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章 大戰在即

    這部分是個小高潮,求推薦求收藏求點擊哇~~~~

    ===============昏了的昏割線================

    郭襄大驚!這……這是交代后事?!

    “穆大哥!救兵眼看就要到了,昆侖宮氣數將盡,你不要失去斗志啊!”她急道。

    穆軻擺擺手,示意她莫急,“郭妹子莫驚,我只是以備萬一。”

    他雖這樣說,可眼中分明是絕望于塵世的淡漠。郭襄從未見過這樣的眼神,即使當年她跟著楊過在絕情谷的斷腸崖縱身一躍,也未見到楊過有過這樣的眼神。

    一時間望著眼前的穆軻有些失神,為什么他會這樣?她離開的這些日子一定還發生了什么事,他沒有告訴她!

    這日郭襄回到客棧,并沒有跟何足道和楊世希說什么,只把又補充了的地圖交給何足道,供他第二日接著去探路。她想著這些日子要經常外出,這個包裹又十分不便,于是到鎮上買了個合適的木盒,將包裹放在里面,上了鎖,在客棧床后面的墻上,用劍敲出一塊磚,挖了個塊中空出來,將木盒放在里面,又把磚放回去,抹了抹墻灰,做了不易發覺的記號,再把床推回去,估計不會被人發現,這才***休息。

    連著幾日郭襄與何足道輪流去探路,他二人此時功夫實在已不是昆侖宮普通人眾可及的,加上他們闔宮上下都在鑄劍,這兩人天天來去自如竟絲毫不受阻攔。

    而楊世希這些天卻是悠閑自得,日日在附近閑逛,郭襄起初很是奇怪他一點也不像大戰前的樣子,想要偷偷跟他出去看看是否暗中在聯系五行旗,但又怕被他發現不好解釋,想想既然有求于他,還是相信他為妙,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只是也不知五行旗是什么情況,是不是如他所說第十日上便可到來,還有薛凝兒到底被關在哪兒?這些日子她過的甚是焦慮。

    到得第九日頭上,與何足道一起繪制的地圖已接近昆侖宮的八成,依舊沒找到薛凝兒,而昆侖宮內,只剩玉名山的住處和之前接見他們的大殿未曾探查,三人均差異難道薛凝兒已住進玉名山的住處?

    “玉名山現在需要用薛姑娘來挾持穆大哥,不會對她不軌。”郭襄否定這想法。

    何足道道:“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有暗道密室,我們這些日子探查的都是明面上可見的,但暗道密室這種不好辦,萬一到時玉名山從暗道逃走,后患無窮啊。”

    “他跑不了。任他再有本事,也逃不掉五行旗和我的天羅地網。”楊世希慢悠悠的說。

    “楊大哥既然這樣說,我就放心了。”郭襄喜道:“不知五行旗的各位是否已經到了?”

    “明日。”楊世希答。

    郭襄便不敢再多問。看著那地圖問道:“這簡圖,可能派上用場?”

    楊世希道:“恩,這東西很有用。”

    “現在缺少的部分,看看今晚能不能補全吧。今晚我再去最后一次。”郭襄道。

    “不用了,剩下的部分過于危險,也不影響攻城了。大戰在即,不宜打草驚蛇。我把這圖拓印幾份,今晚你們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楊世希道。

    當日晚間,郭襄剛剛躺下,便發覺房檐上有人走動,警覺的提了劍出來,但見何足道也出來,二人正要出去查看,楊世希也出來,做個手勢讓他倆去他的房間。

    二人進到楊世希房間,赫然見到一身黃布衣風塵仆仆的厚土旗掌旗使司馬紅鴻廈!這才會意房上之人正是他,想來他是比計劃中提前到了。

    見到郭何后他向二人點頭示意,想楊世希躬身道:“啟稟楊左使,厚土旗已率先抵達烏林鎮,其他四旗明日上午均可到達。”烏林鎮便是他們暫時落腳的小鎮了。

    楊世希拿出一份地圖遞給他道,“這是昆侖宮的簡圖,有兩個重要的地方尚未探明,你帶幾個人去看一下。還有,昆侖宮可能有的密道暗室還沒有查明,里面可能關著要救的人。”

    “屬下遵命。”司馬鴻廈接過地圖,依舊從窗戶遁出。

    郭襄暗暗納罕他要如何探查密道暗室,楊世希向他道:“找到你們要救的人,就要行動了,在這之前你要去通知那個打鐵的做好準備。”

    “好,我今晚就去。”郭襄道。

    夜晚,郭襄再次來到昆侖宮,這次直接潛到穆軻的住處,可他卻不在,大熔爐那邊今夜卻比前些日子更嘈雜些,郭襄便一路摸了過去。

    還是在上次觀看熔爐的地方站定,遠遠的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熔爐上方那個空隙處,來來回回的指揮著上上下下的人勞作,正是穆軻。

    熔爐周圍的人要比前幾天多得多,似乎對玄鐵劍的冶煉到了很重要的階段,所有人都急急忙忙的,穆軻在上面又是喊又是叫,不斷的用一個非常長的工具在熔爐里攪,他赤裸著上身,大汗淋漓。

