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章 傷情易老

    郭襄一驚!

    這些日子實在太放松了,她竟然毫無察覺!不過怎么她也想不到會有人潛到這里!!

    楊世希聲音未落,郭襄只見一個紅白的影子忽然間從他身側的山石后面竄出,長劍在她眼前虛晃,便朝薛凝兒的房間奔去。郭襄急忙閃身避過,只覺耳邊風聲嗖嗖直響,動作稍慢一點便要被刺中!

    楊世希已經跳將過來,一手扶住她:“這些日子玩的你連功夫都不會了嗎?”不等她說話,見她無恙便要追上去。

    郭襄見那人竟進到薛凝兒房里,心道不好,也提步奔上去。

    楊世希一掌拍出,掌風凌厲直指那人后心!那人已到薛凝兒門口,聽得身后風聲知道厲害,側身躲過,房門便被楊世希一掌擊得粉碎!

    那人受阻回身與楊世希拆起招來,郭襄看清她面目驚得呆住!

    來人正是澤依同!

    只是她一頭青絲現在變得花白,倒不是那種全白,而是灰白相間,隱隱也有幾絲黑色,這樣看起來更加詭異和滄桑。再看她面容更加可怖!短短半年而已,她竟瘦的形如枯槁,兩頰和印堂透著絲絲黑氣,以前總是垂在額前的幾縷短發現在也被強行束了起來,可能是束的過緊,將她的眉眼吊的很緊,使得看起來更加兇惡!一個明明是花季的少女,雖然不是滿面皺紋那樣的老態,卻在這張臉上看不到一絲生氣,比起那些尋常人家四五十歲的婦人看起來還要蒼老!

    可是記憶中的澤依同武功根本不濟,只是能抵擋一般武夫的程度,此時卻能和楊世希這樣的高手拆上數十招!

    第一眼看去郭襄實在沒有反應過來,仔細看清后確認她的確是澤依同,被她這幅面容驚得不知所措。加上她忽然間武功大進,更加另郭襄驚異。

    楊世希只見過澤依同一次,且當時也并未多在意她,后又時隔很久,加上澤依同變化太大,他一時并未認出,還道郭襄真的是這些日子過于荒廢了,見到忽然來了如此高手而嚇呆了,便沖她喊道:“丫頭!你傻了?還不去照看你的朋友!”

    此時薛凝兒早已被破門之聲驚醒,發現他們打斗,郭襄被楊世希吼醒,找了個空擋跳進屋中以防澤依同突襲。

    這時何足道也已被打斗聲引來,見到澤依同的樣子也是一滯,但馬上起身前來相助楊世希。

    郭襄進屋照看薛凝兒,她正同樣驚異的看著正跟楊世希拆招的澤依同,眼淚瞬間便流下來,“表妹!是你么?”

    楊世希聽到她的話才略顯驚異的端詳了一下澤依同。

    澤依同應付楊世希已是勉力支撐了,這時何足道再加進來,她頓時感到不支,但又心有不甘,正猶豫間聽到薛凝兒的聲音,忽然“哈哈哈哈”的狂笑起來!她明明是一個妙齡少女,笑聲卻好像一個瀕死的老嫗油盡燈枯即將死去時又回光返照用盡最后力氣發出的聲音那樣。這聲音頓時讓郭襄想起玉名山幾次瘋笑時的樣子,只覺得后背發涼。

    “表姐,你竟然還認得我!”

    “真的是你?!表妹真的是你!你……你怎么?”薛凝兒哭著問道。

    澤依同忽然一劍擱開楊世希和何足道,迅速閃身道薛凝兒面前,伸手在她臉上極其溫柔的摸了一把,道:“一別多日,表姐你還是這樣水靈這樣美貌!”

    楊世希與何足道均是一驚,萬沒想到她竟然能在他二人的合擊下都能逃脫!郭襄見她鬼魅一樣的突然便躍道面前,還沒來得及抵擋她便已將手搭在薛凝兒臉上,嚇得趕緊探劍,澤依同卻看也不看她,只一反手便點在她手腕上,郭襄只覺腕骨劇痛,手中劍應聲而落!接著澤依同手一揚一嘆便掐住她脖頸,將她按在對面的墻上!

    郭襄只覺好似被一副冰冷的骷骨鉗住一樣,頓時被制住!

    這下變故太快,楊世希、何足道包括郭襄自己都沒料到她武功竟然可以突飛猛進到如此地步,何楊二人見郭襄被制均是大驚沖進屋來,薛凝兒也是一驚便要起身,可此時她即將臨盆身體沉重,心中焦急腳步不穩一個趔趄要歪倒,忙扶住身旁的桌子歪在椅子上,慌道:“表妹,你這是要做什么?”

    這時澤依同非常得意的看看郭襄,又看看楊世希跟何足道,這才慢慢將眼光移到薛凝兒身上,當看到她高高隆起的腹部時,臉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了,雙眼瞬間瞪得老大,仿佛要瞪出血似的,語氣也頓住了:“你!你!”

    薛凝兒滿面淚痕:“表妹,快放了郭姑娘,你這是怎么了?是怎么了啊?”

