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章 不要讓他姓穆

    楊世希立刻點了薛凝兒幾處***道,雙手按在她腹上運起內力將真氣輸給她,不一會她“嚶”的一聲醒轉,楊世希才稍稍舒了一口氣。

    郭襄忽然“啊”了一聲,“楊大哥,好多水!”

    楊世希看了一眼道:“她的羊水破了,孩子馬上就要出生,你快幫著她些。”

    郭襄這才想起楊世希之前教給她的事,手忙腳亂。這時剛才外面走開的兩個小寰又轉回來,端來一碗藥,楊世希結果遞給郭襄:“這是補氣順產的藥,你喂她喝了,她的傷口暫時無礙,我不便留在這里,你們”他看看那小寰,“在這里照應,有什么事叫我,我就在隔壁。”

    郭襄點點頭,楊世希便轉身出屋了。但其實她完全想不起來該要怎么做了,薛凝兒慢慢醒轉之后又開始陣痛,但她一直咬牙忍著,郭襄看的只覺得脊背發涼當真比玉名山自殺澤依同瘋狂還要可怕千萬倍啊!

    薛凝兒終于忍不住了放聲叫喊起來,她這一叫郭襄更慌了,只急得她在屋子里一會走來走去,一會又坐下握住薛凝兒的手不知所措!那小寰見她這樣反而忍俊不禁了,走到床根處將薛凝兒的雙腿稍稍曲折推起,又替她除下貼身的衣物,拿了條毛毯替她蓋上。

    郭襄見她如此鎮定,深深吸氣,強自鎮定,那小寰忽然叫道:“出來了!孩子的頭出來了,姑娘你再用力些!再用力些!”

    郭襄站在一旁呆住,想不到這么快!隨著薛凝兒用盡力氣的一聲大喊,忽然傳來一聲嬰兒響亮的啼哭!

    只見那小寰雙手托著一個娃娃叫道:“恭喜薛姑娘,是個小公子啊!郭姑娘快幫薛姑娘穿上衣服,新產婦不能受風。”

    “哦哦!”郭襄趕快上前,卻見薛凝兒肚子上剛剛處理的傷口又滲出血來,想是剛才過于用力將剛剛凝結的傷處又扯開了,于是趕緊取剛才那金瘡藥來給她敷上,又替她穿上衣服蓋好被子。這時那小寰已將孩子清洗干凈,裹上郭襄早就準備好的小被子。忽然“咦”了一聲。郭襄聞聲問:“怎么了?”

    “這孩子腿上又傷口,還在流血啊!”郭襄忙過來查看,果見新生兒左腿小腿上有一處半寸來長的傷口,再看看薛凝兒服部的傷,心中暗驚,定是那斷劍所刺!急忙喊道:“快去告訴楊大哥,讓他快點過來!”小寰嚇得不清,趕緊跑了出去。

    這是薛凝兒恢復了些力氣,輕聲道:“我的孩子,快給我看看我的孩子。”

    郭襄聞聲,看看那孩子,濃濃的眉毛深深的眼眶,雖然白白胖胖的但輪廓分明就跟穆軻一模一樣!把孩子抱到她面前,那孩子因為腿上的傷痛,哇哇哇的哭的特別響亮,薛凝兒微微側頭努力的看著他,忽然眼眶一紅:

    “他長得太像穆軻。”

    郭襄道:“當然了,是他的兒子啊!”看薛凝兒又要傷感,趕緊勸道:“凝兒,不要傷心了,以后你還要跟兒子生活下去呢。”

    此時楊世希進屋來,郭襄急忙把孩子交給他:“楊大哥,你看薛姑娘生了個白白胖胖的兒子呢!”邊說邊起身擋住薛凝兒,又低聲向楊世希道:“你看。”說著打開孩子的小襖露出左腿。

    楊世希會意,接過孩子迅速的看了一下,示意她放心,又從身上拿出一包藥粉灑在孩子腿上,很快包扎好。

    這是薛凝兒好像感覺到他們有事,問道:“是不是孩子有什么事?孩子怎么了?”郭襄趕緊安慰她:“沒事沒事。小問題,他很好。”

    薛凝兒卻抓著她的手道:“那劍……傷在我肚子上,孩子,是不是上傷到了他?是不是?”

    郭襄見她如此只好照實道:“是有點皮外傷,沒什么大礙的,楊大哥已經照看好了,你放心。”

    聽他這樣說,薛凝兒才松了口氣。楊世希把孩子再次裹好放在她枕邊,她滿臉慈愛的望著,然后楊世希拉了拉郭襄的衣袖,郭襄才把眼光從那對母子身上轉過來,

    楊世希眉頭緊皺低聲對她說:“斷劍傷到孩子,薛姑娘恐怕……”

    郭襄只覺心里“咯噔”一下,驚恐的看著他,他接著悄悄的說:“你去看看薛姑娘身下……”

    郭襄顫巍巍的坐到薛凝兒身旁,佯裝看看給她掖被角微微掀起一看,只覺天旋地轉!被子下面已被鮮血染紅,很快連被子外面也開始殷虹!

