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回 失之交臂

    月黑風高,終南山小路上忽見一道白光滑過,如流星般的直射而去,好半響才停了下來,仔細一看,原來是個相貌俊郎的青年,只聽他口中自言自語的說道:“哎,不就是一部《太一生水》嗎?害的我閉關這么久,不過還別說,龍虎山的道家典籍還真有點用處,師傅,我想我的武功可以達到天地合一的境界了吧。算了,還是找到他們再說吧!也順便看看神雕中的第一美女。”說完原地頓時失去人影。不用說,這個人就是兩年前離了楊過的徐澤,兩年來,他游遍名山勝水,確切的說“游遍”了名山中的大小道觀,“借閱”了不少道家典籍,以提高自己的境界,使自己從天人合一躍至天地合一。與傳說中的陸地神仙不遠了吧。

    “到了。”徐澤看著山下的一間小茅屋暗道。“不知道我那兄弟在干什么?且出聲相邀。”于是道:“二弟,為兄來看你來了。”話剛落音,忽見一黑影向遠處落去。

    “尹志平?”一個人名從徐澤的腦中滑過。“不好。”徐澤暗呼道。身影一閃,霎時間就到了茅屋前的場地上,果見一女子被一錦帕遮住俏臉,渾身**的躺在那里。看著那如雪肌膚、挺拔雙峰,嬌人曲線和那神秘所在,就是這個在二十一世紀看了許多毛片的徐澤也滿臉通紅,胯下帳篷早已搭起,幸虧修為高深,否則早就撲了過去,抬槍上馬了。

    徐澤好不容易靜下心來,伸手一指,頓時解了小龍女的***道。轉過身道:“龍姑娘,得罪了。”好半響,只聽身后傳來一令人心醉的聲音道:“多謝公子相救,使小女子免遭屈辱。”

    徐澤轉身望去,一襲輕紗白衣,如夢似幻,如霧中仙子,面容秀美清純,美麗動人,不愧是神雕第一美女。看的是徐澤口干舌燥。小龍女見狀,面上一陣羞紅,輕聲道:“還未請教公子高姓大名?”

    如醍醐灌頂,到底是多年修為,徐澤頓時冷靜下來,拱手道:“天山徐澤見過龍姑娘。”

    “哦,你就是過兒的結義兄長,過兒常在我面前提起你。”小龍女嬌聲道:“他說你武功蓋世,天下第一。真的有這么厲害嗎?”

    “也只是小有所成罷了,比起我先師來說,還是差的遠了。”徐澤嘆道,“對了,龍姑娘,我楊過兄弟呢?”

    “他他的義父教他練功去了。他義父說是怕我偷看,所以就點了我的***道,所以剛才剛才那是過兒嗎?徐大哥。”小龍女問道。

    徐澤聞言,心里一動,強笑道:“龍姑娘,你先在這里等著,我去把那混小子給找回來。”

    “不用了,我看還是在這里等吧,既然過兒的義父不讓我們偷看,那肯定是有道理的。”

    徐澤聞言暗道:“哪里有什么道理啊,不就是那顛倒次序的九陰真經嗎?送給我還不要呢?”當下道:“也罷,我們還是在這里等等吧。”徐澤知道按照原著楊過起碼還要到早上才到,當下也不著急,和小龍女聊了起來,盡量避免剛才的事情。沒想到,我們這位二十一世紀出來的高才卻在小龍女面前吃癟了,兩人總是一問一答,盡管知道小龍女的性格,但還是搞的徐澤郁悶不已。到了最后,也只得打坐練武。真不知道楊過和這個冰美人是怎么生活的。

    天剛一亮,就聽小龍女急道:“徐大哥,過兒他?”

    徐澤也感到奇怪,這個瘋子歐陽峰難道把楊過給帶走了?當下道:“龍姑娘,且慢著急,待我看看。”當下功聚雙耳,霎時間周圍十里的一切動靜頓入耳際,過了半響,方嘆道:“龍姑娘,我那兄弟大概是被他義父帶走了。”小龍女一聽,大驚,這時她才感覺到楊過在其心中的地位。

    看著小龍女著急的樣子,徐澤只得道:“龍姑娘,他義父雖然瘋癲,但也不會難為我二弟的,想必把他帶到哪個僻靜所在練武去了,我看不如再此等上幾日再說。如果再不行,在下就陪同姑娘下山尋找吧?”想那小龍女雖然天資聰穎,卻沒有任何閱歷,也只得同意如此了。

    過了好半響,徐澤實在沒話說了,只得道:“龍姑娘,在下有幾招劍法,以前傳給二弟了,今日左右無事,就把剩下的傳給你吧,以后就由你交我二弟吧!對了,勞煩姑娘把那青冥劍取來。”

    “青冥劍?過兒沒有青冥劍啊?”小龍女吃驚的說道。

    “什么?這幫牛鼻子老道,找死。”徐澤大怒。當下新仇舊恨涌上心頭,加之心里郁悶的徐澤總想找個地方出出氣,于是道:“龍姑娘,在下出去就來。”一個閃身,就在幾十丈之外了。徐澤一聽小龍女沒見過青冥劍,知道青冥劍還丟在全真教,還以為是趙志敬給留了下來。其實想那全真教見了徐澤想躲都來不急了,如何還敢貪圖他的寶劍啊,只不過當年楊過離開重陽宮時來不及帶走,丟在那里罷了。

    不到盞茶的時間,徐澤就到了重陽宮的大門。看著那用上好檀木做成的大門,嘴角一冷笑,如玉般手掌就向前印去,一陣巨響,大門就朝正殿飛去,撞在門前的石獅上,把石獅撞了粉碎。

    重陽宮內外頓時被巨響所驚動,不一會兒,就就見許多道士,手持兵刃沖了過來,仔細看去為首的正是郝大通,隨后就是孫不二。徐澤一看,出聲道:“馬鈺、丘處機怎么沒來見我。”聲若大鐘,震得眾人耳朵發饋,一些功力弱小的三代弟子給震暈了過去,惹的郝大通等人滿臉通紅。但也知徐澤內力深厚,無人能及,且輩分甚高。當下也無可奈何。

    郝大通只得拱手道:“幾位師兄去尋找赤練仙子李莫愁去了,所以沒有前來迎接前輩大駕。”徐澤點了點頭,其實徐澤倒也不看重自己的輩分,只不過看全真教這些道士極不順眼,于是故意在他們面前端起前輩的架子。

    郝大通雖然心里暗怒,但還是恭敬的道:“不知前輩”

    徐澤打斷道:“今日是想問你們幾件事情來的,問完了我就走。”全真教心里頓時大怒,暗思道:“問事情有這么大動靜的嗎?”雖是如此,卻還是不敢表露出來。人家武功,輩分擺在那里。

    各位,今日沒有什么狀態,還請原諒,這一章只能是湊個字數。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