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回 臨安會

    “小姐,聽說這家自然居菜肴的味道可以和皇宮的御廚相比較了。不過最令人有趣的就是這個酒樓的酒保很奇怪。第一層的店小二是一些男的,第二層的雅座都是一些漂亮的侍女招待,而三樓設有不同的房間,他們叫包廂,還可以看到西湖的美景呢。很有趣的,聽下人們說,這里最有名的就是叫麻辣涮的菜肴了。小姐,您今天心情不好,奴婢看還不如到那里去看看。”

    西湖的美景是那樣的令人流連忘返,不過對于生在西湖邊,長在西湖邊的人來說,這些都并不重要了,東西見多了,也就并不奇怪了。但三個月以來,臨安的市斤販卒,文人騷客卻對這個自然居感到奇怪不已,不同的設置,不同的菜肴,不同的招待等等在這個南宋都城顯得是那樣的別致,同樣也吸引了南來北往的客人,這個自然居當然也就日進斗金了。不過令人奇怪的是自然居的東家是誰,是男是女卻是個謎。但這一切并不影響自然居那每天爆滿的客人。這不又有人來了,而且還是位美麗的少婦。一身紫衣顯的雍容華貴,一看就知道是大戶人家出生。

    美麗的少婦在侍女的帶領下,緩緩的飄上了三樓,旁邊那侍女連忙招呼旁邊的女招待道:“快給我家小姐上些吃的來。”

    “風月無情人暗換舊遊,如夢空腸斷……”這時窗外傳來一陣歌聲,隱約的還有一陣男人的調笑聲,從三樓望湖面看去,卻見一巨大的舟船在湖面上游弋,旁邊卻沒有任何船只,似乎象是在害怕什么。

    美麗少婦見狀,微微嘆了口氣。臉色變的更差了。旁邊的侍女怒道:“這個賈似道真是荒***無恥,將來太子爺登基之后,一定叫他滿門抄斬。”

    旁邊紫衣少婦聞言,心里暗暗地嘆了口氣,自己的丈夫自己當然了解,盡管當今皇帝對他要求很嚴,但天生的缺陷卻不是說好就能好的。

    正在嘆息間,忽聽隔壁有個中年人道:“過兒,我們這次去終南山重陽宮拜師學藝,那重陽宮的長春真人丘處機是你父親的師傅,想來他必能收你入門墻,全真武功乃是玄門正宗,想那重陽祖師曾是天下五絕之首,你好好在重陽宮用功,修心養性,他日必定成為一代大俠。”

    接著一個少年說道:“郭伯伯,怎么樣才能成為大俠呢?”

    “哈哈,郭伯伯今日告訴你,俠之小者,鋤強扶弱;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郭伯伯這次準備送你去終南山后,就和你郭伯母駐守襄陽了。蒙古大軍不久可能會南侵。”中年人答道。

    “那襄陽能守的住嗎?”少年人又問道。

    “能,怎么不能,我大宋有著無數的英雄豪杰,還怕什么蒙古韃子?只要我們團結一心,定能復我大宋江山。他日我郭靖定能殺了那韃子皇帝蒙哥。”郭靖道。

    原來他叫郭靖,當今五絕黃藥師的女婿,洪七公的徒弟,武功直追五絕的郭靖,不知那旁邊的少年是什么人。紫衣少婦心里暗思道。

    突然,一個清朗的聲音傳入耳際,“郭大俠武功蓋世,黃幫主聰明絕倫,怎么連天下大勢都分不清楚?真是令人可笑。”

    郭靖聞言,心里暗怒,問道:“敢問閣下如何稱呼?”

    那聲音又道:“在下天山徐澤,草字潤之。今日有緣相逢,不若由在下做東,請兩位到對面的縹緲閣一敘,如何?”

    郭靖也不推辭大聲道:“既然如此,就打擾了。”于是就拉著少年往縹緲閣走去。

    紫衣少婦心中好奇,偷偷的打開房門,借著一思縫隙,望對面看去,這一看頓時大吃一驚,失聲叫道:“太子殿下?”原來,縫隙中一二十左右的青年正端坐在椅子上,手搖折扇,微笑的望著正走進來的郭靖等人。那模樣和當朝太子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就連自己這個枕邊人都分不清楚,要不是那雙淡然的眼睛和那出塵的氣質,還真的以為是太子殿下了。哎,要是他就是太子殿下該有多好啊,那樣自己就……。紫衣少婦心中一驚,自己堂堂的太子妃怎么想這種事呢?真是不知羞恥,暗自的啐了一口,但心里卻隱隱希望如此,嬌顏通紅。

