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回 古墓小龍女

    丘處機待徐澤拉著楊過走后,嘆了口氣,問郭靖道:“靖兒,這位徐徐前輩是什么身份啊,怎么年紀輕輕,武功如此之高,想連我先師也比不上吧!”丘處機本來想直呼其名,但名門正派到底是名門正派,還是稱為前輩。郭靖早被今日的情況弄糊涂了,見丘處機這么一問,苦笑的把三人在臨安相會,徐澤贈劍一直講到今日在終南山,講的眾人口瞪木呆,直呼“非常人行非常事”。而郭靖問道:“道長,今日這些是些什么人啊?”丘處機嘆了口氣,道:“靖兒,你先跟我來,我講給你聽。”于是率先向后山走去。

    且說徐澤拉著楊過順著霍都等人走過的痕跡,望古墓行來。楊過疑問道:“大哥,我們這是去哪里?”

    徐澤輕聲道:“賢弟,你現在也有十六歲了,按說按照你的年齡練武已經太遲了,除非有奇遇,否則也只有一個二流身手而已;雖然大哥可以幫你,但任何東西沒有自己得到的有用,而古墓派有一塊萬年寒玉床,可以幫你洗筋伐髓,使你練武事半功倍。可以面去許多麻煩。”旁邊的楊過激動道:“大哥,你對我真好。”徐澤笑道:“你是我兄弟,不對你好對誰好啊。”

    “大哥,你剛才在大殿里說你是少林寺天鳴大師的師叔祖,是真的嗎?”楊過好奇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了,大哥何時騙過你了。”徐澤有些蕭瑟的道。身份的高低決定了責任的大小。徐澤不由的想起過去,自己本事二十一世紀的一個普通青年,因為女朋友的離開,為了調整心情,去了有名的天池,卻被天池怪獸跨時空的帶到二師傅閉關之所,令自己吃驚的是自己的二師傅竟然是天龍八部中的虛竹,而那八荒唯我獨尊神功竟然是個長生不老之術,要不是前不久師娘因西夏滅亡而傷心去世,師傅也不會有離世之念。同樣也不會傳了自己數百年的功力,把自己送入縹緲閣,練就一身武功。以三師傅的易筋經鍛煉筋骨,小無相功練成天下絕學,又因為承受兩百多年的功力,使自己的小無相功練成無色無相、無形無相的境界,使自己佛道兼修,能做到如此境界的大概是數百年來無人做到的吧。

    正在回憶中的徐澤忽被一號角聲驚醒,仔細一看原來已經到了古墓了,轉過一排石壁。只見眼前是黑壓壓的一座大樹林。林外高高矮矮的站著百余人,正是適才圍攻重陽宮那些妖邪。徐澤皺了一下眉頭,忽從后傳來一陣腳步聲,正是丘處機和郭靖來了。于是揮了一下衣袖,止住了正準備見禮的丘處機,道:“以后見面不必如此,先看看再說。”心想道:“難怪老頑童不愿意回來了,就是給你們這么煩的。”

    后來的兩人只見霍都王子與達爾巴并肩而立。霍都舉角吹奏。那達爾巴左手高舉一根金色巨杵。將戴在右手手腕上的一只金鐲不住往杵上撞去,錚錚聲響,與號角聲相互應和,要引那小龍女出來。兩人鬧了一陣,樹林中靜悄悄的始終沒半點聲響。

    霍都放下號角,朗聲說道:“小王蒙古霍都,遠道而來,特向古墓派小龍女姑娘恭賀芳辰。”一語甫畢,樹林人錚錚錚響了三下琴聲,似是小龍女鼓琴回答。霍都大喜,又道:“聞道龍姑娘揚言天下,今日比武招親,小王不才,特來求教,請龍姑娘不吝賜招。”猛聽得琴聲激亢,大有怒意。眾妖邪縱然不懂音律,卻也知鼓琴者心意難平,出聲逐客。

    霍都笑道:“小王家世清貴,姿貌非陋,愿得良配,諒也不致辱沒。姑娘乃當世俠女,不須靦覯。”此言甫畢,但聽琴韻更轉高昂,隱隱有斥責之意。

    霍都向達爾巴望了一眼,那藏僧點了點頭。霍都道:“姑娘既不肯就此現身,小王只好強請了。”說著收起號角,右手一揮,大踏步向林中走去。群豪蜂涌而前,均想:“連大名鼎鼎的全真教也阻擋不了我們,諒那小龍女孤身一個小小女子,濟得甚事?”但怕別人搶在頭里,將墓中寶物先得了去,各人爭先恐后,涌入樹林。丘處機心中暗叫不好,于是高聲叫道:“這是全真教祖師重陽真人舊居之地,快快退出來。”眾人聽得他叫聲,微微一怔,但腳下毫不停步。丘處機大怒,正待出手,突然覺的全身動彈不得,正在吃驚,耳際傳來徐澤的聲音道:“你是想找死啊,先看看再說。”然后身上的禁制一消,正在遲疑間,忽聽群豪高聲叫嚷,飛奔出林。郭二人一呆,接著霍都與達爾巴也急步奔出,狼狽之狀,比之適才退出重陽宮時不佑過了幾倍。丘、郭兩人均怠詫異:“那小龍女不知用何妙法驅退群邪?” 這念頭只在心中一閃間,便聽得嗡嗡響聲自遠而近,月下但見白茫茫、灰蒙蒙一團物事從林中疾飛出來,撲向群邪頭頂。郭靖奇道:“那是甚么?”丘處機搖頭不答,凝目而視,只見江湖豪客中有幾個跑得稍慢,被那群東西在頭頂一撲,登時倒地,抱頭狂呼。郭靖驚道:“是一群蜂子,怎么白色的?”說話之間,那群玉色蜂子又已螫倒了五六人。樹林前十余人滾來滾去,呼聲慘厲,聽來驚心動魄。郭靖心想:“給蜂子刺了,就真疼痛,也不須這般殺豬般的號叫,難道這玉蜂毒性異常么?”只見灰影幌動,那群玉蜂有如一股濃煙,向他他與丘處機面前撲來。

