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章 城破人亡

    這次兩人離開西域,向中原出發。

    郭襄本是豁達的本性,但隨著年齡增長,經歷的事也多了,再無法像小時候那樣即便再傷心的事,都可以一笑而過。一路上再沒有了說笑的心情,走出塞外的路上又不斷的想起當初初識穆軻,與他一起踏入西域的日子,一直郁郁的不得言笑。

    何足道與她一同經歷了這一番事情,心中多少都有些同樣的感覺。其實與她一同下山并不順路,只是也不知為什么,就想陪著她,實際上也陪不了多久,他曾發誓不離雪山,最遠也就送她道成都府吧。

    一路走他一路這樣盤算著,郭襄也不曾問過他要去哪里,他也便不說,兩人好似有了默契一樣,不到一月便接近成都府了。

    何足道便與郭襄道別,兩人既不互問去處,也不提何時再見,十多年前萍水相逢而相識,現如今瀟瀟灑灑便分別。

    郭襄進入成都府,前一年來的時候雖然這里也是各族人種混雜,但畢竟還是宋人境內,尚有酒店客棧,雖也有盜賊出沒,畢竟還有官府百姓尚可過些平靜日子。這次她再來到這里,只覺偌大的城鎮毫無生氣,人煙稀少,偶爾有幾個人也都低著頭急匆匆的趕路,不敢往周圍多看一眼的樣子。

    郭襄走了半日甚感奇怪,便拉住迎面趕來的一個老者,問他成都府這是怎么回事,那老者被她嚇得直跪在地上大喊饒命,反倒嚇了郭襄一跳,急忙安慰他道:“老伯莫怕,我只是想問問你可知這里為什么這樣冷清?我上一次來時還不是這樣的。”

    那老者這才戰戰兢兢地看了看左右,又看看她,依舊很害怕的說道:“蒙古人殺來了,快逃命吧快逃命吧!”說著便擺脫她很迅速的跑了。

    郭襄看他的樣子也問不出什么來,也就沒有難為他,任他走掉,只是自己便更加疑惑。只是心中填了幾絲不安,更加快了趕路的腳步。

    接連幾日一路向東,所到之處看起來幾乎都是剛剛打過仗一樣的凌亂凄涼,被洗劫過的村莊、城鎮,只剩下破敗的房舍,偶爾會有個別幸存的難民在倒塌的房屋、廢墟中尋找得以果腹的食物。看到郭襄的眼神都好像可以把她吃了一樣,要不是看到她身上佩劍,只怕真會撲上去吃掉!

    來到陜西的時候,連著經過幾個小村落都是這樣,使郭襄心中的不安情緒越來越濃,腳步也更加緊了。接著便很少再見到落單的難民了,見到的都是亂糟糟的大隊大隊整村或整個縣逃難的難民。

    郭襄趁亂揪住一個難民詢問,那難民和之前在成都府的老者說的差不多,都是蒙古人打來了快逃命。郭襄忍不住問:“郭大俠夫婦一直鎮守襄陽,你們為什么不逃去哪里?”那難民急著逃走只喊道:“襄陽?襄陽就快不行了,不知道還能撐幾天啊!”

    聞得此言,郭襄暗暗心驚!但看這些難民只是些尋常百姓,他們說的也不一定準,現在還是不能自亂方陣,只更加日夜兼程的趕往襄陽了。

    又行了些時日,眼看就要過了秦嶺進入湖北了,這邊難民逐漸減少,蒙古的韃子兵倒是漸漸多起來,但是他們遇到漢人不由分說便先用鞭子抽打,然后盤查姓名,有些就放行,有些便抓起來,有些甚至直接打死!

    起先郭襄一人整治了一隊十幾個韃子兵,結果蒙古人追了她七日,超過他們的管轄才放棄。而且路上這樣的情況太普遍,只憑她一人之力實在無法再繼續下去,便改換了行裝,變了路線,盡量躲避韃子兵了。

    這樣一來趕往襄陽的速度便慢下來,她心中卻更加焦急。

    接近襄陽,郭襄已漸漸明了。原來蒙古大軍已經圍了襄陽幾個月,襄陽以西附近的地方幾乎都以被蒙古人占領,唯有襄陽多年來一直無法攻破,只要破得襄陽,大宋江山便岌岌可危了!

    郭襄當然明白,蒙古人多年來之所以久攻襄陽不下,完全都是因為父母這些年一直鎮守襄陽的緣故!在得知襄陽已被蒙古人圍困幾個月后,簡直心急如焚,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到雙親身旁才是!

    這些日子因為心急趕路,一路上也再少有正常的客棧可以投訴,她就在那些被洗劫的破屋中藏身。眼看僅剩兩日的路程了她便打算好好休息一下,待第二日快馬加鞭,日夜兼程趕回去,就在這時聽得外面喊殺聲大作,心中一驚,暗想就算襄陽大戰,也不至于這么快波及至此,怎會如此混亂,便出了臨時藏身的破屋,正見到襄陽方向火光沖天,并伴有炮火聲嘶喊聲!不待多想便即刻向襄陽趕去!

