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章 夜闖襄陽城

    郭襄按捺住心中的悲憤,逃到襄陽城外不遠處的一座廢棄村莊里,找了個破敗的民居,靠在破敗的灶臺邊上,心中紛亂不堪。月光從破損的窗透進來照進廢屋里,本就昏暗的空間里透著絲絲詭異,她閉上眼,可那微弱的光線似乎還是可以照進她眼里。她煩躁起來便撿了附近的稻草把自己蓋起來,調整著呼吸,想要休息,但腦中始終反復出現父母弟弟懸掛在城墻上的畫面,輾轉反側睡不著。

    也不知過了多久,只知道天還很黑,迷迷糊糊中忽然聽到有人說話,她藏在撿來的稻草下,沒有被發現,便不動聲色,屏住呼吸傾聽。

    一個低沉的聲音說道:“弓箭手每兩個時辰一換班,守城門的步兵三個時辰一換。但絕不會一起換班。”

    另一個比較蒼老的聲音響起:“有沒有查清楚,什么時間是他們最懈怠的狀態?”

    那個低沉的聲音道:“韃子用了這么多年才攻占襄陽,而且又是因為呂文煥這個叛徒向他們投誠才得手,是以他們占了襄陽之后很是謹慎,這些衛兵也都是訓練有素,況且他們終于攻陷襄陽,士氣正高昂,懈怠我是看不出來了,不過夜間過了子夜之后的兩次換班卻是最疲憊的時候了。”

    那個老者似乎在琢磨這番話,有一段時間的沉默,然后才發聲:“看來只有選在子夜之后動手了。一會徐兄弟回來,再同他仔細部署。”

    那低沉聲音的漢子答應了,兩人便不在說話。

    郭襄在角落里尚聽不明他們的企圖,便一動不動同他們一起等待著。很快,便有腳步聲傳來,聲音很輕很遠,屋子里那兩個人還尚未發掘,只是郭襄此時的內功不知高過他們多少,外面的人還離得很遠便可以聽見了。她不知來人是否是他們正等的那個徐兄弟,戒備的握緊了倚天劍。

    那老者道:“來了。”聽著兩人起身的聲音,一陣窸窸窣窣聲之后,一個年輕的聲音說道:“簡長老,戴長老。”

    那個蒼老的聲音道:“徐兄弟,情況如何?”

    新來的那人道:“簡長老,襄陽分舵已經沒了!那些韃子知道咱們丐幫跟郭大俠夫婦的關系,城里見到乞丐全都就地正法一個活口都不留!”

    那老者一拳打在身邊的破桌子上,桌子喀拉拉應聲而倒。那個低沉的聲音馬上說道:“簡長老,稍安勿躁!”

    “唉……”那個簡長老嘆了一口氣,“襄陽城破,大宋復國難矣!我丐幫也備受牽連,現在黃幫主夫婦的尸身還在他們手里,咱們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簡長老,咱們不正在商量如何救出黃幫主的尸身嗎,你這又是何苦。”那個低沉聲音的戴長老道。

    透過稻草的縫隙,郭襄看到那個年紀比較大的簡長老捻著衣襟拭了拭淚。看來他們是丐幫的余部,但看著比較面生,想是十多年前并不常出現在襄陽的,是以自己并不認識。

    心中尚打不定主意是不是要出去與他們相見,要是十多年前的她此刻恐怕已經沖出去亮明身份了,但多年來闖蕩江湖的歷練使她多了一份冷靜,即使是在現在剛剛家破人亡的情況,也可以忍得一時,在稻草堆里繼續聽他們說話。

    那戴長老接著問那姓徐的:“徐兄弟,城里現在是什么情況?”

    那姓徐的答道:“現在城里已經看不到漢人了,韃子屠城雖然已經停了,但現在只要見到漢人便殺,根本不把漢人當人!”

    戴長老道:“這樣看來,只剩下我們三個了。”

    姓徐的又道:“兩位長老,那咱們之前的計劃就得改改了。”

    戴長老問道:“徐兄弟似乎已有計較,請講。”

    姓徐的道:“原本想的咱們三個去夜襲守衛,讓找到的失散的弟兄趁機運走黃幫主夫婦的尸身,現如今人手不夠,我想只有戴長老你和我去擾亂守衛,簡長老去偷運尸首。”

    這時那簡長老說道:“徐兄弟不用擔心我這把老骨頭,城門上守衛眾多,你二人恐怕應付不來,我還是去對付守衛。”

    那姓徐的還想說什么,被戴長老攔住道:“二位別爭了,只剩我們三人,就聽我一句,徐兄弟,黃幫主的尸身就交給你,我和簡兄去對付韃子守衛。”

    三人中戴簡二人均是丐幫長老,那姓徐的只是一個四袋弟子,論武功和江湖經驗都不及那二位長老,戴長老在丐幫中地位又高過簡長老,是以他這番說話后三人便算是定了。

    姓徐的道:“聽從戴長老安排。但是,守城的弓箭手有兩隊二十四人,下面還有六個,我們只有三個……”

    戴長老道:“我們已經知道他們換班的時間,我想選在他們換班的時候動手應該是比較好的時機,咱們可以先在城外布置些假人吸引弓箭手,趁他們注意力在外面的時候潛上去,放下黃幫主夫婦的尸首,然后徐兄弟在城門下將尸首運走。”

    那姓徐的道:“這倒是個辦法,弄假人的事就交給我吧。什么時候動手?”

