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章 重返

    穆軻有些懵,內心里隱隱有些不安,但又很快撇開,很是不愿面對這個不安。

    “什……什么意思?是……小師妹被他們捉住了?”這句問話問的一點底氣都沒有,他一邊問出來,一邊卻不自覺的握緊了拳。

    郭襄知他很難面對,但必須要面對,道:“不是,是澤依同告訴昆侖宮主你們住在不凍泉,是澤依同出的計策引你們走那條路,是澤依同……出賣了你和薛姑娘!”

    穆軻一拳砸在身邊的斷壁上!他武功雖不高,這一拳卻用盡了全身力氣,手背頓時鮮血直流,他也不理會,只瞪直了眼喃喃的道:“為什么?小師妹和凝兒從小一起長大,又是表親,她怎么會這么做?她……她那么單純可愛的一個小姑娘,怎么會做這樣的事?!”

    “她早已不是以前那個澤依同了,”郭襄嘆了一句,“也許發生了什么我們不知道的事,咱們趕回天山的一路上,我只覺得她跟我初見她時有點不同,只是一直都不明白是哪里不同,但怎么都想不到她竟然……”

    “會不會有什么誤會?小師妹不會……不會害我們的……”穆軻有些不死心。

    郭襄收了心神,取出金瘡藥一邊給他敷在傷口上,一邊道:“我也希望是誤會,跟了他們幾天,從你們被擒,到她去牢房讓你鑄劍,這一系列的事,都是昆侖宮主授意她的,我們只是不知,那宮主應了她些什么,竟然可以讓她拋開一切。”

    手上的疼痛大概轉移了心中的痛,穆軻的傷口被藥蓋上那一刻,心中猛地清明了一下,好像忽然意識到昆侖宮主可能應小師妹的是什么,但那感覺一閃而過,再想抓住卻怎么也抓不住了。聽到郭襄說的這些,更加不敢相信:“你是說,她根本不是被抓,只是演給我們看,然后再假扮說客,那……那她跟我說的那些……”

    郭襄見他如此,急忙道:“她對你說的倒都是真的,昆侖宮主是想靠她來說服你鑄劍。今晚我和何大哥分頭行動,他去放火吸引注意力,我趁機放走你,他再去帶走薛姑娘,約好在這里匯合。至于跟你們一起被捉的那個小男孩,我們一直沒找到他,只能等過了今日再做打算了。”

    等了這半天,郭襄又時不時的望向昆侖宮方向,穆軻也隱隱猜到何足道可能會去救薛凝兒,聽到孜亞可能失蹤,不免有些擔心。但這些都抵不過澤依同的背叛。他心中煩亂,既擔心凝兒不知是否能出逃,又為小師妹的背叛傷心。

    一時無語,他們在這敘話了這么許久,東方已經開始露白,郭襄有些焦急,似自言自語般的道:“已經過了這么久,何大哥難道出了意外?”

    此言一出,穆軻更是擔心,可又無可奈何,只在一旁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走來走去。郭襄也擔心起來,對他道:“穆大哥,這里還算隱蔽,你在這等我,我去迎一迎何大哥。”說罷便急急從來路奔了回去。

    穆軻強忍住想要跟她一起回去的沖動,想想自己的武功,去了也只是給他們添麻煩,為今之計最好不過是乖乖的在這里等。

    不一會,穆軻遠遠的聽到兵器相交的打斗聲,探身出去,卻見郭襄攜著何足道往他這邊的方向奔來,后面還有人在追,卻不見薛凝兒的蹤影。

    何足道似乎受了傷,一直都是郭襄在勉力支撐,他們一邊退一邊打,郭襄應該是不想他被發現,所以沒有往他這邊的廢墟過來,卻一直往對面空曠的地方退去,四周無倚無靠更加撐的辛苦。

    穆軻在看追他們的人,心中更是一涼!轉念一想,哎,除了昆侖宮主,想必也沒有人可以把他倆逼到這個地步了吧!

    此時天色漸明,他們距離穆軻不算太遠,穆軻已可以看的清清楚楚,只見那昆侖宮主手中雖無兵器,但一雙手猶如鐵掌一般,不但不懼郭何二人的兵器,他的內力也遠在二人之上。此時他似是怒極,雙掌飛舞大開大合,直逼得郭何只有招架之力毫無還手機會。

    初次見到這宮主那日,這宮主何等美艷,簡直令人不敢直視,現在看那宮主,距離遠看不清面貌,可在穆軻這里看他的身形,似乎全身上下每一寸每一毫都散發出殺氣,他每一次騰挪,每一次跳躍,都好像有道無形的氣發出,道道逼向郭襄他們,別說他們,就連穆軻都隱隱能感到那種無形的壓力。

    眼見郭襄與何足道已近不支,穆軻在這邊左顧右盼想找點什么東西能幫幫他們,可這廢墟里除了亂石就是塵土,真是一點也幫不上忙,他正急得無所適從,忽聽那宮主厲聲道:“你們不是我的對手,還是別再苦苦支撐,快說姓穆的在哪?”

