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章 留貽襄女

    深夜里郭襄倚天劍亂舞,如天神一般落在一種蒙古兵中間,劍鋒所到之處,那些士兵的普通弓弩佩劍均被紛紛砍斷,就連士兵均被極寒的劍氣逼倒,一時間竟無法起身。

    呂文煥萬沒想到會突生變節,但想郭靖黃蓉的家人明明已經都屠城時死了,怎么有人還稱他們為“父母?”

    他本就對郭靖的家事不感興趣,要不是他一直幫他守著襄陽,讓他多享受幾年平靜的生活,他根本不會跟姓郭的一家有什么聯系。但是到后來卻成了累贅,尤其在他決定向蒙古人投誠之后。他早就煩透了郭靖那個木頭疙瘩,卻又不得不防著黃蓉,但他卻從早就忘了他們的家里還有個離家多年的小女兒,否則他不會不提防的。

    此時郭襄如此喊著沖下來,他早就驚的四肢亂舞,急忙躲在貼身的兩個衛兵身后,大喊著“捉住她!快捉住她!誰捉住她,重重有賞!”

    但郭襄絲毫不給他們反映的時間,九陽功的內勁透過倚天劍揮灑出去,那些士兵根本無法靠近她身,她撿個空擋在簡長老耳邊說:

    “快去搶尸體,按原計劃進行,這里交給我!”

    簡長老早被突發的情況驚呆,發現她是來幫自己的才稍稍踏實下來,聽她稱郭靜夫婦為父母,也是一時的詫異,但也來不及多想。這時聽她這樣說便立刻朝懸掛尸體的地方奔去。

    此時有郭襄為他清道,他很快便將掛在城墻上的三具尸體放下,打了信號,那姓徐的立刻推著車從一邊奔出來接住。

    這呂文煥很是托大,本料的他們插翅難逃,根本沒有去動那三具尸體,此時不知多后悔沒有聽蒙古人的話將那三具尸體換假的。

    姓徐的接到尸體向簡長老打了個手勢,立刻推著大車朝城外跑去。

    呂文煥大喊:“攔住他!攔住下面的人!”城墻上便有弓箭手朝城下放箭,這邊郭襄和簡長老正自奮戰拼命企圖突圍,便被幾個弓箭手找到空擋將箭射了出去,果然很快便聽到下面傳來姓徐的一聲慘叫!

    郭襄大驚,奔到城墻邊觀看,只見那姓徐的右后肩和左腿都中了箭,但依舊奮力向前奔走,就在她過來看的這一瞬,又被一柄箭射中后心,但他依舊頑強的努力奔著,終于在弩箭無法在射到的距離處不支倒地!

    郭襄見狀更怒,揮劍將向他放箭的幾個士兵都殺死,回頭向那呂文煥沖去。

    將將沖到他面前,卻突然竄出兩個人來,個頭不高,黑暗中只能看出是兩個白發老頭,兩人均是執杖,只是一個又粗又長,一個短小精悍,分不出是什么形狀什么材質,郭襄只覺揮劍砍去,與那兩杖相交,發出震天的巨響!

    倚天劍出鞘以來,自是頭一次遇到勁敵!而這兩名大漢也顯然不是泛泛之輩,她只覺被震得手臂發麻,有一股不同于倚天劍的寒意股股襲來,急忙運行九陽功抵御。

    只這一下,郭襄便知道這二人武功之深,非一般江湖人物能敵,如果只一人自己尚且可以一拼,兩人同上是萬萬不可應付了。

    她念頭急轉,對還在應付士兵圍攻的簡長老道:“簡長老,帶上徐兄弟你先走,快走!”

    簡長老急道:“姑娘,可否報上大名,好讓老朽知道是誰助我丐幫!”

    郭襄已與那兩個老頭都在一起,知道不宜久戰急道:“你們救我爹娘,都是自己人,走了再說!快走!”

    簡長老見狀也不再猶豫,抓住身邊的兩個士兵朝城下扔出去,自己踩著那兩人便要飛身離開。這邊正與郭襄拆招的那個執短杖的老者忽然措手向他揮出一掌!

    郭襄一驚,虛晃兩招也欺身朝簡長老奔去,卻見簡長老似乎無恙,稍稍松了口氣,趁著那執短杖的老者分心去對付簡長老,她伸手從口袋中摸出一把石子,使出母親曾教過的“滿天花雨”手法打出去。

    眾人沒想到她會有這一招,也想不到她打出的僅僅是石子而已,這些多年打仗做過無數暗箭傷人事情的人還道時什么歹毒的暗器,著實被狠狠的嚇了一跳!

    郭襄便趁著這一空擋,“啪啪”狂揮兩下倚天劍,也學著簡長老的樣子抓了兩個身邊的韃子兵扔出去,踩著他們跳下去,同時還怕那個執短杖的老者再來偷襲,還在跳到第二個士兵身上時轉身又扔出一把石子!