    澤依同不理會她,只瞪著她接著問道:“這孩子,是姓穆的?”此時已完全沒了剛才的激動和驚訝,轉而只剩了冰冷。

    她手中依舊狠狠的制住郭襄,何楊二人也不敢輕舉妄動,薛凝兒看著她,點了點頭。

    忽然間她又是一聲長笑,比之剛才更加凄厲,但剛才還有一絲狂妄,此時卻是絕望。

    笑聲戛然而止,只聽她恨恨的對薛凝兒說道:“表姐,是你自己作孽,怪不得我!”說罷變揮劍向她刺去!

    何楊二人暗叫不好!他二人同時出掌向她拍去,但她竟不避不讓顯然是要跟薛凝兒同歸于盡了!

    忽然聽得類似石子劃破空氣的生硬,緊接著“叮”的一聲脆響,澤依同的手中劍應聲而斷!

    她萬想不到寶劍會突然折斷,就這么一驚一呆之際,郭襄只覺鉗住自己頸中的手略微一松,便猛然出掌拍在她肋下,澤依同吃痛松開手,她便重得自由,迅速向里一歪又向前一撲整個人護住薛凝兒。

    這是何足道與楊世希的掌力已到,澤依同悶哼一聲嘔出一口血來。但她也應變繼續飛快的揮舞手中僅剩的斷劍,瘋了一樣擱開兩人跟著遞來的招數,竟沖破兩人向外跑去。兩人被她突然的瘋狂嚇了一跳,略有一擲,此時便也迅速追了上去。

    “不要啊,不要追了。”身后郭襄喊道:“讓她去吧,別追了!何大哥,楊大哥快來幫忙,薛姑娘……好像……好像要生了!”

    何楊二人又是一驚,對望了一樣,心中會意,何足道便出了房門。楊世希則返回照看。

    薛凝兒已十分痛苦,只見半截斷劍竟插在她隆起的肚子上!

    原來剛剛千鈞一發之際,郭襄便將懷中的頂針以彈指神通射出打在澤依同的長劍上,這才斬斷那劍。這些日子她一直忙于幫薛凝兒的孩子做衣服,身上才會時不時裝著一些縫紉用的東西。只可惜澤依同發劍狠辣,雖然被她打斷了攻勢,但那半截斷劍趁著慣性依舊刺傷了薛凝兒!

    楊世希和郭襄將薛凝兒抬到床上躺下,吩咐了山上的雜役做準備,山上在她們來之前本來沒有女眷,自她倆來了之后楊世希才叫明教的弟子調了兩名別處的小寰上來服侍。此時也被叫來張羅準備。

    楊世希早就將孩子出生時要做的事教給郭襄,本來他是不會直接替薛凝兒接生的,但此時薛凝兒腹部受傷,他也顧不得避嫌了。

    “楊大哥,劍傷會不會傷到小孩子?這種情況怎么……怎么辦啊?”原本楊世希教郭襄接生的時候她就戰戰兢兢地,現在薛凝兒又受了傷,她更加束手無策起來!

    “別慌。”楊世希一邊為薛凝兒把脈,又看看她的眼瞼,又檢查她被劍刺傷的傷口,一邊對郭襄說道:“剛剛生死一線,你都可以用奇招斷劍,現在慌什么!”淡定的好像剛剛根本沒發生澤依同突然出現的變故,薛凝兒也沒受傷的樣子。

    即使他這樣說,郭襄還是很慌亂,薛凝兒一邊痛苦的扭動著,一邊雙手摸索著什么,嘴里還叫著:“表妹!你怎么會變成這樣?怎么會變成這樣?”

    郭襄忙上前握住她手,薛凝兒一見到她,拼盡了力氣對她說:“郭姑娘,表妹她……求你們不要殺她……她……她也很可憐……”郭襄只不住的點頭:“你放心,她沒事,你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想了。”

    這時楊世希對郭襄道:“你看著她,我去去就來。”說著便走出去,與那兩個小寰交代著什么,那兩人接到指示馬上奔走忙碌去了,楊世希轉身離開,不一會其中一個小寰端著一盆清水進來,放在床邊的桌子上,又轉身出去了。

    楊世希很快便回來,對郭襄道:“這劍雖刺得不深,但似乎已經傷及胎兒,得先取出,我來拔劍,你替她敷藥。”說著把剛從自己房里拿來的金創藥給她,郭襄點頭,又看看薛凝兒,楊世希又對薛凝兒道:“薛姑娘,你要忍住,動作不要太大以免扯動傷口。”

    薛凝兒聽明了他話,費力的點點頭,松開握住郭襄的手,抓住兩側的床梁。她一大早剛剛睡醒便被澤依同與楊世希的打斗聲驚醒,身上還只穿著貼身的單衣,楊世希兩指捏住那柄斷劍,像郭襄點點頭,又輕聲對薛凝兒說道:

    “薛姑娘,得罪了!”另一手輕輕撥開她傷口周圍的衣衫,只聽“哧”一聲,斷劍已出,一縷鮮血跟著噴出,郭襄急忙將藥粉灑在創口出,初時血流過猛竟將藥沖開!待足足將整平藥粉都倒在傷口上才將將止住流血。

    隨著斷劍拔出,薛凝兒“啊!”的大喊一聲,全身劇烈抽搐了一下,登時暈了過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