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回 折磨全真教

    原來入眼的是一個身披紅袍,頭戴金冠,形容枯瘦,是個中年藏僧。另一個身穿黃淺色錦袍,手拿摺扇,作貴公子打扮,約莫三十來歲,臉上一股傲狠之色。

    “來者可是霍都?”徐澤冷聲道。

    “正是小王,不知閣下是?”顯然霍都并沒有想到中原會有人認出他來,所以十分好奇。

    “我是誰不要緊,關鍵是中原不是爾等待的地方,還不給我滾出去。否則休怪本人。”徐澤說到后來,不知不覺的用上了內力,霍都頓時覺得象一口大鐘在自己的耳邊敲響,震的耳朵發饋。暗自道:“好深的內力,想必連師傅也比不上了,看樣子今日是占不到什么便宜了。”當下拱手道:“小可與全真派的過節,今日自認是栽了。但盼全真教各人自掃門前雪,別來橫加阻撓小可的私事。”依照江湖規矩,一人若是自認栽了筋斗,并約定日子再行決斗,那么日子未至之時,縱是狹路相逢也不能動手。旁邊的郭靖聽他這般說,當即答允,說道:“這個自然。”當下霍都等人不敢再行逗留,逕向殿門疾趨。那紅袍藏僧向徐澤狠狠望了一眼,與其余各人紛紛走出。

    馬鈺等七人這時也站起身來,那橫臥在地的老道卻始終不動。郭靖搶上一看,原來是廣寧子郝大通,才知道馬鈺等雖然身受火厄,始終端坐不動,是為了保護同門師弟。只見他臉如金紙,呼吸細微,雙目緊閉,顯是身受重傷。郭靖解開他的道袍,不禁一驚,但見他胸口印著一個手印,五指箕張,顏色深紫,陷入肉里,心想:“敵人武功果然是西藏一派,這是大手印功夫。掌上雖然無毒,功力卻比當年的靈智上人為深。”再搭郝大通的脈搏,幸喜仍是洪勁有力,知他玄門正宗,多年修為,內力不淺,性命當可無礙。

    此時后院的火勢逼得更加近了。丘處機將郝大通抱起,道:“出去罷!”郭靖道:“我帶來的孩子呢?是誰收留著?莫要被火傷了。”“楊過,還不給我滾下來!”卻是徐澤對著大梁笑罵道。原來徐澤一進來,就知道有人呆在大梁上,根據原著介紹就知道是楊過了。

    果見光中黑影一幌,一個小小的身子從梁上跳了下來,笑道:“我在這里。大哥,你是怎么發現的啊?”正是楊過。郭靖大喜,忙問:“你怎么躲在梁上?”楊過笑道:“你跟那七個臭道士……”郭靖喝道:“胡說!快來拜見祖師爺。”楊過伸了伸舌頭,當下向馬鈺、丘處機、王處一三人磕頭,待磕到尹志平面前時,見他年輕,轉頭問郭靖道:“這位不是祖師爺了罷?我瞧不用磕頭啦。”郭靖道:“這位是尹師伯,快磕頭。”楊過心中老大不愿意,只得也磕了。郭靖見他站起身來,不再向另外三位中年道人磕頭見禮,喝道:“過兒,怎么這般無禮?”楊過笑道:“等我磕完了頭,那就來不及啦,你莫怪我。”

    郭靖問道:“甚么事來不及了?”楊過道:“有一個道士給人綁在那邊屋里,若不去救,只怕要燒死了。”郭靖急問:“那一間?快說!”楊過伸手向東一指,說道:“好像是在那邊,也不知道是誰綁了他的。”說著嘻嘻而笑。

    尹志平橫了他一眼,急步搶到東廂房,踢開房門不見有人,又奔到東邊第三代弟子修習內功的靜室,一推開門,但見滿室濃煙,一個道人被縛在床柱之上,口中鳴鳴而呼,情勢已甚危殆。尹志平當即拔劍割斷繩索,救了他出來。

    此時馬鈺、丘處機、王處一、郭靖、楊過等人均已出了大殿,站在山坡上觀看火勢。眼見后院到處火舌亂吐,火光照紅了半邊天空,口上水源又小,只有一道泉水,僅敷平時飲用,用以救火實是無濟于事,只得眼睜睜望著一座崇偉宏大的后院漸漸梁折瓦崩,化為灰燼。全真教眾弟子合力阻斷火路,其余殿堂房舍才不受蔓延。馬鈺本甚達觀,心無掛礙。丘處機卻是性急暴躁,老而彌甚,望著熊熊大火,咬牙切齒的咒罵。