    其實她學簡長老這落地的辦法著實是沒辦法中的辦法,要不是恨極了這些蒙古人,郭襄在平時很難會做出如此殘忍的事。他二人也均不是武功造詣如同郭靖那般的地步,此番以人做踏腳石掉落到地上時兩人也都摔得十分狼狽。

    他二人一離開城墻,蒙古人便開始上前放箭,二人只得又背起已經被摔死的蒙古兵一路狂奔道那姓徐的身旁,將他放在車上,這才一同推著一車四人狂奔而去!

    襄陽城上,呂文煥見弓箭射不到人,便打開城門,又沖出四隊蒙古兵朝他們追來!

    兩個人推著車一路狂奔到天亮,才遠遠的把蒙古兵甩開,但郭襄知道蒙古人不會這樣放過他們,只不過是現在追不上了而已,接下來各地肯定會開始通緝她。便只有往深山老林里跑,不知不覺間繞道了黑龍潭前面的林子里。

    當年是瑛姑住在黑龍潭,后來與南帝冰釋前嫌后同周伯通一起三人都搬到周伯通的住處,現如今這些人卻都不知去向,郭襄心知襄陽城破后他們也是兇多吉少,但始終心存一絲僥幸,希望攻城時他們并不在襄陽才好。

    現在的黑龍潭,早已破敗多年。郭襄奔的急了也沒想起這個地方,現在卻繞到這里,心念一動便帶著簡長老一齊朝瑛姑當年的住處奔去。想起那里的泥潭,這大車馱著這些人肯定很難過去了,便在路上撿了些粗大的樹枝,牽著簡長老一齊來到那個泥潭前。

    一夜的狂奔下來,兩人都疲憊不堪,簡長老中了那執短杖的老者一掌,現在尚看不出什么,只是年紀大了體有很有些不支,面色蒼白,扶著打車氣喘吁吁。郭襄雖年輕,這一夜折騰下來也是消耗不少,但看頗能支撐。

    于是她便先扶著簡長老在一旁的地上坐下,對他說道:“你先在這里休息,泥潭對面有個茅屋,我把它們一個個先送過去,再來送你。”簡長老無力回話,只點點頭。

    當下她把撿來的長樹枝綁在腳上,先給姓徐的腳上也綁上樹枝,,將他手搭在自己肩上,然后便如當年一樣,從泥潭上滑行著前行。只是當年她是被楊過牽著行進,今次變成了她牽著別人。

    很快便越過泥潭,他把姓徐的安置在已經十數年無人居住的茅屋中,不及收拾便馬上返回,接著是弟弟的尸體,然后母親,最后是郭靖。送這三具尸體時她不敢細看,只怕多看一眼便無力再行動下去,只覺他們冰涼的靠在自己身上,強忍著傷心和淚水,又再返回,扶起簡長老,給他幫上樹枝,對他說道:“跟著我走,不要使力。”

    終于把所有人都運到茅屋,她也終于疲累不堪,癱倒在地上。

    有那個泥潭在外面擋著,多少可以暫時放心的休息一下了。給那個姓徐的上了藥,但他失血過多也是回天無力了。取出些干糧與簡長老分了,簡長老有些不堪重負,吃了些東西后便沉沉睡去。

    郭襄雖然也渾身乏力,但看著三位至親的尸體,這回再也無法安心了。

    她將父母弟弟三人排在一起,三人在城墻外暴曬了三天有余,此時蒼白的皮膚都已開始干裂,三人身上可見的刀傷劍傷數不勝數,一定是拼命戰到最后一刻力竭而死!母親身上傷口也不少,但最重的是頸中一道深深的劍痕,她腦中想象著父母弟弟三人在戰場上拼殺,父親一直護著母親直到最后一刻,而母親在所有人都死后最后無奈舉劍自盡的場面,終于再也忍不住,撲在尸體上放聲大哭!

    哭了好一會兒,忽然拔出倚天劍在茅屋旁邊的地上刨了起來,但那劍雖然對敵霸道,此時卻不甚好用,于是她干脆扔了劍,用雙手在地上挖起來,也不知道挖了多久,只挖到雙手鮮血淋漓,依舊不停的,挖了三個大坑。

    雪水淚水混雜著泥土,她早已不管不顧,將父母弟弟一一抱起來,將衣服整理整齊了,再輕的放進去。每一個動作,都輕輕的,好像他們還活著一樣。

    抱起母親的時候,見她的頭發凌亂不堪,便又放下,用手指當梳子替母親梳好,又在身上將手拍拍干凈,借著手上傷口的血,給母親毫無血色的臉上抹上淡淡的紅色,涂上口紅。

    忽然手上觸到母親的嘴,感覺她嘴里好像有什么東西,便一手扶著母親的頭,一手叩開她口,一個黑色的事物落入手中,她拿起來仔細一看,見是一個十分堅硬的黑色指環,內壁上還刻著四個字“留貽襄女”,她再也支撐不住,抱著母親的尸體再次大哭起來。

    簡長老此時醒轉過來,見到她如此,挪著向她靠過來,安慰她道:“原來你是郭二小姐,還請節哀吧。”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