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章 焚身以火

    暈了,還是沒趕上9點,晚了這么久,在此道歉!現在補上!================昏=割=線=================================

    灶臺下,卻見霍添與何足道也在對峙,只不過不那么慘烈,二人應是對師門淵源還有所顧忌,現在對抗起來更多的只是想牽制對方不去上面幫忙而已。

    此時郭襄身旁不再有工人可助她借力直接躍上熔爐,她只得朝上面大喊:“方先生!請方先生莫傷了鑄劍的師傅。”喊完便從熔爐下面的小門進去,學著穆軻的樣子想爬到上面去阻止他們。

    那銳金旗掌旗使方立國本就是鐵匠出身,也是十分擅長冶煉兵器的人,但見得如此規模的熔爐,早已感嘆不已,心中生出喜愛之心,但大隊人馬進到此處,與那些工人立時打斗起來,已是無法控制。

    此時聽得郭襄的聲音,當即停手,穆軻也聽到郭襄的聲音,知道他是五行旗的人,也停了手。但旁邊的工人哪管郭襄喊了什么,見方立國停手只道是好機會,立刻上前來襲,但他怎是掌旗使的對手,方立國聽了郭襄的話之后便即不欲再傷人,幾番退讓,熔爐之上空間本來就小,他不欲傷人但也要自保,幾招下來那工人一個不穩便直直的跌進熔爐里去!

    站在熔爐邊的人都熱的難耐,何況那已燃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熔爐!

    他跌落時因恐懼而四肢亂舞,一把抓在懸掛著的那也練到關鍵時刻的神兵上,被燙焦的手掌立刻傳出不詳的味道。那件神兵也因替換鐵架的工人來不及換鐵架,背著人一抓便跟他一起掉進熔爐!

    深夜里猛地傳來一聲鬼泣般的嚎叫!只嚇得周圍打斗逃命的所有人都心中一顫!

    那掉進熔爐里的工人卻并不立死,不知哪來的力氣竟然還從熔爐內跳了起來,但眾人看到的卻是一副被燒得通紅的骷髏架子!周圍更有被嚇得丟了魂的工人直接便從熔爐上跳了下去摔成一團肉泥!

    剛剛上來的郭襄便見到這樣一副場面!只覺得心驚肉跳,這輩子從未見過如此驚悚的畫面了!

    這一聲尖嘯過后,只熔爐上的幾人知道發生了什么,下面的人又繼續打斗。

    這時在灶臺邊上的何足道與霍添,因那一聲尖嘯停頓后,何足道對他說:“不要再跟我打了,現在這樣亂法,你我拼個生死又有何用?”

    霍添似乎也不想多跟他糾纏,更擔心玉名山不能對抗楊世希太久,但又怕他是欲擒故縱,依舊不放松手上招式:“除非你倒下,否則我一定要護得宮主周全!”

    另一邊的玉名山面色已開始發青,頭上青絲都有幾綹開始變白,卻依舊攻勢凌厲,楊世希說道:“你再不投降,不用我動手,自己就要噬心而死。”

    玉名山大笑:“小子,你想的太簡單了!”突然飛身跳上那熔爐邊上,長劍搭在穆軻頸上,道:“你說過今天就是最后期限,我要你馬上就把這兵器打好!”

    他之前所占的位置正是臨近熔爐的一側,而楊世希則在對面,是以他突然轉身楊世希卻來不及阻攔。

    他突然發難,令眾人都是一驚,霍添趁機便也要飛身上熔爐,他踩著那大鍋邊沿,企圖如玉名山一樣上去,無奈那熔爐邊上空間本就不大,如今卻站了太多人,他再過去實在危險,而另一邊楊世希也已趕過來攔住他。

    何足道見狀正不知如何是好,忽聽身后一聲輕呼,轉身一看卻是薛凝兒在不遠處,想她是見到穆軻被挾持而暴露了行蹤,身邊還躺著尚未蘇醒的澤依同,恐她被昆侖宮的人再度捉走,便走了過去。

    此時熔爐上,穆軻雖被玉名山挾持,可一來熔爐上的空間實在不宜做挾持人質這樣的事,二來既然他要穆軻鑄劍,就肯定暫時不會傷害他,于是郭襄和方立國二話不說便一同出手!幾人在熔爐上艱難的打斗起來。

    熔爐上的工人雖不多,但見到宮主涉險,有不少衷心的便從底下爬上來企圖相助,無奈功夫太差,而玉名山此時好似瘋狂一般,凈是不要命的招式,一時間郭襄,穆軻和方立國只得千方百計自保,只要不掉下熔爐便是萬幸。可憐那些工人很快便有五六個倒霉的又掉了進去。

    頓時鬼哭狼嚎一般的尖嘯聲不絕于耳,實在是給這個本已戾氣倍生的夜晚又添了幾分詭異,又加了幾個慘死的亡靈。

    被這幾個熔掉的工人震撼,玉名山也停滯了,剛才在那冰塊上還好,現在被熔爐的熱氣一熏,只覺胸口氣血翻騰,不受控制。飛身站在遠離他們三個人的對面,暗自調息并思量如何是好。

    郭襄趁機拉住穆軻:“大哥哥,薛姑娘已經救出來了,就在下面,你快跟我走!”