    正想間,只聽一個聲音傳來,原來郭靖拱手道:“在下郭靖攜侄兒楊過見過徐小兄弟。”

    徐澤一聽,眼睛一亮,精光一閃,盯著郭靖身邊的楊過暗思道:“原來他就是楊過,神雕俠侶中的楊過?”只見他長的俊俏絕倫,但臉上卻是一幅狡猾憊懶的神色。想著以后楊過發生的事情,心里不由的暗自發笑,但又暗自傷感。想那徐澤雖然也聰明絕頂,但赤誠所見,臉上也不由的顯現出來。

    旁邊的郭靖卻暗自奇怪,眼前這個人怎么也看不透,他怎么老是盯著過兒看,莫非他是義弟仇人之后,現在找過兒報仇來的,心中一驚,暗暗的準備起來。而那楊過卻滿不在乎,只盯著桌上一柄銀白色的寶劍看著。

    徐澤見狀,笑道:“楊兄弟喜歡我這柄寶劍?”

    楊過笑道:“徐大哥想把它送給我嗎?”饒是徐澤心里有準備,還沒有見過如此放蕩不羈的人物,當場哈哈大笑。

    旁邊的郭靖臉色微紅拱手道:“徐兄弟,過兒年少無知,還請勿怪。”說了還瞪了楊過一眼。

    徐澤擺手道:“郭大俠嚴重了,今日在下與楊兄弟有緣,而這柄寶劍雖然也是神兵利器,卻是死物,更何況我已經不需要了,今日送給楊兄弟又有何妨,等會再傳兩招劍法,作為見面禮,也不妨與其相逢一場。”又轉首對楊過道:“楊兄弟,這柄青冥劍相傳是春秋歐冶子所造,吹毛斷發,你要小心使用,不可辱沒了它。”說著大袖一揮,桌上的寶劍就緩緩向楊過射去,當停在楊過手中時卻絲毫無力道。楊過倒沒覺的什么,卻把旁邊的郭靖吃了一驚,想我郭靖武功也能做到如此,但要我做的如此自然卻是不能。這徐澤到底是何方人士。剛見過兒一面就以如此寶劍相送,真是怪人。他日必叫蓉兒好好查訪。

    卻說那楊過收了寶劍,心里對面前這位大哥哥感激不已,問道:“徐大哥,剛才你為什么反對我郭伯伯的看法呢?”郭靖聞言,猛的清醒過來。也朝徐澤望來。另一個房間的紫衣少婦聞言心也提了起來,暗思道:“你剛才想都沒想就送了一柄絕世寶劍,我看你這次又有何奇言。”卻不知道徐澤的影子已經深入自己心靈的深處。

    徐澤請郭靖坐在椅子上,道:“難得郭大俠為國為民,在下十分佩服,說句實話,要是平時,徐某也會隨侍鞍前馬后,為郭大俠當一馬前足足矣。但現實卻并非我所想象的那么美好。在下這里有一問題想問郭大俠,還請郭大俠解之。試問郭大俠與我朝岳鄂王相比,如何?”

    郭靖臉色微紅道:“岳將軍精忠報國,用兵如神,實不如也!”

    徐澤又道:“當今與太祖、太宗比如何?”

    “實不如也!”郭靖道。

    徐澤笑道:“郭大俠果然是至誠君子也,徐某佩服。既然郭大俠深明其中的道理,為何還要死守襄陽呢?”

    郭靖聞言,滿臉通紅拱手道:“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況且蒙古韃子對我漢人燒殺搶掠,導致百姓流離失所,我郭靖乃一介匹夫,卻不忍看天下蒼生處于水深火熱之中。”一番話說得徐澤暗暗點頭,心中對郭靖的好感大增。而對面的紫衣少婦卻激動不已,暗想道:“天下義士何其多也,有此等人,必能驅逐蒙古大軍。”

    徐澤又指著西湖上那艘游船道:“郭大俠可認識那艘游船嗎?”郭靖看了看,眉頭微微一皺,搖了搖頭。

    徐澤笑道:“他就是當今平章、參知政事賈似道,聽說太子即位后還要加太師呢。如今西湖周圍有十之七八都是他的產業。”

    郭靖不可置信的盯著西湖上的那艘游船,而那紫衣少婦心中也黯然不已。小子楊過卻懷抱那柄青冥劍,另一只手卻在桌上不停的忙碌著。徐澤則安然的品嘗著酒杯里的佳釀。

    過了半響,徐澤對楊過道:“楊賢弟,大哥去傳你兩招專破天下劍法的劍法去。”于是也不理正在思考的郭靖,伸手抓住楊過的肩膀,飛了出去。

    “徐大哥,你怎么到自然居的后院來了?”小楊過好奇的問道。

    看著眼前這個日后有名的大人物,徐澤微笑道:“因為自然居本來就是我的,我為什么不能來啊。好了,我先交你幾招劍法吧。”

