    下了山的徐澤倒是一臉的興奮,這次不光實現了自己在看小說時的愿望,把小龍女的貞潔給保住了,也給了尹志平一個深刻的教訓。所以他也破例的沒用輕功,而是得意的邊走邊哼著歌,哼的竟然是打靶歸來,倒。

    “二弟,龍姑娘。”得意洋洋的徐澤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走下山來,剛走到茅屋前,就招呼起來。按照他的推測這時兩人應該在房里親親我我才對。但好半響,卻沒人應聲。徐澤就感覺不對頭了。連忙沖進屋里一看,卻發現屋內廂房兩間,難道兩人不象原著上說的那樣,一個睡繩子,一個睡床。難道兩人竟然是分開睡的?事實上確實如此,當徐澤打開兩個廂房的時候,發現事情并非自己想的那樣,左邊的房間就是一根繩子和一些女孩子的梳妝臺,而右邊的房間只是一張床,于是心中一陣奇怪。盡管如此徐澤還是把茅屋的前前后后都找了一遍,還順著古墓的那條水道爬了進去,仍然沒有兩人的蹤跡。又等了半日,徐澤方死了心,知道兩人都跑了,而且還能確定的是小龍女下山找楊過去了。一想到如此,徐澤心中一陣膽寒,一個從未接觸過世面的女子,一個不知銀子為何物的女子,一個沒有任何江湖閱歷的美貌女子行走江湖那將是多么可怕的事情。當下心中一焦急,白影一飄,原地頓時失去了徐澤的蹤跡了,觀其速度大概上一徐澤第一次使出全身功力吧,幸虧是在山區,人煙稀少,否則有人肯定會被嚇暈過去的。

    其實徐澤這么著急,是因為他對小龍女有著莫名的感情,來到這個世界后,他一直處在彷徨當中,一方面他害怕改變了原來的一切,另一方面卻也知道因為自己的到來,一切都已經改變。他真的對小龍女不動心嗎?不是,只要是男人對美女的抵抗力都是很小的,只是虛竹子臨死前說自己一生情孽纏身,自己雖然不怎么相信,但看多了玄幻小說,好象書中的主角都是有N個老婆。小龍女會受的了嗎?所以他一直想給小龍女一個完美的感情。這次他救了小龍女的清白也是因為如此。但事情并非由他所控制的方向發展。

    這一日,這個不知名的小鎮上迎來了重要的人物,那就是我們的主角徐澤同志,日后的宋圣宗,不過他現在的名字還是叫徐澤。這些日子,他順著官道南下,一路查訪,尋找著一個白衣美貌女子,找了半個月,總算知道兩天前有個白衣美貌女子出現在這里,這不就跟到這里來了,不過這時候的徐澤卻沒有以前那瀟灑的風范,雪白的錦衣上粘上了不少的灰塵,一雙白色的薄底快靴也粘了泥濘,臉上也露出了疲憊之色,盡管徐澤武功蓋世,但這次主要是精神上的壓力,所以人弄的如此憔悴,剛才要不是身上銀兩眾多,店小二還不讓他進呢。這不拿了一些銀兩,吩咐店小二買些上好的衣服和靴子,自己卻躲在房里洗個熱水澡,驅除連日來的疲憊。

    躺在浴桶里的徐澤眼睛不知不覺的閉了起來,疲勞之后洗個熱水澡就是好啊,徐澤暗思道。突然隔壁兩個人的談話卻傳了進來,不聽不知道,一聽嚇一跳啊。原來一個尖細的聲音道:“甄兄,你的藥靈嗎?”另一個聲音傳了過來:“你以前也不是沒見過,世上哪個貞節烈婦不在我的奇***合歡散的作用下變成***娃蕩婦的,哪次沒讓你爽夠啊。”說著就傳來兩人的***笑聲。

    那個尖細的聲音又道:“老兄,這次我們誰先來?她可是我從終南山一直跟到這里來的,以我多年的經驗還是一個美貌的處女,這次應該是我先來了吧!”另一個人說道:“不行,不是我一路裝好人,一路給她付銀子,她會相信我嗎?會有機會讓我給她下藥嗎?再說這藥還是我的呢?說也奇怪,這么個美貌女子怎么連銀子都沒帶呢?算了,不管了,藥性發作了。”說完徐澤耳際就傳來一嬌嚶聲,差點讓毫無準備的抖了出來。不過,很快就被憤怒所代替,通過兩個***賊的談話,徐澤終于確定了隔壁那個美貌女子的身份,正是徐澤久尋未果的小龍女,兩個***賊的下場也就給定下來了。

    當徐澤一掌把兩個***賊打成碎肉的時候,麻煩也就來了,美貌動人的小龍女渾身赤裸的纏了過來,知道天下第一***藥奇***合歡散的徐澤知道沒有及時解救的后果。望著小龍女因***毒發作而顯出的媚態,那白里透紅的肌膚,那霧濃濃的眼睛,徐澤嘆了口氣,雙手一揮,一個白茫茫的氣場把自己和小龍女包了起來。

    等徐澤醒來時已經是傍晚了,看著躺在身邊的人兒,如雨后的海棠嬌艷動人,徐澤不由的親了上去。突發現小龍女睫眉一動,就知道懷里的人兒醒了,如是輕聲解釋道:“上午我發現兩個***賊。”

    “徐大哥,你你不用說了。妾身知道。”小龍女臉色微紅,嬌羞的出聲道。

    徐澤吃驚的看著小龍女,腦袋一時轉不過彎來,再他想象中小龍女不拿把劍殺了,也會冷冷的穿好衣服,然后一句話也不說就離開。現在卻發現并非如此,而且小龍女還自稱妾身。這個巨大的驚喜一時讓他轉不過彎來。其實這要歸功于楊過,每日在小龍女面前提他大哥的名字有N遍,如何不讓她不記在心里,而楊過對小龍女尊敬有加,對于他來說,小龍女這個天仙女子只有他大哥這個神一樣的人物才配的上,而小龍女再潛意識里對徐澤就充滿著好奇,更何況前一段時間自己的身體也被他看見了,今日又發生這種事情,不嫁給他也難了。所以也就半推半就的接受了他。

    看著徐澤那傻樣,小龍女不由的嬌笑起來,徐澤腦筋一轉,也知道小龍女接受他了,心中一高興,手腳又不規矩起來,一陣撫摩,小龍女又被徐澤給寵幸了一回,直到小龍女不堪承受了,徐澤才停了下來。但還沉浸在幸福中。

    好半響兩人才冷靜了下來,小龍女看了徐澤一眼,緩緩道:“徐大哥,過兒他。”

    徐澤當然知道她想說什么,當下微笑道:“最近聽說武勝關要開武林大會,以他的性格肯定是要過去的,我們去那里去找他吧,下次見到他,要喊他二叔了,他可是我的結義兄弟。還有,以后喊我潤之,我喜歡這么叫我。”

    小龍女聞言,輕輕地點了點頭,又望徐澤那寬闊的胸膛上靠去。

    狼崽決定收了小龍女,不知道這章如何,敬請大家點評,這周的精華還有不少,還請諸位仁兄多多指教。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