    她忙亂之中無意間的一句“大哥哥”令穆軻全身一震!自從澤依同出賣他們之后他每每聽到她這樣叫自己都是打翻五味瓶,對澤依同真是又愛惜又痛恨又憐憫又憤怒,此時卻不知為何郭襄也這樣稱呼他,一時想起澤依同對他由愛生恨,以至于完全變了一個人,又想起凝兒不知為他受了多少苦,心中酸楚只覺自己一生只會帶累旁人實在無一是處!

    而郭襄卻絲毫未覺!只著急想把他帶走,就這一呆之下,一旁的方立國忽然驚呼:“快看,那是什么!?”

    只見熔爐中間忽然不尋常的冒泡,熔爐下鼓風的工人早已不知去向,火候雖不致立刻熄滅卻也絕不能支持熔爐再次沸騰。可現在那熔爐里的液體由原本的深紅慢慢便的更加深暗,繼而又從中間逐漸出現一個與周圍及其不協調的藍白色圓點,圓點越來越大形成一個球,逐漸可以看到那件神兵就在其中,好像有生命一樣的在里面一呼一吸!

    突然藍白色的圓球停止變大,就那樣存在于熔爐中,就好像不夠了力氣走出來一樣,那神兵在其中也停止呼吸,一動不動,好像等著什么似的。

    熔爐上的人都被這一幕驚呆,誰都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玉名山突然一口血噴出,全噴在那藍白的圓球上,立刻便被吸了進去!那神兵也即刻貪婪的一呼一吸了一下,眾人更加驚詫!

    忽然玉名山向離他最近的方立國拍出一掌!方立國一口血噴出,站立不穩眼看就要掉進熔爐去!郭襄一把拉住他,卻也被他帶的向前沖去,穆軻又拉住郭襄,另一手及時抱住熔爐邊的鋼柱!

    方立國眼看就要掉下去,郭襄運起九陽功,強行將他拋出熔爐,穆軻一只手死死地拉住她,玉名山這是卻欺近前來揮劍刺向郭襄!她剛拼進全力將方立國拋出,眼下實在無法再次運功抵抗,何況以她現在的功力就算運氣神功也很難直接抵御兵刃,腦中一片空白,只道自己就此了解此生了!

    不知何時,在鼓風機那邊躲了很久的韓直忽然爬了上來,見到玉名山就要刺到郭襄,伸手便撲向玉名山,可他那點微末武功又怎能阻止得了昆侖宮主!玉名山左手只輕輕一帶,他便被順勢勾進了熔爐里!

    “二師弟!”

    “韓直!”郭襄與穆軻同時喊道!可實在無力再去救他,眼睜睜看著他也掉進熔爐燒的一絲不剩!

    韓直的死雖未救得郭襄,卻也拖延了玉名山一點點攻擊的時間。卻見熔爐中間那個藍白色的球猛然間脹大了許多!三人都是一驚!

    那邊灶臺上與霍添對抗的楊世希,時刻注意著熔爐這邊的情況,眼看方立國險些身死,被郭襄救出,顧不得霍添在身后死纏爛打,飛身過去接住方立國助他安然落地,立刻又借著他的肩膀飛上了熔爐,揮劍擋開玉名山致命的一劍,在狹窄的熔爐上與玉名山再次斗了起來。霍添追上前去卻被熔爐下的何足道攔住,又斗在一起!

    沒了玉名山的威脅,穆軻趕緊將郭襄拉上來,郭襄只覺自己半邊身體幾乎要被烤熟了,衣角和發梢均已燒著,迅速的拍打熄滅后,拉著穆軻就要下去,穆軻卻盯著熔爐中間那個藍色的圓球。

    郭襄知他舍不得這馬上就成功的神兵,但這情況怎還容他這樣猶豫拉著他喊道:“快走啊!”卻見他忽然眼前一亮,好似恍然大悟一般喊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郭襄和楊世希還有玉名山都被他嚇了一跳,均想這呆子在這當口發什么瘋?

    “穆軻!”熔爐下忽然傳來薛凝兒的聲音。穆軻轉身看到她,又驚又喜,兩人遙望,均是淚流滿面。

    楊世希對郭襄大聲道:“愣什么?快帶他下去!”

    郭襄會意,可他卻怎么都不動,忽然雙臂緊緊鉗住郭襄雙臂說道:“謝謝你救了凝兒!”

    郭襄被他嚇住,呆呆的點點頭,他又道:“凝兒安全了,我就沒有什么牽掛了。”

    郭襄腦中忽然像打了一個閃電一樣,似乎猜到他要做什么,卻又不那么確定他到底要做什么,只是不管心中腦中都在一瞬間充斥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恐懼!就像剛剛知道南海神尼其實并不存在時想到的,大哥哥可能會因為以為龍姐姐已不在人世而自盡時的恐懼,可是薛凝兒就在下面,穆軻馬上就可以自由了,她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

    就在她這微不可查的一個閃念中,穆軻忽然對下面的方立國喊道:“接著!”就把她推了下去!

    “大哥哥!不要!”郭襄措不及防,剎那間明白了他要干什么!伸手去抓他,卻已來不及!腦海中閃過斷腸崖邊上楊過縱身一躍,那時的自己即便來不及抓住他,卻還可以毫不猶豫的跟著他跳下去,眼下卻是想與他同去都不可為了!

    幾乎同時的,穆軻把郭襄推開后,朝遠處的薛凝兒望了望,張了張嘴不知說了什么,薛凝兒卻已哭倒在地上。

    再看穆軻,對薛凝兒無聲的說完一句話,沖她笑了笑,然后便奮身一躍,跳進了熔爐里!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