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章 攻打昆侖宮

    次日上午,另外四個掌旗使便按時到達,都在楊世希的房間里,按照地圖商量策略。郭襄跟何足道坐在一旁,看他指點江山般分配任務,也等著他給自己安排。

    聽他們討論,大概是由銳金旗打先鋒,出其不意,然后重頭戲是巨木旗,洪水旗和烈火旗輔助和擾亂,厚土旗挖地道從昆侖宮內部里應外合。

    郭襄想著不知這五行旗一千人的實力如何,但昆侖宮現在傾全力都在鑄劍,他們又是突襲,別說勝算很大,楊世希所希望的殲滅簡直是勢在必得了。

    “就是這樣,我會提前潛入,時機一到就發射信號,你們看到信號就動手。”楊世希最后說道。

    巨木旗掌旗使道葉茂:“楊左使,打算什么時間進攻?”

    楊世希道:“越快越好,趁他們還沒打造出好的兵器。”

    葉茂道:“這次出來為方便沒有攜帶太多巨木,看這地圖所示,我還需要再去準備一些。”

    楊世希點頭道:“好,這個我考慮過,這附近過于荒涼,恐怕找不到合適的木頭,昆侖宮周圍都是戈壁,西邊有一片廢墟,可以去那里看看,應該有不少石頭可以用。”

    葉茂喜道:“屬下這就去。”說完馬上出門離去。

    郭襄想著他們竟然攜帶巨木趕路,那其他幾旗不知攜帶的什么?怪不得看他們個個看起來武功都不弱,這段路程卻比他們晚了十天之多。不過令她驚訝的是楊世希竟然很熟悉昆侖宮附近的情況,這些日子她自己忙于隔日探路,也只是了解了昆侖宮內部的路線,這鎮子附近和昆侖宮附近她都沒怎么留意,不禁開始有點佩服他了。

    見司馬鴻廈也在,郭襄便問道:“司馬先生,不知可有薛姑娘的消息。”

    司馬鴻廈道:“雖然目前還沒有查到確切的地點,但是除了玉名山的寢殿,其他地方均已查明沒有姑娘要找的人,所以只有可能是那里了。”

    “那……這計劃會不會……”郭襄不禁擔心。

    “姑娘請放心,我們在幾個重要的地方留了出口,到時只要從地道逃出,神不知鬼不覺便可以救走人了。”司馬鴻廈道。

    郭襄眼睛一亮,“那到時我跟司馬先生一道。”司馬鴻廈看向楊世希。

    “就讓她跟著你吧,我也沒指望她能幫上忙。”楊世希道。

    郭襄倒不在意他的奚落,對終于能救得穆軻和薛凝兒出來十分開心,朝司馬鴻廈吐了吐舌頭,司馬鴻廈一個精壯的中年漢子,竟然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楊兄弟運籌帷幄這么周密,似乎不需要我做什么了嘛。”一旁的何足道忽然說道。

    “大戰在即,你倒想落得清閑了,”楊世希道:“救人和攻打昆侖宮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確實不需要你了,不過……”他看了一眼郭襄。

    郭襄想了想,道:“你是擔心……澤依同?”

    郭襄與何足道在路上已經把后來經歷的事告訴楊世希,他當然也知道了澤依同已向玉名山投誠的事。

    “既然她這么有心機,可以令你們全都沒發覺,那就不得不防。何先生,”楊世希點頭道:“我希望你跟她,”他指了指郭襄,“去救人,途中以防有人暗中破壞,五行旗主要目標還是昆侖宮,所以你們兩個有個照應比較好。”

    “既然這樣,我去找那個孩子吧,與其等著意外發生,不如主動找到她,好讓她不能再做什么手腳了。”何足道道,楊世希點頭示意同意,也就這么定了。

    下午過了未時,葉茂便趕了回來,這次竟然比上午剛來時還要風塵仆仆了。待向楊世希匯報完畢,當即決定天一黑就動手,大家做最后的休整。

    夜幕降臨,郭襄和楊世希、何足道從客棧出發,卻不見五行旗的眾位掌旗使和那一千人。郭襄也不及多問,三人徑直潛入昆侖宮。

    一進去,楊世希便自行潛入,直接朝玉名山的寢殿去了,郭襄二人知他去找霍添。郭襄便去找穆軻,何足道則去找澤依同。

    穆軻又不在住處,郭襄暗道不妙!急忙趕去大熔爐,果然見他在那里,這次熔爐周圍的人更多,那個支撐玄鐵劍的大鐵架更換的更加頻繁!上次來時見到的熔爐旁邊正在搭建的臺子,現在已經建好,像是一個巨大的灶臺,上面架著一口巨大的鍋,但因為在大熔爐的旁邊,相比之下反而不覺得多大了。

    那灶臺看起來剛剛建起來,下面的火還沒有燃起來,十幾個人圍著再點火,但是灶臺太大了,又不像熔爐那樣用易燃的燃料,還有鼓風在吹,灶臺下的火一直沒有點起來。郭襄再看那大鍋,距離遠方向又不對看不出里面到底煮的是什么,只能看出鍋里的東西十分巨大。

    穆軻還是赤裸上身,在玄鐵劍旁不斷的攪動下面的熔爐,間或讓旁邊的人不斷的往里面倒著什么,郭襄仔細看那劍,已然不再是它本來面目了,現在看起來更像一把刀,但她看不清,只覺好像比原來的玄鐵劍還要巨大。