    郭靖正要詢問敵人是誰,為何下這等毒手,只見尹志平右手托在一個胖大道人腋下,從濃煙中鉆將出來。那道人被煙薰得不住咳嗽,雙目流淚,一見楊過,登時大怒,縱身向他撲去。楊過嘻嘻一笑,躲在郭靖背后。那道人也不知郭靖是誰,伸手便在他胸口一推,要將他推開,去抓楊過。那知這一下猶如推在一堵墻上,竟是紋絲不動。那道人一呆,指著楊過破口大罵:“小雜種,你要害死道爺!”王處一喝道:“凈光,你說甚么?”

    那道人鹿清篤是王處一的徒孫,適才死里逃生,心中急了,見到楊過就要撲上廝拚,全沒理會掌教真人、師祖爺和丘祖師都在身旁,聽得王處一這么一喝,才想到自己無禮,登時驚出一身冷汗,低頭垂手,說道:“弟子該死。”王處一道:“到底是甚么事?”鹿清篤道:“都是弟子無用,請師祖爺責罰。”王處一眉頭微皺,慍道:“誰說你有用了?我問你是甚么事?”

    鹿清篤道:“是,是。弟子奉趙志敬趙師叔之命,在后院把守,后來趙師叔帶了這小……小……小……”他滿心想說“小雜種”,終于想到不能在師祖爺面前無禮,改口道: “……小孩子來交給弟子,說他是我教一個大對頭帶上山來的,為趙師叔所擒,叫我好好看守,不能讓他逃了。于是弟子帶他到東邊靜室里去,坐下不久,這小……小孩兒就使詭計,說要拉屎,要我放開縛在他手上的繩索。弟子心想他小小一個孩童,也不怕他走了,于是給他解了繩索。那知這小孩兒坐在凈桶上假裝拉屎,突然間跳起身來,捧起凈桶,將桶中臭屎臭尿向我身上倒來。”

    鹿清篤說到此處,楊過嗤的一笑。鹿清篤怒道:“小……小……你笑甚么?”楊過抬起了頭,雙眼向天,笑道:“我自己笑,你管得著么?”鹿清篤還要跟他斗口,王處一道: “別跟小孩子胡扯,說下去。”鹿清篤道:“是,是。師祖爺你不知道,這小孩子狡猾得緊。我見尿屎倒來,匆忙閃避,他卻笑著說道:“啊,道爺,弄臟了你衣服啦!……” 眾人聽他細著嗓門學楊過說話,語音不倫不類,都是暗暗好笑。王處一皺起了眉頭,暗罵這徒孫在外人面前丟人現眼。

    鹿清篤續道:“弟子自然很是著惱,沖過去要打,那知這小孩舉起凈桶,又向我身上拋來。我大叫:‘小雜種,你干甚么?’忙使一招‘急流勇退’,立時避開,一腳卻踩在屎尿之中,不由得滑了兩下,總算沒有摔倒,不料這小……小孩兒乘我慌亂之中,拔了我腰間佩劍,用劍頂在我心頭,說我若是動一動,就一劍刺了下來。我想君子不吃眼前虧,只好不動。這小孩兒左手拿劍,右手用繩索將我反綁在柱子上,又割了我一塊衣襟,塞在我嘴里,后來宮里起火,我走又走不得,叫又叫不出,若非尹師叔相救,豈不是活生生教這小孩兒燒死了么?”說著瞪眼怒視楊過,恨恨不已。

    眾人聽他說畢,瞧瞧楊過,又轉頭瞧瞧他,但見一個身材瘦小,另一個胖大魁梧,不自禁都縱聲大笑起來。鹿清篤給眾人笑得莫名其妙,抓耳摸腮,手足無措。

    馬鈺笑道:“靖兒,這是你的兒子罷?想是他學全了母親的本領,是以這般刁鉆機靈。”郭靖道:“不,這是我義弟楊康的遺腹子。”