    待到她終于趕到襄陽城外時,見到的卻是早已被蒙古人攻占的襄陽!城外原本蒙古兵搭建的臨時營帳已經空無一人,凌亂的留著軍隊走后剩下的廢物。

    她的馬早已在她過急催促奔跑下口吐白沫倒地不起,她也顧不得憐惜,沖到那些遺落的營帳中,卻見不到一個人,遠遠的只見襄陽城上已布滿韃子兵,再不是曾經熟悉的宋兵和那些丐幫部下了!

    忽聽得草叢中有的聲音,她也顧不得有無危險,一個箭步沖過去將躲在里面的那人提了出來,見只是一個宋兵,是逃兵!

    那逃兵被她發現,只嚇得胡言亂語:“饒命啊不要殺我啊!”

    “到底發生了什么?快說!”郭襄厲聲道。

    那逃兵見她不是蒙古人,也不是宋兵,心中踏實很多,道:“蒙古人攻進來了!襄陽城破了啊!“

    “襄陽城破?那郭大俠和他的家人呢?他們怎么樣了?”郭襄急問道。

    “他們……他們都被蒙古人抓走了啊!蒙古人見到宋人就殺啊!你……你……“他忽然盯著郭襄:“你是郭二小姐?”

    “你認得我?”郭襄奇道,但想想自己曾經在這里生活了那么久,一些兵士認得她也是正常,“你可知我爹娘被關在哪里?“

    “我不知啊……不過……不過……”那逃兵忽然支支吾吾起來。

    “不過什么?快說!”郭襄更加著急,語氣便也更加嚴厲起來。

    那逃兵又是嚇得不輕,發著抖說道:“前日城破時,那蒙古將領說……說……說他們這么多年攻不下襄陽,全都因為郭大俠,現在總算揚眉吐氣,他要把郭大俠夫婦……的尸體示眾……以顯示她蒙古人的威……威嚴。”

    他結結巴巴的說完,郭襄已覺天旋地轉頭暈眼花,聽得父母還要被暴尸,抓著那逃兵的手不自覺的松了開來,那逃兵尋得機會馬上便掙脫她沒命的跑了。

    郭襄沒有心思去理他,站定在原地,努力調勻了氣息,理了理思緒,告訴自己要先鎮定,才好計劃下一步要做什么。

    趁著蒙古人剛剛攻進城,城中一切應該還在混亂中,她便立刻朝襄陽城奔去!

    城門處被蒙古人照的大亮,守城的士兵也非常多,郭襄一眼望去可見的邊有二十多個不時的在城門上來回巡邏,均是手持弓箭。沿著燈光往下看去,只見城門外墻上懸掛著三個人,她的心咯噔咯噔的幾乎快要跳出來!那幾個人赫然便是郭靖、黃蓉和郭破虜!

    城門外是一大片空地,門口有一隊六個個士兵把守著,她藏身于遠處的草叢中,但那城門上的光亮,生怕遠處的人看不到似的把尸體照的比白天還清楚。郭襄一手握著倚天劍的,一手本扶在地上,此時卻連手指都已***泥土里去了!只覺得雙目瞪得就要噴出火來,恨不得把整個城樓都燒掉一樣!

    一路奔波趕路,她早已把身邊不重要的東西逐漸丟掉,現在手邊只有一些干糧和那把倚天劍,此劍自現世到現在尚未出過鞘。此時她緊緊握住劍柄,眼見親人慘死還要被暴尸,心中雖然明知蒙古兵眾多也顧不得許多了!

    她沿著草叢向掛著那幾具尸體的一面城墻潛過去。

    忽然,城樓上的士兵好像發現了什么紛紛舉起弓箭。郭襄嚇了一跳,立刻伏下身屏住呼吸仔細觀看。

    卻見城樓上的弓箭兵均射向她對面的草叢,待弓箭手停止射擊后,城門口那六個守衛中的兩個立刻奔向那附近,邊揮劍開路邊在草叢中行進檢查。

    距離比較遠,天又黑,郭襄看到不是很清楚,且城樓上下的士兵吆喝、追問和對話的聲音不覺,也影響到她仔細傾聽對面草叢的動靜。

    不一會,就見到那兩個守衛從草叢中拖出一具尸體,看裝扮只是個尋常的宋人百姓已經身中數箭而亡,卻聽城門下其中一個看似頭目的守衛說道:“又是一個!這些不死心的宋人真是怎樣都殺不凈!”

    原來襄陽城雖然被蒙古人攻破,但襄陽的人均是已經與蒙古人對抗多年的,即便只是尋常百姓,也是抱著寧死不降的赤子之心者居多!蒙古人破城后便屠城,甚至將駐守襄陽多年的郭氏夫婦示眾,幸存的無論士兵還是百姓更是被激發了對蒙古人的恨意,這幾日以來便有不少一息尚存的宋人在蒙古人眼皮底下搗亂,哪怕只能殺一兩個蒙古兵,只是出一口氣罷了。

    郭襄固然不知道這些,但是這小小變故的發生卻得以使她周身好像要噴發火焰一樣的怒氣暫時降了下來。再看看那些蒙古守衛,她強壓下心中悲憤,深知自己現在就這樣沖過去非但救不出父母的尸體,連自己恐怕也要搭進去,況且現在的情況即便搶到尸體,也無法帶走,要想救出他們還需要好好部署一下才是。于是她沉住了呼吸,又悄悄在草叢中潛了出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