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回 終南顯威

    果聽郭靖招呼道:“徐兄弟,此處已經是終南山附近,想此二人必是重陽宮門下,先讓我去問個清楚,讓他們帶我等去見丘真人,勞煩徐兄弟照顧一下過兒。”說著就搶先一步,朝兩個道士追過去。

    徐澤一聽搖了搖頭,暗思道:“這個郭靖真是老實人,你把人家丘處機寫的石碑給打了,人家會給你好臉色看嗎?不過教訓一下他們也好,重陽宮牛鼻子沒一個好東西。”于是回頭對楊過道:“賢弟,走,打架了,我們去看看。”楊過一聽有人打架,連忙丟下手中的素齋望外跑去。徐澤一看,又是一陣苦笑。一路行來,沒有見過世面的楊過仗著徐澤,到處惹是生非,而徐澤的獨孤九劍才練到破掌式。讓郭靖說了好一陣子,連徐澤也被其大義說了一通,搞的徐澤郁悶不已。今日看這個架勢,又要惹事了。于是丟下一些散碎銀子,跟了過去。

    等到徐澤到達的時候,入眼的情景讓徐澤氣憤不已,只見兩道士忽然劍法變幻,刷刷刷刷數劍,都往楊過前胸后背刺去,每一劍都是致人死命的狠辣招數。盡管知道郭靖有對付的方法,心中大怒,喝道:“賊子敢爾,擒龍手。”右手成虎爪,內力一發,兩個道士手中寶劍瞬間吸了過來,兩道士大驚,剛才碰到一個武功高強的,面前這個人武功更高,好象還會邪法。兩人對望了一眼,從對方的眼中都看出了同一樣的東西——恐懼,喊道:“這個人會邪法。”說著就望后逃去。

    徐澤看了手中的兩柄劍上刻了“重陽宮”三個字,怒道:“重陽宮的道士沒一個是好東西。”說著,右手微微一震,手中的兩柄精鐵打造的上好寶劍就化為飛灰。正在走過來的郭靖大驚,沒想到徐澤竟有如此功力,想必可與天下五絕相比了,而旁邊的楊過則興奮不已,笑道:“大哥,剛才你使的是什么武功啊,可否傳給我啊?”

    徐澤笑道:“那是我大師傅的武功,叫擒龍手,你現在的內力不足,學了也沒用,以后再說。”郭靖也笑道:“徐兄弟好身手,問天下中,大概就只有我岳父他們可以相比了。”

    徐澤笑道:“郭大俠嚴重了,小子的初淺功夫怎可與五絕相提并論,就是連郭大俠的降龍十八掌也比不上啊。”兩人又說了半響,只有楊過在旁邊無趣,暗思道:“郭伯伯和我大哥也真是羅嗦,不若我先到前面探探路再說。”于是一人,手拿青冥劍偷偷的往山上行去。

    正說的起勁的兩人,忽聽一聲呼救聲,分明是楊過的聲音,兩人大驚。徐澤生怕楊過有什么危險,于是內力一涌,抬腳就望山上走去,這一走不要緊,卻把跟后面的郭靖嚇了一跳,這哪里是走啊,分明是輕功的及至——縮地成寸。暗道:“不知過兒的義兄功夫到底有多高,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啊。”雖如此,腳下卻不遲疑,也向上跟去。

    剛過抱子巖,就見四名道人倒在地上,地上的寶劍已成碎片,肩胛處象被某種利器刺穿,***道也被制住動彈不了。到底是郭靖仁慈,伸手把他們的***道給解了,卻被四人怨恨的盯著,心里十分不舒服,正想開口詢問,又聽不遠處傳來打斗聲,于是不敢遲疑,又象前飛去。

    剛轉兩個彎,入眼處只見七個道人圍著一人正在激斗,再看那人,分明是徐澤。正要阻止,只聽徐澤大聲道:“郭大俠快去重陽宮,過兒被他們抓去了,再不去恐有危險。”郭靖一聽大驚,連忙饒過幾人,望山上飛去,臨走時還不忘指點道:“小心,那是全真教的“天罡北斗陣”陣法。”