    丘處機聽到楊康的名字,心頭一凜,細細瞧了楊過兩眼,果然見他眉目間依稀有幾分楊康的模樣。楊康是他唯一的俗家弟子,雖然這徒兒不肖,貪圖富貴,認賊作父,但丘處機每當念及,總是自覺教誨不善,以致讓他誤入歧途,常感內疚,現下聽得楊康有后,又是傷感,又是歡喜,忙問端詳。郭靖簡略說了楊過的身世,又說是帶他來拜入全真派門下。丘處機道:“靖兒,你武功早已遠勝我輩,何以不自己傳他武藝?”郭靖道:“此事容當慢慢稟告。只是弟子今日上山,得罪了許多道兄,極是不安,謹向各位道長謝過,還望恕罪莫怪。”當將眾道誤己為敵、接連動手等情說了。馬鈺道:“若不是你及時來援,全真教不免一敗涂地。大家是自己人,甚么賠罪、感謝的話,誰也不必提了。”

    這時旁邊的徐澤皺著眉頭道:“賢弟,你的青冥劍呢?”想那徐澤雖是個清凈無為之人,就是全真教把他丟在那里不聞不問心里也不在乎,也許叫清高吧!或者他和黃藥師是同一種人,認為天下沒有任何人可以和他相提并論的。和楊過結交也是受原著的影響,加上楊過的身世引起了徐澤的惻隱之心,所以對他照顧有加。一認識就送以神兵利器。今日不見青冥劍,以他過人的才智,如何不明白原因。所以才故意問了一句,看看全真教如何處置。

    而機靈的楊過也知道自己的這位大哥要玩什么花招,當下裝做天真的道:“大哥,你不知道啊,小弟剛才碰到一個叫趙什么敬的道長,他說他要借我的寶劍去玩兩天。”

    徐澤聞言笑道:“全真七子交的徒弟眼光果然不錯,也知道我的青冥劍是把神兵利器,王重陽的徒子徒孫,在下算是見過了。”雖然是微笑的說出來的,在場的全真教眾人如何沒有聽出其中的譏諷之意,當下臉色漲的通紅。丘處機劍眉早已豎起,剛準備發作,旁邊的馬鈺連忙拉住他的衣袖,拱手道:“不知少俠怎么稱呼,貧道想肯定是有所誤會,有所誤會啊!”不愧是一派之長,有點道行。徐澤暗想道。“在下天山徐澤,見過馬真人。”徐澤拱了拱手。模樣漫不經心,好象免為其難,想全真教馬鈺是何等身份,讓人見禮那是給他的面子,什么時候讓人如此奚落的。丘處機等人當場拔出寶劍,要是徐澤不給賠禮道歉,就要血濺三尺似的。就是旁邊的郭靖面也有不愉之色,而楊過十分高興的看著這一切,好象與自己無關一樣。

    徐澤一見,眉頭一揚,冷聲道:“怎么不對嗎?”氣勢一現,面前的眾人象面對一座高山一樣,壓的自己喘不過氣來,不得不往后退了幾步,但仍然感受出來那種威嚴,眾人心中劾然,暗思這是哪里冒出來的怪物,想是當今四絕也無此功力。

    徐澤見狀,收回自身的氣勢,瞬間又象毫無力氣的書生一樣,冷聲道:“丘處機,要不是看在郭大俠和我兄弟將要拜在你門下的份上,重陽宮我還不愿意來呢!論輩分是吧,我今日就和你討論一下,誰的輩分高?少林寺掌門天鳴大師和你平輩吧?”

    丘處機倒是個硬漢,冷著臉道:“不知閣下是天鳴大師的什么人?”

    “我的二師傅曾是少林寺虛字輩高僧,法號虛竹。不知是天鳴大師的什么人啊?”徐澤笑道。

    眾人一聽大驚,按照少林寺的輩分,確是玄、慧、虛、法,禪、天、無、空,仔細算起來,徐澤還是天鳴大師的師叔祖,果然拱拱手算是對全真教客氣了。當下馬鈺躬身道:“全真教拜見前輩。”“起來吧,先師告訴我不要提及輩分問題,我也無意于用輩分來壓你們,只是你們太過分了一點,等下把我兄弟的寶劍還過來,我現在還有點事情。”說著拉著旁邊正在高興的楊過望外走去。那楊過剛才拜幾個道人,心里就不爽了,現在見他們拜自己的大哥,也就等于拜了自己,如何不高興。一見大哥拉著往外走,也不反對,笑嘻嘻的跟了過去。馬鈺等人見狀,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氣,暗道:總算送走了一個瘟神。剩下的就是找回寶劍就行了,找那個趙志敬,想那趙志敬不死也要掉層皮吧。哈哈。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