    身后忽然傳來薛凝兒虛弱的聲音:“郭姑娘不用難過,我知道我不行了。”

    郭襄終于再也忍不住,淚如雨下,“楊大哥,你快想想辦法!這……這……”

    楊世希嘆了口氣道:“薛姑娘內臟已被劍氣所傷,加上生產帶來的血氣流走,我……我也回天無力了。”

    “郭姑娘。”薛凝兒叫道,郭襄忙答應了上前,薛凝兒握住她的手道:“穆軻曾對我說過,認識你是他最幸運的事,似乎,這對我也是最幸運的。”

    郭襄實在不愿相信剛剛當上母親的薛凝兒也要離她而去了,只哽咽的說不出話來,薛凝兒接著說道:“半年前你將我從玉名山手中救出來后,穆軻卻……那時我真的很想跟他一起去了,唯一牽掛的就是腹中這個孩子。這半年來我雖然不太說話,但你所做的一切我都明白,你就是想我能活下去。穆軻臨死前站在那熔爐上對我說‘好好活下去‘,要不是你我已全然不理會他這句話了。”

    這時何足道從外面進來,見到這樣的情景,頓時也陷入感傷,向楊世希搖了搖頭,也默默的站在了郭襄身邊。郭襄淚眼望望他,繼續聽薛凝兒說話,

    “后來,你讓我為孩子做衣服,想讓我有所寄托,我心里都明白的,都明白!我也早已打消了尋死的念頭,一心盼著這孩子出世。只是沒想到……如今已由不得我,是天要我去見穆軻!”

    她氣力不足,這些話斷斷續續說了許久,這是更累,喘了良久,郭襄哭道:“不會的不會的!別說了,你休息下。”薛凝兒握住她的手搖搖頭,接著說:“我就是替我們的孩子傷心,我已盡全力卻還是不能照顧他,他一出世便成了無父無母的孤兒。郭姑娘,楊大哥,何大哥”她忽然叫楊世希,何楊二人也略略上前,她接著道:“我知道這個請求有點過分,但我只能求你們了,求你們替我照顧這孩子,不要讓他姓穆或姓薛,不要讓他孤獨,不要讓他鑄劍,不要讓他知道我們的一切,這些事太可怕,太……悲傷了。”

    郭襄和他二人面面相覷,但又都無法也都不忍心不答應她,郭襄只頻頻點頭,何足道和楊世希則只是低頭不語。

    薛凝兒似乎放下心頭大石,又溫柔的看看孩子,低聲道:“孩子,娘只能陪你這一會了。”那孩子腿上包扎好之后便漸漸停止了啼哭,烏黑明亮的大眼睛轉來轉去的,還伸手要抓薛凝兒的手,薛凝兒笑著看他,臉上卻流下淚來。

    郭襄忽然哭出來,道:“凝兒,你不要……不要放棄啊,孩子已經沒有爹了,再沒有了你,他……他太可憐了!”

    薛凝兒望著她道:“孩子交給你們,我相信你們會好好照顧他的。啊還有,”她歇了歇又說,“表妹看來已恨我入骨,想必她還會來,只要我死了,她應該就不會再……她變成這樣也是因為我,無論如何,我只求你繞她一命。”

    “她把你害成這樣,凝兒你……”

    “我和穆軻是前世欠了她,這世要還。可這一世我們又欠了你,不知要還道那一世了。”她的聲音越來越微弱,郭襄忽然想起了什么,對她大聲的說道:

    “凝兒!你堅持住啊!你別睡!穆大哥臨走前曾經給你留了封信,我怕你懷著孩子看了難過一直沒給你看,我這就拿來給你,你別睡別睡啊!”說著跳起來跑了出去,楊世希見薛凝兒氣息微弱,忙又用手放在她腹部輸真氣給她,但只覺真氣剛一流出便散的無影無蹤,嘆了口氣。

    郭襄有飛快的奔了回來:“凝兒,你快看看,看看穆大哥給你寫了什么!”

    但她卻只見薛凝兒緊閉雙眼,雙手都輕輕搭在那孩子身邊,臉上還保持著看著孩子時滿足而慈祥的笑容。

    郭襄手持穆軻留給薛凝兒的遺書,撲到床前,薛凝兒卻再也不會睜開眼看那信了。

    郭襄扭頭看看楊世希,他嘆口氣,搖了搖頭。她此時卻已哭不出聲來,只嗚嗚咽咽的抽泣著。忽然,安靜了許久的嬰兒好似能感到唯一的親人也已離去了一樣,“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