    “小小的“天罡北斗陣”陣法也想攔住我,就是全真七子來我也不怕,看我的‘六脈神劍’。”說完,就聽七聲驚叫聲,郭靖回頭一看,心中大驚,原來七名道人呆若木雞的盯著手中的劍,分明只有劍柄的劍。正在思索間,忽覺身邊清風一過,就見旁邊樹影倒退,原來是徐澤抓住他的手臂,施展輕功望重陽宮趕去,其速度比自己全力施展還要快,心中不由一陣黯然,同時也感到一陣好奇,究竟是哪位隱世高人教的武功,年紀輕輕,武功恐怕五絕也不敢略其鋒。又見徐澤臉色通紅,眼睛殺機隱現,心中也暗自為全真教感到悲哀,怎么惹了個強敵。

    此時正是云開月現,滿山皆明,心中正自一暢,再仔細看去,眼前是個極大的圓坪,四周群山環抱,山腳下有座大池,水波映月,銀光閃閃。池前疏

    疏落落的站著百來個道人,都是黃冠灰袍,手執長劍,劍光閃爍耀眼。

    郭靖定睛細看,原來群道每七人一組,布成了十四個天罡北斗陣。每七個北斗陣又布成一個大北斗陣。自天樞以至搖光,聲勢實是非同小可。兩個大北斗陣一正一奇,相生相克,互為犄角。郭靖暗暗心驚:“這北斗陣法從未聽丘真人說起過,想必是這幾年中新鉆研出來的,比之重陽祖師所傳,可又深了一層了。”正準備出聲打招呼。就聽徐澤怒道:“王重陽的徒子徒孫就是不爭氣,武功不行,就知道群毆,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也罷,我就替你教訓一下。”接著就覺的腳底一硬,原來是徐澤把他放了下來。郭靖暗自搖頭,心道:“饒我被人稱為大俠,武功直追我岳父,沒想到在他面前象個小孩一樣。”

    卻說徐澤一入那天罡北斗陣,就覺的象一石頭入了深潭一樣,壓力從四面八方蜂擁而至,暗道:“全真教果然名不虛傳,就這陣勢怕是可以與少林的羅漢陣相提并論了吧。”當下不敢遲疑,一邊運功與四邊的壓力相抗,一邊說道:“在下兄弟隨桃花島郭大俠誠心上寶山來拜見馬真人、丘真人、王真人各位道長,請眾位道長勿予攔阻。”

    那陣中的一個長須道人聞言罵道:“你這***賊,煽闖我終南山不說,還敢污蔑郭大俠,想那郭大俠是何等英雄氣概,怎與爾為伍,還不投降,否則我全真的天罡北斗陣叫爾死無葬身之地。”一番話說的徐澤三尸神暴跳,眼中神光射出丈遠,怒道:“我今日倒要看看你全真教有何本事讓我死無葬身之地。”說著一個滑步,從旁邊一個道士手中奪來一柄劍。道:“今日就叫爾等看看什么叫劍法。萬劍飄零。”就見徐澤手中的一柄劍泛眼間就從一變二,二變四,變到一百零八柄劍,向四周射去。直看的四周的道士面如土色,心中暗自道:“這還是人嗎?”陣外的郭靖雖然也吃驚,但畢竟心里有點底了,今見眾道士忘了抵抗,連忙喊道:“徐兄弟,手下留情,找過兒要緊。”只聽徐澤猛哼了一聲,就聽見嘩嘩的聲音,原來九十八柄寶劍就從中間斷了開來。接著就見一雪白的人影朝重陽宮飛去,正在遲疑間,就聽徐澤的聲音傳入耳邊,“郭大俠,重陽宮恐有變故,小子先走一步。”郭靖暗自苦笑,于是也不理癡呆似的眾人,也朝重陽宮馳去。

    忽聽得鐘聲鏜鏜響起,正從重陽宮中傳出。鐘聲甚急,似是傳警之聲。郭靖抬頭看時,見道觀后院火光沖天而起,不禁一驚:“原來全真教今日果然有敵大舉來襲,須得趕快去救。”但聽身后眾道齊聲吶喊,蜂涌趕來,他這時方才明白:“這些道人定是將我當作和敵人是一路,現下主觀危急,他們便要和我拚命了。”當下也不理會,逕自向山上疾奔。