    穆軻又是一驚,再看時,見郭襄以劍撐地,伏在一邊,似乎也受了傷,那宮主束手矗立在他們面前,居高臨下的發問,萬分威嚴。

    “枉你貴為一派之尊,卻做這等卑鄙無恥之事!”何足道憤憤道。

    “哈哈哈哈!”那宮主突然一聲長笑,只嚇得穆軻一個激靈,這宮主長相美艷,聽說話也沒什么特別,只這一笑著實恐怖,明明是個長得過于妖艷的中年男子,這長笑卻好似一個饑寒交迫的老嫗一樣!

    “我玉名山做事,還輪不到你管!說出姓穆的下落,或許我可以考慮留你們一條活路!”原來這宮主叫玉名山,此時他說話,又與那笑聲完全不同,好似完全是兩個人!

    “我們根本沒見到穆大哥,你再追問都沒用!”郭襄搶著道:“再說你已經得到雪山派的大小姐,姓穆的又能拿你怎樣?”

    “丫頭,你的小聰明對我不管用。你們兩個聲東擊西想趁夜劫走穆軻和薛凝兒,以為我不知道么?虧那個小紅衣機警,早早就轉移了薛凝兒的所在,不然真就讓你們得逞了。”

    “小紅衣?”穆軻心中會意,想是小師妹終日一身紅衣,他才如此稱呼。隨即心中更痛,看來他們今日到此地步,全都是拜澤依同所賜了!只聽郭襄又道:

    “既然你都知道,那就更該明白,我們既來救人,就斷沒有再讓他落入你手的道理!”她堅定的看著玉名山,說的斬釘截鐵,只擔心躲在不遠處的穆軻被發現,卻想個什么辦法才好?一旁的何足道竟然對他笑了笑,但帶動身上的傷痛,笑得十分難看。

    穆軻在斷壁后看得真切,只覺得熱血上涌,憤恨,難過,痛心,甚至絕望等種種感情一起涌上來,感覺這股血液就要沖破而出一樣!

    眼見玉名山也激憤一場,喊了一句:“好!那我就先殺了你們,還怕找不到一個穆軻!”揚手就要像郭襄痛下殺手!這下三人都是措手不及,一剎那間郭襄竟然感到一絲輕松,或許就這樣死去,便不會再有那突如其來的莫名感情了吧?

    “住手!”穆軻大喊一聲沖了出來,拼極了最大的力氣奔到玉名山面前,擋在郭襄與何足道身前!

    玉名山見到是他,輕笑一聲,“想不到你還有點骨氣。”話音未落,就要上來抓他,這時穆軻才看到怪不得他可以徒手抵抗郭襄與何足道的兵器,原來他雙手帶著金絲甲制成的手套,在初升的朝陽下金光閃閃!

    “小心!”郭襄與何足道大喊!均沒想到他竟然就這樣奔出來,這樣一來這一夜的奔波豈不是全都白費了!郭襄輕嘆一口氣,穆大哥啊穆大哥,你也是個傻子,難道我們今日真要命喪于此了?

    剛才她那一瞬赴死的感覺稍縱即逝,穆軻忽然出現打亂了情緒,要再叫她坐以待斃實是不甘了!

    “且慢!我有話說!”穆軻急道。

    那玉名山哪里給他說話的機會,飛快的身形欺上前來便要抓他,他也是逼得緊了,竟然飛快的躲過了玉名山的一抓!并且嘴里飛快的說道:“你不過是想讓我為昆侖宮鑄劍!我答應你!”

    這句話剛喊完,玉名山忽然一滯,似乎真的在考慮他的話!這樣一來反而輪到郭襄跟何足道詫異了,但他們也反應急速,迅速一把拉過穆軻,讓他暫時脫離玉名山伸手可及的距離。

    穆軻喘著粗氣,接著說道:“我可以替你們鑄劍,但你不能傷害我的朋友!”他指了指郭襄跟何足道,“還有凝兒,小師妹和孜亞!”

    “你有什么資格跟我談條件?”玉名山道。

    “沒有,我什么資格都沒有,不過如果你不答應,那就只有把我們都殺了。”穆軻道。

    “你一個人,換這么多人,你還挺會做買賣的。”玉名山道。

    穆軻語塞,只瞪著他,郭襄道:“那你答不答應呢?”

    玉名山眼神犀利的在他們三人臉上劃過,忽然微微一低頭,用一種特別溫柔的聲音道:“看來,我別無選擇?好,我們先換個說話的地方!”語出人便已來到穆軻面前,穆軻只覺眼前一花已經失去知覺!

    接著郭襄與何足道也都只覺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