    這時穆軻停止攪動熔爐,從身邊的人那里接過兩根非常長的大鐵鉗,將變了形的玄鐵劍取下來,放在熔爐臺子上,掄起一個巨大的錘子往上面砸,巨大的聲響嚇了郭襄一跳,伴隨巨響的還有巨大的火花,穆軻卻絲毫不躲不避,連續不斷的砸著,就連郭襄這個外行都能看出來對玄鐵劍的冶煉似乎到了十分關鍵的時刻。

    似乎對冶煉的進程很不滿意,穆軻搖了搖頭,又用兩把大鐵鉗夾著玄鐵劍,這次沒有吊起來,而是放進熔爐里燒!然后拿出來再砸,再燒,再砸,這樣反復好幾次,似乎還是不滿意,又把劍懸掛起來,然后又是往熔爐里添東西。這期間往熔爐里送燃物的人排著隊爬上爬下,鼓風的換了四撥,韓直干脆一直留在下面鼓風,幫穆軻一起持住玄鐵劍好讓他狠狠的砸的也有四人,還有更換鐵架的,不斷遞換工具的,這些人又都要隔一會便換一批,否則全都抵御不了熔爐的熱度,只有穆軻一直站在上面。

    郭襄在遠處看的著急,這樣別說楊世希很快就要發信號都來不及救人,說不定他很快就要被熔爐的高溫熱暈過去了!

    正這樣想著,見他從熔爐里面下來了,舒了一口氣,可卻不敢就這樣出去,生怕打草驚蛇,只盼他能下來后便回到住處。

    只見隔了沒多久他便從熔爐側面的門里出來,接過工人遞來的毛巾擦臉,又大口大口喝了幾碗水,然后竟然又上去了!

    郭襄在暗處看到,狠狠的跺了一下腳。

    這次還是將劍取下來,比之剛才砸的更加快了,郭襄也看到那劍身開始變紅了,穆軻一下一下的打著,好像劍的變化也給了他動力,砸的更加賣力了。

    這樣看來他更不像要回去的樣子了!

    郭襄這里干著急無計可施,忽然一聲哨響,西面不遠處的的天空中升起一道紅色的煙幕,她便知這是楊世希發的信號了!

    果然那煙幕彈一響起,昆侖宮中立刻亂了起來,四面八方都傳來喊叫,雖然昆侖宮也有夜間的守衛,但銳金旗投擲短斧和標槍瞬間便占據了各個望臺,緊接著巨木旗便推著打車長驅直入,巨大的石塊和木塊飛進來,那些正睡得香的和剛被驚醒的昆侖宮幫眾根本來不及弄明白怎么回事就送了性命。

    鋪天蓋地的進攻很快停止,接著便是兵器相交的打斗聲,郭襄雖不知他們具體是如何進攻的,卻也從這陣勢中感到昆侖宮是完全抵擋不住。

    再看大熔爐,那附近所有的人均只在煙幕彈響起的一刻頓了一頓,緊接著反而更加賣力的工作了!

    外面的戰事越來越亂,喊殺聲漸漸逼近大熔爐這里,郭襄再也等不下去,展開輕功飛身欺上前去,揮掌推開前來攔她的幾個工人,那些工人武功平平哪里攔得住她。她踩著后面幾個還要沖過來攔她的人的肩膀,借力上躍,再在熔爐上踮一下再向上躍便來到穆軻所在處!

    剛一上來便險些跌入熔爐中!穆軻早看到她飛身前來,急忙將她拉住,即便這樣她還是被熔爐上難以想象的熱氣撲的差點暈過去!穆軻扶著她轉過身,背對著熔爐,她急忙調勻氣息,這才勉強支撐。

    這熔爐邊沿極窄,僅夠一人站定,郭襄適應了一下,站在穆軻身旁,旁邊有工人過來要拿她,被穆軻喝退,在這熔爐之上,直是無人敢違背穆軻的命令。

    “穆大哥,五行旗已經攻進來了,你快跟我走。”郭襄急道。

    “你看!”穆軻不跟她走也不回她的話,卻指著懸在中間的兵器道:“這件神兵馬上就要制成,我不能走!”

    郭襄順著他手望過去,果然,玄鐵劍已經變成一把刀,只是現在還沒有完成,再次懸掛又被燒的通紅,她想起前幾次來看時一點都沒有被燒紅的跡象,這次卻這樣紅,定是穆軻找到了對付它的辦法,這才連夜鍛造。

    郭襄心知很難勸他這時候放棄,而他在這里一時也不會有危險,不如前去找司馬鴻廈先去救出薛凝兒。便低聲對他道:“那好,你記得一會回去你的住處,我去找薛姑娘!”

    穆軻忽然雙手緊緊握住她雙肩:“凝兒就交給你了,一定要幫我救出她!”郭襄被他忽如其來的委托嚇了一跳,來不及多想,留下一句“你也要小心!”便飛身離開大熔爐,落到地上,身上已是被汗水濕透。

    這時昆侖宮的人已經不斷的在撤退,可實際上他們都被五行旗包圍,銳金旗和巨木旗先發制人后便不再投擲任何東西,與后面跟上的洪水旗和烈火旗一起打進來,洪水旗眾人都手持一個噴水器,凡是沾到那水的人全都痛得倒地,烈火旗卻將昆侖宮的地牢、倉庫等全都噴了火油點著了,一時間打斗聲,尖叫聲,喊殺聲更重。昆侖宮人眼見不敵,邊對敵邊后退,竟漸漸朝大熔爐這邊過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