    眼見群蜂來勢兇猛,難以抵擋,丘處機、郭靖正要待轉身逃走,只見面前突顯白色光芒,仔細一看原來是個罩子模樣的東西把眾人罩了起來,而那些玉蜂只是圍著罩子轉圈,偶爾也有撞上來的,卻也不見傷亡,心里知是徐澤所為,心中暗贊其武功高明。

    這時在地下打滾的十余人叫聲更是凄厲,呼爹喊娘,大聲叫苦。更有人叫道:“小人知錯啦,求小龍女仙姑救命!”郭靖暗暗駭異:“這些人都是江湖上的亡命之徒,縱然砍下他們一臂一腿,也未必會討饒叫痛。怎地小小蜂子的一螫,然這般厲害?”

    但聽得林中傳出錚錚琴聲,接者樹梢頭冒出一股淡淡白煙。丘郭二人只聞到一陣極甜的花香。過不多時,嗡嗡之聲自遠而近,那群玉蜂聞到花香,飛回林中,原來是小龍女燒香召回。

    丘處機與小龍女做了十八年鄰居,從不知她竟然有此本事,又是佩服,又覺有趣。正要開口說話,只聽一個清朗的聲音說道:“在下天山徐澤攜兄弟楊過,全真丘處機,桃花島郭靖郭大俠拜見龍姑娘。今日聞群邪相犯,特來襄助。”果聽琴聲變緩,輕柔平和,顯是酬謝高義之意。徐澤哈哈大笑,朗聲叫道:“龍姑娘不必多禮。今日在下帶我兄弟楊過前來,一是敬祝姑娘芳辰。二是有事相求。還望姑娘賜見。”琴聲錚錚兩響,從此寂然。顯然是不同意。徐澤暗自嘆了口氣。心想好事多謀啊。于是拉著楊過扭頭就走。而郭靖聽那些人叫得可憐,道:“道長,這些人怎生救他們一救?”丘處機道:“龍姑娘自有處置,咱們走罷。”

    當下二人轉身東回,路上郭靖又求丘處機收楊過入門。丘處機嘆道:“你楊鐵心叔父是豪杰之士,豈能無后?楊康落得如此下場,我也頗有不是之處。只是。”手指了指前面的徐澤,意思道我也想教,但面前有個武功如此高強的人,你不求,為什么反而來求我呢?

    走在前面的徐澤出聲道:“既然郭大俠認為我二弟在全真教好,就讓他留在重陽宮吧,全真絕學也是玄門正宗,先讓他打個基礎再說,其他的我會傳給他的。”郭靖聞言大喜,就在山路上跪下拜謝。原來他見徐澤武功雖是無人能及,做事卻憑喜好,生怕教壞了楊過,所以仍然讓楊過拜在重陽門下。而徐澤雖有心讓楊過過上舒坦的日子,卻又想沒有幼時的孤苦,楊過如何有日后的輝煌,更何況神雕俠侶之所以被人百看不厭,不是其武功的有名與否,而是楊龍兩人的戀情讓人同情和贊美。所以他決定按照原著來安排楊過的道路,最起碼現在是這樣。于是楊過拜在全真門下就這樣給定了下來,盡管楊過不愿意。

    眾人談談說說,回到重陽宮前,天色已明。眾道正在收拾后院燼余,清理瓦石。

    丘處機召集眾道士,替郭靖引見,指著那主持北斗大陣的長須道人,說道:“他是王師弟的大弟子,名叫趙志敬。第三代弟子之中,武功以他練得最純,就由他點撥過兒的功夫罷。”

    郭靖見如此,心知他武功確是了得,心中甚喜,當下命楊過向趙志敬行了拜師之禮,自已又向趙志敬鄭重道謝。他在終南山盤桓數日,對楊過諄諄告誡叮囑,這才與眾人別過,回桃花島而去。

    終南山小道上,徐澤看著郭靖遠去的背影,嘆道:“二弟可是為了為兄把你留在重陽宮而氣惱啊?”

    楊過道:“小弟不敢,我郭伯伯俗事過多,而桃花島也不是我呆的地方,大哥更是神仙中人,自然不會理會凡間中事,楊過雖然愚魯,卻也是知道的。”

    徐澤聞言,心中更是不忍,但還是道:“賢弟,為兄不才,略通面相,你一生孤苦,且大災小難眾多,卻每次際遇不斷,這次你在終南山學藝就是苦難與際遇的開始,為兄雖小有武功,卻還沒有達到與天爭的地步。不過,賢弟此次只是小災,并無大礙,而且還能遇到你一生當中最重要的人,所以大哥更不能干預。放心,為兄肯定會在你最需要的時候回來的。”徐澤連蒙帶哄的讓楊過安心在重陽宮住了下來。而徐澤也飄然而去,沒有人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只是各處道家名山勝地都傳來鬧鬼的消息,好象丟了一些道家經典,而武功秘籍卻沒有被偷盜,所以也沒有引起江湖動亂。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