    他展開身法,片刻間已縱出數十丈外,不到一盞茶工夫,奔到重陽宮前,但見烈焰騰吐,濃煙彌漫,火勢甚是熾烈,但說也奇怪,重陽宮中道士無數,竟無一個出來救火。

    郭靖暗暗心驚,見十余幢道觀屋宇疏疏落落的散處山間,后院火勢雖大,主院尚未波及,主院中卻是吆喝斥罵,兵刃相交之聲大作。他雙足一蹬,躍上高墻,便見一片大廣場上黑壓壓的擠滿了人,正自激斗。定神看時,見四十九名黃袍道人結成了七個北斗陣,與百余名敵人相抗。敵人高高矮矮,或肥或瘦,一瞥之間,但見這些人武功派別、衣著打扮各自不同,或使兵刃,或用肉掌,正自四面八方的向七個北斗陣狠撲。看來這些人武功不弱,人數又眾,全真群道已落下風。只是敵方各自為戰,七個北斗陣卻相互呼應,守御嚴密,敵人雖強,卻也盡能抵擋得住。

    郭靖待要喝問,卻聽得殿中呼呼風響,尚有人在里相斗。從拳風聽來,殿中相斗之人的武功又比外邊的高得多。他從墻頭躍落,斜身側進,東一幌、西一竄,已從三座北斗陣的空隙間穿過去。群道大駭,紛紛擊劍示警,只是敵人攻勢猛惡,無法分身追趕。

    大殿上本來明晃晃的點著十余枝巨燭,此時后院火光逼射進來,已把燭火壓得黯然無光,只見殿上排列著七個蒲團,七個道人盤膝而坐,左掌相聯,各出右掌,抵擋身周十余人的圍攻。而徐澤卻是一身雪白,站在那里,冷笑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仿佛與自己無干一樣。郭靖心中雖然不滿卻也不便說什么。也只得望場中望去,這一望去不要緊,先瞧那七個道人,見七人中三人年老,四人年輕,年老的正是馬鈺、丘處機和王處一,年輕的四人中只識得一個尹志平。七人依天樞以至搖光列成北斗陣,端坐不動。七人之前正有一個道人俯伏在地,不知生死,但見他白發蒼然,卻看不見面目。郭靖見馬鈺等處境危急,胸口熱血涌將上來,也不管敵人是誰,舌綻春雷,也不理旁邊的徐澤,張口喝道:“大膽賊子,竟敢到重陽宮來撒野?”雙手伸處,已抓住兩名敵人背心,待要摔將出去,那知兩人均是好手,雙足牢牢釘在地下,竟然摔之不動。郭靖心想:“哪里來的這許多硬手?難怪全真教今日要吃大虧。”突然松手,橫腳掃去。那二人正使千斤墜功夫與他手力相抗,不意他驀地變招,在這一掃之下登時騰空,破門而出。

    敵人見對方又來高手,都是一驚,先前來了個武功深不可測的家伙,本來就有點膽顫心驚,本來想停手,卻見他兩不相幫,心中也安定了不少,盡管又來了一個,但自恃勝算在握,也不以為意,早有兩人撲過來喝問:“是誰?”郭靖毫不理會,呼呼兩聲,雙掌拍出。那兩人尚未近身,已被他掌力震得立足不住,騰騰兩下,背心撞上墻壁,口噴鮮血。其余敵人見他一上手連傷四人,不由得大為震駭,一時無人再敢上前邀斗。馬鈺、丘處機、王處一認出是他,心喜無已,暗道:“此人一到,我教無憂矣!”

    郭靖竟不把敵人放在眼里,跪下向馬鈺等磕頭,說道:“弟子郭靖拜見。”馬鈺、丘處機、王處一微笑點頭,舉手還禮。尹志平忽然叫道:“郭兄留神!”郭靖聽得腦后風響,知道有人突施暗算,正待出招,只聽兩聲慘叫聲,卻是徐澤射出了兩劍,打的兩人倒在地上,想來活的機率渺茫了。原來徐澤雖然討厭全真教,卻對郭靖有所好感,于是忍不住出手相救。馬鈺心中一驚,但還是微微一笑,說道:“靖兒請起,十余年不見,你功夫大進了啊!”郭靖站起身來,道:“這些人怎么打發,但憑道長吩咐。”馬鈺尚未回答,郭靖只聽背后有二人同時打了一聲哈哈,笑聲甚是怪異。

    聽著這刺耳的聲音,追求完美的徐澤。眉頭一皺,轉眼望去,心中更是怒氣不已。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