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章 鑄劍換人

    郭襄對這里有點印象,知道這里是昆侖宮的議事廳,應該是昆侖宮聚眾商議大事的地方。而此刻,偌大的廳中只有他們三個人趴在中間的空曠處,環顧一下,才發現不遠處好似王座一樣的地方,玉名山正悠閑坐在其上。

    三人看到他,心中一驚,玉名山也沒看他們,忽然開聲道:“醒了?”

    穆軻道:“宮主,我答應為你鑄劍,請你放了我的朋友。”

    “哈哈,雖然你可以以此要挾我,但我也不會傻到你一句話就放人!”他站起身向他們緩緩走來,我要看看你能為我做出什么樣的東西來,再做定鐸!

    穆軻看看郭襄和何足道,想他二人均受了傷,也確實需要修養,要是就這樣離開,萬一他們再派人偷偷捉回,反而又陷入被動,于是說道:“好,我可以先做樣品給你看,一旦你收貨,就要放人!還有,要我替你鑄劍,先答應我三件事。”

    玉名山站定在他對面,二人個頭相差無幾。玉名山白衣飄飄玉樹臨風,穆軻衣衫襤褸灰頭土臉,可他目光卻堅定而決絕,玉名山瞇起了風情萬種的雙眼,盯了他一會,慢慢道:“先說來聽聽。”

    “第一,善待我的朋友,不可再將他們當做囚犯對待。第二,既然要我鑄劍,那一切有關鑄劍的事情就都要聽從我的安排。第三,”他頓了頓,接著道:“我要見凝兒。”

    此時的穆軻和一路趕回天山,全部心思只有薛凝兒的穆軻是不同的,郭襄此時看著他,初識時那份不羈已磨的所剩無幾,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憑添了無奈和煩憂。腦中忽然閃過那人在絕情谷斷腸崖的縱身一躍,那時的他也正是被時間染白了雙鬢,讓歲月褪去了瀟灑,空等十六年不見小龍女的楊過,決心跳崖與此生最愛共赴黃泉時是何等的絕望!郭襄被自己嚇了一跳,萬分擔心的望著穆軻。

    只見玉名山聽完穆軻的要求,原本就已瞇起的雙眼似乎瞇得更細了,好像這樣就能洞穿他一樣,狠狠的盯著他,末了,忽然一個放松說道:“前兩條沒問題,最后一條,我要先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穆軻恨極,咬咬牙道:“好,那就盡快開始!”

    玉名山淡淡一笑,“怎么你比我還著急?這兩個人,”他指了指郭襄跟何足道,“昨夜大鬧我昆侖宮,我雖答應了你善待他們,可也不能就這么算了!”穆軻一急,這就要發怒,那玉名山卻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接著說:“你放心,我還要你為我做事,不會為難他們。折騰了一夜,你們不累我都累了,來人啊,先帶他們下去,等我的安排。”

    本來除了他們四個不再有任何人的大廳忽然涌出六個人來分別將他們帶走,郭襄被帶到一個還算舒適的廂房,不一會,有人送來飯菜,她想要出去,門外卻有人把手,想來因為穆軻的條件,他們不被關押,但是卻被軟禁了。

    郭襄也不去多想,這一夜奔波也的確辛苦,吃了飯,便躺下睡了。

    一連過了兩日,都是這樣,她只能在屋外的小院里活動,若她想要到處走走,就會有人突然冒出來說“宮主有令,姑娘不可前往這里。”“宮主有令,姑娘不可前往那里。”胡亂闖了幾次,她也學乖了,夜里悄悄爬上房頂,哪知道房頂上也忽然冒出看守,還是那兩句宮主有令,姑娘不可前往這里。”“宮主有令,姑娘不可前往哪里。”氣得她直想揪掉那人的胡子!

    無奈只好憋在屋子里,她的傷并不太重,這些天好吃好住的,每日又在房中修煉九陽功,很快就好了。被軟禁在這里,出又出不去,也不知道穆軻他們是什么情形,開始時她還真是著急,待嘗試了能想到的各種逃走辦法,都被攔回來以后,反而淡然了,這幾個月來都奔波勞碌,反正有你好吃好喝的養著,那就正好在這養精蓄銳好了!

    這樣被軟禁的日子也過了有大半月,就在她覺得,那玉名山是不是已經把自己給忘了的時候,這一日終于有人來找他了。

    郭襄曾想過第一個來看他的有可能是穆軻,只是沒想到同來的竟然還有何足道!

    二人來時郭襄正在打坐,只聽何足道的聲音:“幾日未見,看來郭姑娘武功又大進了!”

    見是他倆,郭襄又驚又喜,探頭看看門外,并未有人阻攔,怪道:“你們?他們怎么讓你們進來了?”