    “徐大哥,世界上真的有破萬劍的劍法嗎?桃花島的落英劍法也能破嗎?”楊過問道。

    徐澤微笑著說道:“只要有劍招的劍法都能破,但關鍵是你要看出他的破綻,而不同的武功在不同的人身上使出來的效果是不同的。楊兄弟,為兄現在教你劍法叫做獨孤九劍,是當年一個叫獨孤求敗的人所創,獨孤九劍,有進無退,招招都是進攻,攻敵之不得不守,自己當然不用守了。創制這套劍法的獨孤求敗前輩,名字叫做“求敗”,他畢生想求一敗而不可得,這劍法施展出來,天下無敵。獨孤九劍的第一招“總訣式”,足足有3000余字,而且內容不相連貫;總訣是獨孤九劍的關鍵,須得朝夕念誦,方可爛熟于胸后融會貫通。第二招是“破劍式”,用以破解普天下各門各派的劍法。第三招“破刀式”,用以破解單刀、雙刀、柳葉刀、鬼頭刀、大砍刀、斬馬刀等種種刀法。“破刀式”講究以輕御重,以快制慢。“料敵機先”這四個字,正是這劍法的精要所在。“破槍式”,包括破解長槍、大戟、蛇矛、齊眉棍、狼牙棒、白蠟桿、禪杖、方便鏟種種長兵刃之法。“破鞭式”,破的是鋼鞭、鐵锏、點***橛、拐子、峨眉刺、匕首、板斧、鐵牌、八角槌、鐵錐等等短兵刃,“破索式”,破的是長索、軟鞭、三節棍、鏈子槍、鐵鏈、漁網、飛錘流星等等軟兵刃。“破掌式”,破的是拳腳指掌上的功夫。對方既敢以空手來斗自己利劍,武功上自有極高造詣,手中有無兵器,相差已是極微。天下的拳法、腿法、指法、掌法繁復無比,這一劍“破掌式”,將長拳短打、擒拿點***、魔爪虎爪、鐵砂神掌,諸般拳腳功夫盡數包括在內。“破箭式”這個“箭”字,則總羅諸般暗器,練這一劍時,須得先學聽風辨器之術,不但要能以一柄長劍擊開敵人發射來的種種暗器,還須借力反打,以敵人射來的暗器反射傷敵。第九招“破氣式”,只是傳以口訣和修習之法,此式是為對付身具上乘內功的敵人而用,神而明之,存乎一心。楊兄弟,獨孤九劍雖只一劍一式,卻是變化無窮,學到后來,前后式融會貫通,更是威力大增。最后這三招更是難學。今天我就傳你總訣和第一式。”說著就將總訣說了出來,又從楊過手中接過青冥劍比劃起來。楊過果然聰明絕頂,不一會便將其學的有模有樣,只是獨孤九劍是何等高深武學,饒是楊過也只是學了個皮毛。要是想大乘卻還要些日子。

    看了半響,徐澤止住大汗淋漓的楊過道:“今日就到這里吧,想你郭伯伯等了許久了,等過些日子我再傳你其他幾招。”

    “徐大哥也和我們一起去終南山嗎?”楊過問道。想他楊過從小孤苦,后來雖然隨郭靖去了桃花島,卻被桃花島上的大小武和郭芙所不容,而黃蓉也對其時刻提防,今日遇到徐澤,一見面就以蓋世神兵相贈,而后又傳以獨孤九劍,雖然兩人相處只有幾個時辰,但對楊過來說,卻比郭靖等人還親。其實,象楊過這種浪蕩不羈、桀驁不訓,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人敬一尺,他敬一丈。這也就是原書中他對小龍女癡戀的原因之一。

    徐澤望著眼前的楊過,想著他以后要經受的苦楚,心中一暖,摸著還比自己矮的楊過道:“也罷,現在為兄左右是無事,就陪你和你郭伯伯走一遭吧,順便也把獨孤九劍傳給你。”

    楊過聞言,心中暗自激動。哽咽道:“過兒不去終南山了學武功了,徐大哥武功蓋世,不如就收楊過為徒吧?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說著就要跪下。卻發現怎么也跪不下去。

    原來徐澤聞言,早發了一股真氣,托住楊過的雙膝。正色道:“楊兄弟,為兄比你大不了幾歲,如何能做你的師傅,此事以后休提。”又看了楊過的神色,又嘆了口氣道:“如果不閑棄,就拜我為兄,兄傳弟武藝也說的過去。”本來楊過見徐澤拒絕,心中暗自戚苦,今見峰回路轉,如何不高興,于是跪倒喊道:“小弟楊過拜見兄長。”這次徐澤沒有阻攔,受了楊過一拜后,扶了起來道:“賢弟,今后你我兄弟齊心,莫要讓他人笑話。”楊過高興的點點頭。徐澤見狀,心里暗道:“爸爸,媽媽,我在這里也有兄弟了,你們就放心吧!”

