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章 噬心難愈

    三人加上司馬鴻廈都是大驚,異口同聲的大喊:“別傷害孩子!”

    澤依同有那孩子在手,忽然哈哈大笑起來,“這是他們的孩子?!他們竟然有了孩子!竟然有了孩子!”又是一聲凄厲的大笑,到最后卻變成了哭泣!

    “大哥哥,從小我就喜歡你,你知道的啊!可你還是總跟表姐出雙入對卿卿我我,眼里完全放不下我!我為了你去學鑄劍,為了你出走中原,又為你從中原千里追蹤刺客回到雪山!見到你時,你卻因為她罵我!”她苦笑了一下,那四個人生怕她發起狂來傷害孩子,嚇得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只聽她接著自顧自的說:

    “她是我表姐,可她明知道我也喜歡你卻時時刻刻不忘在我面前顯示你有多愛她!我放下我的家人我的尊嚴我的一切我甚至暗示大哥哥不介意和她二女共事一夫,可大哥哥竟然還是斷然拒絕我!”她突然發狠,令眾人心中都是一顫,但她馬上又變得有些溫柔的摸著那孩子的臉說:

    “多可笑啊!我已經這樣低賤的求他,他還是根本看都不看我一眼!你們這樣對我會得到報應的!哈哈哈!”清晨的陽光下,她的笑聲卻好像寒冰一樣讓眾人都感到后背發涼,“離開不凍泉的時候遇到玉名山,我想不到世間竟然能有這樣精致美艷的男人!我被他吸引了,我好開心我以為我可以不再想起大哥哥了,可為什么?為什么玉名山傾盡昆侖宮上下的力量就為了去搶薛凝兒?為什么我喜歡的人全都喜歡她?!現在竟然還跟大哥哥生了這樣一個白白胖胖的娃娃!”

    她說的混亂,郭襄卻聽出了大概,這時對她說道:“玉名山搶走凝兒不過是為了威脅穆軻為他鑄劍,你怎么連這樣的事情也能誤會?”

    “誤會?郭姐姐,你真是太天真了!要挾需要大張旗鼓的派去迎親隊伍么?要挾需要闔宮上下對她禮讓么?”她一句‘郭姐姐’登時讓郭襄想起初識她時候的情景,可愛的紅衣女孩坐在樹上,問她:“你在想什么?怎么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又笑了?”只一個恍惚,眼前又變成了這個白發的瘋魔樣的澤依同,只覺得鼻子一酸,掉下淚來,難過之極,忍不住說道:

    “你怎么會變成這樣?從前那個可愛的女孩去哪了?和我把酒言歡通宵聊天的澤依同去哪了?”

    澤依同忽然抬起頭看向遠方,幽幽的道:“從前?既然是從前如何還能回去?既然回不去為何還要念念不忘?”

    突然的這兩句話,郭襄心頭好似被重錘狠狠的砸了一下,一時間萬般思緒涌上來,加上剛剛被她打了一掌,此時竟然有些站不穩。

    澤依同絲毫不關心他們怎樣,此時抱著那孩子,眼神從剛才的回憶中抽回,看著那孩子像足了穆軻,一時眼波流轉溫柔如水;可那孩子眉眼間又頗有薛凝兒的影子,而且膚白勝雪,一時眼光又狠辣起來,只看得眾人心都提到嗓子眼。

    那孩子卻一直老老實實的,似乎早上吃飽后一直睡著,只剛剛被拋起來后驚醒,但卻安安靜靜,一點不似平常那么能哭能鬧,此時睜大了眼睛看著看著澤依同,一點也不怕生。

    忽然,澤依同一聲長嘯,“既然你父母都已下去了,你留在世上也是孤苦伶仃的,不如就讓我送你一程吧!”說著便起手要拍落。

    四個人距離她最近的就是郭襄,但她被澤依同的話擊中心事正恍惚中,幾人心中都暗叫不好,忽然從花園處竄出一個人來喊道:“小妹,不要再錯下去了!”

    聽到這聲音,澤依同停滯了動作,下意識的朝后面退了退。

    眾人均循聲望去,見到一個**打扮的小伙子,幾人均未曾見過,正自疑惑,只聽澤依同道:“虧你能跟到這里來,孜亞。”

    原來是他!郭襄被剛才的驚險一嚇,此時已回過神兒來,聽到澤依同叫這個少年做孜亞,心道原來他就是孜亞!原來他一直跟著澤依同。

    只聽他繼續對澤依同道:“小妹,我求求你,跟我回家吧,把這些事這些人都忘了,咱們回家吧!”

    幾人疑惑的看著他倆,但澤依同絲毫不為所動,冷冷的看著他說道:“我念在咱倆一起長大的交情才讓玉名山放了你,忍了你這么久,你竟然跟到這里來,你以為我真的不會殺你么?!”