    距離較遠,可以聽見很亂,但聽不清具體在喊什么。郭襄發現更遠一些的地方,又架起了一個巨大的臺子,還在搭建中看不出是什么東西,那邊忙碌的人更多,她實在不好現身,便在這邊的暗處等著,好在所有人都忙的熱火朝天,根本沒人會注意到有人暗中觀看。

    郭襄看一會歇一會,穆軻一直都在熔爐上忙碌,忽見他向其中縱身一躍,嚇得郭襄一身冷汗,差點叫出聲來!沒一會,見他從熔爐下方側面開了個門走出來,這才舒了一口氣,原來只是虛驚一場。

    見他接過韓直遞過來的毛巾,擦了擦滿臉的汗水,似乎很是興奮,又向旁邊的人交代了些什么,跟韓直說了會話,回頭又仔細的端詳那玄鐵劍半響,這才依依不舍的離開大熔爐,向自己的住處走去。

    郭襄也便跟著他一路來到住處,先行在房間里,把桌子上放著的兩個茶杯摞在一起,這是他倆商量好的暗號,然后躲起來等他。

    穆軻回來后見到杯子,知她就在房中,不動聲色的關好門窗,點了一盞燈,郭襄這才現身。

    郭襄把白日里五行旗即將到來的事情大致說了一下,叫穆軻做好準備。穆軻聞言略滯了一滯,問道:“你看到大熔爐了吧,那個東西他們打算怎么辦呢?”

    郭襄道:“這次來的是明教的五行旗,他們旨在消滅玉名山的昆侖宮,熔爐那里,我想應該不會強行破壞。”

    “明教?!”穆軻驚到:“想不到郭妹子竟然能請到他們的人!”

    郭襄不好意思的說道:“穆大哥取笑我,我找的人你也認識,就是楊世希啊。”

    穆軻一副原來如此的樣子,“原來他是明教的人!能調動五行旗,他在魔教的地位應該不低!”

    “穆大哥,到時人家來時,可不要再叫魔教了。”郭襄提醒他。

    “哦,”穆軻笑笑,“是了,這個稱呼只是大家傳起來的,到底他們如何成魔,我想誰都不知吧。”

    郭襄也笑笑,“是,我這些日子跟他們的接觸,覺得他們全都是頂天立地的好漢,可偏偏脾氣秉性詭異得緊。”

    言歸正傳,穆軻收了玩笑,說道:“你……找到凝兒了么?”

    郭襄一直不敢提這個問題,但還是躲不過:“目前,還沒有。不過你放心,我一定讓他們在找到薛姑娘之后再動手!”

    “恩……現在除了鑄劍,只有凝兒是我的牽掛了,只要她安全,我也別無所求了。”穆軻念道。

    這幾次前來,他都是這幅樣子,郭襄不知如何是好,想著應該是被囚禁和挾持了這么久導致的,待一切了結,救得他跟薛姑娘出去,有薛姑娘在他應該就不會這樣了。

    “你放心吧,一定可以找到她的!總之就這幾天的事了,你要時刻做好準備啊!”郭襄道。

    “做好準備……恩,我會的。”穆軻道。

    當晚郭襄回到客棧的時候,見楊世希屋里還亮著燈,而何足道不在,便也去了楊世希那里,見白天那個厚土旗的司馬鴻廈也在,正在說著什么,見她進來,略俯身示意了一下,繼續對楊世希說:

    “地道打到大熔爐附近便無法進行,那熔爐不知燒了多久,地下三丈的深處都已是高溫,這種情況從未遇到過,我覺得最好繞道。”

    郭襄心道,原來你厚土旗先行去打地道了,真是好辦法!

    楊世希道:“你再勘測,盡量避開,他們太重視那熔爐和那把劍,咱們不要打草驚蛇。”

    “穆大哥說,那熔爐要連續燒傷七七四十九天。”郭襄道。

    “這打鐵的是有幾分本事,那熔爐規模宏大實屬罕見。”楊世希道,“司馬先生辛苦了,昆侖宮的地下部分要小心。”

    郭襄心中納悶他怎么知道那熔爐規模大的,但也沒開口問了,只向那厚土旗使問道:“司馬先生啊,不知可有薛姑娘的消息?”

    “玉名山的寢殿后面有個地窖,但尚不知規模格局,不過估計很有可能人被關在哪里了。”司馬鴻廈答,郭襄點頭。

    楊世希道:“明日其他人應該也到了,到時再具體商定詳細的計劃,進攻的時間會晚兩天了,那打鐵的知道了沒有?”最后這句是問郭襄。

    “告訴他了,不過這幾天鑄劍的工程好似進行到緊要關頭,他……”她看了看屋里的三人,“他很想把那把冶煉完成……”

    “這就由不得他了。”楊世希毫無語氣的說。

    何足道看看他又看看郭襄,道“這就要看天意了,又能完成冶煉,又能救出他們還能剿滅昆侖宮最好,要是不行,咱們也只能先顧著救人了。”

    “救人是你們的事,我的目標只有玉名山。”楊世希道,這句話說的冷冰冰的,郭襄盯著他看了許久,他始終沒什么反應,要在以前他一定會出言對她冷嘲熱諷了,這次卻沒有,郭襄心里暗自奇怪,難道這些天又發生了什么事么?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