    這日樊川的普光寺前騎來三匹快馬,為首一人是個三十多歲的大漢,其后的跟著兩個年輕人,年長的那個大概二十左右,一身雪白長衫,相貌雖不英俊瀟灑,卻也飄逸風流;后面一個大概十三四歲的模樣,雖長的英俊瀟灑,卻顯的桀驁不順。這三人正是望終南山來的郭靖等三人。

    在臨安,郭靖聞楊過拜徐澤為兄,心中十分高興,盡管對徐澤某些方面不滿,卻也知道徐澤武藝不凡,想楊過跟在后面也不差。于是三人在自然居休息了一晚,起早就望終南山趕來。本來郭靖想把駿馬換成毛驢,衣服也換的舊一點,卻被徐澤拒絕,想他雖是個淡漠名利的人,卻對物質上面的東西挑剔不已,不然也不會有那么大的產業了。于是隨便找了個理由拒絕了,想那郭靖本不擅口舌,如何是他的對手,最后三人不得不騎駿馬,穿錦服,非常囂張的來到了終南山。幸好郭靖選走偏僻小道,否則眾人在蒙古統治的地方會發生什么事情呢。

    郭靖見廟門橫額寫著「普光寺」三個大字,當下將馬拴在廟外松樹上,進廟討齋飯吃。廟中有七八名僧人,見郭靖等人打扮,知是有身份,于是不敢怠慢。端了一些素齋擺在眾人面前。

    率先吃完的郭靖一抬頭忽見松後有一塊石碑,長草遮掩,露出「長春」二字。郭靖心中一動,走過去拂草看時,碑上刻的卻是長春子丘處機的一首詩,詩云:

    天蒼蒼兮臨下土,胡為不救萬靈苦?萬靈日夜相凌遲,飲氣吞聲死無語。仰天大叫天不應,一物細瑣枉勞形。安得大千復混沌,免教造物生精靈。

    郭靖見了此詩,想起十馀年前蒙古大漠中種種情事,撫著石碑呆呆不語,待想起與丘處機相見在即,心中又自欣喜。

    楊過見狀走過來道:“郭伯伯,這碑上寫著些甚麼?”郭靖道:“那是你丘祖師做的詩。他老人家見世人多災多難,感到十分難過。”當下將詩中含義解釋了一遍,道:“丘真人武功固然卓絕,這一番愛護萬民的心腸更是教人欽佩。你父親是丘祖師當年得意的弟子。丘祖師瞧在你父面上,定會好好待你。你用心學藝,將來必有大成。”

    楊過道:“郭伯伯,我想請問你一件事。”郭靖道:“甚麼事?”楊過說道:“我爹爹是怎麼死的?”郭靖臉上變色,想起嘉興鐵槍廟中之事,身子微顫,黯然不語。旁邊的徐澤聞言,連忙插嘴道:“賢弟,快些食用,我們還要趕到重陽宮去。”沒想到平時對徐澤言聽計從的楊過這次卻沒有聽他的,問道:“是誰害死他的?”郭靖仍是不答。

    楊過想起母親每當自己問起父親的死因,總是神色特異,避不作答,又覺郭靖雖然待己甚是親厚,黃蓉卻頗有疏忌之意,他年紀雖小,卻也覺得其中必有隱情,這時忍不住大聲道:“我爹爹是你跟郭伯母害死的,是不是?”

    郭靖大怒,順手在石碑上重重拍落,厲聲道:“誰教你這般胡說?”他此時功勁何等厲害,盛怒之下這麼一擊,只拍得石碑不住搖幌。楊過見他動怒,忙低頭道:“侄兒知道錯啦,以後不敢胡說,郭伯伯別生氣。”

    盡管徐澤也知道真相,卻也知道這時候說出來,楊過肯定是不能安心習武的,剛想說兩句。忽聽身後有人“咦”的一聲,語氣似乎甚是驚詫。回過頭來,只見兩個中年道士站在山門口,凝目注視,臉上大有憤色,徐澤知道麻煩在前面等著了,心里不由的又嘆了口氣。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