    何足道道:“這都多虧了穆兄弟。”于是他三人在桌旁坐下,給郭襄講述這些日子里發生的事。

    原來那天他們被分開后,穆軻便用最快的速度打造了一把普通的劍給那宮主,穆軻鑄劍的本事他們已經領略過,玉名山自是十分滿意,接著便要穆軻打造更多更好的兵器,穆軻此時有勢可依,便要求見薛凝兒,之后更要求釋放何足道郭襄等人。

    玉名山初時是不肯答應,后來還是穆軻提出必須要有好的材料才能鑄出好劍,此時這昆侖宮中并未見有什么可以鑄造好劍的材料,而何足道和郭襄都是曾走遍天下的俠客,他們或許知道,這樣玉名山算是暫時答應讓他們三人見面。

    “原來如此,這宮主也夠托大,他是覺得我們無論如何都不可能逃出他的手掌心了。”郭襄道。

    “對了,穆大哥你見到薛姑娘了?她可好?”郭襄問道。

    “額,她很好,玉名山對她還算禮讓。”穆軻答。

    “玉名山是想從我們這里得知哪里有珍奇的鑄劍材料,才讓我們見面,這方面我們卻真是孤陋寡聞了。”何足道道。

    “何大哥,要說鑄劍材料,咱們誰有穆大哥清楚了,穆大哥是借此要求咱們三人見面吧?”穆軻點頭,郭襄接著道:“既然我們能碰面,又怎會真的顧慮他這些事,當務之急還是商定如何將大家救出去才好。至于他要什么材料,我們胡亂編些給他就好。”郭襄道

    何足道失笑:“郭姑娘說的是,我真是糊涂了。”

    穆軻卻道:“其實所謂材料,我已有打算,鑄劍的事情現在我說什么,他們都會照做,這個好辦。倒是如何先將大家救出……這些日子我嘗試過幾次要求,但都被玉名山擋下了。”

    郭襄嘆道:“他是要用我們來逼迫你死心塌地的為他鑄劍。”

    穆軻道:“是啊,只有你們在他手里,我才會心有顧慮。不過……”他似乎有些話要說出來,但又改了口,“不過你們放心,應該很快就有辦法了。”

    “不過……不過什么?”郭襄追問。

    “哦,沒什么。”穆軻明顯有所隱瞞,郭襄與何足道對視一眼,卻不再追問。郭襄便轉而問何足道:“何大哥有沒有什么好辦法?”

    何足道待要回答,忽聽門外腳步聲紛亂,似有不少人朝他們過來,三人正驚異間,房門已被打開,來的正是昆侖宮的守衛,為首的一個近前來,恭恭敬敬的揖了一揖道:“宮主有請三位貴賓,請三位前往大殿。”說罷側身,等著他們三個。

    三人互望了一眼,便起身和那首領一起前往大殿。

    來到大殿,便是他們三個被玉名山一舉擒回來后,剛醒來時所在的那個地方,只不過此時玉名山身邊,多了一個霍添。

    一隊看守將他們帶到殿上便自行退下,穆軻上前道:“不知宮主招我們前來有何事?”

    玉名山一改之前的咄咄逼人,此時面對穆軻竟是一臉笑容,“沒什么大事,先生去和兩位知己探討寶劍材料的問題,本座也想聽聽,畢竟如先生所說,兩位是走遍大江南北的俠客,必有些出人意表的見識。不知你們討論的如何啊?”

    郭襄當即明白,心想這宮主真是小心,這分明是要我們當面告知他有何材料可以鑄劍。

    穆軻頗為猶豫,他不善急智應變,剛剛確實沒有說到實質,此時竟不是如何對答。郭襄料到他如此,便道:“我們才剛剛開始敘話,你就派人把我們帶過來了。恩,你想我們探討什么?”

    何足道在一旁十分配合的點點頭。

    玉名山用目光掃了下穆軻跟何足道,復又盯著郭襄,淡淡的道:“那,就在這里,我們一起探討探討吧。穆先生,煩請你給他們說明。”

    穆軻見他如此,只得又將剛才在郭襄房里說過的事又說了一遍,不過只說要請教兩位去哪里尋找逐漸材料,別的則未提。

    “哦,這樣,鑄劍的材料嘛……”郭襄佯裝出思索的樣子。

    “聽聞郭女俠足跡遍及中原各地,不知有何推薦呢?”玉名山問道。

    郭襄繼續做樣子,腦中卻在飛快的旋轉,忽然想起一事,不自覺的看向穆軻,穆軻好似知道她想到什么一樣,向他微微皺眉示意不要,但郭襄又一思慮,似乎只有這樣別無他法,否則別說逃走,眼前這一關都過不了!再說這樣做也不見得就是壞事了,于是便對玉名山道:

    “推薦嘛,倒是有一個。”

    玉名山眼睛一亮,追問:“真的?快說!”

    郭襄便道:“這東西是我家傳之寶,我為什么要給你?”

    玉名山被她噎住,微微一怔,很快便恢復他的優雅,回道:“你想要什么,盡管說好了。”見郭襄面露得意之色,又道:“什么可以應你,什么不可以,我想你應該很清楚。”

    一旁的穆軻使勁兒想她使眼色,不想她說出來,郭襄只給他一個“放心”的表情,當即對玉名山道:“玉宮主夠爽快!我就要你放了我跟何先生,且不許有任何昆侖宮的人在事后再為難我們。”

    “還有孜亞。”穆軻突然插嘴道。

    “對,還有孜亞。”郭襄便接著說。

    “孜亞?”玉名山有些迷惑,“就是跟我們一起被你抓來的那個小男孩。”穆軻急忙解釋。玉名山這才釋然,道:“那個小孩啊,他早就跟小紅衣走了。”

    幾人詫異,不過既然他已經走了,也不再追問。玉名山看看郭襄,又看看何足道,似乎在斟酌這交易到底值不值,忽然霍添低聲跟他說了些什么,他從寶座上起身,慢慢走過來到郭襄面前,忽然開口道:“好,我答應,不過我要知道你有什么寶貝,值得換你們兩個。”

    郭襄笑答:“是玄鐵劍!現在就在雪山派中,你只管派人前去取來一看便知。”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