    “越快越好,就明晚吧!咱們這次的目的是救出黃幫主夫婦的尸體,對付那些韃子并不是主要的,這點要謹記!”戴長老道。

    簡長老也說道:“對!只要引開那些韃子兵,運走黃幫主夫婦,咱們就撤,無謂跟他們周宣。徐兄弟,你的任務是最重要的。”

    郭襄見到他三人手臂搭在一起,借著月光依稀可見他們臉上視死如歸的表情。

    “事不宜遲,天亮了就不好行事,我這就去尋做假人的東西去。”那姓徐的說這便要走,戴簡二人一同道:“一同去!”

    借著月光看他們這一呆,三人便已出得屋去。郭襄這才將稻草撥開,尋思了一陣,想著既然他們定了明晚去夜襲,也就不急著現身與他們相見,待明晚見機行事也好。

    聽了半宿他們說話,本就睡不著,現在她便直接放棄了,也出了屋,外面漆黑一片,根本找不到那三個人的影子了,想了想如果明晚夜襲,還是去熟悉一下城內和城門上韃子兵的情況比較好,便有悄悄潛了回去。

    以她現在的功夫,一個人同時對付那么多城內城外訓練有素的士兵雖然不夠力量,但是悄悄潛入潛出不驚動人還是不在話下的。

    待她基本摸清了城墻上面的情況,又在城外觀察城門上的那些守衛,直到天色漸明,未免天亮后離開引起蒙古人的注意,她這才離開又回到那個破落的村莊,依舊用稻草將自己蓋了起來,忙了一夜,這才昏昏睡去。

    睡到下午,吃了些干糧,便在村子里尋找昨晚那三個人,村子里一個人都沒有,想想他們也不會在這里明目張膽,便往山林里尋去,果然在林子不遠處見到那三人。

    他們已經在林子里砍了不少樹枝,就著雜草扎了四、五個稻草人,郭襄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每人手里一個還在工作。

    昨晚從他們的呼吸聽來,郭襄知道那戴簡二位長老要對付那些個蒙古兵,還是夠的,不過要想再從他們手中搶得尸體并全身而退就有些難度。那個姓徐的武功稍差些,不過勝在年輕。想來他們三個去做這個搶尸的事情雖然比較勉強,但也不是沒有勝算,她白日里思索過這些后決定暫時不打攪他們,就先藏在暗處,如果萬一他們的行動受阻到時再出手相助。再怎么說他們也是為了自己父母而行動,決不能讓他們也有什么閃失才好。

    閑話少敘,很快入夜,郭襄悄悄跟著戴簡徐三人朝襄陽城趕去。姓徐的不知從哪找來一輛大木板車,將他們做的八個稻草人放在上面推著。

    眼看就進入到弓箭手的攻擊范圍了,戴簡二人便拋下車,快速向城門上潛去,那姓徐的待他們接近城門時,將那稻草人悄悄擺在城門正前方,并用繩子將它們全都連在一起,自己和大車躲在一邊,用稻草蓋住。

    郭襄也悄悄向城墻潛去,躲在頭一天夜里找到的城墻上不易看到的暗角里。

    城墻上的弓箭手,再過一會就要交班,忽然有人發現城外有動靜,弓箭手便齊齊向匯報的位置舍射去,郭襄便知道那姓徐的開始行動了。

    弓箭手射了一陣,城門外的守衛便有兩個尋了過去,弓箭手也漸漸停了手,戴簡二人便在這時動手,身手利落的干掉奔向稻草人的兩個守衛,然后飛快沖到門口將那四個守衛也抹殺,接著就打開城門迅速上了城墻同那些弓箭手打了起來。

    見他們如此順利,郭襄心中卻突發疑惑,直覺感覺后面將要有變故發生。

    果不其然,她剛剛轉過這個念頭,便聽得城墻上動靜異常,好似忽然來了很多人,她在下面往不清楚,便趁亂悄悄也上了城墻,為了避免被發現,她干脆攀上城樓頂,居高臨下的觀察。

    只見一個守將模樣的人帶著比城墻上多兩倍的韃子兵已經將戴簡二人圍在其中,中間的幾個人舉著火把照的通亮,戴簡二人背靠背的舉著劍戒備著,簡長老忽然罵道:

    “呂文煥!你個賣國賊!黃幫主在世時對你禮讓敬重,這么多年幫你駐守襄陽,你卻恩將仇報跟蒙古人私通不說,還這樣對待黃幫主夫婦!”

    郭襄聽他的罵聲,這才仔細看那守將,果然依稀間是呂文煥的面容。她雖然自小在襄陽長大,但只小時候見過幾次呂文煥,這些年在外闖蕩,幾乎不曾想起這個人來,此時聽簡長老這樣說,心頭火起,一直緊握倚天劍的手這是攥得更加緊了。

    只聽那呂文煥哈哈笑道:“識時務者為俊杰,我也是順應天意!現在丐幫在襄陽的余黨只剩三人未落網,你以為你們的行動我不知道么?我早就部署好了,就等你們自投羅網呢!那個姓徐的呢?”

    聽他這樣說,郭襄心中暗自慶幸幸好沒有與他們相見,否則現在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只聽戴長老突然叫道:

    “哼!既然你都部署好了,就自己去找徐兄弟吧。”忽然仰天長嘯,對簡長老道:“簡長老,看來今日咱們都出不去了!黃幫主,屬下無能,這就來同幫主一起上路!”話罷把劍在頸中一橫,登時氣絕!

    簡長老也道:“呂文煥,我今日治不了你,自有天來收你!”說著也要舉劍自盡。

    戴長老自盡時郭襄便已抽出倚天劍,但還是慢了一步,此時她更不多想,飛身朝城墻上落下,揮劍便朝呂文煥刺去,同時喊道:“呂文煥!還我父母命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