    “如果你殺了我,就可以不再想這些事,我愿意讓你殺死!只要小妹你能放下心結。”孜亞毫無畏懼,看著澤依同的目光充滿無限柔情和憐惜。

    澤依同又一次哈哈大笑起來:“笑話!你以為你有多大的能耐!就憑你?哼!你閉上嘴待在一邊我也不愛理你,你要是非要***來,就別怪我不念舊情!”說話間再次舉掌要拍向孩子。

    剛才她往后退了退,又在與孜亞的對話間忽然動手,眾人這次紛紛位于較遠伸手不及的地方,情急之下紛紛朝她撲過去!

    剎那間,那孩子忽然“咯咯咯”的笑起來,伸出小手去抓澤依同就要落下來的手掌!

    所有人都被突然的變動嚇了一跳,連澤依同都是一呆,萬萬想不到手中這孩子竟然不但不怕還似乎很喜歡她似的,抓住了她的指頭顯得更開心了,往自己懷里拽,還放進嘴里用沒長牙的牙床咬,好像很香似的吃的津津有味。

    澤依同呆望著他,忽然眉頭一皺噴出一口血來!

    幾乎同時的,楊世希一掌拍到她肩上,順勢一帶便將孩子抱了過來!

    澤依同又是一口血噴出,站立不穩,幾個趔趄靠著山崖才站住。孜亞喊著:“不要傷她!”沖上去扶著她。

    而小臭臭終于安全,卻第一次在楊世希的懷里“哇!”的大哭了起來!

    郭襄看著重傷的澤依同,無奈的道:“你這又是何苦。”

    澤依同哈哈一笑:“你懂什么?你根本不懂!你只會自憐自傷,又有什么資格說我?”郭襄聽到“自憐自傷”好似又被錘到了一樣呆住。

    孜亞扶著她道:“小妹別說了,跟我回家好不好?好不好?”

    澤依同想要說什么,卻一口氣上不來,又吐出不少血來!

    楊世希在一旁道:“她強練《噬心決》,剛才又連中兩掌,已經回天無力了。”

    何足道與司馬鴻廈輕嘆一聲。郭襄落下淚來,孜亞早已淚流滿面,澤依同卻放松的靠著山石坐下來,露出從未有過的燦爛笑容:“大哥哥,是不是你啊?你終于來看我了!我好想你,好想你啊!”

    她滿身鮮血,還在不斷的嘔,染紅胸前的衣服,和落下來的白發,她又微微仰著頭好像真的再跟穆軻說話一樣,場面詭異之極。

    郭襄突然轉身奔回房間,過了一會又奔回來,遞給澤依同一封信,道:“穆軻留了信給你,看看吧。”

    澤依同被拉回現實,不敢相信的瞪著她,卻不夠力氣起身,孜亞接過那信拆開來給她,她顫巍巍的接過信看起來。看著看著突然詭異的笑起來,起先聲音很低沉,漸漸變成大笑,又變成啞笑,干笑,最后也分不清是哭是笑,嘴里不斷的念叨著:

    “大哥哥!大哥哥!”

    突然變沒了聲音,眾人再看去時,她已經氣絕身亡!

    孜亞喊著:“小妹!小妹!”抱著她放聲大哭。

    她死前笑的太可怕,誰也沒想到她變這樣忽然死去,死后還保持著雙目圓瞪的表情,甚是可怖!

    那封信則從她手中跌落下來,郭襄便拾起來看,信中寫到:

    “小妹,

    從小,我就這樣叫你,你也從小就叫我大哥哥,我是真心把你當成親生妹妹一樣看待,只是沒想到你……

    我是一個粗人,今生能得你表姐一人的青睞已是前世修來的福氣了,那日你說的話我實在無福承受!

    記得么,就因為我問你你知道什么是愛么,你就離家出走了,我也無法回答你這個問題,但至少我知道我的愛是只能給予一個人的,那個人就是你表姐。

    我這個人,沒讀過書,武功又不好,只懂得鑄劍,而且也不再年輕。可你卻因為我而轉變,當我知道是你引玉名山將我們都捉來的時候,你知道我心中有多難過?我寧愿你打我罵我,都不愿相信背叛的人是你!

    但是凝兒告訴我要寬容,是我們的疏忽使你走錯路,是我們欠了你。

    如果這次能全身而退,我和凝兒愿用我倆的一生補償對你的虧欠,你永遠都是我們最鐘愛的小妹!

    如果不能,只希望你可以醒悟,不要再跟著玉名山,不要再錯下去。

    大哥哥穆軻絕筆”

    看完信,郭襄伸手合上她死后仍不肯閉上的雙眼,“穆軻到死都沒有怪過你,她們倆到死都希望你改過,你是從來都是這樣偏激,還是……”還是什么,卻說不下去了。

    “傷心易老,噬心難愈。就算沒有《噬心決》,她終究也會被自己的執念吞噬。”楊世希忽然這樣說。

    郭襄依舊看著澤依同,腦子里不斷出現剛認識她時的情景,

    “哇!你會飛!”

    “郭姐姐,我叫澤依同你們中原的人都好奇怪,有好多的稱謂,不過你跟他們不一樣,我喜歡你。”

    “是橄欖,不過你不要叫我橄欖”

    眼淚無聲的從她臉頰滑落,喃喃的念道:“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